•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第189章 见面    文 / 多彩南瓜 更新时间: 2017-11-29 21:4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第二天一大早,杨三夫就来敲门道:“师长,夫人来了。”

    陈飞一听马上起床,这时文娟进来道:“怎么了,没藏娇吧!”

    “哈哈哈,老婆来了,这么快就到了~”陈飞道。

    “坐委座专机来的。”文娟道。

    “杨三夫,准备早餐。”陈飞大喊道。

    何文娟看着陈飞喝着粥就着油条。

    “你不吃点?”陈飞道。

    “看你吃就饱了。”何文娟笑道。

    “哦,待会儿见见你老同学。”陈飞道。

    “行~”何文娟干脆地道。

    陈飞看了看何文娟道:“校长有什么指示?”

    “委座说,陈飞受委屈了。”何文娟道。

    “没了?”陈飞道。

    “没了,我临出门前又加了一句,让我全权处理。”何文娟道。

    “哦,那你······”陈飞道。

    “先跟郭沁聊聊,完了再联系中共方面了。”何文娟道。

    “郭沁?郭杏花吗?”陈飞不解地道。

    “你不知道吗?郭杏花是小名,郭沁才是大名,只是在成都人人都叫她小名。”何文娟道。

    “哦,调查的不够仔细。”陈飞道。

    “吃完了吗?一起走吧。”何文娟道。

    陈飞喝完粥,吃完最后一口油条起身道:“好。”

    二人走进关押的房间,陈飞一挥手警卫战士退下关上门。

    “你来了。”郭沁平静道。

    何文娟坐下道:“还好吗?”

    陈飞掏出烟点上吸了一口,看着二个女人,何家端庄稳重,高贵美丽,郭沁妩媚,青春艳丽,充满活力,二人旗鼓相当。

    “有什么想说的?”何文娟见郭沁不开口又道。

    郭沁摇摇头道:“没什么好说的,你来了,希望你能保护好我家人。”

    “那我联系中共方面了。”何文娟也不答应换了个话题道。

    “这也是我希望的。”郭沁苦笑道。

    “现在国共合作,你们三兄妹问题虽然大,但我可以做主送你们走,但郭伯父如果还在成都,我走后不能保证他的安全。”何文娟道。

    “谢谢,我没有完成任务,但我要知道答案。”郭沁道。

    何文娟点点头道:“这也是我想知道的,我这次来就是跟中共高层联系的,希望能知道答案。”

    郭沁点点头道:“谢谢陈将军没有动我家人。”

    陈飞笑而不语。

    “你还需要什么,我叫人带过来。”何文娟道。

    “不用了。”郭沁笑笑道。

    何文娟起身跟陈飞点点头,二人就出去了。

    “这就完了?”陈飞道。

    “是啊。”何文娟道。

    “老同学见面也不亲热一下?”陈飞道。

    “等她放了再说吧,现在这样也不合适。”何文娟道。

    “你倒是理性。”陈飞道。

    “我现在就工作去了,你还有什么吩咐?”何文娟道。

    陈飞想了想道:“没有了,情况你也清楚了,你安排。”

    “好。”何文娟回道转身就去对面衣帽铺了,那里是她的工作点,她还带来了几个情报人员配合她工作。

    陈飞想既然何文娟来了,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老馒头,去医院看看王亮他们吧。”陈飞道。

    “行啊,不过我不去了,我得和工事区联系一些事。”老馒头道。

    “好,二嘎,杨三夫,我们走。”陈飞喊道。

    医院五楼,陈飞进入王芳的房间。

    “怎么样王中尉,这伤好的差不多了吧。”陈飞边说边进入病房。

    “啊,师长,你来了。“王芳一见陈飞脸马上红了。

    “哦,可以起床了,说明没事了,哈哈,我叫张宁给你弄点好吃的,给你补补。”陈飞笑道。

    “谢谢,师长。”王芳道。

    “怎么样?这打仗不好玩吧,这回受伤也好,就别来独立师了,换个轻松安全部门吧。”陈飞道。

    “不行,我得回独立师,死也要死在独立师。”王芳坚定地道。

    陈飞一愣,小姑娘倒很是倔强,一点也不怕。

    “那行,这段时间好好养养,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留在这里的警卫战士。”陈飞笑道。

    “好的,师长,我好了,马上回驻地,师长,大饼转院了,有二个警卫营战士跟着,王副官在隔壁房间,他身体好,医生说,好得快。”王芳道。

    陈飞点点头,他又和王芳说了几句,就起身走了,他可不想一直待在这里,他看王芳也尴尬,毕竟把她的上身看个精光。

    “王亮,王亮。”陈飞边喊边进入病房。

    “师长,你怎么来了?”王亮高兴道。

    “怎么样?吃喝还习惯吧?”陈飞道。

    “师长,咱又不是什么娇贵的人,有吃有喝就烧高香了。”王亮笑道。

    “嗯,受伤了得吃好喝好,不用省钱,有人会付的。”陈飞道。

    “谢谢,师长,我现在好多了。”王亮道。

    “好,好,王芳在隔壁,你们还得一段时间相互照顾一下。”陈飞道。

    “知道师长,放心吧。”王亮道。

    这时张宁推门进来道:“师长,夫人找你有事。”

    “好,那王亮我先走了,别怕花钱,照顾好王芳。”陈飞道。

    “是,师长。”王亮道。

    陈飞点点头匆匆就回去了。

    “情况怎么样了?”陈飞边进门边说道。

    “中共方面来电,这事已经开始调查了,周公负责,至于那个卢南飞,中共说去了刀马镇。”何文娟道。

    “刀马镇在哪里?这么个有学问,有见识,在上海干过地下工作的人被分配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了······”陈飞道。

    “刀马镇在陕西,这个地方连地图都找不到,具体干什么去不明。”何文娟白了陈飞一眼道。

    陈飞来回走了几步,想了想道:“既然中共上层开始调查,那咱们具等着吧,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行了,咱们回家,这么多天了,都没见见家人。”

    何文娟点点头道:“行!”说完就向情报小组嘱咐了几句,跟陈飞走了。

    “何司令找到了。”陈飞边走边道。

    “嗯,郭沁把地址告诉三毛了,对了,你打算怎么处理郭家?”何文娟道。

    “不是你来处理吗?”陈飞道。

    “还得听夫君的。”何文娟笑道。

    “这事不光我盯着,戴笠也盯着,这年头,一听有利可图,谁不是两眼冒光啊,所以说,郭家一大半的家产算完了。”陈飞道。

    “委座对共党一直没好脸色,这郭千里能活着,算他运气。”文娟道。

    “也是,这事一完,秋后算账可就更加厉害了。”陈飞道

    何文娟道,“对了,咱就这样空手回家吗?不买点东西什么?”

    陈飞一拍脑袋道:“对,对,张宁,张宁去买点吃的,喝的,空手回家算什么事!”

    陈飞父母的家在马蹄坳离上次住的有点距离,不过这里靠小山丘,像马蹄一样把一个大院包裹在里面,防守,隐蔽都是绝佳的地方,这里环境也不错,到了门口,陈飞看了看很是满足。

    杨三夫正要去敲门,只见过来几个警察“你们是干什么的?”一个警察警惕道。

    由于陈飞,何文娟穿着便装,而穿军装的张宁也就少校,所以警察倒也不怕。

    “哦,警察大哥,我们来看家人的。”张宁连忙道。

    “哦,你们是······”警察又道。

    陈飞笑了笑由于上次在医院门口警察帮过陈飞,所以对他们影响不错,再加上看到他们这么小心,心里倒比较激动,其实也是这几天成都事多,警察也加强了对陈飞家人的保护。

    正在外围警戒的匡英杰连忙跑过来,拉开警察,到角落聊了起来,警察倒认识匡英杰,知道他是陈府的警卫。

    这时大门打开,大姐出来。

    “大姐。”陈飞喊道。

    “啊,小弟,小弟。”大姐激动地道。

    “大姐进屋说话。”何文娟道。

    “文娟也来了,好,好,快,快。”大姐边说边请两人进去,进入陈家的还有杨三夫,二嘎,张宁,二嘎关上门,外面的警戒更加严了。

    “爸妈,小弟来了,小弟来了!”大姐陈离喊。

    大姐一喊,几间房子都走出来不少人,爸妈,二姐还有二个姐夫,佣人也出来好几个。

    “爸妈!”陈飞边喊边带着文娟给二老磕头。

    “好,好,来了就好。”老爷子高兴地道。

    而陈飞的老娘更是高兴地流泪,陈家娘子军连忙准备陈飞爱吃的各种宁波菜。

    “二姐,这黄鱼哪里的?”陈飞好奇地道,这鱼可是东海产的,而且现在是冬天。

    “何司令送来的,娘一直舍不得吃,做了鱼干,就等你来。”二姐笑道。

    “哦。”陈飞道,他心想,这何老大还有心,这么记得他家,这次苦头吃得不小,应该长记性了。

    虽然搬了家,但人还是这些亲人,让陈飞感到只要亲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何文娟算是大家闺秀了,十指不沾阳春水,但她还是帮陈母洗菜,每当陈飞回来,陈母就会亲自下厨为陈飞做爱吃的小菜。

    晚上不光有宁式小菜,还有热腾腾的火锅,火锅咕嘟咕嘟地冒出来的热气和香气,一家人围着餐桌,慈祥的父母,关爱的姐姐,憨厚的姐夫,还有一脸幸福的何文娟,陈飞感到非常的开心和满足。

    第二天一早,张宁就在客厅等候。

    “估计中共方面回电了。”陈飞道。

    “嗯,应该吧。”何文娟道。

    二人走出房间。

    “师长。夫人,中共周公急电。”张宁道。

    “哦。”陈飞边说边接过电报。

    陈飞和何文娟同时看了看,只见电报单上写着:案情复杂,南飞蒙冤,将军遭遇三日后定当解释。

    “这就完了?”陈飞一愣道。

    “这事可能在中共方面引起大的变故,周公说三日,那就等三日,只是这卢南飞······”何文娟道。

    “哎,我是对不起卢伯,电话上说蒙冤,接下来应该洗冤了吧。”陈飞道。

    何文娟想了想道:“应该是这样吧。”

    “其实我早些天还跟戴笠商量把她送出去算了,在这国内真不知道能不能保证安全。”陈飞道。

    何文娟摇摇头道:【晗肓讼氲溃骸澳枪倚置迷趺窗欤俊br />
    “校长手谕什么指示?”陈飞道。

    “不是跟你说过了嘛,我全权负责。”何文娟道。

    “那就先关着,等事情能清楚后再说。”陈飞道。

    “我想还是押送重庆吧,毕竟委座不说,但他肯定一直关注着。”何文娟道。

    陈飞一愣,他想,还是文娟想的多,但是他真不想把三人送重庆。这一送,怕是一辈子出不来了,也不是说自己心软,他是真不想和中共方面造成摩擦,虽然事情是他们引起的。

    “要不再等等?”陈飞道。

    何文娟笑笑道:“你还真是同情共党。”

    “哎,这些人都不简单啊,老婆,咱们得把眼光看远点。”陈飞抓抓头皮道。

    “听你的,不过事情经过我会一字不漏汇报,当时恐怕由不得你啊。”何文娟道。

    “当时再说吧,反正大家都是聪明人。”陈飞笑道。

    “哦,对了,你准备住几天?不会住过年吧?”何文娟道。

    “那不会,来成都本来就是赌气,没想到出这么多事,等事情水落石出了,我就走,也就四五天吧。”陈飞道。

    何文娟点点头道:“好的,那我去城防司令部了,还有一些琐事要处理。”

    陈飞又一愣,这感情不是专门为他来的,还有另外的事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