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第186章 斗智    文 / 多彩南瓜 更新时间: 2017-11-29 21:1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郭学安排5个战士攻进元宝店,手榴弹开路,花机关跟进,希望能冲进去。

    前面四名阻击的陈飞警卫被手榴弹炸倒二个,剩下二人马上开始交叉射击,把进攻的5个中共战士挡在门外。

    枪声一起,两旁商铺20个战士都跑了出来,向着5个进攻的敌人开火。这时躲在巷子里的20个中共战士也冲了出来,一时间枪声四起。由于距离近,冲锋枪射速快,不时有双方战士倒地,道院内张宁见这么激烈,马上一招手,一个连的战士如鱼般涌出道院,开始枪杀中共战士。

    郭学自己带着5个战士向元宝店后面进攻,四颗手榴弹一绑扔向后院大门,“轰~”的一声,大门顿时被炸开。

    “冲!”郭学大喊道,带人进入店内。

    枪声一起,陈飞就被杨三夫,二嘎二人带到了卧室,这个卧室经过改装,四周都放了沙袋,二人守着窗户等着敌人进攻。

    郭学进到院内马上靠上房间外,他一点头一名战士就向里面扔了一颗手榴弹“轰~”爆炸一响,一个中共战士就端着机枪边射击边闯了进去。

    “哒哒哒~”枪声一起,这名战士应声倒地,郭学一愣又向二名战士一招手。他也是昏头了,也不想想后院为什么没有守卫,让他们进入。二个战士同时扔了二颗手榴弹“轰轰~”尘烟未散,二人也是边开枪边冲了进来。

    杨三夫,二嘎被炸起的尘烟遮挡了眼睛只能盲目射击。

    “别他妈乱射,注意弹药,换弹夹时要配合好!”陈飞边骂边持枪警戒,他见二人乱射,只能大声提醒,如果两人同时换弹匣,那样会被敌人趁机冲上来。

    后院枪声,爆炸声一起,张宁就安排全面包围元宝店了。按陈飞的意思是最好能抓几个活口。

    两个中共战士也勇猛,持枪向卧室猛冲,“哒哒哒~”二人同时中弹,只是二人身上绑了几十颗手榴弹也同时引爆。“轰轰轰~”一连串爆炸声响起。

    在街上扫尾的张宁一愣大喊:“快,上!快!”

    他心想,这么猛地爆炸会不会炸到陈飞。

    杨三夫,二嘎被震得口吐鲜血,这卧室太小,二人又靠得近,陈飞经验丰富,在战场上,大口径炮经常在指挥所附近爆炸也习惯了,他张大嘴,以沙袋为靠墙,半蹲在地上。

    爆炸声一停,他也不管外面什么情况,持枪就一阵猛射,一匣子弹总能拖到张宁冲进来。

    在房外的郭学三人其实也被爆炸炸懵了,都甩了甩头上的尘土,想冷静一下再冲。可是战场上哪会有让你停一停之说,郭科抬头就见几十支枪对着他们三人,他一下子感觉脑袋再次嗡嗡直响。

    “带下去!”张宁喊道。

    “是!”众警卫大喊一声。

    陈飞走出卧室,张宁把竹林道院整理了一下,让陈飞驻进来。

    战斗很短暂,也就十分钟,都按陈飞预定的方案进行。等戴笠跑过来战斗早结束了。

    “陈老弟,怎么样?怎么样啊······”戴笠见到警卫营战士边跑边大喊。

    张宁马上跑出来道:“戴局长,这里,这里······”

    “你师长怎么样?”戴笠着急道。

    “没事,没事,正在审问。”张宁道。

    “嘘,好,好,没事就好,就好,妈的,这成都快成共党天下了。”戴笠长出了一口气大喊道。

    “你叫郭学吧,郭千里的儿子,我没得罪你吧,为什么要杀我?”陈飞道。

    陈飞见过郭学的照片一眼就认出来了。郭学也大惊,没想到能认出他,那今天得进攻就是套了,而饵还是陈飞,那他会不会马上抄家,或者抓捕父母姐姐,他心里慌了。

    “我给过你机会,我来审不上手段,我的手下过来可就是十八般手段都上了。”陈飞笑道。

    郭学不怕上刑,他一听只是用刑就冷笑了一下。

    “郭正,郭科,郭杏花,郭学,郭千里到生了四个好儿女啊。”陈飞道。

    郭学马上脸色苍白,陈飞已经把他们调查个底朝天了,但是为了党的革命事业,他还是咬牙冷看着陈飞,他相信他是对的,是为了这个国家,他坚持他是正义的。

    陈飞摇了摇头,他不想再废话,等三毛来了再说吧。

    外面又乱作一团,警察,保安团纷纷赶来,戴笠,张宁正在维持现场。

    “师长,要不要转移?”匡英杰过来道。

    “不用。”陈飞说完扭头就回道院了,他心想,郭杏花你二兄弟都在我手里,不知下步该怎么办?

    “老弟,现在可以抓捕了吗?”戴笠跟进来道。

    “郭杏花还会在郭家?”陈飞笑道。

    “啊,那怎么办?”戴笠道。

    “先围起来,只进不出!”陈飞道。

    “行,我马上安排。”戴笠道,他总算要行动了。

    在山林里行军的三毛看着远处忽明忽暗的灯火,他知道到成都了,连日来,不停的赶路让他很是疲劳,连手下几名战士都昏倒好几回了,不过他们还是咬牙挺过来了,毕竟成都府就在眼前了。

    既然已经到了,那就得更加小心。

    “五加皮过来。”三毛对一个警卫道

    “营长,怎么说?”五加皮过来道。

    “我们在这里休息,你带一人继续前行,大约二里地后放一支求救烟花,明白吗?”三毛边说边掏出一个竹筒。

    “明白,营长,我肯定把接应部队带来。”五加皮边说边接过烟花。

    三毛点点头道:“去吧,小心点。”五加皮马上指了一名战士二人飞快向前跑去。

    “队伍休息,加强警戒,小牛把机枪架起来,阿海拿颗树砍了做掩护······“三毛边说边指挥着,他可不想被敌人打个措手不及,有阻击阵地至少能阻挡一阵子,让接应的队伍有时间赶来,这也是陈飞常说的部队在外行军,驻营地一定要做好预防阵地,没有为什么,只为活命。

    其实中共成都地区秘密游击队也在也一带搜索绵阳过来的三毛一行人,而老馒头也在不远处的岔口等待,只是他没有动,只是静待,他知道三毛肯定会放烟花通知他的。

    五加皮也是警卫营的老战士,战斗经验非常丰富,尤其是在山林中,几次警卫营山地对抗,五加皮的班总能胜出,因为他是猎户出身,他经常说在丛林中就像到了家,要不是上次选拔贴身警卫时受伤,现在也是陈飞贴身警卫了。

    他刚跑出半里地就感觉不对,一招手后面同行的战士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班长?”战士道。

    “不清楚,感觉不对!”五加皮道。

    战士也一愣道:“要不马上放信号?”五加皮摇摇头道:“这里离驻地太近了,万一敌人围上来,驻地也有危险。”

    “那怎么办?”战士道。

    五加皮想了想,用手一指道:“看见前面那颗大树了吗?你上树在这里布个警戒哨,发现敌情马上开枪,枪声一响,马上就跑不要纠缠,把敌人往老林里引,明白吗?”

    “明白,,班长。”说完就向大树跑去。

    五加皮一咬牙,放开脚步向前跑去。

    在附近观察五加皮两人动静的猛龙知道这是押送郭科同志的队伍过来了,这二人应该是斥候。

    他见一人上树,也一愣,这棵树异常高大,上去后,虽然是夜间但还是能借着月光把附近观察的一清二楚,他想了想,既然斥候来了,那就在这里等,不一会儿,队伍总能过来,到时候就在这里打伏击。

    五加皮一口气跑了大概二里地,他看了看四周,掏出信号烟花一拉,只见一道红光冲向天空,红光在半空中突然化成千万束星花。

    “长官,看,信号!”警卫营二连长对老馒头道。

    “快,走,和他们汇合!”老馒头道。

    而猛龙他们也见到了烟花,先是一愣,突然他们明白了,这是一种信号。这可怎么办,猛龙虽然不明白这烟花的意思,但也能想到肯定是对手接应部队,猛龙一咬牙还是准备等,不见到郭科同志不行动,反正肯定会从前面过。

    老馒头带队马上赶到发信号地,五加皮一看放下心了。

    “报告长官,我们营长在后面大约二里地。”五加皮道。

    “好,好,动作快!”老馒头也不废话,一招手,警卫营飞快跟上五加皮。

    五加皮跑过大树边就一招手,警戒战士飞快地爬下树和大部队汇合向前跑去。

    而猛龙队长一见大惊,三百人左右的队伍,七八挺轻机关,二挺重机枪,大约一半人都持着冲锋枪,还有二门82迫击炮,猛龙直冒冷汗,不用打,吓也吓死了,心里暗骂:妈了个巴子,这可怎么办?

    “跟上去,拉开距离不要被发现。”猛龙对手下道,他准备先看一下情况再说。

    三毛看见老馒头那个高兴道:“长官,长官,你可来了,有吃的吗?快饿死我了。”

    老馒头早就准备了许多馒头,三毛一行人狼吞虎咽地吃着。

    “长官,下面怎么办?”三毛边吃边道。

    “回吧,还能怎样?”老馒头道。

    “行!”三毛一挥手,警卫营开始动起来了。

    “把这几个共党围在中间。”老馒头道。

    “是!”三毛回道马上去安排了。

    这时一个战士跑过来道:“长官,前面有人跟踪,大约二百人左右。”老馒头点点头,他是真不想跟中共发生冲突不然早就设个套,全歼游击队了。

    “不管他。”老馒头。他想共党也不是傻子这要是打起来还不把这二百人灭了

    “是!”斥候回道马上又去前方了。

    “三毛,通知部队随时准备战斗。”老馒头大喊道。他不想打第一枪,但也不想措手不及。

    而在道院,陈飞抽着烟,心想,这中共也太厉害了,能在成都府接连不断地刺杀,什么情况能让他们不计后果地杀他,陈飞苦笑了一下,突然张宁急匆匆跑过来道:“师长,郭杏花来了。”

    陈飞一愣,这是要摊牌的节奏啊,他点点头道:“请她进来吧。”

    郭杏花微笑进来,仿佛无比自信,让人以为不是来谈判,而是来赴约的。

    “陈将军久仰了。”郭杏花道。

    “坐!郭小姐。”陈飞道。

    郭杏花整了整衣服,认真地坐下。

    “郭小姐,这次来······”陈飞道。

    “哦,将军,明人不说暗话,放了我弟弟。”郭杏花道。

    陈飞看着郭杏花,长发披肩,瓜子脸,散发着妩媚,弱弱,细致的独特气质,一双大眼睛很是清澈,这样一个看似柔弱似的,竟能指挥成都中共地下党,也真是不简单。

    “郭杏花,杏花,怎么起的这样的名字,不像你大小姐的身份,倒像下人的名字。”陈飞笑道。

    郭杏花一愣也笑笑道:“将军,在你眼里,人分三六九等是吗?”

    陈飞也笑笑道:“也不能怎么说,只是能力划分吧。”

    “将军错了,人都是平等的,没有高贵贫贱之分。”郭杏花道。

    “这是郭小姐的想法吧,现实这个社会还是有的。”陈飞道。

    “我们正在努力改变这个社会。”郭杏花双眼突然发亮。

    “郭小姐家境不错,为什么不待在家里,相夫教子,而抛头露面?”陈飞道。

    “我是一个有理想,有信仰的人,见不得这个破乱世道,想改变他,想让我们中国人不受外国人欺凌。”郭杏花道。

    “哦,那郭小姐怎么认为我会放了刺杀我的令弟,我想郭小姐这样大摇大摆进来肯定有所准备吧。”陈飞道。

    “我绑了城防司令和何营长,将军咱们可以交换。”郭小姐信心满满地道。

    “哦,原来是这样,那郭小姐的二哥呢,不管了?”陈飞道。

    郭杏花一愣,她感觉现在这种谈话局面,不能控制了,她以为何司令和何营长两人被绑的消息一说,陈飞肯定会大惊,她马上主导这次谈话,现在看来她错了,连自己都有可能出不去。

    “哈哈~将军说笑了,二哥自有人会救,我现在只能救小弟。”郭杏花笑道。

    “哦,顺便杀了我?”陈飞平静地道。

    “这是最好的结果了。”郭杏花道。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