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第九十九章    文 / 多彩南瓜 更新时间: 2017-11-29 20:4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何府在歌乐山下竹林中,竹林小道曲径通幽,竹林尽头有一幢大瓦房,陈飞一看这青砖黛瓦,形态万千,鸟兽鱼虫的饰物,美观大方,又还有寓意,颇具中国传统文化气息。  

    陈飞暗道这才是真正有底蕴的富贵人家,二个字有钱。

    “三毛,敲门!”陈飞话刚落,门就开了,众人一愣。

    三毛轻声道:“旅长,六个暗哨。”

    陈飞点点头,“长官,你们找谁?”出来一位中年管家道。

    “哦,找何文娟。”陈飞道。

    “不好意思,我们家小姐工作去了不在家。”中年管家微笑道。

    “哦,对,她是在工作,那找你家老爷,说陈飞来访。”陈飞道。

    “陈飞?啊~~~陈将军,请进,请进!”中年管家连忙走下台阶过来请陈飞。

    陈飞边走边对管家说:“你认识我?”

    “噢,对,小姐和二少爷经常提起您。”管家道。

    陈飞点点头,管家吧众人迎进客厅,马上对一位丫鬟道:“快,上最好的茶,贵客来了,快去!”

    管家说完马上又对陈飞道:“将军,您坐一会,我去请大少爷和老爷。”

    “好的!”陈飞说完就坐下了,郭亮等人都站在陈飞身后。

    不一会儿大批家人过来吓了陈飞一跳,陈飞慌忙站起来。一位中年男子过来道:“陈将军大驾光临,让寒舍蓬荜生辉。”

    管家过来连忙道:“将军,这是大少爷。”

    “哦,何大哥,你好,你好!”陈飞不知道怎么叫何文娟大哥,但叫大哥应该是不会错。

    “好,好,陈将军,这位是我父亲。”何大哥道。

    “啊,哦,伯父好,伯父好。”陈飞连忙道。

    陈飞看着这位儒雅的长者,而长者也看着陈飞。

    “伯父,给您的酒。”陈飞尴尬地道。

    “哈哈哈,陈将军不用拘谨。”何父道。

    “陈将军真是年轻俊才啊!”何母双眼不离陈飞道。

    “谢谢,谢谢!”陈飞不停道。

    “管家,准备酒菜,我和陈将军好好喝一杯。”何父道。

    “陈将军,来,过来坐,先品茶。”何大哥道。

    “好,好。”陈飞忙道。

    众人坐下,何大哥道:“陈将军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陈飞马上脸红了起来。

    陈飞站起来道:“我,我,我来提亲。”

    “哈哈哈~~~”何家人大笑。

    “陈将军,提亲是要媒人牵线提亲的,可不是你自己上门就行的。”何父道。

    “哦,这样,蒋夫人答应会牵线的。”陈飞道。

    众人一愣。

    “哈哈哈,好,好,那我们就等蒋夫人来提亲,那今天算是你第一次上门了。”何父道。

    “陈飞将军多大了?”何父道。

    “伯父,我26了。”陈飞道。

    “那文娟要比陈将军年长啊!”何母道。

    “没事,没事,我喜欢何文娟。”陈飞急忙道。

    “哈哈哈。”众人又一阵大笑。

    “好了,好了,都下去吧!看着陈将军都不好意思了。”何父道。

    何家家眷都纷纷散去。

    “陈将军先坐,我去厨房看看,为你准备一些好菜。”何母道。

    “谢谢,伯母,我是宁波人,和你们上海不远。”陈飞道。

    “啊,是吗?好,好,我做几道上海菜让将军尝尝。”何母高兴地道。何母可是地道的上海人

    陈飞只能不停地谢谢。

    “陈将军前面的战事怎么样?”何大哥道。

    “不是很好,但还在坚持。”陈飞道。

    “嗯,那陈将军认为我们会胜利吗?”何父道。

    ’“胜利是肯定的,只是会赢得非常艰难。”陈飞严肃地道。

    何氏父子俩都点点头。

    “那陈将军认为能守住重庆吗?”何父道。

    “放心吧,伯父,大哥,鬼子肯定打不进来。”陈飞道。

    “陈将军,谢谢,你建议我二弟去军政部做事?”何大哥道。

    陈飞想了想道:“何兄心里也郁闷,他是一直想上战场,但何兄性格,不适合领兵打仗,而适合出谋划策。”

    何父点点头道:“为了上战场,他不知和家里吵了多少次,现在在家里都很少和我们交谈,不过只要你来了,他就醉着回家。”

    “怪我,怪我,下回肯定不找他喝酒了。”陈飞道。

    “不是这个意思,是他听你的,多劝染晔窃趺慈鲜兜模俊焙胃傅馈br />
    “大哥,我和文娟在南京城破时认识的。”陈飞道。

    “哦,是你救出文娟的?”何大哥道。

    “当时执行军委任务,也算经历过生死了。”陈飞道。

    二人点点头,何父道:“陈将军需要什么只管开口,为抗日也好为小女也罢,都是我一片心意。”

    “伯父,文兵文娟已经帮了我很多了,真的。”陈飞道。

    何父点点头。

    “陈飞来了,哈哈,来提亲了。”很大笑地进来道。

    郭亮等人向何文兵敬礼道:“何长官!”

    何文兵还礼道:“待会多喝几杯,都是好兄弟,哈哈~”

    何大哥和何父看着自己的兄弟,儿子,都愣住了,这还是沉默寡言的何老二吗?

    “坐下!”陈飞严肃地道。

    何老二一愣大笑道:“这是家里,兄弟。”

    “坐下!”陈飞又大声道

    何文兵马上敬礼坐下,何大哥和何父吓了一跳,这未来姑爷可是猛人。

    “今天的话我只讲一遍,何文兵,家里的亲人没有一个欠你的,你大哥,父母,还有妹妹,都关心你,希望你知足,生在这个温暖的家庭中你要感恩,不要总是一副少爷的嘴脸,知道你想上前线,但这不是你在家总是沉默不交谈的借口,家人总是最爱你的人,希望你好自为之。”陈飞严肃地讲完。

    何文兵沉默了一下,起来对大哥和父亲鞠了一躬道:“大哥,爹对不起!”

    “你啊,身在福中不知福。”陈飞道。

    何文兵过来向陈飞敬礼道:“团长,我错了。”

    陈飞拍了拍很肩膀道:“今后注意点,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但你这种性格对你今后的人生只会更加不利,明白吗?”

    “明白!”何文兵道。”

    “你啊,是人生太顺利了。”陈飞终于开笑脸道。

    何文兵拍拍胸口道:“吓死我了。”

    何老爹看着刚刚生的一幕,点点头心想这陈将军真是老二的克星,不过痪暾伊烁龊媚腥恕br />
    “兄弟,听说你拒绝了委员长升你为师长的提议?”何文兵道。

    陈飞点点头道:“嗯!”

    ”馈br />
    “哦,装备情况怎么样?”陈飞道。

    “这回到了一些苏联的武器,你们旅也会分到一些。”何文兵道。

    “哦,我们旅缺自动武器,轻重机枪,冲锋枪,你给我想想办法。”陈飞道。

    “嗯!”何文兵道。

    “好了,好了,别聊了,吃饭,吃饭。”何母进来道。

    “走,陈将军,吃饭。”何大哥道。

    何家四人和陈飞一桌,陈飞看了看何文兵,何文兵道:“警卫都安排好了,我表兄他们招待着,放心吧!”边说边给陈飞倒酒。

    陈飞笑了笑。

    “陈将军,来,咱们大家干一杯。”何大哥道。

    “伯父,伯母,大哥,叫我名字吧,这陈将军,陈将军,我真不习惯。”陈飞笑笑道。

    “好,陈飞,来,大家一起来。”何大哥道。

    众人开始边说边聊,伯母不停地问一些家里的情况,陈飞都一一回道。陈飞的表现让何父何母越看越满意。

    何母的上海小菜也让陈飞大饱口福,很长时间没有吃到近似家乡口味的上海菜了。

    “陈飞,听说你的请假要求批准了?”何文兵道。

    “嗯,刚拿到批条,明天我就去重庆,哦,对了,谢谢你送了这么多食物。”陈飞道。

    “不用,都是大哥的。”何文兵道。

    何大哥一愣道:“原来是小妹向我要,食物是给你的,够不够?我再准备点。”

    “够了,大哥,谢谢你了。”陈飞道。

    “一家人不说二家话。”何大哥边说边给陈飞夹菜。

    这时管家匆匆跑来道:“老爷,老爷,二老爷来了。”

    “哦,快请!”何父站起来出去迎接。

    不一会儿,何父和何总长参谋长两人有说有笑地进来,众人都起来向二叔道好。

    “参谋长!”陈飞向何总长敬礼,何总长其实是军事委员会参谋长,负责各个战役的制定和指挥。

    “哦,大名大名鼎鼎的陈将军也在啊~”何总长笑道。

    “我,我~是~”陈飞尴尬道。

    ”厦δ美赐肟辍br />
    “陈飞不错,战场拼杀出来的将军,比那些富家子弟强多了。”何总长道。

    “谢谢,总长!”陈飞道。

    陈飞知道,他现在是贴上何系的标志了,他是真不想靠上那个派系,也知道凭他的那点能力根本不是军政界老狐狸们的对手。

    “你的独立旅不错,能攻能守,委员长很是看重,但我听说,你不想把独立旅升级为独立师,有什么想法?”何总长道。

    这个问题陈飞向很多人都解释了,但现在还得再说一遍。

    “何总长,我认为我的能力资历都不够。”陈飞道。

    “哈哈哈,你这是敷衍我,陈飞啊,我想听你的心里话,毕竟我们今后是亲人了。”何总长道。

    “总长,我是真感觉自己还没有到可以掌控一万人的能力,你也知道,我从这小排长升上才多长时间,我现在是边打边学,等什么时候我感觉可以掌控这么多人了,再向您要个师长干干。”陈飞笑道。

    “你这小子,这师长是我能说的算的?”何总长笑道。

    陈飞抓抓头皮道:“那到时候再说。”

    何总长笑笑用手指指了指陈飞。

    “来,喝酒,二叔,你也很长时间没过来了。”何大哥道。

    何总长拿起酒杯,众人在欢声笑语中开始畅饮,酒过三巡,何总长看了看陈飞道:“陈飞哪,你对现在的战局怎么看?”

    “总长,我还是一句话,抗战到底,绝不投降。”陈飞道。

    “嗯!”何总长点点头道。

    “这宜昌战事关系到重庆安危,宜昌守得住吗?”何总长道。

    陈飞想了想道:“宜昌要守住很困难,因为我们和鬼子武器上差距很大,特别是重炮,飞机。”

    “哦,如宜昌失守,那重庆肯定也守不住了。”何总长道。

    “不一定,重庆山高路险,又有长江天险,应该没问题。”陈飞道。

    “哦!”何总长沉默了一下。

    “陈飞啊,我在独立旅安排一些中层军官,让他们多在战场上历练一下,他们可都是我们何家的子弟兵。”何总长笑着道。

    陈飞刚端起酒杯马上放了下来,抬头看了看何总长,眼光中透着一股冷气。

    何文兵心想要坏事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