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九章 传授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呵呵,此刀的精妙之处就在于此啊!”老者拉起衣袖,由来在他手腕有一只两寸半宽的护腕,银线就是连接到次。护腕上有刀套,看来是放金刀的地方。谢文东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有看清老者是怎么拿的刀,有这样的机关,手腕微动控制其机关,金刀自然落入手中,真与人对战时防不胜防啊!

        老者托着银线道:“不要小看这细细的一跟银线,这是应用在军事上的合金制作而成,异常的结实和锋利,几百公斤的力量也难把他拉断。要是把它套在人的脖子上,稍一用力,结果必让他身首两处!”

        谢文东惊讶的捏住银线,不相信细到快让人无法看清的它有这样的威力,两手用力一拉,手指处传来巨痛。谢文东低头一看,两手的拇指和食指分出一条细细的口子,鲜血瞬间流出来。

        老者见状摇摇头,急忙让手下拿医药箱来,叹道:“年轻人,有好奇心是好事,但要善用,否则就是莽撞了,以后会吃亏的!”

        谢文东苦着脸抬起双手,让血流出的慢点,苦笑道:“对不起老大爷,我不应该怀疑你的话,现在得到报应了!”

        老者听了直摇头,“你啊……”

        本来在厨房忙着给谢文东冲咖啡的金蓉,听见爷爷的声音从厨房里出来,见谢文东举着满是鲜血的双手,整个心吓得缩成一团,急忙跑过去颤声问道:“这……这是怎么了?”

        谢文东发出难看的笑容:“这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破的,没什么事!”

        “还没什么呢,都流了这么多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金蓉把下人拿来的药箱打开,拿出双氧水先把谢文东手上伤口的血擦干净,然后又倒上云南白药,小心的用药布一圈圈把伤口包好,不时问谢文东痛不痛。看着金蓉小心的样子,因着急而微红的脸膛,谢文东心中流过阵阵暖流,思绪不觉飞出好远。他感觉道自己对金蓉多出另一种感觉,不在象是三年前一样那种当她是妹妹的感觉,而是男女之间的情愫。谢文东很害怕,觉得这样很龋齿。金蓉象是天真美丽的小天使,而他是什么?坏蛋!恶魔!这些词用在他身上都不过分,心中自然而然有种自卑感。

        “包好了,大哥哥你看我包的怎么样?”金蓉清脆的声音拉回谢文东飘扬的思绪,抬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再看手指上的伤口以被包扎好,而且上面还分别打个蝴蝶节,看得谢文东苦笑不得,问道:“这是什么?”

        “蝴蝶节啊,很漂亮的!要不手指上包着象两个馒头似的药布多难看啊?!”

        谢文东敲敲脑袋无语。

        老者微笑的看着二人,缓缓把护腕拿了下来,连同着金刀一起放在茶几上,满有兴致道:“文东,有没有兴趣学学?”

        金蓉不满道:“爷爷,你看大哥哥的手都割伤了,还让他学什么啊!?”

        谢文东虽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就被划伤,但还是很喜欢这套金刀。他本来年纪就不大,和同龄人一样都比较喜欢***和刀,点头道:“老大爷,你能演示一下吗?毕竟现在大家都用的是***,难道刀比***还有用吗?”

        “呵呵,这里面的妙处可多了,只有亲身用过才知道!你看着……”说着,老者把金手拿在手中,一翻手,掌心向下,金刀在他手中快速旋转一周而没有落地,如同吸在老者手中一样。接着,老者两指夹住刀身,同时又拿起一个苹果,只用一只手开始削苹果皮。‘沙沙’声响起,只一会工夫,苹果皮被削得干干净净。看得谢文东惊讶不已,这基本上以超出他的想象之外。

        老者把苹果放到盘子里,切了三快,分给谢文东和金蓉。见谢文东的嘴还没合上,笑道:“刀如果玩得好,要比***还厉害,只是其中的技巧非一般人所能掌握。现在玩刀的人不多了,大家都图简单练习***法!当年杜月笙杜老爷子就是玩刀高手,单手能削两个小苹果!哈哈!”

        谢文东闭嘴咽口吐沫,诚心道:“老爷子,我学!”有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谢文东怎能放过,急忙答应下来。接着又为难道:“只是老大爷,你快要离开了,我恐怕学不会!”

        老者道:“其实里面的道理和技巧很简单,凭你的脑筋很快就能掌握,以后只要多加练习定能有所成就。咱爷俩认识这么久还没有送过你什么东西,这把金刀就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吧!”

        谢文东知道这金刀非平常物,而且又是老者多年喜爱的护身武器,不敢轻易收下,婉言道:“老大爷,其实见面礼你早就给我了,您教给我太极的道理就是最好的礼物。这刀您还是带着吧,我会仿做一把类似的!”

        老者暗自点头,对谢文东这个年轻人也越来越喜欢,故意脸一板道:“教你太极其实非我本意,但是听到你一些事我知道你这个人还是太年轻,不懂圆滑的道理。不管混黑道还是江湖,有时怀柔胜过强硬,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教你这些就算是报答你救蓉蓉的恩情。但是这把刀你要收下,这算是咱爷俩的交情!不要再谦让,以后遇到危险这东西或许能救你一命呢!”

        谢文东见老者这么说再不收下就让人家下不来抬了,不好在推托,起身道谢将刀收下。

        老者这才微笑道:“这就对了。谦让过分就显得外道了嘛!”

        谢文东点头称是。老者拿起护腕把其中的机关一一告诉谢文东,后者认真的记牢。看着一教一学的二人,金蓉倍感无聊,到了九点多困着眼睛睁不开了,打声招呼回房睡觉。过了一会老者看看表,见十点了,对谢文东道:“今天你就别回去了,在这里住吧!”

        谢文东对老者讲的用刀技巧极感兴趣,听完连连点头。二人一直练习到凌晨两点,老者毕竟年纪大了,不象谢文东年轻体壮能熬夜,显得无精打采。谢文东体谅道:“老大爷,我看今天就到这吧,您老先去休息,我也有些困了!”

        “恩!”老者道:“练刀既需要天赋,还需要时间。你天赋不错,但不要急于救成,那样反没有帮助。以后多加努力不要荒废就可以!”

        “是,老大爷我记得了!”谢文东站起身把金鹏扶起。老者捶捶有些发麻的腿,感叹道:“岁月不饶人啊,只坐了这么一会腿就受不了了,以后的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

        谢文东乖巧道:“那也得需要老大爷的提携,我还要向您学很多东西呢!”

        “哈哈!”金鹏虽知道这是客套话,但还是很高兴。

        到了早上四点多,谢文东睡得正香就被金鹏叫醒,等他穿上衣服后,拉他到了别墅后面的小花园里。金鹏坐在草地上道:“这阵你一直没练我教你的坐息方法吧?!”

        谢文东不好意思道:“这段时间太忙了,晚睡早起的,实在抽不出时间来。”

        金鹏道:“就算抽不出时间也不能荒废。每天认真练习对你的身体是有好处的!来,和我一起练,咱俩也好久没有一起打坐了!”

        这到是!谢文东心中感叹。席地而坐,和老者一起面东吐息。按着老人教过的方法,呼吸渐渐减慢,每次呼气都把肺里的气体吐干净。一分钟呼吸次数不到十次(正常人三十次左右)。

        别墅位于郊区,空气比市中要清新得多。太阳缓缓的升起,不时有微风吹过,四周都在一片宁静中。盘腿而坐的谢文东这时真可谓是心平气和,清爽无比,神志象是飞扬出体外和花草树木融为一体。

        不知过了多久,谢文东回过神来。这时老者早以起身回屋,拿了两杯咖啡出来,笑呵呵的递给谢文东。谢文东奇怪问道:“我坐了很久了吗?”

        “是啊!快两个小时了!”

        谢文东挺身而起,伸展双臂,喜道:“好久没有这么***了,感觉很舒服!”

        老者笑道:“这也是其中的奥妙,以后多练习,对你的好处可大着呢!”

        这话谢文东相信,中国气功博大精神,练习起来就算没有好处也不会有什么坏处。谢文东喝口咖啡,精神一震道:“老大爷,我们还是接着练刀吧!”

        金鹏笑道:“不用急,我们先去吃饭!如果帮会里没什么事就留下多住几天,咱爷俩多聊聊,正好闲暇时教你练刀,你看怎么样?”

        谢文东没意见,他本身也想从老者身上多学一些东西。“这自然好!我一会给就帮会把***,只是又要麻烦您了!”

        吃饭前,谢文东先给三眼打个***,问他姜森那有没有消息。三眼道:“听他的意思好象还需要几天,听说火红看管得很严,老森一时半会还查不出什么来什么情况!”

        “那好,等什么时候有了消息再给我打***,我在老爷子这多住几天!还有,帮会有什么事及时告诉我,这阵帮会就麻烦你打理!”

        三眼恩了一声,又问谢文东什么时候回来。这点谢文东也不确定,只是含糊不清的说过一阵就回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