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二卷 少年激战 第三章 巧遇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文东拿着看看,叹口气,这两天已经是第二次感觉帮会缺少人才,不只是理财的缺,而且还缺少对武器了解的人才。谢文东心里决定,帮会以后要加大网罗人才,不然早晚有天会吃亏。

        谢文东等人坐着破车到了鬼蜮,把***支先存放在里面。刚到鬼蜮不久,三眼***响了。是张研江打来,让他提钱接货。三眼带上两个兄弟,和谢文东打声招呼,急急忙忙跑出鬼蜮。

        谢文东和李爽没什么事,决定去斧头帮的地盘去看看,也是熟悉一下那里的环境。

        东升舞厅位于J市南部,场地极大,分为上下两层,容纳千人以上也不显得拥挤。但是这里的人并不多,环境到很清净。东升舞厅属于张洪的势力范围,张洪为人胆小怕事,满足现状。他的实力也是市南五股力量最弱的一支。谢文东也就把他作为首选目标。

        谢文东和李爽来到东升,里面只有不到百人,虽是白天,但生意还是冷落。二人随便挑了一张桌子坐下,服务生走过来,有气无力的问道:“两位喝点什么?”

        李爽看他的样子就来气,说道:“草,***的没吃饭啊?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服务生一瞪眼睛:“怎么的?***是来找茬的吧!?”

        没有想到一个服务生都这么横,李爽腾的站起来,一把把他脖领子抓住,谢文东见了瞪了李爽一眼,沉声说道:“小爽,你坐下!”李爽听了,看了看服务生,指着他说:“小子,以后说话给我小心点!”

        见服务生脸憋得通红,谢文东客气说:“麻烦你给我来两杯啤酒,随便哪种都可以。”

        服务生看了看谢文东,又看看李爽,凭他多年看人的经验,感觉这两人不一般,只好把这口气忍了,说道:“好,马上来!”说完看看李爽转身离开。

        见服务生走后,李爽自语道:“草,一脸欠遍的样!”眼睛在场地中四处张望,见门外进来三个打扮妖艳的女孩,让李爽眼睛一亮,拉拉谢文东的袖子,眼神仍停留在三个女孩的身上,“东哥,看,快看,正点啊!”

        谢文东顺着李爽的眼神看去,三个女孩在离自己不远的位置坐下,穿着都很新潮,打扮妖艳,脸上红红粉粉,看不清本来面目。谢文东对这样能打扮的女孩有些看不惯,见李爽目不转睛的瞪着她们,就差点没流口水,摇摇头没有说话。

        好一会,李爽转过去,问道:“东哥,怎么样?”谢文东敷衍说:“好,不错!”

        李爽听完乐了,搓搓手小声说道:“一会我过去请她们喝酒,也许能勾搭上一个呢,哈哈!”

        谢文东见李爽这么快就把来时的目的忘了,气得哼了一声,没理他。这时从场地中走过五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嘻嘻哈哈来个三个女孩旁边,一个满脑袋黄毛,叼着烟卷的青年人坐到三个女孩的旁边,嬉皮笑脸道:“嘿,妹妹,就你们三个人啊!用我们哥几个陪不?”

        一个红衣服女孩瞥瞥嘴,笑说:“不用了!要找人陪也不会找你!”

        黄发青年听了一楞,说道:“怎么的?”女孩眨眨眼睛说:“因为你太丑!看你时间长了我怕会恶心!”说完和其她两个女孩笑成一团。黄发青年回头看看自己同来的人也在偷笑,脸瞬时通红,面子挂不住大声说:“***,我看上你是你的运气,给你脸别不要脸,今天老子泡定你了!”说着,伸手把那红衣女孩拉起来,搂在怀里,另支手不老实的在女孩身上乱摸。

        女孩惊叫一声,没有想到青年敢如此无理,回手给了他一耳光。‘啪’清脆的声音引来周围人的关注。李爽刚要起来准备英雄救美,却被谢文东拉住,轻声说:“等会!先看看!”

        那黄发青年被打得耳朵嗡嗡做响,恼羞成怒的他也回手给了女孩一耳光,“***,***的敢打我,我今天让你好受!”说完,拉着女孩向二楼走。

        另两个女孩反映过来,抓住黄发青年的衣服大声说:“你要干什么,想抢人啊?”

        青年狞笑道:“抢人怎么的,今天老子就好好玩玩她!”然后对旁边的同伙说:“这俩个交给你们了,咱们上二楼好好乐和乐和!”旁边的四个青年嘿嘿一笑,拉起另两个女孩。

        三个女孩拼命挣扎,大呼救命。李爽再也忍不住,长身而起打算教训几个青年一顿。他刚站起来,可有人比他还快。两个年纪不二十岁左右,但皮肤黝黑的青年挡住那几个混混的去路。一个高个青年大声道:“***,还他妈的没王法了,光明正大的抢人!把人都给我放开!”

        黄发青年被说得楞了楞,看看对方就两人,轻视说:“***,你算是哪根葱。谁没系腰带咋把你露出来了,滚开!”

        高个青年没等他说完,一拳打在黄发青年的嘴上,紧接着一脚踢在他的脖子上,把他放倒。黄发青年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脸上一痛,然后自己就摔在地上,眼前一片金星闪烁。好一会,他才反映过来,坐在地上摸摸嘴,掉了两颗门牙,气得黄发青年怪叫一声说:“草***逼,兄弟们给我揍他!”

        没用他说完,旁边的人已经上了,四个混混对上两个后来的青年,六人混战在一起。三个女孩被放开后,站在一边,一个穿白毛衣的女孩见黄发青年坐在地上还没有清醒,拉了拉旁边二人,向地上弩弩嘴,另两个女孩马上明白她的意思。三人默不做声来到黄发青年身后,互视一眼,然后一起抬脚用力向他踢去。

        几个女孩穿得都是尖头皮鞋,加上用足全力,顿时就把黄毛青年踢到,痛得他躺在地上直哼哼,大声喊:“兄弟们,过来一个帮我,哎呀!”三个女孩不一不饶,上前又是狠踢。

        和后来两个青年打成一团的四个混混,听见他的叫声,本想过去帮忙,但却被那二人缠住。一个混混听见叫声,略微分心,肚子被高个青年踢个正着。感觉肚子如同被汽车撞了一般,痛得他满地打滚。

        见同伴倒下一个,剩下的三个混混急了,一个拿起个啤酒瓶用力向对方砸去。高个青年躲闪不急,啤酒瓶在青年的脑门炸开。瞬时,青年额头流出血来弄得满脸都是。他的同伴见状大声说:“刘波!你怎么样?”

        叫刘波的青年把脸上的血一摸,两眼通红盯着仍酒瓶的混混。那混混吓得妈呀一声,转身就跑。几步跑到谢文东和李爽坐得地方。李爽见了心里暗笑,还好给我留下一个,正好在女孩面前显示一下我的威风。想罢,李爽‘哎’的大叫一声,拦着混混的去路。声音之大,把坐在旁边的谢文东也吓了一跳。

        李爽没有停,一手抓那人的脖领,一手抓他的腰带,双膀用力,把那人举过头顶,横着就给仍了回去。那混混在空中惨叫一声,最后摔在刘波的脚下。他刚要起身,刘波用手把他头按住,抡拳打在混混胸口。只听‘喀嚓’一声,混混的肋骨折了两跟,倒地不起。

        刘波感激的看看李爽,后者点点头咧嘴向他笑了笑。这时,从外面进来十多名大汉,为首是一人中等身材,年纪在不到四十岁,留着小胡子。进到舞厅后大声问:“这里是怎么了?”

        这时,服务生急忙跑过来说道:“洪哥,有人在场子里打架!”

        李爽坐下来,低头对谢文东说:“东哥,看来此人就是张洪了!”谢文东点点头,此人长相和外界描述得差不多,而且酒保还叫他洪哥,十有***不会错。

        被酒保叫做洪哥的中年人眼睛巡视四周,看见场中的几个青年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仍明知顾问道:“是谁敢在我张洪的场子***,给我站出来!”

        那几个混混听他说叫张洪,顿时身子发软,跪在地上大声说:“洪哥,我们……我们不知道这是你的场子,下回不敢了!饶了我们这一次吧!”

        张洪嘿嘿一笑,知道这几个都是小混混,没什么背景,自己也不用怕他们报复,对身后人说:“去,把这几个人给我拉出去,每人打断一条腿,算是给他们给教训!”刚说完,张洪身后上来一帮人,不容分说把五个混混和后来的刘波二人抓住向外拉。刘波急了,大声说:“我是因为救人才打得架,你们还讲不讲理?”

        张洪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说道:“你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在我的场子打架就得受到处罚!”

        刘波想挣脱,但是胳膊被两个大汉牢牢把住,动瘫不得。

        这时,谢文东站起身说道:“等等!”

        张洪奇怪得看了看谢文东,见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年,挑眉说道:“你有什么事?”

        “我希望你把这两人放了。”谢文东说着,用手指了指刘波二人。旁边的三个女孩也跟着说:“是啊,他俩是为了救我们才打架的!”

        见有人对自己的话提出质疑,张洪面带怒色问道:“你是什么人?敢这么和我说话,滚一边去!”

        谢文东哈哈一笑道:“洪哥果然是斧头帮出身,连说话都这么硬气,做为一方的老大,何必和几个年轻人计较!传出去也不大好。”谢文东话说得很轻松,但是听得人却很奇怪,因为他的年龄和他说的话不成比例。三个女孩也惊讶的看着谢文东,心里猜想这个象上学生的少年会是什么人?

        谢文东这番话,软中有硬,张洪脸色微变问道:“你究竟是谁?”

        谢文东笑而不语,李爽大声说:“你有没有听说文东会?”

        张洪疑问道:“你们是文东会的……?”

        李爽肯定的点点头,说道:“请你老大给个面子,把这两个兄弟放了。***的人随你处置我们管不着!”

        张洪低头沉思,只听到对方是文东会的就把人放了,自己很难下台,传到外面会被人以为自己胆小。可是要真的不放人又得罪了文东会。张洪的地盘和文东会相交,双方虽没有往来,但是他对文东会的势力很了解。特别是昨天青帮以传布和文东会结盟,那就更不是张洪能惹得起的!

        谢文东见张洪左右为难,而且自己现在还不想这么快和他发生冲突,对李爽使个眼神。李爽明白,倒了一杯酒对张洪说:“洪哥,我替这两位给你陪个不是,先干为敬!”说完,把一杯酒喝得干净。

        黑道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张洪本就是一个胆小之人,不愿得罪文东会,见对方这样,也就顺水推舟道:“好,既然兄弟如此,那我要不放人就太不够意思了。”然后对手下说:“把这两个兄弟放了!”

        刘波二人长出一口气,对谢文东和李爽二人道谢。三个女孩知道谢文东和李爽原来是文东会的才恍然大悟,难怪这两人低气十足。

        谢文东虽和张洪刚见面,但对他以有一定的了解,结论是此人吃软怕硬,难成气候!对张洪点点头,说道:“多谢洪哥,那我们也不打扰了!”

        张洪呵呵一笑说:“兄弟客气了!回去替我向你们老大问好!”

        李爽听了差点笑出来,谢文东点头致意带着刘波二人向外走。李爽回头对三个女孩招招手,女孩明白得跟了出来。

        “小兄弟,这回多谢你了!”刘波出来后,擦擦额头的血对谢文东道谢。

        谢文东说道:“听你的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

        刘波点点头说:“我家在离J市不远的农村,来这里找工作!”

        谢文东见他额头还在流血,说道:“我看你现在还是去医院吧,要是破伤风就麻烦了!”和刘波一起的那人也说道:“是啊刘波,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