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十六章 女孩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小姑娘睡的很香,落在麻五手里的时候整天提心掉胆,晚上也睡不安稳。可是被谢文东带到这里后,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少年不会害自己。心情放松下来,几天的疲劳也随着席卷而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小姑娘睡的很舒服,有一种在家的感觉。突然有人推她,睡得迷糊的小姑娘以为是自己的爸爸在叫她起床,把身上的被蒙住脑袋,喃声说:“爸爸,让我再睡一会嘛!”

        谢文东听了哭笑不得,自己不会那么老吧!这小丫头是睡糊涂了,看来不把她硬拉起来她是不会起床的了。想着,谢文东抓住小姑娘的被,一把掀开。接下来的事谢文东傻了,原来小姑娘睡觉钱把身上的肮脏的连衣群脱掉了,身上只穿了贴身内衣。看着小姑娘半裸的身体,谢文东脸红的不能再红。‘该死!’眼睛一闭,把被又从新盖在小姑娘的身上。一个女孩子被一个陌生人领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竟然还敢脱衣服睡觉?!也太不知道保护自己了!谢文东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的怒气,大叫一声:“你给我起床~~~~!!”

        声音之大,门外的兄弟都吓了一哆嗦,互相看看,暗暗摇头。

        女孩更是首当其冲,被震得从床上跳起来。站在床上四处张望,最后目光落在谢文东的脸上,疑问道:“地……地震了?”谢文东没有反映,只是用喷火的眼睛盯着女孩。

        女孩还不知道危险,看着楞在那的谢文东问:“你怎么了,吓傻了?”

        谢文东暗叹一声,这个小姑娘简直在考验自己的耐性,大声说:“如果你再不把衣服穿上我会打你的屁股!”

        这句话把小姑娘惊醒,低头一看,原来自己只穿了内衣站在床上,接着大叫一声,躲到被下面。谢文东见她这样子,摇摇头,说道:“给你五分钟的时间穿好衣服出来,不然我就进来帮你穿!”说完,大步从里屋走出来。

        谢文东出来后把门关好,靠在墙上长出一口气。脸上还是阵阵发热,走到自来水管前洗洗脸,为自己在刚才一瞬间的想法感到可耻。

        等了一会,小姑娘从里屋低头走了出来,脏裙子以穿在身上。谢文东看着女孩瘦弱的身子,柔声道:“饿了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小姑娘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还在为刚才的事感到害羞,眼前这个男孩把自己的身子都快看光了,想到这里脸上红润起来。虽然她年纪不大,但对男女之间的事懂的不见得比谢文东少。

        谢文东领着女孩来到市中心一家肯德基快餐店,给她要了两个鸡腿和一杯可乐,他自己因为李爽的事,心情很压抑,只是吃点署条。看着女孩狼吞虎咽的样子,谢文东心里越加憎恨麻五,对女孩说:“你家在哪?明天我找你送你回家!”

        小姑娘惊讶的放下手中的鸡腿,看着谢文东犹豫说:“你……你真得放我走?”

        谢文东玩笑说:“你这么能吃我怕养不起呢!早点把你送回家吧,不然会把我吃穷啦!”

        小姑娘眼圈一红,眼泪从面颊上滑落,拉起谢文东的手说:“谢谢你,大哥哥,你是个好人!”说着放声哭起来,把几天来受的委屈发泄在泪水中。她感觉眼前这个男孩就象自己的亲人一让,和他在一起有一种亲切感和安全感。

        看了看四周人们诧异的目光,谢文东拍拍女孩的手,有些手足无措说:“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看看这么多人在看你呢!”小姑娘抬起头看看四周,果然快餐店里的人都在向她这里抛来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小姑娘把小脑袋靠在谢文东的坏里不敢起来。

        谢文东摸摸女孩的头发,看着她天真害羞的样子,呵呵笑了起来。心想,我要是有个这样的妹妹该多好!

        过了一会,小姑娘终于鼓起勇气抬头向四周看看,这时已经没人注意他了。小姑娘鼓起嘴,长长出了一口气。可爱的样子又是惹来谢文东的呵呵笑声。谢文东感觉和这女孩在一起真的很有趣,总是能给自己惊喜,郁闷的心情也好多了。只是可惜明天就是分离的时候。

        谢文东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你的家在哪?”

        小姑娘小声说:“我家H市,我叫金蓉。大哥哥你呢?”

        金蓉,谢文东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金蓉!金融?想到这,脸上一笑说:“很好的名字。我叫谢文东!”女孩没有说话,却在心里把这个名字牢牢刻在心底。

        J市夜晚依旧繁华,商业街两旁各种店铺都在营业中,门口挂着五颜六色的霓红灯,把整个街道照得无比明亮。盛夏的夜晚走在这里是一种享受。没有了白天是的嘈杂,多了一分黑夜的宁静。

        谢文东和金蓉从肯得基出来,见小金蓉衣服脏的不象话,摸摸自己的口袋,还有不到一百元钱。平时他根本也不买什么东西,就算要买都是兄弟帮买了,身上的钱还是父母给的吃饭钱!谢文东本想给女孩买几件衣服,但是身上的钱不够。摇摇头,心想自己这个老大混得真够惨的,会里的小弟身上带的钱都比自己多,以后真得多带点以防万一。

        谢文东领着金蓉走到夜市,在夜市里和摆地摊的小贩,讨价坏价了半天才算用身上的钱买了一套衣服外加一双新鞋。心里大呼合适。金蓉在一边看着谢文东和地摊老板砍价,咯咯笑个不停。

        最后,俩人坐车来到谢文东家。谢文东对父母解释说她被人坏人骗到J市,趁坏人不小心逃出来,被自己碰上把她救了,晚上没有地方睡,只好到家里住一宿,明天就回家。谢文东的父母听了很同情金蓉,也就答应了。最后金蓉睡在谢文东的房间里,而他自己只好睡在方厅的沙发上。

        第二天一早,谢文东领着金蓉去车站买了两张去H市的车票。然后去欣欣找了一个憨厚的兄弟让他把金蓉送回家。临走时,谢文东看看眼圈发红的金蓉,小声说:“小蓉,你回家后请别把麻五的事说出了。我会帮你教训他的,知道吗?”

        金蓉点点头,哽咽说:“大哥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说的。我会回来看你的!”

        谢文东心情也不好受,挥挥手,和金蓉告别。心里想,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这个可爱的小丫头。H市!那里是省城,也是自己将来要发展的目标!

        把金蓉送走后,谢文东去鬼蜮找三眼。见面后谢文东问道:“张哥,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三眼说道:“镰刀帮的事还没有查清楚,但是我把手机买回来了。”说着,三眼递给谢文东一个黑色松厦手机,并把号码告诉了他。

        谢文东接过来看了看,给麻五打个电话,把手机号告诉他,麻五乐呵呵记下。把电话话断后,谢文东对三眼说:“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镰刀帮的情况摸清。等高强回来就动手!”

        三眼听后,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大声说:“东哥,你放心!今天查不出来我就不回来了!”说完拉着几个兄弟走了出去。

        没到中午,高强和被抓的几个兄弟全都给放出来了。到鬼蜮看见谢文东后,高强大喊一声:“东哥!”

        谢文东回头看着高强,脸上青快紫一块,知道他没少挨打,说道:“怎么样?在里面受苦了吧!”

        高强心里难过,颤声说:“我这点苦算不上什么。老肥怎么样了?”

        谢文东摇头说:“没有脱离危险期,生或死就看他自己的努力了!”

        高强擦了一把眼泪,狠声说:“东哥,我不让镰刀帮好过的!我们什么时候找他们算帐?”

        谢文东说道:“等我们摸清他们的底,到时欠我们的东西一定都加倍拿回!”高强点点头。

        中午,三眼把消息打听清楚回到鬼蜮,看见高强回来,热情得把他抱住,俩人谁都没有说话。但是兄弟般的情谊却洋溢在两个人的周围。

        谢文东说道:“下午去欣欣开会!强子,你一会先回学校让兄弟们准备好晚上动手!”高强听后点头答应。

        下午,谢文东和三眼等人在欣欣把镰刀帮的情况详细分析一下,很快就制作出攻击计划,并开始着手安排。

        晚十点,乌云遮住了太阳,天空下起蒙蒙细雨,路上行人稀少,但八神迪厅却是热闹非凡。镰刀帮的老大冯海一人坐在沙发上,下面站着上百名青年人。冯海很高兴,他刚刚接到电话,说文东会打算今晚退出鬼蜮。现在的鬼蜮无人占领,一块肥肉马上就是自己的。一想到自己能在J市边南看管两个迪厅,笑容不不知不觉挂在冯海的脸上。

        “大家听好了,等会我们就去鬼蜮,文东会已经滚蛋了,以后那里就是我们的!从今天起,我们镰刀帮在边南就是绝对的老大!”冯海站起身大声的对手下说。冯海手下一阵欢呼,齐声喊道:“我们永远追随大哥!”

        冯海听后得意的大笑起来。他有高兴的理由,能看管两个场子,就等于有两个财源,实力也会急剧上升,J市边南的老大地位也非他莫数了。

        冯海大声道:“兄弟们抄家伙,现在就和我去接管鬼蜮,晚上我请大家喝酒!以后赚来的钱我们大家分!”下面的百人又是一阵欢呼,情绪也被冯海的话带到顶点。冯海能混到今天的地步,不是出于偶然,他也却有超长之处。

        冯海把一部分人留在八神,自己带上五十号人,浩浩荡荡向鬼蜮走去。路上没有行人,连车辆也特别稀少,冯海等人走在道路中央,有汽车经过,见到他们这阵势也纷纷让路。

        八神离鬼蜮的距离不算远。不到十分钟,鬼蜮的大牌子已经遥遥在目。冯海压住心中的兴奋,对手下大声说:“鬼蜮快到了,兄弟们快点啊!”说完,一马当先向前跑去。

        等快就到鬼蜮大门的时候,发现在鬼蜮大道前站着一人。这人用黑布自鼻孔一下把嘴盖住,身材魁梧,手拿一把一尺半长的开山刀,刀把被白布缠在手上。

        冯海等人一楞,向那人走过去。等到了近处,冯海哈哈大笑起来,大声说道:“我当是谁这么牛逼敢挡我的路,原来是手下败将三眼啊!”冯海从那人眉毛中间的疤认出此人是三眼。

        三眼冷冷一笑,阴声说:“冯海,你今天得死!”

        冯海顿了一下,向四周看了看,空无一人,胆子一壮说:“嘿嘿,是吗?就凭你一个人就想让我死?”

        三眼冷冷道:“冯海,我兄弟身上挨了十七刀,我要让它在你身上翻对翻!”说完,大喊一声:“兄弟们,给我杀!”话音未落,从街道两旁的胡同里杀出无数手拿片刀的年轻人,没有废话,出来就向冯海等人杀去。

        三眼两眼通红,不找别人,直奔冯海冲去。冯海知道中计,心里暗骂一句,婊子你敢骗我!以后让你好受。三眼没有给他细想的机会,抡刀向冯海劈去。冯海也不简单,轻松躲开,然后快速后退几步,拔出后腰上的片刀和三眼对拼在一起。三眼和冯海的实力相差无几,力气也差不多,但是三眼的气势却高出对方太多。一心想位李爽报仇的他几乎刀刀全力的向冯海劈去。冯海勉强抵挡了一阵,双手就被震得酸麻。到后来不敢硬接三眼的重刀,只好闪身躲避。

        冯海下面的兄弟也不受,感觉对方这些人根本不是来打架的,而是来拼命的,每一刀都是下了死手,要是不甚被招呼上,不死也重伤。双方上百人在鬼蜮门前展开一次帮会间的大火拼,场地中刀光闪闪,不是有人哀号倒地。八米宽的街道被片片鲜血染红。

        就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远处飞奔过来一辆破旧的大解放汽车。大解放停在战场旁边,从上面下来四十多号也是黑布蒙嘴的年轻人,下车后抽出片刀杀向冯海的手下。

        随着这伙人的加入,对方的力量逐步悬殊起来。冯海的手下不时有人被砍倒在地。后来这些人中,一个高个少年站在车上扫了战场一圈,看到和三眼激战的冯海,冰冷的眼神突的一亮。莫不做声跳下车拔出片刀,来冯海的身后猛的一刀。冯海和三眼激战正憨,没有看到后面的冷刀。高个少年这一刀,狠狠劈在冯海的背上,近两尺长深可达骨的大口子让冯海痛得‘哎呀’一声,来不急回头,斜着跳到一边。

        伸手向后背一摸,整个后背都是血。冯海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转身向八神跑去。三眼见不好,大喝一声:“拦住他!”接着战场上跑出俩人,拿刀挡住冯海的去路。冯海也红眼了,直着向两人冲去。那两人分别刺出一刀,冯海也够狠,没有停,只是身子微微一侧,一刀刺在他的肩膀,一个刺穿他小腹的皮肤。冯海一咬牙,抡刀划过二人的前胸。不管对放伤得重不重,推开胸口冒血的二人,夺路而逃。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