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十二章 麻五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还是谢文东最先开口道:“想必你就是麻五吧!?”

        膀子嘿嘿一笑道:“小兄弟果然聪明。不过你比我想象中的小多了!”

        谢文东微笑道:“恩!有很多人这么说我,但是最后他们都不会觉得我小。”

        麻五看了谢文东一会,冷声说道:“我******是不是没人了,竟然派你这样的毛头小子还做卧底!”

        谢文东冷笑一声,知道对方是在诈自己,没有说话,等着麻五继续说下去。果然麻五又道:“他们以前为了抓我,分别派来五个卧底,你知道这五个人的下场吗?”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但是我有兴趣。我把他们的脑袋割下来,插在树枝上。他们的尸体嘛……”麻五说着向旁边的狼狗一弩嘴,说道:“都在它们的肚子里,哈哈!小子,今天你就是第六个!”

        “哈哈!”谢文东大笑出声,接着冷声说:“麻五,如果你的戏演完了我们就来谈谈生意。我这次来不是和你撤蛋的。你也不用拿这些吓唬我,我要是怕了就不会来!”

        麻五阴森笑道:“好,果然是***培养出来的狗。小子你有种!”说着对旁边的手下一挥手,“做了他!”

        谢文东心里一惊,看着麻五的眼神觉不是在演戏。自己要是这么被他杀死还真有些糊涂。想到着,谢文东也只好放手一搏了。没有等麻五手下先动手,挥拳打在离自己最近人的脸上。那人哎呀一声,身子退出两米远摔到在地。谢文东刚要再攻击,但是最终放弃了。因为有五把***正指着他的脑袋。

        谢文东没有办法,把手举起来,对着麻五说:“你要是杀了我你会后悔的!因为你失去了一次赚钱的大好机会!”

        麻五嘿笑道:“是吗?我从没有杀过***后悔过!看你年纪还不大,是不是连警校都没毕业呢!可惜可惜啊!”说着麻五把大脑袋摇了摇,对手下说:“你们还等什么,做了他。按老规矩!”

        被谢文东一拳***的那人站了起来,向地上吐了一口血水,连带着还有两颗槽牙。大步来到谢文东身前一句话没说,对着他肚子狠狠给了一拳。

        谢文东痛得一咬牙,弯身坐在地上。一旁的五人上来把谢文东成大字型按在地面,一人从旁边的箱子里抽出一把两尺长的大砍刀,对着文东的脖子举起来就要往下砍。

        这时麻五把手向前伸,阻止了那人的下一步动作,转头看看旁边一个带眼睛的瘦子。带眼睛的瘦子向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麻五明白他的意思。大声问道:“小子,你真的不是***?”

        刚才谢文东本来以为自己真的活不成了,倒地的一瞬间亲人们的面孔一一浮现在他的脑中,但是他没有后悔自己选择的路,因为它带给了自己以前所没有的快乐,他心里有得只是一种不甘。但现在听麻五这句话,才明白麻五原来是在试探自己,谢文东气得在心里把麻五的祖宗十八代集体问候了一遍。

        “废话!我要是***就第一个找人把你抄了!”

        麻五哈哈一笑,挥挥手,让手下退回去,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到谢文东面前说:“小兄弟你别怪我,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小心从事。也只有这样我才能活到今天。刚才这事我向你道歉,麻五向你陪不是了!”说完,麻五在自己脸上‘啪啪’打了两耳光。

        谢文东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心想这麻五还真会做人,典型的打人一巴掌给个甜枣吃得那种人。谢文东不愿和他计较这些,平静了一下心情说:“麻五,我们是不是该谈谈正经事了!”

        麻五点头说:“对!来人,给东哥拿把椅子过来!”说完,一个手下搬过把椅子放在谢文东身后。谢文东不客气,一***坐在上面,看着麻五说:“你老大对待客人的方式还真特别是!说说你给的价吧。”

        麻五说道:“市面上的价格想必小兄弟已经都知道了,我的价格和市面差不多,但有一点我保证,在纯度上要远远高出市面上的!”

        谢文东道:“你把你的价说出来我听听!”

        麻五想了一下说:“二五零!”谢文东知道他说得是每克二百五十元,摇摇头说:“麻五,我这次来是诚心要做买卖的,可你一点诚意都没有!”

        麻五低下头,过了一会说道:“这样吧,二二零。怎么样,够便宜了吧!这个价在市面上那些普通货都难找。”

        谢文东心里暗笑,根据三眼告诉他的价格,麻五给得这个价确实够便宜了,但是现在找麻五要货的人不多,自己应该抓住这个机会。想到这,谢文东还是摇摇头:“不行。我大老远跑来是为了赚大钱,看来你还是没有诚意!”说完,谢文东站起身准备向外走。

        麻五一见急了,大声说:“兄弟别急啊,咱们价格可以慢慢商量嘛。”然后咬咬牙说:“这样吧,咱们就一口价,二百。这个价可是到了极限了!”说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没有说话,还是摇摇头。麻五也站了起来,咽口吐沫说:“那你说你给多少钱!我给的价天下都没有,你小兄弟多少也得让我赚点吧!”

        谢文东呵呵一笑说:“好,你让我说是吧。一句话,一百八!”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一百八,一百八你卖给我好了!”麻五急得差点踩在椅子上。其实麻五的情况真被谢文东猜对了,他手里有货,但是无处***。客源早在被***第一次抄家的时候就断得差不多了。后来又先后被抄过数次,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一位要做买卖的,麻***会轻易放走的。

        谢文东看着麻五的眼睛说:“我只能给出这个价,你要是觉得合适就卖,不合适我再去找别人。不过有一点,我要货是长期的,不是做了这一回买卖就拉倒。”

        麻五搓搓两只肥手,对谢文东说:“你等等,让我考虑一下!”麻五在小仓库里来回走动,心里快速计算着利与弊。他手下的兄弟们把目光都放在他身上,他们有好几天都没有钱花了。

        最后麻五一跺脚,看着谢文东问道:“这回你能要多少?”

        谢文东想了一下说道:“我要二十斤!”麻五和他手下都是一楞,二十斤可不是个小数目。麻五从新打量一下谢文东道:“二十斤?小兄弟你能吃得下这么多?”

        谢文东笑了笑:“我能不能吃得下是我的事。只要你答应我的价,这次我就要二十斤。以后也许还会更多!”

        麻五哈哈大笑:“好!兄弟够爽快。那我也不墨迹了!就按你给得价。哈哈!”谢文东虽然给的价极低,但麻五还是赚钱,只是赚得少了而已。

        谢文东说道:“还有句话说在前面,货得规你们送,货到就付款。这点你应该不反对吧?!”

        麻五指指谢文东笑说:“这个自然,你小兄弟真是精明啊!哈哈,兄弟晚上就别走了,大哥我好好招待一下你!”说完,问手下的人说:“晚上杀几只鸡,弄点酒和肉,我和这位兄弟要好好近乎近乎!以后大家还要亲密合作呢!”

        大面的兄弟答应一声,乐呵呵向外跑去。谢文东说:“麻五,不用客气。这顿饭我是要吃的,但不用弄太多,随便点就好!”

        麻五一摆手说:“你是客人,第一次来自然要好好招待。兄弟也别叫我麻五了,显得外道。我比你年长几岁,叫我一声五哥兄弟你也不吃亏!”

        谢文东一想也对,以后和麻五少不了接触,直喊外号是有些不大好。谢文东客气说:“那好,小弟就高攀了。五哥!”

        麻五乐得嘴都快合不上了,一劲说好!拉着谢文东的手说自己又多了一个了不起的小兄弟。谢文东在心里说:刚才对自己还是要杀要刮的,现在就成兄弟了,这个麻五果然不是一般人,自己还要小心应对。

        谢文东很‘热情’的和麻五聊了起来。说得大多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麻五对谢文东讲述自己以前的事迹,如何风光,如何威风,到后来又如何没落。最后谢文东听得快睡着了。见谢文东兴趣缺缺,麻五贼笑道:“小兄弟,晚上给你一个惊喜啊!哈哈!”说完,麻五哈哈笑了起来。

        谢文东一楞,问道:“什么惊喜?”

        麻五眼睛眯成一条缝说:“兄弟别急啊,到时你就知道了!”

        谢文东瞥瞥嘴没说话,猜想这个老滑头能给自己什么惊喜。晚上七点多,麻五的手下把饭菜都准备妥当,从外面搬了一张大圆桌进来,摆在中间。麻五招呼谢文东坐下,拿起一瓶老白干给谢文东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满,拿起酒杯说道:“兄弟,咱哥俩头一回见面,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请兄弟别往心里去。大哥先自罚三杯算是向兄弟你陪理了!”

        说完,麻五连着干了三杯,然后又倒了一杯说:“兄弟,这杯咱哥俩干了。为了以后我们能合作愉快!”

        谢文东点点头说:“以后免不了麻烦五哥!干!”“干!来来来!大家一起举杯干了!”谢文东和众人一起干了一杯。谢文东没有喝过白酒,干了一杯觉得嗓子快冒烟了,赶快吃了几口菜。麻五一见谢文东的样子就知道他不能喝,也就不在劝酒,和手下的兄弟一杯接一杯干着。看得出来,今天麻五是真高兴了,拉上谢文东这个大客户,以后就有钱花了。酒不免就多喝几杯。

        谢文东边吃菜边问:“五哥,货得什么时候能到J市?”

        麻五想了一下说:“兄弟要是急用,不出三天我就能把货送到!”

        谢文东点头说:“好,我等你消息。回去后我买部手机,然后把号码告诉你。货到之前你打***告诉我一声。”

        麻五笑说:“兄弟,怎么连个手机都没有啊,用不用五哥送你一部?”

        谢文东一笑,知道他在客气,看他的样子穷得都快尿血了,还能把手机送给自己。嘴上却说道:“五哥,要送等以后咱们关系熟了再送,现在你要是给我东西我还真不好意思要呢!”

        麻五一听这话乐了,既给自己面子又给自己个台阶下,“行,有兄弟这话,你这朋友我就交定了。今天五哥高兴,兄弟再陪我喝一杯!”谢文东没办法,只好和麻五又干了一杯。过了一会,酒劲上来,谢文东感觉头有些微晕。不管麻五再怎么劝也不喝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都吃得差不多了,麻五摇摇晃晃站起来说:“老马,去给我兄弟找个又大又干净的房间!”老马答应一声,向外走去。

        麻五拉着谢文东的手,口齿不清的说:“兄弟,我今天有点多了。主要是高兴啊!兄弟,玩过女人吗?大哥这里有。来,我领你去挑一个!”说完,麻五拉着谢文东,不管后者答没答应向屋里的一个小黑门走去。来到门口,大声喊:“老马!老马!”

        谢文东笑说:“你不是刚把老马叫走了吗?”

        麻五一拍脑袋,“你看我着记性!行,兄弟没喝多,记性比我好!”回头大声喊:“老七,老七在哪呢?”话音刚落,被麻五叫做老七的跑过来,说道:“五哥,这回尝尝鲜啊?”

        麻五一巴掌打在他头上,骂道:“尝你妈尝!把那个雏找出来,让她陪我兄弟睡一宿!”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