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第三卷 第664章 集碑    文 / 辰东 更新时间: 2013-01-20 22: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时间匆匆,岁月无声。三万年过去了,可谓沧海桑田。

        很多人都早已淡出了萧晨的记忆,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被时间无情的抹去,随风而逝,没有不老的红颜,没用永恒的风姿,一切都可以磨灭。

        突然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发现了独孤剑魔的踪迹,这对于萧晨来说是不小的震撼。

        剑芒冲天,黑洞洞的深渊下,一道道璀璨光芒撕裂咒界的大世界屏障,贯通了天上人间。

        没错,那是独孤剑魔的气息,孤傲而又强势,还有一丝冷酷与无情,一把铁剑横空而过,威压日月山河。

        三万年来生离死别,萧晨经历了昔日故人陆续陨落消逝的种种悲欢离合,眼下突然相遇故友,心中百感交集。一个个鲜活的面容再次浮现在他的眼前。

        “哧”

        突然,一道巨大的剑芒向着他劈来,森冷而无情,充满了杀戮与狂暴的气息!

        “当”

        萧晨抓住那丈许长的天碑,挡在了身前,巨大的剑芒划出一溜火星,才被震散。

        但是,可怕的剑芒并没有就此止住,数十道、上百道、成千上万道剑芒,汇聚成一条大河,滚滚冲击而来。

        “嗡、咯、啊、吼、哞、咄……”

        萧晨震动本源八音,天音摇动了上古,穿越了未来,犹如一个无形的轮盘碾压而过,将所有剑气挡住。

        但是,血腥的味道更加浓重了,滚滚鲜红的血雾汹涌而出,顿时染红了整片苍穹,日月被遮蔽,周围的河山被淹没。

        “轰”

        强大无匹的气势,狂暴震动开去,周围的群山顿时崩塌,化成了飞灰。

        还有那远处的一条大河,也刹那间被蒸干,露出坚硬的河床。

        方圆数百里全部被血雾笼罩,血腥越残暴的气息铺天盖地!

        “独孤剑魔!”萧晨大喝,字字化成有形之体。像是一座座大印,向着深渊中镇压而去。

        炽烈光芒冲起,妖艳的血雾涌动,杀戮气息充满了暴虐,一个披头散发的怪人冲了上来。

        这是怎样的一双眸子?望之,如临深渊,如坠地狱!

        一会儿空洞无比,死寂而又荒远;一会儿森寒刺骨,犹如冰窖;一会儿血红一片,暴虐而又疯狂。

        萧晨觉察到,独孤剑魔的状态非常不对,神智疯狂不清。

        “独孤剑魔!”

        他一字一顿,每个字吐出,都像是有一柄大锤从天而降,砸向前方那个高大的身影。

        声音振聋发聩,犹如黄钟大吕在激荡,想要将独孤剑魔震醒。

        但是,独孤剑魔的的气势却在不断的攀升,眼神更加的可怕了,在空洞死寂与凌厉森寒间不断转换。

        “喀嚓”

        深渊周围的大地顿时崩裂,数十道上百道大裂缝蔓延向远方。

        萧晨都不禁为之吃惊。这股气势本来就已经很可怕了,但还在疯狂增长,数万年未见,独孤剑魔越发的强大恐怖了。

        “锵锵”

        就在这时,独孤剑魔的躯体突然火星四射,他与怀抱中的铁剑凝结成为了一体,整具高大雄伟的体魄像是化成了一个铁疙瘩。

        形体如铁剑,化成了铁躯,不是错觉,而是真正发生了这种变化,像是一个铁人一般,更加强大的气势从他的躯体内爆发出。

        在这一刻,地平线上所有能够看的到的大山全在一股凌厉无匹的无形剑气下化成了齑粉。

        就连萧晨也一阵震动,以天碑挡住了那股无形的剑意与杀念。

        直到这时,强大的独孤剑魔,双眸中才浮现出点点清明,他艰难的咬着自己的铁唇,道:“以天碑将我……镇压在深渊下!”

        “你怎么了?”萧晨蹙眉,意外见到故人,不想对方却是这种状态。

        “这里是……千万人坑,我与无尽愿力……神魂魔魄相融相合……”

        独孤剑魔在说这些话时,咬破了铁唇,无比艰难的维持最后的一丝神智。

        昔日,咒界有绝世大阵,甚至完全可以阻挡异界诸神,具有莫大的威能,虽然最终被毁,但阵眼未破,就在深渊下。

        且。昔日这里更是千万人坑,无尽英灵被斩于此,汪洋般的杀念与无以伦比的可怕魂力全都被压制在下。

        当年,独孤一族被屠戮干净,所有祖先凝聚在一起的剑意突破异界祖神的阻挡,没入独孤剑魔的体内,他一日七疯,最终跳入这座深渊,这三万年来在尸山骨海中修炼,历经无尽磨难,与千万人坑中的无尽英灵愿力相融,与神魂魔魄相合。

        这是一种极其残酷与可怕的过程,他近乎彻底疯狂与毁灭了,若不是昔年外界的天碑缩小后坠落此地,压制住了千万人坑,他恐怕已经毁灭了。

        唯有强大的天碑镇压这里,才能让他保持一丝灵智,继续苦难般的磨砺。

        “你不怕被镇死了这里吗?”这乃是那第七面天碑,眼下对于萧晨来说无用。

        “无妨,丈许的天碑……无法封死我……”

        萧晨不在说什么,以第七天碑镇压独孤剑魔,碑与人缓缓向着那深渊中坠落。

        “等一等!”就在这时,独孤剑魔双目中射出两道厉芒。犹豫不定的问道:“她们……”

        “阿冰她们……都不在了,对不起,我未能寻到她们。”

        闻听到这句话,独孤剑魔闭上了双目,而后猛的向着深渊下坠去。

        萧晨知道,再次相见,也不知道是多少万年以后了,到那时独孤剑魔恐怕彻底大变样。

        “总有一天,我会自己出来,杀入异界……”深渊下传出一阵痛苦的咆哮。

        萧晨闭上双目,跟着感觉走。在咒界转遍,未能发现其他天碑的气息。

        随后,他撕裂虚空来到了长生界。

        就在这时,他心中一动,遥远的南荒尽头有什么在呼唤他。

        八相世界,如梦似幻,八个世界在滚动,萧晨刹那来到了南荒。

        不是这里,还在前方,不知不觉间他走入了大海中,碧涛翻涌,骇浪冲天,前方一座生机勃勃的巨岛像是一颗璀璨的绿珠点缀在汪洋中。

        龙岛,不是在九州海外吗,是谁将它移了回来?

        萧晨踏波而来,迈步走入这座郁郁葱葱的巨岛,如今长生界虽有新的龙族诞生,但此地却再无一头龙。

        突然,一股生命力波动而来,非常的强大。

        是原龙族圣山方向,难道是那株通天神木重新焕发生机了不成,那里瑞彩千万道,笼罩了少半座龙岛。

        萧晨几乎刹那间就来到了这里,定睛观察发现,神木根茎早已腐朽,在岁月的力量下最终尘归尘土归土。

        而在其旁不远处,有另一种参天大树,枝繁叶茂,高大如山岳,通体青碧翠绿,矗立在那里。

        刷

        光华一闪,巨木消失,在原地出现一个中年男子,肌体刚健有力,闪耀着点点绿华。

        萧晨感觉有些眼熟,默默思量。

        “我们见过面。”就在这时,这个满头绿发的男子如此开口道。

        萧晨顿时想起。昔年初入长生界,在龙岛上争锋时,曾在树人谷遇到一个老树人,亲眼目睹他蜕变成血肉之躯。

        在那个时期,龙岛被镇封,不允许神灵出现,老树人那时有如此表现,纯属逆天,绝对是一个强势的人物,不然也不可能与当时是鬼尸的蚩尤井水不犯河水。

        萧晨点了点头,颇为感慨,这么多年过去了,同时代的人差不多全都逝去了,却能够见到这个仅有数面之缘的人,实在让人感叹人生无常,际遇难料。

        “还有一个人……”萧晨皱起了眉头,他感觉到了一缕死亡气息,虽然很微弱,但是却让人心悸,令他都感觉到了危险,可想而知这个人的强大与可怕。

        “轰”

        就在这时,龙岛中心地域,传来阵阵风雷之响,漫天的死亡黑雾顿时汹涌而来。

        相隔还有数百里,但是那股气势却足以让人惊心动魄,刹那间,此地多了一个巨大的尸影。

        他高足有十米,黑雾翻涌,林间顿时阴暗了下来,腐烂的气味弥漫开来。

        巨大的尸影,迈步而行,身后有一对腐烂的羽翼在微微颤动。

        “世事无常……”萧晨不得不慨叹,所有的朋友都消失了,但却接连见到两个不算熟悉的故人。

        正是原龙岛上死亡沼泽中的那个不死之王,能够与昔年的蚩尤论交,可以压制的秦广王、阎罗王、轮回王战战兢兢,自然来历非同寻常。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已是一名强大的祖君,且让萧晨都感受到了危险,绝对是个“有故事”的强大人物。

        萧晨没有追问,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这个不死之王也许有着惊天动地的过去,但是毕竟曾经陨落在龙岛,想来他自己也希望开始新的人生,不然不可能如此强大了还保留腐烂尸身。

        没有敌意,没有防备,三人平淡如水,坐在一座山峰上,望着远方的云海,短暂的交流了几句。

        龙岛果然是他们移回来的,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强大如他们也很怀旧。

        最终,两人只有一句话,若是日后杀入异界,只需萧晨一个召唤即可,算是平淡却有力的承诺。

        告别两人,萧晨徒步前行,独自在龙岛上寻觅。

        他闭上双目,完全是在跟着感觉而动,他感受到了异样的气息,这里有一面天碑。

        不知不觉间,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来到了龙岛的那座雪峰上。

        伸手拂去峰顶那厚厚的积雪,顿时露出一个熟悉的器物,不过巴掌大小的一块天碑,古朴无华的浮现在眼前。

        昔年,龙岛上的天碑明明已经飞到天外,消失不见,怎么又坠落回来了?

        萧晨不知,也无需知道,他此行只要能够获得到天痕就足够了。运转玄功,天碑古法带动起一股神力顿时流转起来,弥漫出特有的气息。

        刷

        光华一闪,此面天碑的天痕顿时没入萧晨的体内,非常的顺利,水**融,宛如本来就是与他是天生的一体。

        不久后,萧晨来到了魔鬼平原,茫茫大平原上一改往昔的死气沉沉,如今这里生活着不少强大的部落,但是在这里他仅仅感觉到了天碑残留的气息,没有发现天碑的影迹。

        同一天,萧晨撕裂虚空,来到气界天葬谷,昔年他曾经寻过这里,不过却没有任何发现。

        如今,他修习天碑古法,虽然没有彻底通透,但是已经可以发挥作用,助他感知天碑的存在。

        到了现在,天葬谷内绿意盎然,原本光秃秃的死地,现在覆盖满了郁郁葱葱的植被。

        只是不经意间,剥开地表泥土会发现,有大量的枯骨存在,那是属于神魔修士的,很难真正彻底的朽灭。

        以双手拔起一株株参天古木,将大片地方裸露了出来,土层下是四十九座天宫的废墟。

        萧晨在这片废墟中感应到了点点天碑的气息。

        他伸手向大地下探去,抓起一片瓦砾,顺着他的大手指缝缓缓坠落。

        最终,萧晨叹了一口气,且皱起了眉头。

        天碑似乎在不久前还在这里,但是如今已经不翼而飞了。

        是的,似乎是数十年,也许是上百年前还在,结果被人寻到,带走了。

        他以破妄之眼,望穿这片时空,短暂的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过去,有人来过这里翻找。

        “是谁,他也懂得天碑……”

        萧晨心中顿时一沉,他有了一股不好的感觉,似乎有人也要如他这般收集天碑。

        萧晨以天痕为引,闭上眼睛,再次默默的探寻了一番。

        那绝对是高手,来此带走了天碑,影迹都显得很朦胧,难以看清。

        最终萧晨回到了九州,刚刚站在这片大地上,他体内的天痕便顿时一颤。

        萧晨心中顿时一动,运转玄法,祭出天痕,闭上双目,完全是跟着感觉前行。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他发现自己早已深入大地之下,他来到了一片神秘的古建筑物中。

        这是一片极其空旷的所在,古老的建筑物历经时间的考验,依然没有腐朽的迹象。

        地底深处,无比的深远,无边无垠。

        萧晨在这里感觉到了天碑的存在,且竟是那天葬谷的神碑,气息完全一样!

        被人带走的天碑出现在了这里,难道说那个强大的人物在此不成,究竟是谁?

        萧晨一步一步前进,走了很远的路程,他没有透发出任何神力波动,像是一个幽灵一般在无声的前进。

        不久后,他皱起了眉头,就在前面有一个巨大的深坑,当中骸骨无尽,虽然比不上咒界的千万人坑,但这里最少也有数十万具的尸骸。

        堆积在一起,雪白一片,分外的刺眼!

        萧晨停留了片刻,而后继续前进。

        突然,他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生命波动,就在前方那阴暗的角落里。

        这里有一个人形生物,披头散发,伏卧在地,看起来很是狼狈孤凄。

        这是一个女子,左半边脸颊光滑如玉,姿容绝世,称得上艳冠天下,可谓冰肌玉骨,是少有的绝色佳人。

        但是,当她感受到有人接近,缓缓抬起头来时,另一边挡在脸颊前的长发散开后,却让人大吃一惊,右半边竟是骷髅骨,白惨惨吓人,眼窝中黑洞洞。

        是谁如此的残忍,将一个丰姿绝世的女子折磨成这个样子?

        一半天使,一半魔鬼,半张玉容风华绝代,半张脸颊犹如厉鬼,她仅剩的那只美丽的独目先是无神的凝望萧晨,而后突然露出一丝激动之色。

        “是你……不要过来,你走开!”

        这个女子像是突然失控了一般,突然尖叫了起来,痛苦的捂住了自己右半边脸,以乱发埋住容颜,不断后退,躲在了阴暗的角落里。

        “你走开……”

        萧晨愕然,而后突然认出,眼前这个人竟然是昔日的九州女皇赵琳儿,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对方变成了这幅模样。

        “哗啦啦”

        铁索摇动的声响传出,在赵琳儿的四肢上,竟拴有神铁链,几乎勒到了骨头里,生长在了肉中,可谓相当的残忍,她被拘禁在此地。

        “何必如此……”

        昔年,虽然萧晨恨不得杀掉此女,但如今九州故人几乎都死绝了,又经历过与异界的种种大战,与眼前这个女子的恩怨早已如风般飘散。

        说罢,他便要点碎那条神铁链,解救出赵琳儿。

        “我不用你同情……”

        赵琳儿哭泣,不断后退。

        昔日,高高在上的九州女皇,到头来竟落得这样一个凄惨的下场,再次面对对头,她心中的失落与那种极其复杂的心绪可想而知。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传来阵阵踢踏的声响,铁锁链哗啦啦作响,另一股生命波动传来。

        萧晨一晃便到了眼前,一指点出,封挡在石洞前的一座铁门顿时崩碎,里面用神铁链锁着一匹通体如玉的小天马,周身洁白无暇,纤尘不染,异常的神骏。

        萧晨自然不会陌生,正是昔日在龙岛相遇的小天马,曾经在暴龙的爪下救过他的性命。虽然这匹神骏的独角圣兽最后追随赵琳儿而去,但是如今相见,他依然心有暖意。

        这头小天马形体并没有变化,但是体内却充满了无以伦比的神力,不过似乎受了重创,被人封在此地。

        萧晨一指点碎神铁链,将它解救了出来,而后归回赵琳儿那里,同样帮她截断铁索。

        “我不要你救我……”赵琳儿失声痛哭。

        小天马摇晃着来到近前,对萧晨传音,道:“这里是一个失落的地下远古文明所在地,异界的人在这里进行了许多惨无人道的实验,凡人都死了,我们两个作为神魔实验体,未被杀死……”

        萧晨很快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快速冲向地下深处,小天马载着赵琳儿紧随在后。

        在一座恢宏的建筑体内,萧晨惊异的发现,有很多科技未明时代的仪器,而在中心的案台上正是天葬谷的那面天碑,似乎正在被神秘的仪器所分析……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