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第三卷 第662章 前尘往事    文 / 辰东 更新时间: 2013-01-20 22:2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轰”

        那片金光在熊熊燃烧。向萧晨发起了攻击。五帝塔震动,在这一刻不受控制,自主旋转了起来,表现出了无以伦比的强大气势。

        这是宿命之战,是五帝与那太古被放逐之人的战斗的延续。

        五帝塔自行飞旋,光华千万丈,古老的石塔中迸发出一道道神光,五帝印、五帝拳、五帝剑指等全部扫出,璀璨金光顿时被撕开一个大口子。

        短暂的瞬间,像是一个轮回,所谓刹那永恒不过如此,像是百万时光匆匆流逝,金光与五帝塔纠缠,争斗不息。

        那里神华亿万道,萧晨的神识被排斥在外,什么也感应不到了,眼见所见只是无尽的光芒……

        呼啸声、怒喝声、撞击声、暮鼓晨钟声,十万光年外,百万时光前,太古前的争斗在这一刻被升华,宿命的对决。辉煌的落幕。

        “咚”

        在最后一声巨响声中,大战落下了帷幕。

        金光流转,雾气迷蒙,五帝塔大如山岳,在缓缓降落而下,以大气磅礴之势将金光渐渐压制,直至令其溃灭。

        “五帝塔……”

        那熄灭的金光,其声音虽然很微弱,但却依然嚣狂无比,放言道:“五帝你们都已不在,独留古塔存世,不过杀我一缕而已。他日我将回归,何人能挡?在这个世上,活的足够长久也是一种资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比你们更成功。哈哈哈……”

        佛陀的躯体内重新变得黑暗无比,唯有那拇指大的金色佛身有微弱的光芒在闪耀,他已经枯萎了,像是缩水的草木一般,干巴巴。

        萧晨来到近前,仔细观察发现,这正是佛陀的缩影,是他那近乎干涸的神识本源。

        佛陀危险了,昔日遭受了重创。萧晨想要出手相救,但是就在这一刻,他忽然发现金色的佛影颤动了一下。

        就在那拇指大小的金佛中,有一粒种子在生根发芽。快速生长起来。

        短暂的刹那,完成了一次蜕变,种子生长为一株金莲,充斥在那尊小佛陀的干枯躯体内。

        佛身种金莲!

        金色的小佛陀以身种金莲,看样子早已进行无尽岁月了,直至今日外界的金光破灭,才开始真正生长起来。

        萧晨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缓缓自那干枯的佛身中流转而出,在这一刻萎顿的佛体像是渐渐有了生命,在慢慢复苏。

        或许,严格来说是金莲在生长,是它在复苏,佛身种金莲,这是一种强大而又深远的变化。

        萧晨慢慢退出了佛陀的躯体,神识重回本体,五帝塔混沌迷蒙,悬在他的头顶上空。

        佛陀的自身变化,外界力量若是对其进行干涉,对其没有好处,萧晨看到这失魂的佛陀渐渐消失在茫茫大海深处,他没有在追下去。

        他相信一旦有朝一日佛陀魂醒归来。必将会发生惊天动地变化。

        萧晨在长生界走访了最后一个地方,那是悬浮在天穹上的一座神岛,不过此时此刻这里一片寂静,神草枯萎,神木凋零,一派萧索。

        这里是蚩尤的居所,昔年萧晨曾经来过此地,他在这里看到了几具枯骨,那是蚩尤从几位青年强者身上所取的精血化成的神奴,如今已经死亡。

        昔年,蚩尤曾有言,他日几位青年强者若是有死劫,可借此地精血复生,然而显然不能实现了。

        金三亿等人已经消逝多年,并未重现。蚩尤自己如今都生死不明,而此地的精血也已干涸,所以几位青年强者不可能因此而复生了。

        随后,萧晨离开了长生界,先后进入咒界、气界、魂界,最后更是进入了魂界的葬兵谷。

        几把强大的祖神兵都已不在了,萧晨探索另外几把神兵的灵念,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

        黄铜八卦早已挣断铁索,恢复了自由身,但是并没有逍遥多久,便被重新出世的伏羲收走。

        至于以上个时代的祖神尸泥祭成的神兵,也同样不在葬兵谷,被女娲取走。

        燧人氏也曾在数千年前出现过,手持半截断刀,与谷内那只墨麒麟相合。祭成一把完满的麒麟刀。

        昔日,萧晨曾经从龙岛带出半截乌黑的断刀,正是剩余的半截麒麟刀,后来不想其自行飞向了有巢天宫,就此消失不见。

        那本是有巢氏的神兵,奈何有巢早已殒落。有巢氏与燧人氏乃是至交,遂人重生,在破碎的有巢遗迹能够寻到半截断刀并不足奇。

        葬兵谷内,所有祖神兵都被取走,它们将开始新的蜕变,将要迎接更加残酷的大战。

        所有这一切都预示着,将来必将有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战。

        最终,萧晨离开四方世界,进入九州。

        数千年匆匆而过,如今九州的科技文明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相当辉煌的时期,甚至对神魔文明有了一定的威胁。

        不过,眼下并无相应的神魔文明出现在九州,这片大地在上古一战后仅有极个别的修士存活了下来。

        萧晨徒步来到了黄河畔,七魔图早已消失,但是祖龙村却并没有重现,昔年的洪荒古村似乎就此消失了一般。

        如今,这里高楼林立,大厦鳞次栉比。钢筋水泥掩去了花草的芬芳,犹如世外桃源的祖龙村,永远的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鹅毛大雪纷飞,大地上白茫茫一片,萧晨站在一座摩天大楼上,眺望茫茫大地。

        在这一刻,心绪波澜起伏,家乡就在眼前,但是一切都不复存在,彻底大变样。

        最后他叹了一口气,沿着黄河而上。走出九州,顶着鹅毛大雪,留下一串模糊的足迹,走向西方。

        他并没有飞行,以双脚丈量这片大地,在回想诸多往事。

        数日后,萧晨来到了西方,他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镇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酒吧。

        是的,三万年前他便曾看到过,那时与杀破狼等人来到西方,路过一间小酒店,不久观看了兰诺成就半祖之神位时的盛况。

        还是这个地方,依然是这片小镇,虽然已经进入科技文明时代,但是这里却保留着原始的风貌,不知道是作为仿古的旅游景点,还是因为***。

        萧晨走入这间酒吧,抬头正好看到一个老态龙钟的身影,他的神情顿时一震,果然看到了一位熟人凯洛。

        天才幻术灵士凯洛,曾在龙岛与萧晨对立,而后恩怨随风而逝,他独留西方,过起了平凡人的生活。

        三万年过去后,再次相见,两人相对无言。

        凯洛浑浊的老眼中顿时涌现出一丝激动之色,侥幸活了下来,他已经孤独的生活三万年,过去的一切犹如同虚幻,所有人都死了,这个天地间已经没有他那个时代的人物,像是噩梦般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今日,有幸见到一位故人,让他那颗近乎麻木的心涌起阵阵波涛。

        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静静的坐在火炉旁,每人都端起一杯烈酒,慢慢仰头喝下。

        对于萧晨来说。眼前的凯洛并不能给他任何帮助,如今相见,对于他来说只是代表了一种特别的意义。

        就如同大商国三公主殷莹的尸体出现一般,提示着他,前尘往事成云烟,所有一切皆已逝去。

        “你要永远离开九州了?”很久后凯洛这样问道。

        “是要离开,不过总有一天会回来的。”萧晨就这样顶着风雪离去了。

        当徒步走过西方世界,而后又走遍九州以及海外后,严寒冬季已经结束。

        “春天的风拂过,樱花阵阵飘落。我们在树荫下数着一片片飘落的樱花,那仿佛是逝去的年华。”

        在一座海岛上,当听到这句话时,萧晨觉得有些意思,但当看到是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屁孩在慨叹时,他顿时无言了。

        这样的毛头小子故作深沉,实在让他***了数秒钟,让他这样数万年的老古董情何以堪?

        突然,萧晨一呆,在那株樱花树下,一只白壳小乌龟鬼鬼祟祟的爬过,似乎想要逃走。

        两个小屁孩顿时上前,两双脚掌拦住了它的去路。

        白壳小乌龟,令萧晨感觉无比的熟悉,仔细观察,他惊讶的发现,这……应该就是昔日那个白壳小乌龟,或者可以称它为龙王。

        三万年过去了,昔日的龙王最起码也应该成长到了祖神境界才对,此刻怎么会鬼鬼祟祟,被两个小屁孩拦住了?

        萧晨心中一动,向前走去,毫不客气的向着两个毛头小子的额头敲去,想要给他们两记爆栗。

        “咚”、“咚”

        两记爆栗结结实实,手指与额头亲密接触,上面顿时有血色红印浮现而出。不过,并不是萧晨敲在了两个毛头小子的头上,而是萧晨反被敲。

        地上那只白壳小乌龟则夸张翻了几个跟头,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偷笑,鬼祟的样子要多另类有多另类。

        至此,萧晨已经确信,绝对是从前那个滑溜的白壳小乌龟无疑,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两个毛头小子是谁。

        “毛头小子,不认识我了吗……”

        就在萧晨猜测时,两个毛头小子反称呼他为毛头小子。

        “你们是……”

        刷

        光芒一闪,两个人都变成了另一幅样子,一个老龟晃晃悠悠,老态龙钟,而另一个老人是一张鞋靶子脸,生有一缕山羊胡,精气神十足。

        竟然是昔日的老石龟与石中帝!

        “是你们……”萧晨大吃一惊,道:“你们……”

        “我们自然是同一个人。”两人齐声说道。

        萧晨目瞪口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细想过后,又觉得理应如此,他们的性格实在太像了。

        突然,萧晨想到了另外一个人老头骨。

        那颗老头骨曾经说过,他真身陨落,曾经分化出一两缕神念,逃过一劫,且萧晨应该见到过。

        “不错,你已经猜到了,那颗头骨也是我们……”两个老家伙同时贼笑。

        并不是他们过去故作玄虚,在遇到老头骨气前,老石龟多少还记得过去的一些事情,至于石中帝则只记得过去的名字,而不知道昔年的种种往事。

        “我要第七面天碑!”

        萧晨顿时激动起来,面对老石龟这样喊道。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