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穿越之挽天倾

第一百九十一章--谋侯    文 / 书荒自己码 更新时间: 2017-11-21 12:1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来去匆匆的张云,很快就又回到了大理城。

    但就这么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整个大理城的局势。却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

    随着高氏一族的动作越来越明显,套用一句老话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在这种情况下,段氏皇族的压力可想而知。

    难怪这段誉,会如此的苦闷,开始满城乱晃……

    得亏自己还想再次潜入皇宫。如今却是,不必如此冒险了!

    但要说段誉此人就此放弃了皇位,反正不管别人怎么说,张云都不信。要放弃,他段氏皇族早就放弃了,何必要等到今天?

    因此,他这种满城乱晃的举动,落在张云的眼中,也只不过是欲盖弥彰而己!

    只是整个大理城内,段氏皇族的武装力量,也只不过区区几千人,和高氏一族完全不成正比!

    因此无论他怎么折腾,都不可能搞得过高氏一族。要不是怕不能服众,这大理国主,早就变成姓高的了,更别说如今高顺明还得了强援……

    那么他在满城晃荡的举动,就很好理解了,一方面是为了麻痹高顺明。另外最可能的就是前去两座皇家寺庙寻求支持了。

    要知道崇圣寺和无为寺,这两座皇家寺庙。可都十分的尚武,并且也都建有自己的武僧集团,堪称是大理段氏最后的盾牌。

    念头转到这,张云掉头就离开了大理城。段誉此人如今的行迹,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关注,想要悄无声息的接近他。却不被外人发觉,哪怕是在这繁华的大理城内,也是休想!

    大理北门十里外有座寺庙,那就是大理皇家寺院,无为寺。在重新联系上了手下那几百人后,张云当即就让他们作为炮灰,前去吸引高氏一族和其它有心人的目光,而张云自己则径直来到此地,准备守株待兔。

    因为张云就不相信,段誉这位名义上的大理国主。演了这么久的戏之后,不会乔装打扮来到此地寻求支持。

    日头偏西,官道上却行来了一列车队。看样子是想前去十里外的大理城。只是刚好走到无为寺前不远处。日头彻底落下了!

    车队在一阵骚乱之后,几位管事打扮之人找上了无为寺……

    很快双方就交涉完毕,无为寺,尽管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全寺都已经戒严,武僧们更是随时准备开赴大理,因而不想留宿不知来历之人。

    但无奈对方却很有诚意,不仅献上了大笔的金银,而且还承诺只要收留自家少爷。别人都不用管……

    这让无为寺方面有些舍不得,要知道,就连佛祖也是受不得黄白之物诱惑的,更何况这些僧人。

    再加上先入为主的认定,这个所谓的少爷。就是受不了夜间宿营野外的苦,非要享受才行!

    “居士,我佛家重地需要清静,还望你不要携带女眷入内。”就在张云搂着两个妓女。大摇大摆的准备进寺门时,却被拦下了。

    “什么?本公子花了那么多金银,就是为了到你这破寺庙里住上一晚,现在你跟本公子说不行?”此刻的张云立刻展开了本色演出,为了防止寺中的僧众,在自己的身上投入太多的关注。张云可谓是将无耻发挥到了极致。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所应该有的形象,演的是活灵活现!

    最终甚至惊动了寺内的武僧,张云才悻悻然的放弃了携带妓女进入寺院的做法。一脸不爽的跟随着迎客僧进了寺院。

    当天晚上,无为寺内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故。

    刚刚住进来的大少爷张公子。竟然摔断了腿,无法继续前去大理,这让前来准备接人的管事模样的几人十分之愤怒!

    跟寺庙发生了剧烈冲突,当然,在无为寺的武僧集团稍微展露了一下肌肉之后,几名管事无奈之下,只能将自家少爷留在了寺院,准备等去大理交易完,回程之时再带上自家少爷。

    用几名管事的说法就是,反正自家少爷对于生意也不是很精通。更何况无为寺。也是以医药出名。既然在他们的地盘上受了伤。那就必须让他们负责到底才行!

    对此,无为寺也没办法。虽然寺中高层隐隐猜测,经过这么久的装逼行动,段誉应该近日就要过来。很不想留下这么一个来历不明之徒。但仔细想想这个人都摔断了腿。那么想必他也做不了什么。

    就这样,张云悠闲的在无为寺住了下来。

    至于腿上的伤,以张云如今的身手,想要让自己受伤,那就可以受伤,反之亦然。

    而且还可以保证这种伤势,就算是医国圣手也看之不出……

    ……

    “应该就是今天晚上了。”在无为寺内待了三天之后。张云终于在僧众们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丝紧张之色……

    既然知道了,今天晚上可能段誉会前来。张云立刻转身就拄着拐杖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么做倒不是不想见段誉,而是张云知道,肯定会有人来试探和监视自己。要是自己不见了。事情恐怕还会起变数。

    果不其然,当张云躺下不久后,房外突然传来的脚步声……

    “他已经睡下了?”

    “今晚很早就睡了!”

    “无观,无相。你二人留在此地……”

    房外传来的窃窃私语声,让躺在床上的张云冷笑不止!

    就凭这么两个武僧,就想监视住自己。简直就是笑话。

    深夜的洱海,无声无息的驶来了一叶扁舟,这让站在苍山顶,监视着整个无为寺的张云,都不由为段誉点了个赞!

    这老小子不愧做了几十年皇帝,哪怕看起来很无能,但是基本的心计还是有的。

    至少就知道避开人来人往,可能有许多监视人员存在的官道,从这根本就没办法监视的洱海上,悄悄的赶来苍山。

    知道他是过来寻求支持,张云的目的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跟他是一致的。因此也没有故意去拆穿他。而是同样悄悄的寻了一块门板,就在这深夜的凉风中下了洱海……

    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半夜,直到一叶扁舟出现在洱海中央,四周离最近的岸边。都有好几里路时。张云才突然从水下冒出了头出现在门板上。

    手一翻不知从何处取出酒壶一只,冲着小舟上,脸色苍白的段誉道:“不知道在下是否有幸能够邀请段皇爷到这门板上一叙否?”

    “这里没有什么皇爷,你恐怕等错了人,还是快快离去吧,不然老朽手中的船桨可不是吃素的。”段誉还是一副呆滞状。负责驾船的老头。却已经跳起了脚。

    受他所提醒,段誉也终于苦笑出声。“行了,白将军,对方既然能够在此等了这么久,你现在说这些不是徒惹人笑么?”

    应付完打扮成船夫的所谓的白将军,段誉又冲坐在门板上,悠哉悠哉的张云道。

    “你那船,恐怕只有你能享受,朕是享受不了,因此,不管你想要做什么,都请先上此船吧!”

    见段誉邀请,张云也就不再继续装逼。十分顺从地一跃而起‖时顺手就把怒目而视的船夫。给甩到了门板周围……

    此举让段誉目光一凝,于是,张云马上解释道:“段皇爷不必动怒,在下要是不将那个老头扔掉,恐怕此事还要起波澜。”

    对于张云这种解释。无力反抗的段誉亦只能选择了接受,开始问起了张云的来意。

    “段皇爷深夜到此,恐怕是去无为寺寻求支持吧?”虽然张云这是疑问这语气。但见张云一副肯定的样子。段誉还是忍不住心中一紧!

    正打算解释一二,张云却又突然摆了摆手,示意其别说话,紧接着,在段誉愤怒的眼神中。张云又出口道。

    “段皇爷可能根据某些蛛丝马迹已经猜测到,你大理国的清平官高顺明,应该是得到了什么外援,才会如此的咄咄逼人,但依照在下猜测,你绝对猜不到,高顺明究竟得到了什么援助。”

    “而这,就是在下到此的主要原因,有句话叫做,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不知道段皇爷听说过没有?”

    张云这话让段誉手一抖,明白下面马上就有猛料出现的他。也顾不得身份尊卑。连忙夺过张云还拿在手上的酒壶,十分自然的斟上了两杯酒……

    一口饮尽了段誉递上来的酒,张云不由看他有些顺眼了!

    能够以皇帝之尊做到这一步,此点就连比他在历史上的名声好得多的李乾顺也做不到。

    不过这些,并不能让张云停下害他的脚步,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因此顿了顿,张云又道:“在下的来历就不必说了,但是在下的家族一直都有一个对头,几百年纠缠下来,如今仇恨,已经是完全解不开了!”

    听到这里,段誉不由想起自家和高氏一族的百年恩怨,一时间也有些茫然。但张云却并不管他这些。话语一直都未停下过。

    “就在前不久,在下查到,咱们的对头,在跟你的对头高氏一族做军火交易,而且交易量十分之大,别的杂七杂八的东西且不去说它,仅精良的铁甲就足有两万顶之多,所以咱们才找上了段皇爷你。”

    接下来,张云端起了酒杯,摆出了一副姜太公钩鱼,愿者上钩的姿态。

    而段誉却还沉浸在,两万顶铁甲的冲击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回过神来的段誉。看着一脸悠闲的张云,有些好笑道:“既然咱们都是明白人,你也独自找上了门,就不必摆出这幅姿态了吧?”

    “首先朕有两个问题,第一、既然你的竞争对手能给高顺明两万顶铁甲,那么自然你们也能做到是么?这第二嘛,既然你找上了门,哪么就开个价吧!”

    撂下这句,段誉也施施地坐下,一副完全不着急的模样。

    见此,张云终于笑了!

    这才是自己印象中皇帝该有的样子,当然,这点儿心计对于自己而言并没有什么用。因为现在可是买方市场才用有话语权……

    “自己要卖给他多少铁甲才好?”段誉沉默了之后。张云也陷入了沉思。

    首先,自己并不是想打造一个强大的大理国。那么肯定不能把这种杀人利器大规模的卖给他。

    但要是这小子干净利落的就被高顺明给解决了,那也不符合自己的利益。

    还有最关键的是,跟高顺明交易中出现的失误,这次绝对不能够再出现。

    单纯的金银交易,想必不能使其完全放心。而其它东西他也未必会给。

    于是斟酌了一番之后,张云肃然道:“吕不韦你听说过吗?”

    段誉自幼饱读诗书,张云才一起这个话头。其顿时就反应了过来。有些讶然道:“你想要爵位?”

    “错!”

    张云摇了摇头,断然否定。

    但紧接着又笑道:“在下不看重那些虚名,但是对于地盘,却很有那么一股子渴望。一个空有爵位却没地盘的贵族,在下没兴趣。”

    听到这里,段誉脸色一黑。这又是一个想要做军阀之人……

    见段誉脸色沉了下去,不再出口说话。张云也不急,更不会去催促什么。

    反正现在他们段氏皇族的皇位已经有些风雨飘摇的味道了,这个时候自己提出这个要求。只要不是傻子,其就绝对会就范!

    就算是再出一个高氏家族又如何?至少眼前这一关,不就过去了吗?

    接下来果然不出张云所料,没让自己等多久,段誉就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来。“侯爵。”紧接着见张云沉下了脸。又道:“还有谋统府,作为食邑。”

    听到这里,张云心中暗喜。但脸上却一副愤怒状。“段皇爷几个意思?这个谋统府是大理城的北大门,可以说完全在你段氏控制之下,你把此地封给在下作为食邑,却不是在作秀吗?”

    面对张云的诘问,段誉有些不好意思,但想到不能让国内再出一家军阀。最终还是没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张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