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268章示警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1-08 23: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李宅后院东厢。?   ?   w?w?w com

    主人李靖正在待客。

    这是宅中最宽敞的一间屋子了,以前是两个仆人住着,兼放一些杂物。

    李靖回来之后,陈氏将这里归置一番,也就成了李靖的会客室兼书房。

    房中墨香气很浓,四壁上的画幅,书法,皆乃李靖新作。

    算不得名家手笔,可才情稍差一些的人,瞧了他都得跪。

    此时,两人端坐榻上,手臂在中间矮几之上起起落落,出一声声脆响,不用问了,两人正在弈棋。

    “多年不见,贤弟棋力已深,为兄敌之艰难矣。”李靖下了一子,轻声笑道。

    明白这会儿人的说话习惯的人当时就能明白,这简直就是胜利宣言嘛。

    对面一人,青衣博带,长的也好,别看三十多岁的人了,依旧仪表翩翩,加上一身温文尔雅的书卷气,活脱脱就是传说中***女子的大克星。

    李靖长的也不错,但和人家比起来,那就只能将一张老脸藏起来了。

    只是吧,这会儿李靖对面这位贤弟身上裹了两层披风,还在微微颤抖,就像一个抖动的粽子支在那儿,就这般模样,什么风度仪表也就不用提了。

    没办法,大冬天的,李靖家里也烧不起碳火,屋子里自然冷的厉害。

    这位闻言哼哼了两声,凝眉苦思良久,才又落一子,然后便开了口。

    声音清亮,和他的外貌很般配。

    说起话来却很不着调,“当年李兄棋力便冠于舍中,那会儿就想跟李兄对弈几局,可惜李兄眼界太高,看不上我……嘿嘿,不想多年之后,却能一尝夙愿,想让我就此认输,那可不成。”

    李靖当时就尴尬了一下。其实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这位寻上门儿来是想做什么。

    要说朋友吧,算不上,因为从不曾深交过。要说没关系吧,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是同窗一场嘛。

    这是来看他落拓模样的?没这么大仇吧?

    就说当年在太学时锋芒太显了些,引人嫉妒,但除了李渊那个小心眼儿。还能有人多年之后来专程来看他笑话?

    而且看着也不太像……

    要说被人支使而来吧,李靖觉着就更不对了,太常寺博士,就算李靖自负一些,也不会觉着有谁如今还能看重他到如此地步,让一位六品朝官到家中来找他。

    要真有那样的人物,派个奴仆过来送一张请柬,或者干脆传上一两句话也就是了,犯不上费这样的气力。

    而且吧,对面这人也没谁能轻易支使的动。

    别看这位官位不太高。但却是大阀韦氏子弟,祖上是韦,西魏,北周时期十征而至的大隐之士,其弟韦孝宽更是官至北周上柱国。

    韦氏一门,毫无疑问也是关西大阀中的翘楚。

    而这位是韦氏庶出子,当年在太学中过的挺惨的,能入太学进学,还得益于他的母族元氏,和元老头自然不是一支。也没什么血缘关系。

    只是没想到当初那个凄凄惨惨戚戚的黑小子,竟然出落成这么一副貌比潘安的样子了,而且言谈举止,随意而又洒脱。正因如此,言辞也很是让李靖难以应付。

    李靖感觉,多年未回长安故地,物是人非之处,真是一言难尽啊。

    这位说了一句,盯了会儿棋盘。见李靖迟迟未曾落子,以为自己出其不意的一手棋,果然将对方难住了,不免有些得意。

    抬起头看了李靖一眼,看见李靖盯着他一副神思不属的模样,当即愣了愣,然后下意识的摸了摸面皮,眉毛也渐渐立了起来。

    淡淡来了一句,“李兄若好男风,过后小弟给你找两个童儿来?”

    显然,这等事儿他遇的多了,都懒得说别的什么了,直接就告诉你,小弟很正常,也很不好惹,趁早死了心吧。

    李靖惊住,脸皮当即就红了,然后接着就又白了,这些年下来,不管多倒霉,这还是头一次有人当面跟他说,他的性取向不太正常的话呢。

    运了运气,才咬着牙道了一句,“李靖虽称不得君子,却也不涉此道,贤弟还是留着你的童儿吧。”

    这位斜斜眼睛,看李靖不似作伪,立马转怒为喜,呲开一排小白牙,笑的灿若春花,随即又紧了紧披风,跟李靖开始诉苦。

    “李兄息怒,不瞒你说,小弟这些年的诸多烦恼,皆因相貌而起,未免就……唉,也就是这样貌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改不得,要是能改的话,小弟早就改了,就算重新投一次胎,小弟现下也愿意啊……”

    李靖:“……”

    “在太常寺里,老是让***念祭文啊,念祝词啊什么的,你说相貌周正的多了,凭什么老找我啊?”

    “前些时,代王府还找***给代王作侍读,小弟自己的才学自己明白,还不是殿下想找个瞅着顺眼的人一起读书吗?”

    “还有上次入宫,只是去小解,差点就被宫中的女人给拉走了……还好小弟有些身手,翻墙走了,不然的话,人头可就不保了呢。”

    说到这里,可能是当日的惊悚又浮现在他脑海之中了,不由自主的打了哆嗦,脸上也带出了惊恐之色。

    李靖听的也是目瞪口呆,那样的精彩人生,李靖可是做梦也想不到的。

    这位好像还要举些例子,告诉李靖自己有多烦恼。

    李靖有点受不了了,顺手落子,一边道着,“下棋下棋。”

    这位瞅了瞅棋盘,也不再计较什么胜负了,抓起几个棋子,洒在棋盘上,干脆的认了输。

    李靖也松了口气,弈棋之道,在于诚心正意,他现在已经被这人搅合的心烦意乱,再下下去,他可真不敢肯定还能赢得了。

    而对面这位也在心里嘀咕呢,可惜窦诞那家伙不在了……唉,这京师所在可真无聊啊,竟然没人能畅谈几句,诉说一下这些年来的苦衷。

    两人饮了几口香茗,这位是一点去意也无。

    半晌,他才幽幽道:“李兄肯定在想,小弟的来意吧?”

    也不用李靖回答,他便接着道:“小弟近来听了些言语,才知晓李兄回京的事情,所以特来告知一声,让李兄有个防备。”

    “有人传言,李兄在私下里跟人说,不满太原留守,唐国公李渊任用私人,图谋不轨,才自罪入京待罚。”

    “小弟没急着过来,派人去查了查……”

    说到这里,他脸上现出怒色,道:“回来的人报说,此等谣传,应该出自鹰扬府校尉李定方之口,为谁主使,除非将人捉起来,不然的话,那就是查无可查了。”

    “不过,那李定方应该是李兄的侄儿吧?如何能行这等害人害己之事?李药王那厮也不管管吗?还是说,李兄得罪了宇文阀?或是有人欲谋李渊,这是在罗织罪名?”

    李靖听了这些,心脏差点没停了,后背寒毛往起竖了又竖。

    他都倒霉成这样了,还有人在伸脚死命的踩……嗯,这也只能安慰性的说一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

    也可以这么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巴拉巴拉。

    孟子说的其实非常有道理,因为倒霉惯了的人都会拥有一颗坚强的心。

    像李靖倒霉了二十多年,那成就更是远非常人可比。

    心理承受能力你根本想象不到底线。

    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心念电转间,先就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位。

    这位韦氏子,被他那瞬间转为阴沉,却又如刀锋般的锐利目光,看的当即肩膀一缩。

    是的,在宦海沉浮多年,几经起落,又曾经历过大军杀伐的李靖面前,他就像个快言快语的孩子。

    没事儿的时候,李靖像个宽容长者,一旦触犯,瞬间李靖就成为了一个严厉的长辈。

    韦节如坐针毡,遂顺势站起身来,深深一礼,道:“李兄莫要多疑,当年在太学时,李兄对我有相护之恩,至今犹记,李兄曾言于小弟,男儿在世,怎能因嫡庶之分,而置自身于卑微之地。”

    “小弟少时悲苦,为人欺凌,从不曾有人跟小弟说过这些,点滴恩情,小弟都记在心里了。”

    “如今有人欲不利于李兄,小弟位卑职轻,不能相助,只能实言相告,让李兄早做些准备……之后李兄若有用得上小弟之处,只管说来,小弟定尽心竭力,为李兄办好。”

    李靖沉吟不语,看了他良久,才摆了摆手,“贤弟坐下说话。”

    待韦节落座,李靖才摇头感慨道:“李靖当年在京师交游颇多,不想,却只以无意之语,得一知己之人,这世间之事,真是难以料及啊。”

    韦节也缓了过来,毛病又来了,摇头晃脑的道:“李兄过誉了,小弟至今一事无成,只记得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的也就没什么可得意之处了,到是李兄这一身的威势,满腹的才华,一直为小弟所仰慕呢。”

    李靖心里颤了颤,心中也是感叹这造物之奇,此人……可真看不出来,是位恩怨分明的伟丈夫。

    实际上,世间之事,本就如此。

    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嘛。(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