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264章收留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1-08 23: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赶出来了,说实话,阿草对有规律作息的人,很羡慕啊……)

    “收留什么的,可不敢当,二郎能来云内……我自然会竭诚以待,只是被朝廷免官,我这里也不好重用啊……”

    试探,完全是试探,两个人都是心知肚明,尉迟兄弟能留,为什么苏亶就留不得呢。   w?w?w??com

    听了这话,苏亶却是不怒反喜。

    他不会像平常人那么去想问题,他只稍一咂摸,便明白了过来,这明明就是有着看重之意啊。

    当然,云内这地方现下在他看来,透着些古怪。

    能不能,会不会留在这里,他也要呆上一段日子才知道。

    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说的就是这个。

    只是他不是随遇而安,没有志向之人,走到哪里,都不会随随便便的让人看轻了去,这同样属于大家子弟的骄傲,只是不像尉迟兄弟那么外露而已。

    所以说啊,这会儿说的话,都当不得真。

    只能说是,头一次见面,我先告诉你一声,我有着投效之心,也需要正面的回应才好继续下去,不然的话,也就一切休提了。

    什么才是正面回应呢,其实这就是了,若是李破也来对付尉迟兄弟那一套,那可不成,人家要的就是个独特呢。

    于是苏亶笑笑,道:“将军何出此言?将军拥兵云内,自持一方,如今又官居马邑通守,开府也不过早晚间事,自行任用官吏又有什么呢?”

    这蝗斯鹑死础?杀任淙饲慷嗔恕br />
    李破想了想,心情确实舒畅许多,当即举起酒盏,“既然如此,还有何话说?我府中正缺司马,就是不知二郎可愿屈就?”

    通守官儿下面有个鬼的司马。苏亶心里跳了跳,心里也是叹息一声,方今之世,彻底是乱了,手里有兵有粮的人,各个心怀异志,隋亡之日不远矣。

    当然,若再跟上一位杨义臣那样的人物,苏亶也是不愿的。

    大势所趋,忠臣都没什么好下场。

    只是眼前这位到底能走到哪一步,其人秉性才干又是如何,留在云内是不是明智,还有待观瞧罢了。

    随后苏亶做谢,也不再多言其他,饮了两杯,便趁机告辞。

    实际上,第一次见面,双方的印象都谈不上有多好。

    苏亶这里吧,看李破有点反复无常,说话间,也有点空空大言的意思。

    李破吧,却觉着苏亶这人太过圆滑了些,而且说话太啰嗦,远不如王庆来的顺眼。

    而且尤其可气的是,这人在离开的时候,往后堂方向瞄了又瞄,笑的尤其讨厌,不知是在惦记自家妹子,还是讥讽自己家里有个管事的婆娘。

    却说苏亶出了大堂,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当即哆嗦了一下,方才在堂上侃侃而谈的气势立马烟消云散了。

    只见他缩起了肩膀,左瞅又瞅,好像是想找个洞钻进去过冬的模样,看着极为滑稽可怜。

    还好,黑暗中立马有人冒了出来,将他的披风又给他披上,领着他去宿处了。

    出去不远,灯火映照间,对面行来几个人。

    苏亶哈着白气稍一打量,立即随着两个引路的护卫让到了一旁。

    当先一个人走的近了,苏亶立即就被对方身上那张牙舞爪的威猛气势弄的一愣,仔细看时,更让他震惊的是,这竟然是个女人。

    女人只是稍稍扭头看了他一眼,苏亶惊悚的现,对方的眼睛竟然是红的,苏亶只觉得,后背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头皮麻,这么冷的天儿,他却是猛的就出了一身细汗。

    若非旁边的两个护卫,敲打着胸膛,垂头行礼,他肯定掉头就跑,嗯,跑也跑不了了,因为他的腿都被吓僵了。

    和深夜猛鬼一样的女人迈着气势十足的步子走了过去,后面垂头还跟着个女人,苏亶不错眼儿的看着,因为他即便想挪开目光,脖子却还僵着呢。

    后面这女人失了魂魄一样,目不斜视,好像旁边根本没这几个人一样的走了过去,后面还跟着几个人,在苏亶面前一一行过。

    等到一行人都过去了,苏亶缓了一口气,才想起来,后面那个女人好像也有些不对。

    脸太白了……

    见鬼了……苏亶心里寒气直冒,受了很大的惊吓,去到宿处,辗转反侧了一晚上,然后……然后这位苏二公子,就无奈的病倒了。

    这倒霉蛋到了云内,屁事没干呢,先就病了一场给人看,也算是奇葩一个了。

    李破可不晓得,自己刚捡到的“诸葛亮”,被红眼珠儿和蓝眼珠儿吓的魂不附体,马上就要病卧在床了。

    他只知道,经历了一次情伤的阿史那云真,还是做了一件不算太蠢,却也绝不聪明的事情,她把自己看上的小白脸给放了,自己却来李破面前请罪。

    痴情女子负心汉,好老套的剧情。

    实际上,那小白脸也跑不多远,就被人追上了,结果自不必提,就算不被人追上,这等时节,他还能跑出塞外去?

    李破很不明白,像这样一个痴情而又心软的女人,怎么就能活到现在呢?

    怨不得处罗可汗被人赶的到处乱窜呢,看女儿,也就能想象一下父亲该有多无能了。

    这个结果,对于李破而言,无关紧要,他只是冷冷的告诉蓝眼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将眼睛放亮一些,也就算完了。

    重拿轻放,只要知道他的为人的人就会明白,他没将这个当做什么大事。

    红眼珠儿却已经对妹妹极不放心,劝着李破把妹妹弄到城内来住,再赶紧给她找个男人嫁出去算了,至于自己的部众,那更好说,再选个人出来率领他们而已,不费事儿。

    李破没听她的,西突厥的部众,不需要太过精明的领。

    红眼珠儿根本不太明白他想干什么,他只是想等到合适的时机,或者是紧要关头,能从西突厥人这里,征募一些兵员罢了。

    突厥人,都是很好的骑兵,驯养得力些,能让恒安镇军变得更加强大。

    说不定什么时候,恒安镇军就能变成多国部队呢,现在只不过是练练手而已。

    一天下来,李破耗了不少口舌,费了不少脑筋,回到内室,又跟妻子商量了一番,虽说对妻子在后面指手画脚的生活不太满意,可也觉着妻子说的一些话还是对的。

    恒安镇不能固步自封,天下的人才很多,尤其是门阀中人,读过书的,习过武的,出类拔萃者,十有**,皆出其中。

    能容得下罗士信,尉迟恭等人,为何容不下大族子弟?兼收并蓄,才是王道啊。

    这种生活,已经离李破当初南下时的构想越来越远了,只是也没办法,既然走到了今日一步,你想再退回去,那也是不可能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李碧给折腾起来,拉着她过了过手,舒活了一下筋骨,嗯,不要想歪了,纯是以锻炼身体为目的。

    当然,未尝没有对李碧老是听墙角的行为,略施薄惩的意思。

    接着,便安排人带着过来报道的尉迟兄弟去军营上任,还没等他想好,今天该干些什么,便有人来报,苏家的倒霉蛋病倒了。

    一听这个,李破当即就乐了,真不容易,今天总算有了件高兴事儿。

    他跟着人过去探了探病,小白脸儿烧的头昏脑涨,还满脸羞惭的在床上摆活呢,说了些抱歉的言语。

    当然,李破也没弄那些端汤送药之类虚头巴脑的事情,只是命人找了大夫过来,尽量给他医治。

    用不了多久,恒安镇上下就都知道了,军中多了两位尉迟校尉,是兄弟两个,将主府中,还多出一位病怏怏的苏司马来。(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