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263章苏氏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1-08 23: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下苏,字元宰,京兆武功人氏……”

    待尉迟兄弟去了,年轻的世家子从容起身,躬身拱手,与头平齐,再次做了自我介绍。  w?w?w com

    要是熟读长安英雄谱的人,只要听到京兆武功几个字,估计也就明白了,这是京兆大阀苏氏子弟。

    由于年轻人名声不显,那么,若是长辈,不管与苏氏有没有交往,都会问他的父祖如何如何,话题也就打开了,若是同辈,两个人之后那就要叙一叙年庚,再报一次父祖名讳,看一看对方在家族中的地位,值不值得深交。

    这和之前相见的时候不一样,是比较正式的自我引见了,和后来的面试其实差不多,只不过这种面试双向的意味非常浓厚。

    当然,场合不同,就又有差异。

    比如说现在,苏用的其实是见到长辈的礼节,其中也就有了毛遂自荐的意思。

    可惜,媚眼抛给瞎子看了。

    李破根本不知道京兆武功还有个苏氏,到是礼节上跟李碧学了一段日子,有了很大的长进。

    于是,他便端坐于堂上,虚虚托了托手,笑道:名的笑笑,重又坐了下来,开始琢磨措辞。

    而眼角余光扫过。又见一人从后面转了出来,凑在这位孤陋寡闻的有点离谱的恒安镇将耳边,说了些什么。

    苏斜斜瞅了过去,这次却是个带剑的青春少女,面目姣好,身形矫捷,凑到主人耳边说话的模样,透着亲昵。

    这位主人可能是嫌她凑的太近,有点不舒服的顺手拨了拨她的脑袋。

    现在吧,苏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场面他……真没见过啊。

    你说你在堂上宴客,也不知道在后堂藏了多少人,还有男有女的,这是摆的鸿门宴呢,还是摆鸿门宴呢?

    他甚至一度以为,这位的所作所为都是故意的,先抑后扬往往是对付门阀子弟的最好方式,后来的说法更简单明了,就是打一棒子给颗甜枣嘛。

    没办法,门阀高高在上。引人嫉恨在所难免,大门户之内,在不停的上演争斗戏码,门户之间。也在相互撕咬,还得提防来自上面的打压和来自下面的觊觎。

    门阀的争斗史,优胜劣汰的法则贯穿于其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王朝不会千秋万载,门阀更不会长盛不衰。这是个有涨有落的过程,几乎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以苏的眼光看来,越是出身微寒的人,对门阀子弟的态度越是恶劣,当然,这是说身居高位的家伙,其余人等,就算心有妒恨,也只能是心有妒恨罢了,不值一提。

    而眼前这位,其实就很符合这样的特征。

    如今身在门墙之内,却靠着墙边儿,很可能被挤出门去,却又有着进入内里的机会,可人家现在却在墙边儿搭了间屋子,能够遮风挡雨,平时不显,可一旦内外风雨大作,你想进人家的屋子里去避避雨,你不顺势低头,就只能被赶出门外了。

    像尉迟兄弟和他自己,其实就是想进屋的人呢。

    至于屋中主人有着怎样的古怪,是不是失礼,你也只能用最宽容的眼光来看了。

    所以,苏只作未见,捏着酒盏,轻轻抿着,不得不说,他虽说年轻,城府却已不低,举止言谈也有着自己的章法,在家族中间,虽非翘楚之辈,却也不堕苏氏威名。

    李破也挺无奈,家里有个喜欢听墙角的婆娘,简直是屡教不改,他也没太好的办法,只能听之任之了。

    好在,那婆娘还有些分寸,不然的话,惧内之名,估计李破也就逃不掉了。

    等李春颠颠的回了后面,李破脸皮再厚,这会也有点撑不住了,很想扭头穿墙瞪一瞪后面那婆娘,让她消停一点,你把老子当牵线木偶了是吧?

    尴尬的笑笑,拱手道:“舍妹无礼,让二郎见笑了。”

    都是聪明人,一听这徽禄溃ㄒ袈傻奈娜耍家俑晟险螅晌帐弦蛔逯校芬晃灰蛭僬笾Γ谕ㄒ榇蠓虻娜宋铮纱丝杉笔毖忝胖接卸嗬潜妨恕br />
    苏还记得,父亲回去之后,没有半点的得意之情,转头就跑到祖父面前,哭诉了一番,出来的时候泪痕依稀,让苏兄弟几个吓的都不敢在父亲面前露面了。

    在谈到近亲长辈的时候,那些应有的礼仪,都已经成为了苏的习惯,当即回礼,嘴里的客套蝗耸孔踊崾窃趺匆桓蹦Q烧嬉耍痪醯美鄣没牛豆昧墓适拢抟伤档木褪撬庵帧br />
    所以,客气一句,也是他的极限了。

    “咱们也不必客套了,二郎来我这里,所谓何事?如今此处就咱二人,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苏心说,就咱们两个?不见得吧,后面好像还有人在听着呢。

    当然,单独留下来,他自然有话要说,来云内,他可不是游玩来的,他和李世民,尉迟信其实差不多,身为家中次子的烦恼,是一点都不少。

    说起来,李破这里也快成回收站了,王庆,尉迟信,再加上如今的苏,都是家中次子,没点着落的人,都跑他这里来了,李世民要不是家中次子,也断不会带着人来云内晃悠。

    苏想着心事,也不再兜什么圈子了。

    “既然如此……也就不瞒将军了,家祖如今获罪,我苏氏族人尽都免官削职,零落四方,先前苏随兄弟投于杨公麾下,杨公不弃,付予重托,可惜……近闻将军之名,苏才薄,但自觉有用之身,不敢自弃,便颜随行来奔,还望将军收留。”

    李破听着有点费劲儿,可意思还是听明白了。

    苏氏子弟全被夺官了,大家于是各奔前程,奈何这一路人有点倒霉,跟在了杨义臣身后,甜头没尝到,就又要打道回府了。

    这人不甘寂寞,正好听尉迟兄弟说起了云内,就抱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想法,跑这儿来了。

    和听到尉迟兄弟的来意时不一样,李破现在心情是比较愉悦的。

    还是那句话,云内武夫太多了,让他们打仗,那自然没的说,但想要让他们出出主意什么的,那就不用想了。

    所以说,苏来的正是时候,受过三国演义熏陶的李破,对谋士还是很好奇的,他现在看苏,就和看到诸葛亮差不多。

    当然,他比较清醒,知道自己没有三顾茅庐,这说明,对方成色不太够,不过,有总比没有好嘛……

    就算这人虚有其表,可一看就知道这人读过许多书本,算个账什么的应该能成吧,要是连王庆都比不上,可就白姓了一回了苏了。

    (太忙了,太忙了,太忙了,重要的事说三遍,抱歉啊,昨晚没功夫码字,今天先更晚七点这一章,早晨那一章阿草晚上赶出来,放心一天两更,不会断在今天,大家别着急,啊啊啊,阿草努力码字中……)(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