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260章反复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1-08 23: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李破迎出了府门。  w w?w com

    很快就看见了杨信一行人,远道而来,还是这样一个天气,一行人看着挺惨的。

    李破表现出了适当的热情,他没想到和杨氏相交,得到的回报会这么快,而且有点接二连三的架势。

    见了面,立即就往府里让。

    其实没说几句话,李破就感觉出来了,杨信比上一次还要热情许多,姿态也放的低了些?

    他不知自己感觉对不对,心里也开始在嘀咕,这是又来讨要东西了?难道是想借兵去打李密?

    那可不成,河南那鬼地方如今可是个烂泥坑,现在看来,添多少人进去也白扯。

    他还真没往别的地方琢磨,见到的大隋贵族越多,他越是明白这些家伙的心态,你家世要是镇不住人,他们可从来不会正经和你相交。

    门槛,等级这东西,已经渗入了他们的骨子里,他们无论对你笑颜以对,还是横木怒目,你都要小心再小心。

    领头的就三个人,***都是护卫军卒。

    李破暗自打量着他们,府门处就大致的引见过了,一个是杨信的弟弟,嗯,杨信直言不讳的跟李破说,他们都改了姓氏。

    这队李破而言也挺新鲜,姓还能随便的改来改去,过后大隋的风俗习惯他还要深入的了解一下才成。

    不管怎么说,两个人都姓了尉迟了,当然,一听李破就明白了过来,两兄弟这是恢复了祖上的姓氏。

    这到可以理解,现在姓杨也没什么可骄傲的了。

    尉迟偕,尉迟信的亲兄弟,一个看上去很威猛的关西大汉,小时候吃的肯定比尉迟信好的多,不然的话,两兄弟的身板怎么会差这么多?

    尉迟偕的态度不怎么样,一身的贵族气息。和现在的大隋一样,都散着腐烂的味道,让李破很不喜欢。

    他也严重怀疑,两兄弟中间肯定有一个是隔壁家的孩子。

    另外一个叫苏。文文弱弱的已经冻成了土鸡,连话都说不利落了,尉迟信也没说他的来历,只是看那架势,听那口气。这肯定又是哪家哪家的人了,到了如今,其实李破自己差不多也已经习惯隋人的思维方式。

    龙不与蛇同行,凤不与鸡齐飞嘛。

    将人让到正堂,让苏差点热泪盈眶的是,立即就见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热汤,里面还加了些姜末,太周到了,顿时苏对这个貌不惊人,语不成句的恒安镇就将另眼相看了。

    热气腾腾的酒肉也很快就端了上来。

    尉迟信感慨的道着。“数月之间,恍如隔世啊。”

    一边等着酒菜上桌,一边瞅着尉迟信三个,这几位想缓过来还得一会儿,像尉迟信,又黑又瘦,脸色青白,胡子上正在往下滴滴答答的淌水,看上去比较凄惨。

    回想一下尉迟信第一次来云内的模样,李破也有些感叹。河北那地方真是锻炼人啊,好好一个贵家子,都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了,何苦来着呢?

    当然。同情心是不会有的,天下乱成了一锅粥,曾经享受大隋福利的一群人,必然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不然的话,这世上的事情也就太没道理了。

    李破此时闻言就笑。“杨……嗯,尉迟兄看来没少吃苦,小弟这里招待有些简慢了,可听说杨公回了东都,怎的尉迟兄没有随行?却千里迢迢来了小弟这里?”

    尉迟信的感慨可不是无故而,李破在打量揣摩人家,人家也在打量揣摩着他呢。

    几个月过去,云内自然看不出多大的变化,但眼前这位恒安镇将变化可是不小。

    之前来时,他这里虽说是来求人,可受到的款待,或是言语之间,还着些讨好的味道。

    现在嘛,这种意味就淡的差不多已经察觉不出来了,常年领兵作战之人特有的威势,也好像比以前重了许多。

    笑语之间,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透着一种别样的威严,让你不得不去仔细倾听。

    这种感觉很微妙,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来形容,就很恰当了。

    只是一年不到的光景,这位坐镇云内的恒安镇将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竟然就此模糊了起来。

    尉迟信恍惚了一下,马上就清醒了过来,长长叹了口气,心念电转间,琢磨着措辞,求人本就不易,何况还是想来投奔人家麾下效力的呢?

    不过没等他说话,他那兄弟就拱手拱手,快言快语的道:“我兄弟二人没回东都,二哥说,将军这里不错,不如来云内为将军效力,所以我便随二哥来云内,想要看看是怎样一位豪杰,能让二哥如此敬服……”

    “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罢了……河北近在咫尺,乱军迭起,我等兄弟百战而归,至今将军也没问上一句……”

    “闭嘴。”

    尉迟信这下真的恼了,厉声打断了尉迟偕的话头儿,向李破拱手道:“舍弟胡言乱语,贤弟……将军千万莫要放在心上……”

    李破眨巴了下眼睛,这兄弟两个是跑来他这里当官儿的?这可真就有点稀奇了。

    但这态度可真糟糕,莫非是看着咱们好欺负,想来这里夺了云内兵权?那样的话,你们这心可太大了。

    李破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摆了摆手,直接就打断了尉迟信的话,“这话可要说清楚些了,呵呵,第一,河北剿匪战事,前前后后我已经知道的很清楚了。”

    “第二,我身为马邑通守,突厥大敌在前,没那个闲心去理会河北战事,先前我敬杨公为人,借兵出去,已是仁至义尽,但杨公的子孙来云内指手画脚,却是太没道理。”

    “第三,说什么到我麾下效力……”

    李破没瞅面红耳赤的尉迟信,只是盯着尉迟偕,冷笑道:“我这里人微将寡,还真就留不住什么百战之人。”

    这脸翻的干脆,尉迟偕当即作色而起。

    李破猛的一拍桌子,指点着他道:“若不想现在人头落地,你给坐下说话,这里是云内,不是杨公帅帐,容不得你放肆。”

    没说几句呢,就闹到这等地步,让人实在是始料未及。

    苏抱着汤碗,左瞅瞅,右瞅瞅,不舍的将汤碗放下,心说,老子英雄儿窝囊,杨家五郎果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只是这位恒安镇将,嗯,现在是马邑通守了?升官很快啊,就是脾性也太暴躁了些,杨五郎就算有些不对,不理他也就是了,怎能闹成这般模样?

    度量狭小至此,这云内……看来也非久留之所啊。

    让他目瞪口呆的还在后面,尉迟偕这里骑虎难下,大堂中声音一大,周围隐隐脚步声响,显然是守卫的兵卒已经到了,两个人更是从大堂后面转出,直接立在了李破身后。

    尉迟信也当即站了起来,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拱手就要说话。

    这次又没说出来,李破扭头看着身后的人,“你们进来做什么?没看见我在宴客吗?让人都散了。”

    眨眼间,人就都没了,脚步声也渐渐隐没。

    转脸,人家笑的就跟花儿似的了,连连压着手道:“尉迟兄这个兄弟啊,脾气怎的如此不好?都坐下都坐下说话,我这只不过说笑两句,得罪之处,尉迟兄莫怪啊。”

    实际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怪不怪罪的也就那么回事了。

    苏年纪是轻了些,可作为苏家子,见的人物可多了去了,但这样反复无常的人,心里算了算,屈指可数啊,玩笑可没这么开的。

    “怎么?尉迟兄还真当真了不成?”

    我的地盘我做主,李破现在也确实没什么心思应付这些门阀子弟,觉着赶出云内了事最好,留在军中很可能就是祸害。

    你瞧瞧之前那话说的,真是得了便宜卖乖,没当即砍了你的脑袋,就算咱慈悲了一回,再要得寸进尺,还真当我开玩笑不成?

    尉迟信呢,只感觉从出生到现在,就没这么尴尬过,恶狠狠的瞪了不明情势的弟弟一眼,逼着他坐了下来,自己呢,却是觉着,这一趟来错了,人也看错了,不如就此告辞离去,免得再受辱慢。

    此时,后堂又转出来一个人,悄无声息的几步便来到李破身边,凑过头去,低声说了一阵儿,又退了回去。

    李破这回也腻歪了。

    严闾人传话出来,“英雄来奔,何故拒人于千里之外,天下人才几稀,若无容人雅量,不如回家卖红薯。”

    嗯,这显然是李碧的手笔,还加了一句夫妻间的戏言,显是想冲淡一下***的味道,让丈夫好受些。

    李破当即就感觉到,这事要再圆回来,自己在这几个人眼中,差不多也就成了神经病了。

    至于为后宅妇人所左右什么的,他到真不在乎,说的对就听,不对就不听,没什么大不了。

    可这事吧,过后还得从长计议一下,这杨家子有点不地道呢。

    随即,他便将一切的伪装,都收敛了起来,瞅着欲言又止,神色无比难看的尉迟信缓缓斟酌着道:“小弟一时意气,得罪之处还请尉迟兄见谅,不瞒尉迟兄,我这马邑通守之职,是晋阳封的,做不得准,所以军中职位,还是以镇军为主,我这里现在缺两个领兵校尉,若尉迟兄不弃,就先屈就一下如何?”(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