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256章地狱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1-08 23: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月票月票,今天一瞅,哈哈,又多了一位盟主,今晚这一章必须更啊,多谢多谢。 ? w?w?w?com)

    罗士信,罗三郎回来了。

    四年过去,这个年纪不大,便随程知节西逃来马邑的私盐贩子,如今已经长成了个巨人,站在那里,好像鹤立鸡群般显眼儿。

    在这个人们普遍长的不算高大的年头,这样肩宽背后的彪形大汉,也确实可以称之为巨人了。

    李破和陈圆都不算矮,但在人家面前,都要低上半头还多。

    张须陀死了,部下四散。

    以秦琼为的一小部分当即就投了李密,还有一部分人,以裴仁基,贾务本为,退守虎牢,很快,东都的人就出了昏招,想要拿战败之人问罪,甚至于守着落口仓这样的地方,却不给裴仁基等人军粮。

    裴仁基大怒之下,斩了军中监军,带着部下也投了李密。

    按照既定的轨迹,张须陀一死,与秦琼等人交好的罗士信,也没什么出路,应该也就随着秦琼一起,投了李密了。

    然而,罗士信现在出路多了一条。

    而且,张须陀视他为子侄,几年下来,罗士信也视张须陀为父师。

    张须陀为李密所害,罗士信本就恨之入骨,如今又有了自己的打算,根本没理秦琼等人,率领亲信将士数百人,血战突围而走,也没跟着逃的飞快的裴仁基部去虎牢,直接带人渡过黄河北上了。

    进入河北,与河北盗匪又激战几番,前路茫茫,只剩下一百多人的残兵败将筋疲力尽,好在,他们都是张须陀中军亲卫出身,有着非同凡响的凝聚力,不然的话,就这么一路走下来。不定早就散了呢。

    罗士信也快走不动了,河北一片赤土,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盗贼,和山东的景象几乎是一模一样。让队伍根本得不到任何补给。

    正穷途末路间,沿途听说太仆杨义臣正在河北招募壮士剿匪,于是,一群人略微商量了一下,晋地太远了。这么走下去还没到地方呢,怕是大家都饿死在路上了,不如去投杨公。

    是的,这会儿穿了官衣好多年的罗士信,再也不愿意从匪了。

    他们在山东杀人如麻,在河南血战连场,打的都是农民军,那种仇恨和对立情绪,没有身处其间的人很难体会的到。

    于是,罗士信带着人一路跋涉。投入了杨义臣麾下。

    山重水复之间,却是在杨义臣军中碰到了熟人儿,陈圆这个河北大汉还是很显眼儿的,带来的又是晋地的边军,和杨义臣率领的***各部人马都不一样。

    军纪严明,战力强悍,又极为抱团,那会儿俨然已经成为了杨义臣最为倚重的中军劲旅。

    罗士信见到陈圆的时候,差点没哭出来,百战余生。在这里突然见到从辽东的风雪中一路逃出来的老兄弟,那才叫个激动。

    这下罗士信算是找到组织了,跟陈圆在一起就再未离开。

    杨义臣被解了兵权,散了军伍的时候。这一支借来的人马,自然也不会跟他回去东都,在杨义臣军令下来之后,立即启程回转云内。

    河北这地方,就算陈圆都不想多呆了,家人早就没了踪影。到处都是战乱,田地一片荒芜,流民都已经见不到影子了,出现在你眼前的,不是盗匪就是乱军,这样的地方谁也不愿意多呆。

    尤其令人懊恼的是,几个月下来,转战千里,几乎扫平了河北乱军,未见东都犒赏不说,杨义臣还被解除了兵权。

    这样的鬼地方,陈圆等恒安镇军上下,早已厌烦了。

    杨义臣最后的安排,其实是想让陈圆在河北当个通守官儿的,却连陈圆的回音都没听到,人家率军直接回晋地去了。

    就这么,罗士信便重新出现在了云内。

    直到见了李破,没等说话呢,这厮就仗着身高膀大,上来就给李破一个大大的拥抱,抡着李破就转一圈儿。

    李破看到这厮回来了,本来还挺高兴,他朋友不多,罗三就是其中一个,可惜,程知节那人有些不是东西,带着罗三就跑没了踪影。

    这会儿吧,当众被罗三抱小孩儿似的转圈,就差把他举起来了,李破威严大丧之余,也是满脑袋的黑线。

    看的随着将主一起来迎接归人的校尉营尉们,当即就有点傻眼。

    如今李破威严重于军中,尤其是在整饬军纪上面,李破不遗余力之下,也在军中有了铁面无私之名。

    以前的一些小手段,渐渐已经不用了,现在李破就是在拿日渐完善的恒安镇军军律说话。

    如此一来,军中将校见了他,先就怯了三分,敬畏之情也是日甚一日。

    被人这么耍弄的时候,嗯,他们是见也未曾见过一次呢。

    有的老人儿认出了罗士信,便也知道,这是当年一口一个哥哥叫着将主的人,亲厚之处,谁也比不得。

    有的人却不认得,像步群就看着这一幕,震惊过后就差点乐出来,现在能看到将主热闹的时候可是越来越少了呢。

    和罗三的身板相称的是他那大嗓门儿。

    “哥哥,俺可算见到你了,这回你想赶俺走,俺也不走了……”

    这个彪形大汉,如今还只有十七八的年纪,却已是一脸的风霜,看不出实际年龄来了,就是吧,还有点孩子气。

    李破顺手就给了他脑袋两巴掌,“放下放下,赶紧放下……”

    罗三呵呵笑着放了手,随即就瞪着着铜铃大的眼睛,四处乱瞧,“看什么看,俺与哥哥久别重逢,有什么好瞧的?谁要是敢笑话哥哥,俺就拧他脑袋下来。”

    这厮当年怒火上头的时候,就已经分外的可怕了,这些年下来,从人命贱若草籽的辽东,山东等地,一路杀下来,气质上已和当年颇为淳朴憨厚的样子判若两人。

    当他瞪起眼睛的时候,一身的杀气呼呼的往外冒,如同从地狱走出来的魔王一样令人惊悚。

    可惜,这里都是心雄胆壮的家伙,和***较以生死,连番血战,可并不比他差到哪儿去,当即就有人回瞪了过去,心说,怎么?刚来就想仗着与将主交好,压我等一头不成?那可不能如了你的意。

    不想,人家回头就乐开了花儿,跟李破叨咕着,“哥哥,你带出来的兵将可真不错,这胆气要是让将军见了,一定喜欢。”

    将军自然是指张须陀了,只是一提到将军,罗士信脸上的笑容也随即便被黯然所代替。

    李破一瞧,呵,这厮也有心事了,说起话来,也比那会儿多了几分条理,只是不知道这些年怎样的经历,才让这傻孩子变成这么一副模样?

    这一晚,李破在八面楼设下酒宴,为陈圆,罗士信等人接风洗尘。

    一连串的糟烂事下来,终于算是遇到了一件喜事儿,李破也就多喝了几杯。

    席间自然问起河北,山东诸事。

    陈圆和罗士信两个轮番说了说,让渐趋吵闹的酒席也安静了下来。

    “河北打烂了,田地没人去种,到处都是乱匪,剿来剿去,人越来越少,满目荒凉,白骨处处,看着可真叫个惨。”

    “没吃的,到处都缺粮,一斗粟米,想换什么换什么,大军来回奔波,粮草总是跟不上……”

    “***的事情,到处都是传,到没真的见过,但想来也差不离。”

    “地方官吏死的死,逃的逃,没剩下几个了,有的城池进入之后,都是饿的半死不活的百姓,却也不能把军粮接济给他们,眼瞅着人就都饿死了,听说杨公为此哭了几次……却也无能为力啊。”

    “杀张金称的时候,真解恨,这人所过之处,一片赤土,就是个杀人魔王来的,听到那许多传闻,当日真恨不得将其一刀刀剐了。”

    “杨公散了大军,其实也不只是因为有东都诏令,粮草实在不成了,涿郡那些人,根本就是些***,咱们这边剿匪,他们就眼睁睁看着,粮草兵员是一个也不带出的,也就是杨公心软,要是将主在,带着咱们取了涿郡,开仓放粮之下,什么事不也就都没了?”

    “山东更不用说,俺这几年随张须陀张将***战山东,河北,河南,什么事儿没见过?”

    “俺回去的时候,山东就已经成了乱葬岗,老家被水淹了,人也都不见了,后来跟将军剿匪,胜仗打了不知多少,但乱匪却越来越多。”

    “打到最后,连将军都泄气了,俺瞧着,山东已经没了多少人,***算什么?连树皮都被人啃光了,最后整个山东除了咱们这些官兵,其余的都是乱军,就没了平常百姓这一说了。”

    “哥哥,你还不晓得呢吧?俺去河南,你猜俺见到谁了?”

    “程大郎那厮竟然投了翟让,你说……那会儿咱们从辽东走回来,俺跟着他回了山东,没想到,几年过去,再见面的时候竟然刀***相见了。”

    “俺没法说……再要见到那厮,俺一定斩下他的头……”

    说着说着,罗三眼圈都红了,那不是伤心,而是仇恨所致。

    总之一个字,惨,太惨了,两个人也只是寥寥说了一些,便已经描绘出了一副,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的地狱画面。(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