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

第370章:公子,本王赶着去边关(61)    文 / 旺财是只喵 更新时间: 2017-11-08 22:2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长乐宫里,气氛也有些凝重。慕君朝将昨夜的事一五一十地讲给了凌贵君,凌贵君当时面色就变了。

    “孩子,你受惊了。”凌贵君沉默半晌伸手拍了拍慕君朝的肩:“眼下这种境况,以后这种事怕是少不了,你跟着阿鹤过日子,怕是要有些心理准备。”

    “爹爹放心!”慕君朝沉稳的点点头:“您的意思我明白。后宅这边您无需担心,不会让人找到机会,妻主的一茶一饭我都会亲自经手,决不让有心人有机可乘。”

    “好孩子,劳你费心了。”见到慕君朝如此通透,凌贵君满意地点点头。他相信自己女儿的本事,明刀明***的狙杀他并不担心,怕就怕那防不胜防的暗中阴私手段,女儿已经出宫开府了,他无法事事躬亲,只能依仗这个新娶进门的儿夫了。

    钱浅进门后,看到的就是凌贵君和慕君朝正一脸凝重的相顾无言。

    “爹爹,”钱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忙扯出一抹笑容来哄凌贵君:“干嘛这副表情啊?莫不是想不出晚饭吃些什么?”

    “你这孩子!”凌贵君白了钱浅一眼:“赶紧坐下,爹有事问你。你母皇找你是为昨晚的事?她说什么了?派了谁去处理?”

    “她让我自己看着处理。”钱浅沉默了一瞬,还是回答了。

    “自己处理?”凌贵君显得有些吃惊:“没派大理寺卿严查?!为何如此?!刺杀皇女这么大的事居然都不肯严惩吗?”

    “不是。”钱浅摇摇头:“母皇强调了让我随意处置,但她要结果。还有……”

    钱浅犹豫了一秒,还是老实地向凌贵君交了底:“母皇问我,若我昨夜被刺杀成功,她下一步会做什么。”

    “凌家!”已经经历过一遍的凌贵君自然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的眼中迸发出深刻的悲伤和怨恨:“赶尽杀绝,又是赶尽杀绝!凭什么!”

    “爹爹!”钱浅提高了嗓门,她刻意忽略了凌贵君嘴里“又是”两个字,伸手紧紧抓住凌贵君的手臂:“您冷静一点。您想过没有,若我出事,母皇为何会对凌家下手。”

    “还用问吗!”凌贵君冷笑一声:“凌家手中的兵权她惦记好久了,看看平安候的下场。”

    “不!”钱浅盯着凌贵君严肃地摇摇头:“不是那么简单!不仅仅是那么简单!爹爹想想,若我出事,凌氏一族怎肯善罢甘休?母皇是女皇,她怎能允许朝堂不稳。”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凌贵君苦笑一声。是啊!没错!前世他的阿鹤堕马死了,凌氏一族倾全族之力想要揪出凶手,想要为阿鹤讨一个公道。凌氏紧紧咬住风太师和大皇女一系不放,却最终落得族灭的下场。

    他原本以为,是钟离凤仪早早忌讳了凌家,只是寻了借口联合风太师找凌家下手而已,没有想到啊……钟离凤仪这个女人!她为了朝堂稳定真的什么都可以不要吗?风家,那风家对她来说又算什么?!

    重生一世的凌贵君突然对自己的认知产生了怀疑。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钟离凤仪。可他真的了解吗?!他的女儿阿鹤在钟离凤仪的眼中到底处于一个怎样的位置,他们凌家对钟离凤仪来说又是什么,凌贵君突然不确定了。

    “妻主被派了办差?”慕君朝细心地发现了钱浅手里捏着两本奏章。

    “嗯!”钱浅点点头:“母皇派了两件差事。没事,你们别担心,这些事我都会看着处理。”

    钱浅都这样说了,身为男人的凌贵君和慕君朝自然不会再多话。小两口陪着凌贵君在长乐宫吃了一顿饭,只是因为钱浅心情低落,凌贵君又忧心忡忡,这顿饭的气氛有些沉闷。

    从长乐宫出来,钱浅和慕君朝并肩走在深宫甬道,慕君朝突然偏头看了看钱浅,伸手牵住了她的手:“你别发愁,都会好的。”

    “嗯!”钱浅偏头冲慕君朝露出一个笑容:“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没有对不起。”慕君朝握紧了钱浅的手:“我是你的夫郎,你是我的妻主。”

    ………………

    九日回门宴,钱浅是揣着奏章陪慕君朝回家的,钟离凤仪派了她查光禄大夫陈月卖官鬻爵案。陈月是风太师的门生,钟离凤仪这是要逼钱浅拿出个明确的态度来啊。

    还好前几日来行刺的刺客夏月染已经审出来了,情况比钱浅预料的好很多,并不是风氏一族下的手,钱浅大大松了一口气。她手上本就捏着光禄大夫的案子,如果再因为行刺跟风氏一族掐起来,恐怕她跟钟离鸾真要形成不死不休的死局了。

    “大理寺卿赵大人找我抱怨过,此案本已办成铁案,却硬生生被风太师要求重查。”慕丞相将奏折甩到书桌上:“是我建议赵大人上书给陛下的。”

    “陛下应当不愿重查的,但风太师一定也不会轻易妥协。”吏部任职的慕归燕指了指奏折上的几个名字:“这几个人,表面上看是花钱买官,但实际上都是风太师的人。安插的职位都不高,很难引起注意,但是都在要害部门任职。风太师应当不愿意轻易放弃这样好的棋子。”

    “殿下可是接了个烫手山芋啊!”慕氏母女齐齐叹气。

    钱浅知道钟离凤仪想拿她当***使,拔一批风家不顺眼的钉子。这的确是个烫手山芋,但烫手的却不止这件事。

    钟离凤仪给钱浅的另一份奏章是乾州的许州牧上的,她在奏章里禀明乾州军队已然收编完成,然而现下只是由禁军副将代领兵马,急需任命乾州长期驻守将领。

    这份奏章在慕丞相母女眼中倒是件不错的差事。乾州以前是平安候韩玉玲的地盘,韩家投靠了大皇女,乾州自然就成了大皇女的后备兵营,现下这块地由钱浅来接管,这在诸多五皇女党的眼中,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凌家几个姐妹还有夏月染、寒星其实都向钱浅申请过去乾州任职。

    可问题是,龙套君钱串子目前根本就不想扩大地盘啊!作为一只有理想有道德的边将,钱浅对未来的职业规划只限于秦城边关,并不包括内陆重镇乾州。乾州若真的交到了钱浅的手里,她的势力平白无故扩大一大块,看起来比女主都更有本钱争太女位,别说大皇女钟离鸳会恨死她,风家也绝对会将她视为最大的敌人,欲除之而后快。

    她能不能当上太女两说,可是当别人的眼中钉绝对是妥妥的,只怕到时候为了剪除她的势力,杜锦若、夏月染这些京中五皇女党要成为靶子了。

    钟离凤仪可真是亲妈!钱浅郁闷地想,这简直是怕她死的不够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