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86章 两个奸臣的隆中对2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1-08 21:5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说白了人性都是懒惰贪婪的。蔡京以及***的鲨鱼、眼见高方平当初搞的纸币成功,有了公信力,不但江南东路全然接受了纸币,西夏也开始收纸币。于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些家伙就想“直接印钱”,来解决目下的这些问题。

    是的老蔡他一翘***、高方平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坨坨。说什么货币匹配物资,妈的说的跟真的似的,他们只是在利用高方平的主张,本质是他们想直接印钱买单,让朝廷看着红红火火、过的宽松。

    而实际上、但凡说“我只拿这一次”的人都不能信任。有一次甜头后他们不会收敛,下次只会拿的更快更多。朝廷印钱说白了就是抢夺江州利益,抢夺西夏利益,抢夺现今持有纸币、信任纸币的人的利益。

    因为现在的纸币权属江南东路,法理上只能购买江州商品,***地方的人愿意信任纸币,愿意接受纸币,是因为江州现在拥有生产力。拿着江州的纸币能买到质量好又便宜的物资,所以这是江州人的血汗。一但让朝廷印钱、把江州的商品买空了,朝廷自己拿去卖成真金白银支付他们的账单。那江州当然就哭瞎了,因为***持有纸币的人就暂时无法从江州买到商品了。

    那么江东纸币的武功当然就废了。西夏人又不是***,那时还会接受纸币?

    这个正在循环的体系,是高方平的孩子,亲手建立的初形,亲手建立的公信力。如何能被他们滥用啊。

    所以哪怕暂时接受钱荒,也要守住这个关卡,代价再大也要暂时守住收多少金银,在依照比例引发多少纸币。

    金银只是一个标的,在不能利用为工业品的现在,去开采金银来存放,说白了是劳民伤财,却也是可以如同律法一般卡住他们滥发的手段。因为金银现在不会被消耗,那就可以量化,不仅仅是官僚报表就可以忽悠的,一但高方平带中央军进驻江州检查金库,没看到该有的金银、他们却发了对应纸币的话,当然可以砍下几千人甚至几万人的脑袋来祭旗,然后把这些死鬼的家产抄来弥补国家损失。

    这就是金本位的唯一意义。除开这个意义真的是劳民伤财。

    然而若以西夏进来的煤炭和铁作为印钱逻辑,那些东西消耗光了,变为了几百种能量存在,高方平去查毛啊?还不是只能看他们用毛笔写出来的报表。

    若把这作为印钱逻辑,又无法量化,只运来了十万吨,这些家伙把报表写成三十万吨,那多印出来的钱,就可以用于他们大手大脚的花费。

    “方平你不要误会,并非是老夫想坑害谁,而是确实的为了利益在考虑这新法举措,这亦会是老夫执政留下的最后一笔***遗产。”蔡京道:“方平你自己心里清楚,若不以西夏运入了煤炭和铁为标的印钱,那么以大宋发现和开采金银的速度,相当于大宋的钱会越来越紧张,越来越恶化。我问你,只以金银为抵押,那么金银从哪来?”

    高方平指指老蔡的管家,又指指自己的茶碗,意思让他添水。

    老管家一阵郁闷,这种事以往是不可能在蔡家发生的,可惜啊,现在的***肉平真有这么牛,于是只得屁颠屁颠的来添水换茶了。

    高方平这才道:“关于金银从哪来,这就要牵连到学生我在江州执政时候思考的一个攻略,就是东瀛攻略。下官有渠道和可靠消息获知,倭岛拥有大量的白银和黄金储量,只是他们自己没办法开采和利用罢了。相爷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那是真有些地方遍地是黄金,只需要有人去捡起来加以利用的。”

    “哦!”蔡京也略微有些动容。

    当时有传言说是,高方平要为官家去海外寻宝。但这个传言在当时是个笑话,蔡京把传言当做了高方平发展造船厂捞钱的借口。

    然而现在,当朝宰相在正式和“高***”讨论变法事宜,他却提出了这个,那么就肯定不是空穴来风了,是真有遍地的金银了。

    于是蔡京神色诡异的注视他许久,试着道:“东瀛的白银,真不是你用来办造船厂的借口吗?”

    高方平尴尬的道:“还是相爷您了解小子,当初我的确是用这个借口说服官家发展船运。实在是当年咱们大宋寒碜啊,朝廷乃至地方、再到民间,抖空了也没几斤铜钱,强势投资汴京造船厂耗费如此巨大,若成为政策找户部开口,别说您这关过不去,张叔夜相公他首先就不放过我。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才以讲故事的传销概念,用画饼方式说服了皇帝,投资了汴京造船厂。得意于咱们大宋有个好皇后啊,持家有方,那个时期也只有皇家手里有闲钱投资了。”

    见老蔡神色仍旧古怪,高方平更加尴尬的承认道:“好吧投资汴京造船厂,我当然也从其中捞了不少钱,因我自己的工厂要开工,就要把部件材料和技术卖给汴京造船厂,我……我当然也就顺便在造船厂的采购上赚了几笔,然而你摸着良心说,我吃相相比***也不算难看吧?”

    蔡京指着他的鼻子许久,无奈的苦笑道:“大宋最有意思的一个笑话是:***肉平吃相好看。借着皇帝的名誉,绑架了皇家去挣钱,这种事自大宋开朝以来,只有你做得出来,好在你没把皇帝的钱打了水漂,能力和运气摆这里,谁也拿你没办法。”

    蔡京这个语气只是和他开玩笑的,实际上蔡京比谁都清楚,这是***肉平厉害的地方。当时高方平自己完全有能力自己投资造船厂,只说一但他***肉平把全天下的钱都赚了,那就又是罪过了,不但有人眼红,也绝对会出现群体性***造船业。

    但***肉平很聪明的避开了尾大不掉,让皇帝来赚这个钱,而他小子作为材料、部件、技术供应商,躲在皇帝这颗大树后面捞钱。妈的奸诈无比,名誉上是皇帝的造船厂在赚钱,实际上呢,供应各种部件和技术专利的高方平,赚的钱不比皇帝少。

    却因为是皇家事业,躲过了大家对此的围追堵截。

    “行了。”蔡京微笑道,“老夫最满意你的在于,你是个懂事的人,至少你懂得不把利益吃光,从你把造船厂卖给皇家,把钱庄卖给朝廷在内的众多权贵来看,这是皆大欢喜的,现在老夫在钱庄的股份比你还大些,乃是蔡倏当初收购的股份,有了非常大的增值。于是关于你赚钱的事我就不说了,回到问题本身来,东瀛真有那许多的金银等待开采吗?”

    “有的。”高方平道。

    蔡京眯起眼睛道:“当初你把钱庄股份套现,被人诟病为出昏招投资失误。老夫却知道,你把套现的钱全部用于购买大船,还贷款不少,成立了高氏船运集团。太阳底下没新鲜事,你的运输份额借助西北战事赚了太多钱,连户部工部现在都在购买你的船运服务。两个造船厂的报表老夫也看了,几乎全是你带头下的订单,以及你门生关七西门庆的订单,你们这是要垄断大宋航运啊。所以呢,你现在告诉朝廷说:海的那边有金银等着运,怎么看都像是你又在画饼,推销你的船运服务?”

    高方平老脸微红的道:“推销这是有的。然而这也是大家互利互惠的事。相爷,您要想留下您所谓的最后一笔***遗产,彻底解决困扰大宋百年的钱荒问题,就必须去倭岛带来金银。金银当然不能过抢,那不是我大宋风格,于是需要用物资去换取。大宋现在有物资了,于是需要我的船,才能把大宋的物资运到东瀛,再从东瀛带回金银来。钱政绝对是大宋第一战略武器,这也会是我高方平今生的最大***手笔,所以但现在您要解决钱荒印钱,只有这条路。”

    蔡京道:“普通物资价值不够,海运风险又实在较大,于是需要太多的物资才能换回金银来。直接说你的想法,你又想推销你生产的什么东西了?”

    高方平的猫腻、又被蔡京看穿了,瀑布汗啊。

    但也得硬着头皮道:“兵器。以现在东瀛内部形势,面临武家崛起和争斗,金银在他们手里没多大用,所以兵器盔甲才是他们最需要的高价值物资。他们的民众没***,做奴隶也没怨言,所以那些手握权利的武家,并不需要多少民生物资就能安抚住治下。但如果对手拥有领先的军事装备,就代表弱势方灭顶之灾,于是他们便会为了这些战争需求品、付出最大代价。”

    老蔡不禁色变,茶碗都拿掉了。

    妈的整了半天,张叔夜都没有完全说服他。他小子还是不舍不得裁剪现在他手里那些军备生产线,想继续保持生产赚钱,但大宋的现有份额已经不容许他瓜分,那么他当然只有卖去海外了。***的他要对外输出战争啊这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