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

第365章:公子,本王赶着去边关(56)    文 / 旺财是只喵 更新时间: 2017-11-08 21:4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夜深了,慕君朝一身红袍坐在喜房里等着钱浅。终于成亲了啊,他望着跳动的红烛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哼!既然已经成亲,日子要怎么过还不是他说了算!

    钱浅踏着清月向喜房走去,说实在的她有点别扭,虽然她立志做个好妻主,但是相处没几个月就主动跟男人滚床单啥的还是太挑战底线。没错!重点是,在这个女尊的倒霉位面,新婚之夜她这个妻主应该十分主动。这实在是让钱浅有些吐槽无能,然而现实摆在眼前,她只能赶鸭子上架。

    本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精神,钱浅推开了喜房大门。

    “这么慢。”坐在床沿上的慕君朝抬眼看了一眼一进屋就贴着墙角的钱浅:“赶紧过来喝合卺酒。”

    嘶~~!钱浅倒吸一口凉气,她这个夫郎到底是怎么回事?!传说中的女尊位面男人的矜持羞涩去哪了?这一副理所当然迫不及待的模样到底哪来的?!难道慕君朝被穿了?

    “愣着干嘛?赶紧过来。”看见钱浅没动,慕君朝又催了一遍,他自己站起身来走到桌边倒了两杯酒,拿起其中一杯递给钱浅。这种事原本应该钱浅来做,结果传说中温雅矜持的慕大公子全权代劳了。

    钱浅有些不自在地接过了慕君朝手里的合卺酒,两人照着标准操作方式喝了交杯酒。很好,钱浅默默地想,木已成舟,她这个妻主真要开始养家糊口过小日子了。

    喝完合卺酒,钱浅和慕君朝俩人面对面站着,气氛突然有些尴尬,钱浅冲慕君朝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才好。她的确是结过几次婚了,可是主动扑男人这种事,真没干过。

    慕君朝的脸也有些微微发红,他站在原地耐心等了钱浅一会儿,发现自家这个小妻主只会在原地发呆。真是讨厌!这种事有让男人主动的吗?他有些埋怨地瞟了钱浅一眼,像是下定决心一般伸手来扯钱浅的袖子。

    正在这时,一支冷箭突然射穿了窗子。武将出身的钱浅到底还是能保持警觉的,她一把抱住慕君朝的腰,两人顺势往地上一倒,隐藏在窗棂之下。

    钱浅盯着深深钉在桌子上的箭冷冷一笑。那是她刚才站的位置。果然啊!有人忍不住了!她对自己府邸外松内紧的布防果然钓来一条大鱼。

    可惜啊!这条大鱼显然已经急昏了头,只注意到武成王府外部松散而漫不经心的护卫,忽略了内部重重暗哨防守。况且,钱浅咧嘴一笑,她这个武将可不是吃素的!!

    今晚是钱浅的新婚之夜,按照讲究,带兵刃进新房不吉利,因此钱浅的长***并未在身边。她上下左右的巡视了一圈,想要找个趁手的武器,片刻之后,她将目光投向立在新房一角的衣架。

    高大的红木衣架是慕君朝的陪嫁,极其结实的硬红木制成,长长的挂衣杆看起来跟钱浅的长***粗细差不多的样子。

    呃……夫郎的陪嫁不是她的财产。立志做个好妻主的钱浅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忘回头向慕君朝申请:“我把那个拆了行不?”

    “不用拆。”慕君朝瞟了钱浅一眼,像是在看傻子一样:“上面的挂衣杆本身就能拆下来,否则擦拭起来多麻烦。”

    外面的兵器响动已然响起,看样子暗卫们已经和刺客短兵相接了,这时又有几支箭透窗射过来,钱浅来不及说话直接顺着视线死角穿过屋子,到衣架旁伸手取下了那根长长的挂衣杆。

    武器在手,钱浅瞬间有了底气,虽然屋内空间逼仄,但她依然将一根挂衣杆舞得虎虎生威,磕飞了不断从窗外飞进屋的羽箭。

    好妻主钱浅拿到武器后第一件事就是到慕君朝身边,一把将他扯起来护在自己身后。

    “别怕!”钱浅头也不回的安慰慕君朝:“有我在,不会让你受伤的。”

    钱浅没有回头,自然没有看到身后慕君朝脸上并无一丝慌乱,反而嘴角噙着一丝笑容,目光缱绻地盯着她的背影,眼中似有万千星辉。

    已经开始有刺客破门而入,钱浅拎着挂衣杆一点都不怂地直直迎上了手持钢刀的***。有刀了不起啊?!咱好歹是个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勤劳武将,就算没有杀伤性武器也能怼死你!!

    屋内狭窄,其实钱浅有些施展不开,不过她还是很负责的将慕君朝牢牢护在身后。就打架的水平而言,钱浅其实不差,至少眼前这零星几个突破防线的***暂时还不能给她造成太大压力。

    不过很明显,钱浅的武器很吃亏,与长***想比,晾衣杆显然不能当做利器,无法把人直接戳出个窟窿。于是她只能多花点力气,靠着力量把人砸晕。这倒也没什么,只是有点累。

    还好钱浅布置的暗卫足够给力,很快就解决了院子里的***过来帮忙了,没让她累到半死。钱浅丢下手里的挂衣杆擦了擦头上的汗叹口气:“唉!累死了!大半夜胡折腾。”

    一身黑衣的寒星已经过来处理善后了,指挥人将躺了一地的***抬了出去。钱浅站在门边上一边看寒星指挥抬人一边嘱咐:“活着的先收押,到时候好好审一下。”

    寒星答应着出去了,临走前还很贴心地帮钱浅带上了房门。屋里又只剩下钱浅和慕君朝两人眼对眼了。

    “嗯……内个……刚刚你没事吧。”钱浅那股别扭劲又开始上来了,她转着眼珠搜肠刮肚地想找个话题缓解一下越来越诡异的气氛。

    “无事!”慕君朝摇摇头:“殿下将我保护得很好。”

    “哦,那就好。”钱浅偷偷摸摸地向门口移动,今晚上遇刺了耶,这么大的事,洞房花烛神马的推迟一下没啥关系,正事要紧对吧?!她拼命给自己找理由。

    慕君朝冷眼看着钱浅的反应,动也没动的站在屋中间:“请问殿下现在是要去哪里?”

    “哦,这个啊,”钱浅假模假式的一脸正经状:“今晚这么大的事,我不放心,出去看看,你别等我了,先睡吧。”

    “不行。”慕君朝还是一脸淡定,脸色都没变的盯着钱浅。

    “啥?”钱浅呆呆地看着慕君朝的脸,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说不行!”慕君朝突然走上来一把抓住了钱浅的手腕,力道惊人:“今晚洞房花烛,你哪都不许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