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穿越之挽天倾

第一百零八章--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文 / 书荒自己码 更新时间: 2017-11-08 21:4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还有几天就过年!

    张云的所有准备,也都已经做好了……

    经过几个月的地狱式训练,五万新兵也像那么个样子了,最重要的是张云动用各种体罚手段,总算让每个人都学会了至少三千个常用字。

    当然对于自己最为看重的历史,尤其是那几段屈辱的历史,张云自然是利用讲故事的形式!

    让被抓来的秀才童生们,全都讲给了几万新兵听,到如今虽然他们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复述出来,但他们脑袋里面也有了这么个印象,为自己身为***而骄傲,为同胞遭遇异族欺辱而感到憋屈。对此张云已经很满意了!

    最后张云又把自己对于澳大利亚各方面的了解,以及一份关于未来怎么开发,和利用澳大利亚的计划书。也全都教给了连以上级别的军官……

    如此一来,哪怕澳大利亚今后进入战国时代。

    有人想要进行知识封锁,他也做不到,更不可能做成皇帝,顶了天也就能够做到一个***者。

    而最为关键的造船工程,在张云丧心病狂的使用湿木头来强行制造下,此时数量上早就已经足以满足几百万人的南渡任务了。

    虽然那些船还没下水,就已经有些地方开裂……

    但张云却严厉封锁了所有的信息,对于知情者都下了严格的封口令!

    当然,张云也知道这种封口令是封不住谣言的,于是又让人制造了另外一批谣言出去以谣治谣!

    所以虽然如今几百万百姓,都听到了一点风声,但是却并不知道真实情况有多严重。

    仅仅是以为这些船只以后不能再使用,但至少这一次活着抵达海的对面还是没什么大问题。

    而张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哪怕这些船只经不起风浪,甚至有的一入海就会散架,张云也是不在乎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普通人的性命,其实也并不放在心中……

    ……

    十一个团地营以上级别军官,今天齐聚一堂,张云高居在主位上面带笑容,直到所有人全部来齐,张云才渐渐收敛起脸上的笑容。

    见此,下面人脸上的笑容亦渐渐消失了,均感到今天的情形有点不对劲,而变得严肃起来。

    这个时候张云才脸无表情地开口道:“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原本按照道理来讲,老子不应该把你们召集起来开这个会地。”

    “只是你们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几个月之前有一个神秘势力连连袭击咱们分散出去地小部队事了,成天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老子实在看过去,所以想要在年前在提醒你们一次。”

    “因为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在逢年过节之时,以为对手不会袭击自己,以为敌人也要过年,从而放松警惕,最终兵败身死,遗憾的是你们完全不注意这一点……”

    说到这里时,张云已经是声色俱厉!

    下面人的脸色除了那几个老油条之外,也都随之变得苍白。

    可惜张去的火气一上来,却不会这么容易就结束……

    “说说吧你们有谁知道那些人的动静,和他们的具体所在地,以及究竟对咱们抱有什么样的目的?”

    或许是见张云,愤怒到了极点,下面是一片寂静!

    八个新团长,不熟悉张云的脾气,此刻是不敢说,而三个新团长,却是因为在扩军之际,他们没有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地位,甚至如今以前的小弟也跟自己三人平起平坐了……已经在心中产生的怨恨情绪,此刻,更是仅仅闭着嘴,不置一祠。

    张云见此冷笑连连,要不是自己不能在这个时空久呆,就凭这三个不会掩饰自己情绪的部下,最近一段日子来的表现,他们三人早就去秦广王那里当差了!

    不过就算如此,张云也不想放过他们……

    “刘国明你们三人可是老团长了,所带的兵马也都是最为精锐,对此有什么对策?”

    “啊!”

    没想到张云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对自己发难的刘国明,一时有些傻眼,但他也毕竟是见过大场面之人,一愣之后,立马就反应了过来,有些不情愿地开口道。

    “师长前面又不说,让部下加紧侦查周边,再加上属下如今也不知道那个神秘势力的具体情况,因此也不知道该说点啥!”

    眼睛一眯,张云知道这就属于是***裸的推脱了,心中一怒之下就想立刻动手,但是想了想,却又停下了手。

    反正自己手上还有一个大杀器,那就是对创业初期十分重要的杂交水稻……

    到时候就不教给他们这三个老油条,看他们怎么玩过,其它八个竞争对手?

    因此张云干脆越过了三个老油条,开始向其它八个新提拔起来的团长交代任务……

    ……

    “班长,你说这眼看都快要过年了,上面是抽的哪门子风?把咱们赶到这荒郊野外来查探敌情,就算是有人难道他们不过年吗?”梁登满腹牢骚的道。

    李远堂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因为据前面的人侦查显示,这一带的山林里隐藏有不知来历的武装分子存在。

    一边很不耐烦地回过头回道:“梁登就属你小子话多,是不是才过了几个月好日子,就忘了以前的苦日子了?只是叫你干点活,还没叫你去拼命,你就说三道四个不停,也不想想以前的年节时,你能这么悠闲嘛,你恐怕都在逃债的路上,奔波个不停!”

    “嘻嘻……”

    李远堂骂了梁登一阵,顿时同行几个人就开始嘻嘻哈哈起来,梁登的脸色也立马拉了下来。

    没好气的道:“班长,咱总要讲道理吧?你自己说现在这个时候,难道有人真的会来袭击咱们吗?这不是无稽之谈吗?上面就会乱指挥,瞎调动,一点也不顾及咱们下面人的想法和实际情况!”

    “讲道理?”这一次李远堂回过头吃惊的看着梁登,有些难以置信的道:“难道你梁登刚穿上这身军装时,就没有人跟你说军队根本就不是讲道理的地方吗?”

    “再说了,要是军队都讲起道理来了,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梁登一时无语,眼珠子乱转着,正打算想点什么歪理来回应班长时,走在最前面的李老头却突然回过头来,做出一副禁声的姿态,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当下李堂远就不顾一切,冲了上去,***几人自然也是紧紧跟随着,唯独梁登一时愣在当场,半天才回过神来……

    “就算发现了敌情又怎么样?难道就凭咱们这几个人,顶上去么?一帮***!”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梁登想了想哪严苛的军规,还有自己一家人都处在军队的严密控制之下,还是脖子一缩,赶紧拿出腰上悬着的火***,上好***后,也一咬牙冲了上去……

    山谷边缘处,正有十来个身着便装的汉子扛刀拿***,嘴里骂骂咧咧的,看样子是在巡逻。

    李老头正是发现了他们,才让众人禁声地,毕竟双方的直线距离也绝不超过三四百米,这要是大声说话可能都会被他们顺风听到。

    见此李远堂摸出了临来之前,上面临时发放给自己的望远镜,开始仔细观察起山谷……

    李远堂这一观察,就足足有半个小时,没放下望远镜,而他也是越看越心惊!

    距离自己足有七八百米运的谷中央,有许许多多临时搭建的木头房子,其间更有许多一眼看上去,就不是善类的人出没,而那些木房子里面的人可能更多。

    最关键的是谷内右边的空地上,竟然放牧着有三四百匹战马……

    良久终于放下了望远镜的李远堂,脸色凝重地开始分派起任务,“易刚,你的身手最好,现在你立刻潜到山的哪一边去,给,这望远镜也给你。”

    易刚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并接过了望远镜,这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远堂继续道:“耿崎,你腿快,就现在立刻跑回去……”

    李远堂在外面忙得不亦乐乎,山谷里面的人却是一无所知,相反在里面斗的厉害!

    山谷正中央一间大堂内,一名大冬天还摇着扇子的长衫人,有些气急败坏的道:“你们能不能不要每天都***?要知道此地距离那群无君无父的匪徒驻地并不是很远,仅仅只有两三百里路而已!”

    “李举人,老子虽然敬重你是个读书人,但是你说话客气点,这一次可不是老子***,明明就是黑子他们在搞事,你却硬要把老子牵扯进来……”柳关言,一边挥着九环鬼头刀一边大吼道。

    而还没等被他喝骂的李举人站出来说话,旁边见矛头指向了自己的黑子,就已经跳了起来。

    “姓柳的,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但想不到你竟然还是如此的不要脸,平常你的清风寨打家劫舍也就算了,可是你到了这里,却还敢对我的人动手动脚,偏偏到现在又不敢承认了,你小子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

    “黑子,你放肆……”柳关言见黑子这一伙软脚虾的头,也敢光明正大的和自己对着干,不由怒火冲天直接冲了上去。

    一众土匪们见大当家都出了手,自然也不会留手什么的……

    而黑子带着一帮民夫和护院,这段日子以来也被清风寨的这帮土匪们给欺负惨了!

    这一刻眼见带头的黑子也出了手,也就再也顾不得后果了,纷纷冲了上去……

    “啪,砰……”

    此刻的李举人,眼见大厅里上演的全武行,也是一口牙都快要碎了!

    只可惜百无一用是书生,柳关言这个土匪头子,也未必有多么看得起读书人,平常也仅仅是言语上客气两句而已,因此李举人此刻也是彻底成为了看客。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两伙人都没朝自己伸手,可是李举人却也高兴不起来。

    想起三个月之前,自己受人所托来到这处山谷,准备完成这大明朝上至皇帝下至百姓,都众望所归的任务。

    那就是配合***人,剿灭那一伙无君无父的贼人,可是都这么久了,一直都没找到什么好机会,相反自己人反倒是打了起来!

    一切都是因为年前外面送过来的一批物资引起的,可就这么三瓜两找的几块肉,竟然能让他们俩伙人打成这样……

    而令李举人更加忧心的是,不止自己这里是这样,别的地方好像也都不平静。

    这些来自三山五岳的武夫,好像就不懂什么叫做礼让一般,更是没有一点大局观……

    双方打完了之后,谁也没搭理躲在桌子底下的李举人,各自转身离去。躲回到自己的地盘,开始默默的添起了伤口。

    躲在山顶的易刚,默默地看完了这一幕狗咬狗的好戏,立刻就退了下去,摸到李远堂身边……

    ……

    当洒出去的侦查小部队,陆陆续续把消息传递了回来之后,就连张云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自己的海边基地,已经被十几万大军包围了!

    虽然这些人当中,并没有明朝最为精锐的九边军队存在,再加上明朝直属于皇帝的三千营,神机营等军队,全都覆没在土木堡,所以这十几万人都是明朝东凑西凑起来的杂牌军,甚至其中还有许多是土匪和大户人家的护院。

    但正所谓是双拳难敌四手,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这些人哪怕再怎么样,也比自己的部下要多出两三倍来……

    好在因为顾及到自己部下的战斗力,明朝方面并没有马上行动,仅仅是在一开始的时候,为了防止自己壮大起来插了一手,之后为了隐蔽就全部沉入了水面。

    如今更庆幸的是,在他们刚想要行动之时,自己却提前发现了他们的行踪!

    这让张云在后怕之余,又有些兴奋,现在自己由明转暗,能够做的手脚哪可就多了去……

    大年三十早上,张云故意借助一个小机会,大发了一顿脾气!

    之后就借此把八团新兵全部拉出了军营,顺利地避开了几百万老百姓当中可能存在的奸细。

    随后就带领部队直奔,已经暴露了的杂牌军驻地而去……

    ……

    ……

    ……

    截止到现在,珠海部分地区已经开始恢复通信,虽然信号并不是很稳定,但至少能用!

    因此书荒想在这里喊上一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