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74章 咬咬咬!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1-08 21:2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老蔡无法抹杀高方平脚印的原因还在于,有高俅老爹和张叔夜的存在,便始终能让皇帝知道高方平对大宋的贡献。这才是不能一手遮天后、蔡京的政治控制力大幅退化的特征。

    要在以往,诸如王祖道的问题哪怕是祸,蔡京也能把它忽悠成一个功劳。但随着高方平的崛起,张叔夜参与执牛耳后,这种事正式成为过去。双方始终在势均力敌的进行整治拉锯。

    而蔡党吃亏的在于、正如白池草原上的萧合达部那般没有能力,他们不是依靠能力崛起的,所以以政绩作为功劳的现在,猪肉党战力越来越强,被发掘并正在崛起的人越来越多,核心班底已经有了李纲时静杰、张绵成裴炎成、宗泽这些鲨鱼。那个当年也像宰相苗子的赵鼎,也被半心脑状态了。

    一边汇报,一边想着这些,老蔡又一次的感觉力不从心。觉得自己兴许真的老了,兴许现在真的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老人总想孩子一样任性,一但真有了灰心的冷意,那么老蔡现在的目的就不在是抓权了。不说他真的会退,老蔡现在只是忽然转变了思路,有了保名声、适度示好高方平的想法。

    老蔡觉得,显然老夫已经不在具备制霸朝堂的能力了,也就是说将来的历史不在是我来写。那么作为一个文人,蔡京的第二目的就是“名留青史”、至少也要功成身退。

    名留青史和功成身退的先决条件一定是:先把曾经屁股里的屎擦干净或甩出去。以免真被高方平“兵临城下”时候打个措手不及。

    想着,蔡京朝着中列的长子蔡攸看去,见蔡攸脸颊微微抽搐,像是对蔡家越来越不满的样子,毕竟他儿子现在还关在开封府,而老蔡始终不管这事。

    紧跟着,蔡京又回想起了今天王祖道那几次“不怀好意”的神色,以嘉湔ň烁瞿康煽诖簦氩坏揭煌畔财谋üΥ蠡幔故潜焕喜桃欣下衾系睦戳烁錾褡郏br />
    王祖道颤抖着手,指着他道:“你……“

    蔡京抓住节奏强势打断:“王祖道之第一罪状是当年忽悠老臣,忽悠官家,他于广西任上,留下了导致民族矛盾的严重后遗症。老臣始终认为有错误并不可怕,所谓人无完人,过而改之就是。但王祖道有错不认,相反蒙蔽了朝廷,把广西问题掩盖的一片祥和,却导致了总矛盾于我国难期间爆发,致使后院失火,给广南安抚使宗泽带来了严重麻烦,险些造成我国朝的重大财政问题,此乃罪不可赦之过。且罪证聚在,关于他的猫腻宗泽已有详尽调查文书呈交,然后,还有他当年蒙蔽朝廷、对老臣的奏本作为旁证,这些都得以保留,不容他抵赖。”

    如此严重的弹劾当朝刑部尚书,这很不可思议。

    可惜王祖道在赵佶这里又没啥子存在感,于是赵佶铁青着脸问张叔夜道:“果有此事?”

    张叔夜对此很无奈,当然有这事,只是当时鉴于形势、为了政治上的稳定,不能去主动弹劾王祖道,宗泽的情绪都是高方平和张叔夜一起压下来的,因为那个时候弹劾王祖道就是弹劾老蔡,蔡卞他们浑水摸鱼的话政治就要乱。

    所以这个问题还真的只能蔡京自己来说,他说了就是高方平式的主动认错,如果他真握有那些所谓证据的话,王祖道在这事上就甩脱了,只是说蔡京舍去了一个臂膀而已。

    “张卿你告诉朕,可有此事?”见老张不答话,赵佶第二次追问。

    张叔夜想死的心都有了,是真有,也的的确确险些造成国难时刻的后院起火。但老张不想趁火打劫,因为老蔡整王祖道绝对不是因为过失,这是一场临时决定的****而已。

    然而张叔夜又不能去颠倒黑白,无奈之下叹息一声道:“就老臣之了解,确有这情况,但蔡太师说的那些证据老臣并无掌握,于是不方便捕风捉影的提及。”

    张克公也早忍不住了,他是言官不需要证据,有消息他就敢弹劾,当初国难时期有这种消息的时候他是苦于见不到赵佶,又被哥哥张叔夜压制而无法说话,现在既然宰相都带头提及,那么就是政治正确了。

    于是张克公出列道:“臣参与一起弹劾,就老臣听到的消息而言确实有这事,王祖道在其中绝对难辞其咎。然而,臣要补充一些料,一起弹劾蔡太师,王祖道就是他启用的人,对他汇报,广西事件过去这么久,却始终没人说,王祖道一直步步高升,太师才“发现”那是绝对有猫腻的。”

    蔡京真想给他一扫腿。

    张叔夜及时怒斥道:“没原则的话你最好想清楚再说,张口就来,你有什么凭据吗?”

    张克公又开始怼张叔夜了,“太祖皇帝给言官的权利,我又不是刑部,我听到消息就可以说。”

    管他们吵不吵的,蔡京挤压了些眼泪出来,做戏哭泣道:“老臣有罪啊,老臣用人失察,到今天这才发现王祖道的狼子野心,始终被他蒙蔽。老臣这个宰相做的真是愧对大宋,愧对陛下。”

    这下好,又被老蔡采用“高方平式”的提前认错、避重就轻了。

    赵佶还真相信老蔡的忠勇呢,说道:“太师言重了,现在发现并不晚。就像你一早说的人无完人,有错不怕,只要勇于承认且改正,就大不到哪去。”

    蔡京又道:“老臣要弹劾王祖道第二大罪状是,身为刑部堂官,他收受柴家巨额贿赂,舞弊包容国贼柴继辉。”

    众人一阵头晕,这也成了王祖道罪状?

    “可有此事?”赵佶又问张叔夜。

    张叔夜极其无语,思考了顷刻,严谨道:“理论上柴家有免死牌,可套用在柴继辉身上。但皆因当时高唐事件造成数百人之死亡,是高方平和裴炎成亲自办理的案子,柴继辉之罪名遇赦不赦。后来的确有过柴进入京接触王祖道的事,但是是否是对王祖道重大贿赂、此点有待商榷,老臣并不知晓。不过时隔多年仍旧没处罚柴继辉,此点确是王祖道失误。毕竟王祖道不办只有一个理由:高方平办错了案子。那么他和高方平之间,必须有一人错了。”

    这一听还了得,对于昏君赵佶,要必须在高方平和王祖道这傻子间辨个忠奸的话,那肯定是王祖道坏人啊。

    现在要拿王祖道祭旗,蔡攸真是高兴坏了。且当时的高唐事件中,博州知州蔡攸的利益和高方平是一致的,妈的高方平代理高唐期间办的案子,通过了蔡攸的审核,若现在高方平错了,那我蔡攸也跑不掉啊?

    于是蔡攸强势出列道:“陛下,臣以人格和蔡家名誉担保,当年的高唐案件中,高方平虽然年轻经验不足,不过在北1京系官员裴炎成辅助下,在我博州的监督把关下,案情清晰,逻辑无误,乃是铁案,不容翻案!再有王祖道家风不正,纵容纨绔子弟掀起民怨,敛财无度,号称首富,每日醉生梦死,在京城造成了数不清的怨魂,请陛下明察。”

    这样一来,赵佶的脸色更难看了。王祖道在赵佶的印象里,当即变为了一个大坏人!

    到此王祖道知道大势去了,他这才明白往日看着风光,其实自己什么也不是,只是蔡京的附属品。套用高方平的理论,这种人最没存在感,没有核心竞争力,可有可无又不是一极的领袖人物,所以一但风向有变,这类人的抗风险能力是几乎没有的。

    于是王祖道不在挣扎,主动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臣有罪,臣认罪,臣一时糊涂以至蒙了心,至今方才醒悟。臣的确腐化堕落贪污、安于享乐了,但臣没有叛国,对朝廷和陛下的忠心,不曾有一刻过改变!”

    “你……”赵佶怒道:“到现在你还要蒙蔽朕,柴继辉勾结外敌,致使我数百高唐子民牺牲,如此丧心病狂的重大过失,高方平既有断案,你又未有理由驳回。却收受贿赂纵容国贼,这不是叛国是什么?”

    张叔夜不想皇帝一冲动就坏了规矩,及时进言道:“陛下,王祖道的确是个棒槌,要说他毫无政务才华、贪污享受、欢淫无度,无家教纵容纨绔子弟,这些是有的,但具体就柴继辉事件判断,老臣认为他还谈不上卖国。”

    张叔夜这么说,赵佶也就稍微冷静了下来。既然不是卖国,那是不能杀士大夫的。且赵佶也真的不爱杀人,不算卖国罪名也好,省得被张克公逼着杀人。妈的张克公老家伙才是最唯恐天下不乱的一个。

    蔡京也闭口了。既然动手了,老蔡他当然想一次把人整死,只是在张叔夜立场之上,打算留下一个我蔡京往后的绊脚石作为标本,成为阴影面积。而蔡京现在敌人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少了,不想在和老张对抗。

    王祖道的服软认错,张叔夜的介入,也算是把蔡京弹劾的第三条罪状封住了,否则要整人的话,罪状少于十八条,蔡京都不好意思提及呢。

    赵佶也的确吃“服软认罪这一套”,于是赵佶道:“既然朕亲耳听了你认罪,也都不想派人复核证据了。这算是一个你的态度。朕还听说你家儿子目下重伤躺在太医院,这也算是作孽之下天意对你的处罚。朕是天子,既然天已经处罚了你,在朕这里本着仁慈为本,本着祖训,朕不再对你做额外处罚建议,割除刑部官职你可心服?”

    “臣心服口服,官家圣明。”王祖道哭瞎了。

    赵佶起身离开的时候一甩手袖道:“其余对他之处罚,中书门下看着办,把他赶出京,现在民怨如此巨大,朕不想在京见到这个人。”

    张克公觉得这也敢叫处罚?于是不服气的打算追着去,却是被张叔夜揪着衣领拖了回来。

    总归形势到此,王祖道一家没被整死,仍旧还有一口气。既然张叔夜临时介入算是半保,那么赵佶就没以叛国罪处罚他王祖道。至于生活腐化贪污受贿这些问题的话,在大宋又不算罪,毕竟人人屁股里都有屎,所以都不想去提及这些。

    于是赵佶不会以这个罪名处理这个级别官员的。

    那么回到问题本身,王祖道唯一的错误是广西,但广西因为宗泽的坐镇最终没造成重大后果,且在王祖道主动认错服软后,以大宋的尿性,会把广西问题归于一次“施政错误”,而不是王祖道故意搞坏国家。

    现在这样的基调,就成为默契了。蔡京也是这个基调的受益者,不想再去破坏。因为若要扯的话,蔡京那些类似叛国行为的施政大错更多,将来被拉清单可不好。

    高方平叹息一声,没能把他整死是个遗憾,但是大宋就这德行。估计他的最终出路是:贬官至县一级,去穷山恶水待着。最大的可能,会被老蔡一起赶去成都给我高方平添堵。这些人坏啊。

    然而也只有高方平能降得住他老王,否则把这种人外放,真是哭瞎了一县百姓。

    也好,高方平打算强势利用一下王家的财富,去建设成都府。

    于是高方平当仁不让的道:“关于王祖道下一步的去留问题,我想对中书门下做出一个建议。”

    无数人黑着脸,这下来做好人,王家父子两个无非就是过度敛财,在汴京抢了你的份额,这下被你两个一起整死了,还建议呢。

    可惜高方平现在“入常”了,门下侍郎蔡京还真要耐心的听取他的建议,“小高说说看,话当然是可以说的,对中书门下的建议是可以的,只要合理会有采纳。”

    “让王祖道跟我去成都府吧,在边地重新为国效率。”高方平道。

    蔡京正是这个意思,和张叔夜对视了一眼,见老张微微点头,于是取得了默契。

    于是蔡京离开前,指着跪在地上的王祖道怒斥道:“你太让老夫失望了,辜负老夫多年来的培养心血,烂泥扶不上墙。官家不想见你,那你就去边区冷静冷静,等脑壳清爽了,再回来,不清爽的话,那就死在在边地吧,你明白老夫的意思吗?”

    王祖道明白他是指“不许再在广西问题上翻案”,否则真会死硬了再无复活可能,于是哭着脸道:“学生明白,学生愧对恩相栽培。”

    “哼。”蔡京一甩手袖离开了。

    藤元芳心里的靴子算是落地了,王祖道的死活他关心个蛋啊,他只知道这样一来,开封府最复杂的案件可以收场了,那当然是以蔡杰“自卫”,王学斌“作死”来定论。

    与此同时,老蔡的猥琐无情也让元芳嘘嘘,难怪反他的人越来越多,他弟弟蔡卞都在反,他老了,混不成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