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第115章 拜堂    文 / 多彩南瓜 更新时间: 2017-11-08 21:1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那批西药你有什么想法?”何文娟道。???  

    “没有想法,那是假的,但让周佛海抢了先机,这事我得好好想想。”陈飞道。

    “军统意思是这批货还在宜昌,可信吗?”何文娟道,边给陈飞拿茶。

    陈飞点点头道:“这么一大批货需运出去肯定困难,但藏起来应该可以的,**仓库被袭击,这个仓库应该是接收货物的,而货还没到,在路上可能就被周佛海截了,他估计是是从上海一路跟过来的,但为什么要在宜昌才动手,还杀截货的共党?”

    “里面还有事?”何文娟道。

    “一定不会这么简单。”陈飞道。

    “咱们静观其变,军统肯定会先行动的。”陈飞道。

    “你啊,先去休息吧。”何文娟说完就走了,陈飞一愣笑了笑。

    第二天,陈飞去看了参谋长并认识了参谋长的父亲,留下了相互联系的方法,参谋长的好转让陈飞高兴了不少。

    这一天,何府更加热闹,亲朋好友你来我往,陈飞到了傍晚才回来,看到这场面,直皱眉头,暗道,说了低调,低调,怎么还是这么热闹。

    管家见陈飞回来马上跑过来道:姑爷回来了,快开饭了,我去通知老爷他们。”

    “怎么这么热闹?”陈飞道。

    “明天何家大喜,虽然老爷吩咐低调,但何家毕竟是大户人家,亲朋多一点。”管家笑着道。

    陈飞点点头,回头对郭亮,三毛道:“警卫工作不能放松,叫西瓜派人把警戒哨布的远点。”

    “是,是!”二人回道。

    “你怎么才回来,明天都大婚了,还东跑西走的。”何文兵出来道。

    “看你说的,咱这是甩甩袖子拜堂,哈哈~”陈飞笑道。

    “走,走,吃饭去了,都等你了,真是个大少爷。”何文兵道。

    “哎~谁叫咱命好呢!”陈飞调侃道,边说边搭着何文兵肩膀进入何府。

    晚上的人更多,满满地做了三大桌,大伙评头论足地看着陈飞,让陈飞很是尴尬,只能一个劲地赔笑。

    晚餐后陈飞躲进何文娟的房间,刚准备看会报纸,就听何文兵敲门进来道:“**来人了。”

    陈飞一愣道:“不见!”

    何文兵抓抓头皮道:“周主任亲自来了。”

    “周主任?谁啊?”陈飞道。

    “笨蛋,周恩来,快去!”何文娟起来道。

    “哦,哦,行,行!”陈飞也马上起来整整衣服下楼了。

    陈飞进入偏厅见一位中年男子穿着中山装站在厅中,见陈飞进来也微微一笑。

    “周副部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礼了。”陈飞笑道。(当时周公任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

    “陈将军客气了,客气了!”周恩来道。

    “周副部长坐,坐!”陈飞道,边请周恩来坐下,自己也坐下,何文娟马上端上二杯茶给周恩来和陈飞,道:“周先生,请用茶~”

    “哦,何秘书不要这么客气。”周恩来道。

    何文娟笑了笑就出去了。

    “周副部长,这次你来有事?”陈飞道。

    “陈将军,我这次来是关于宜昌我党牺牲的47名战士和成都卢府牺牲的3名战士,想和将军商讨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恩来道。

    陈飞一愣道:“军统方面没有通知你们吗?”

    周恩来也一愣道:“没有啊,有结果了?”

    陈飞掏出烟递给周恩来,周恩来摆摆手,陈飞自己点上想了想道:“周副部长,情况是这样的·······”陈飞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和盘托出,详细地给周恩来讲了一遍。

    周恩来沉默了,为了这批西药,他们是花了很长时间计划的,这是机密,没想到,在陈飞这里,包括军统早就不是秘密了。

    陈飞看了看沉思的周恩来,道:“周先生,贵党的情况我也知道一点,这次事件,虽然贵党损失很大,但还没有造成误会,希望周先生不要介怀。”

    周恩来点点头道:“过去的事虽然过去,但周佛海这笔血债我们是记下了。”

    “那是一定的,一定的。”陈飞道。

    周恩来喝了一口茶道:“陈将军对我对党怎么看?”

    陈飞心想我还真没想过,抓抓头皮想了想道:“贵党一心为民,为抗日大局,我很是钦佩。”

    周恩来一愣道:“陈将军,我来时对你也进行了了解,陈将军是名虎将,有思想,有胆魄,反应敏捷,行动迅,这些都可以看出陈将军是名思想前卫的将军,当前中**阀割据,连年征战,虽然现在大敌当前,大家团结一起,但当鬼子被打跑了呢?中国还是一盘散沙,难道陈将军没有想法?”

    “想法我是有,但是贵党的政策思想信仰我一样不能苟同。”陈飞道。

    “哦,是吗?那陈将军能说说吗?”周恩来道。

    “哎~周先生,我是真不好开口,我就是一普通的军人,打侵略者我是赴汤蹈火,但是叫我说说贵党,我先只能想到你们没有和校长一条心。”陈飞道。

    “是啊,我们是和蒋先生很多地方理念不同。”周恩来道。

    “周先生,我是富人地主,贵党要打倒地主,瓜分富人土地,我怎么可能和你党来往?”陈飞直接了当地说。

    周恩来笑了笑道:“看来陈将军是不了解我党啊,也把我党当成洪水猛兽了。”

    陈飞笑笑道:“洪水猛兽倒没有,贵党要把农民和工人,穷人,让他们和富人一样,把这个社会人人平等了,我是真有点不相信,中国历代都讲究上层社会,下层社会,不光我们国家,任何一个国家都一样。”

    周恩来笑笑道:“陈将军,人人平等,这就是我党的目标。”

    “目标是伟大的,现实是残酷的,要是贵党真的成功了,这个社会是怎么样的?”陈飞好奇地道。

    “这就要靠像陈将军一样的年轻人共同努力。”周恩来看着陈飞道。

    “哦,那倒也是。”陈飞一下子沉默了。

    周恩来见陈飞不讲了,知道陈飞不想谈这些问题,就马上起身道:“听说明天是陈将军大喜之日,我来时也不知道,也没什么准备,就给你提个词吧!”

    陈飞一听大喜道:“文娟,文娟,进来,准备笔墨~”

    不一会儿,何文娟笑盈盈地进来,边准备文房四宝,边道:“真是太谢谢周先生了~”

    周恩来笑笑提笔写下:天作之合

    “文娟,这可是周先生的墨宝,小心珍藏。”陈飞笑道。

    何文娟马上领会,心想,还不是叫我藏起来别挂出来嘛,口上却说:“那是一定的~”

    周恩来见这二夫妻一唱一和也是好笑,就道:“那我就告辞了。”

    陈飞假意挽留了一下,一直送出大门。

    陈飞见远去的周恩来来,对旁边的何文娟道:“上班后,跟校长汇报一下,就说周恩来来过,为了宜昌中央被杀事件。”此时何文兵跑过来拉着陈飞打麻将去了。

    “晚上血战到底。”何文兵道。

    “我会怕你?”陈飞道。

    麻将一直打到半夜才被何大哥劝散,众人才一一散去。

    天一亮,何府更加热闹,来往的亲人,挑着食物的商人,送礼的朋友,陈飞被何文兵从被窝里拉了起来,换上了何文娟为他做好的新西服。由于是战时,陈飞没有婚房,迎亲的程序到省了不少。

    何文娟在母亲的陪伴下用丝线绞去脸上的绒毛化起了妆,这就是所谓的开脸。

    等何文娟盖上红布,陈飞也洗漱完毕,二人在亲朋的陪伴下祭拜了祖先神位,然后向长辈一一行礼。

    在何大哥的指引下,来到为二人布置的拜堂场所,陈飞和何文娟来到堂屋前,仪式开始,香案上烟雾缭绕,红烛高烧,亲朋戚友,志攴鼋路浚簿褪呛挝木攴考涞溃骸拔木辏壅馑闶钦嬲峄榱恕!焙挝木甑愕阃罚路赡闷鹣渤犹粝潞挝木旮峭罚挝木晡⒑斓牧撑痈渔鼓榷嘧恕br />
    陈飞看着有点傻了,惹得何文娟一阵白眼。

    “文娟,来,咱们来喝交杯酒吧!”陈飞道。

    何文娟点点头,二人刚喝完交杯酒,何文兵就来道:“兄弟啊,开宴了,都等着你敬酒呢!”

    陈飞看着何文娟一阵苦笑,何文娟整整陈飞的衣服道:“去吧,别喝醉了!”

    陈飞点点头。

    酒宴从中午一直喝到晚上很晚才结束,陈飞是被何文兵等几个表兄弟抬回来的,“哥,你怎么把他弄成这样了?”何文娟生气地道。

    何文兵傻笑道:“没事,没事,睡一夜就好了,哈哈~”一边笑一边和表兄弟逃出了房间。

    何文娟看着这下半生一起要经历风雨的男人,感觉甜蜜又难过,甜蜜是因为两情相悦,终成正果,难过的是战争年代,聚少离多,而且自己的爱人,一直和鬼子战斗着,生死难料。

    何文娟轻轻地把被子给陈飞盖上。

    第二天天一亮,何文娟就早早醒了,看着旁边熟睡的男子,轻轻地笑了笑,没想到陈飞一抓抱住何文娟亲吻起来,一时间巫山**起来,快到中午,客厅上陈家和何家都等着陈飞二位新人过来吃饭。

    “这小子,是乐不思蜀了。”何文兵道,众人哈哈大笑。

    “我们吃,我们吃,不管他们了。”何父笑道。

    整整一天两人情浓意浓地相拥着,仿佛天地间只剩二人了。

    没想到,三日天不亮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起了。

    “鬼子来轰炸了!”何文兵大喊,何家顿时有条不紊地开始安排家人进防空洞。

    “这里地处偏僻,鬼子从来不会到这里,放心吧!”何文娟道。

    陈飞点点头,穿好衣服,不一会儿,远处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突然陈飞听到了几声枪声,陈飞一愣,这时丁三来敲门道:“旅长,有敌人偷袭,被西瓜现,已经干上了,对方人不少。”

    “什么?偷袭!妈的!”陈飞骂道。

    “敌人是跟鬼子轰炸一起行动的,为了掩盖枪声,这是有计划的行动。”何文娟一针见血地道。

    陈飞点点头道:“有没有和外界联络方式?”

    “电话有是有,不过肯定也被掐断了,本来有电台,可是被老馒头长官带走了。”何文娟道。

    “丁三,通知各个防守点,阻击敌人,如果有困难,就撤回何府,叫何文兵过来。”陈飞道。

    “是!”丁三回道,马上下楼了。

    这时何文娟也穿好衣服,陈飞看了看她道:“你带二人保护好家人。”

    何文娟点点头道:“放心吧!”

    这时何府警戒哨的重机枪响了“哒哒哒~”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