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66章 不作不死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1-08 20:5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出了樊楼,放着马车不坐,高方平抓着蔡杰的手道:“我不胜酒力,想于夜下散步醒酒,这个香车宝马的也没意思,陪我散步吧。”

    “雅人雅性也。”蔡杰哈哈大笑,当然就陪着高方平走路了。

    然后高方平领着他往宣德门方向走。

    蔡杰才管他去哪里呢,他心情好着呢。

    之所以走这边,那当然是韩世忠调查出来了,王学斌每次结束夜宴后几乎都是走这边回家,不错,就是上次高方平被吓得金鸡独立的地方。

    有些人他嚣张习惯了,又没吃过亏,所以脾气是不会轻易改的。

    韩世忠也说了,王学斌的马车就那德行,天天超速,从来都不在意走路行人,只有人让他,没有他让人。

    就算对方也是豪华马车,王学斌照样飙车、见车超车,听说若对方不主动减速避让,通常的情况就是“被超上去憋一把方向”,是真有不少人吃过王学斌这种亏的。

    汗,一说高方平也就明白了,这似乎还真是从古到今纨绔狂人的德行。就是一千年后的文明***,这种路怒症也不要太少啊。

    当然有需要避让的马车,诸如陶节夫张叔夜等人的马车,但是那个两年也遇不到一次,遇到了,王学斌的司机当然也能轻易辨认“车牌和旗帜”。

    是的现在马车多了,于是汴京也采用“车牌制度”了,但大宋体制下当然要搞特殊的,车牌不是具体到每一辆马车,而是一家一个车牌。譬如蔡京的车牌“零零贰”,那么蔡家不论多少台马车都挂这个牌照,所以不管里面是否坐着蔡京,那是人人会避让这个车牌的,也没有管交通的差人愿意拦截这个牌照的马车。

    不是说大宋没有律法,撞了人真可以扬长而去。小哑巴的弟弟死了却没人拦截,只因王祖道家的车牌而已。

    所以此番必须步行,坐着蔡家“零零二”的马车,是拉不到仇恨的。

    YY着,高方平提心吊胆的走在没有横道线和红绿灯的宣德门前,堤防着疯狂的宝马。

    妈的哥研发的轴承和减震系统把车速提升了那么多,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祸国殃民,难道真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释义?

    蔡杰一边走一边哼着小调,打死他,他也不信“义气平”此时怀着天下最龌蹉的心思。

    忽然间,那稀里哗啦的马蹄声在夜下传来,听到声音后,这地方值守的差人指挥员都吓跑了。

    听这个马蹄声比蔡家的还嚣张,蔡杰便不高兴了,都不转身看就借着酒意大骂道:“谁敢如此嚣张,弄的街道是你家的一样!”

    蔡杰歪歪斜斜的转身,也没发现高方平已经一溜烟跑去金鸡独立,蔡杰只是打了酒隔、没心没肺的说顺口溜:“你们哪个单位的……”

    靠!

    却看清楚了是速度飞快的四马力跑车迎面而来,蔡杰酒都基本吓醒了,吓得跳了起来。

    汴京的跑车现在也以马力为衡量单位,四马力就代表四匹大马拉车。

    算好蔡杰有武艺底子,身法灵敏。他当即反应,如同景阳冈上的好汉被猛虎一扑似的躲开了,却也滚在地上,落在一摊臭水中,灰头土脸的样子。

    妈的一身烂泥,似乎还是某人洗脚水的味道,一百贯一套的名贵衣服废了!

    蔡杰这样的人何尝遇过这事,当即借着酒意勃然大怒,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后,指着马车大骂道:“杀才龟孙,***养的你别让老子逮到,否则本防御使要***死光!”

    滋——

    前面的马车便停车了。

    这个牌照的宝马、何尝被人这样怼过啊。没有惊喜,但凡嚣张习惯了个人,几乎个个都是***桶。

    哪个嚣张的老司机、狗仗人势狐假虎威的调转马车,缓步过来后,看着一脸泥污的蔡杰冷冷道:“再说一遍试试看!”

    “爷爷说你个龟孙***养的别让老子逮到,否则本防御使要***死光!”蔡杰怒不可泄的吼道:“听不懂我就用官话,在讲一遍!***、爹死娘做娼的,别说爷爷不给你机会,你现在立即下车,跪在老子脚前磕三十个响头,然后说你错了,然后赔我一万贯,那就算了!”

    蔡杰思维很清醒,只是说胆子戾气因酒精的缘故,比平时浓烈得多。

    他也不是有意的扮***吃老虎啊,最近以来他一直周旋、就想有个官位,今个高方平给他弄到了防御使,于是就赶时髦的开口就称呼“本防御使”。这方面他也不免俗,像个暴发户,没做过官的人才有官位后就喜欢凸显一下。

    听这个满身臭气的酒鬼骂的这么恶毒,老司机就笑了,马车内的某贵人也笑了起来。

    听到马车内的人耻笑,老司机便明白意思了,好整以暇的抱着手道:“***杀千刀的,你是不是喝酒把脑子烧坏了?区区一个防御使在京城也敢声音大?在这宣德楼,扔个馒头都能砸到个从三品,你这鳖孙哪颗葱蒜、也敢在这跳?我是日了你娘了,还是把你爹送去***了?亦或是把你弟弟拐卖了?凭什么如此出口伤人?”

    “凭什么?”蔡杰低头看看自身的懒呗像,更加恼怒的喝道:“老子好好的走路,路是你家的啊,被你吓成这样你还有理了?”

    老司机一副诉棍的样子冷笑:“你个龟孙给爷爷滚一边去,你这样的碰瓷党、我见的多了,爷爷的马车连你衣服角都没碰一下,你也敢说因为我?分明是你自己喝高了不小心掉泥水里,妈的***歪你也敢怪茅坑不正?”

    真个是今生今世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蔡杰也算是开了眼界,怒极反而笑了起来:“不作死就不会死,这是真的。你个爹死妈做娼的***,是真铁了心要求死?”

    老司机不禁大怒,扬起马鞭啪的一下抽在蔡杰脸上,喝道:“再说一遍!”

    作为一个喝高了就会硬顶张叔夜的存在,现在蔡杰的眼睛里露出了杀机,缓缓抬手摸了一下脸颊血痕,感觉***辣的。他还把带血的指头放嘴巴里舔舔,享受着自己的血液味道。

    “你到底滚不滚,爷爷还有事呢,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不知道这是谁家的马车啊?”狗腿子呵斥着,再次把鞭子挥舞出去。

    这次鞭子却被武艺高强的蔡杰捏住了,小小蔡语如寒冰的道:“我只知道,此番天王老子也救不得你个狗腿的命!”

    言罢猛的一扯,把狗腿子扯下了马车位。

    狗腿子当然也是有武艺的,借势便大鹏展翅的样子,居高临下的朝蔡杰扑来。

    然而作为一个曾经考虑过去考武举的人,蔡杰的武艺真不弱,甚至和韩世忠差不多。

    “跳什么跳!”

    蔡杰直接起腿一柱擎天的样子,借势把那个扑下来的狗腿一脚正中腹部。

    伴随着无数骨骼碎裂的声音,那个狗腿一口血狂喷了出来。

    被一脚后,狗腿的身子向上要弹起来。

    “跑得了吗!”

    却是不等他起飞,蔡杰眼明手快的抓住他衣领强势扯回来,一个重摔就砸在地上。

    似乎感觉事情闹大了,王学斌急忙从马车内出来喝道:“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蔡杰连看都不看他是谁,拿起旁边一块石头,便把那个狗腿按在地上一下又一下的砸,直接砸得脑浆乱飞!

    远处金鸡独立的高方平也看的心惊肉跳,那个狗腿子的脑壳、是真被砸没了,但蔡杰仍旧不停手。果然现在的年轻人们够狠的,我大魔王这种手上几万人命的存在,都有些看不下去啊。

    王学斌真的吓到了,他不怕一般人,却是遇到了这种酒鬼亡命徒跑就对了。于是王学斌吓得脸色惨白,跳下马车就跑。

    “咦,想跑?你说你下来求饶外加道歉赔偿也就算了,狗1日的能跑多远,死一个也是命案,死两个也是,着!”

    蔡杰把手里的石头准确的扔出去,噗的一下打中了王学斌的腿,小王便一个狗扑摔倒了。

    蔡杰狞笑着便冲了过去。

    王学斌急忙起身又跑了一段,这才被蔡杰一个飞扑按在地上。所幸这次旁边没石头作为凶器了,于是蔡杰只有跳着跳着的猛踩王学斌。

    也不知道踩断了几根肋骨,眼看王学斌生气越来越弱了,整个变为了一血人。

    “我爹是王祖道……”王学斌冒死把这句喊出来后,脑袋一歪就昏迷了过去。

    这句话还真救了他一命,蔡杰只是冲动,却不是一个真正的***。现在拉仇恨的正主已经***了,发泄的也够了,那么知道他是王学斌后,蔡杰当然不想把他打死,于是停手了。

    到不是说蔡杰真怕他王家,只说把王学斌打死了真是个***烦,蔡攸老爹铁定来揍死哥的。且蔡杰主要是恨那个亲自拉仇恨的狗腿子,自始至终,王学斌虽然有放纵狗腿的行为,却没正面拉过一句仇恨。

    和电影情节差不多,凶手蔡杰停手很久很久之后,开封府负责治安的差人、这才大队的赶来,封锁了现场,一问,妈的两边都是祖宗,看起来谁也得罪不起。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