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226章马匪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1-08 20:4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月票月票)

    ***贵族的悲哀之处在于,他们的价值很有限,他们的斗争的失败者,彻头彻尾的落水狗,给予他们优待的人,全部心怀鬼胎。??   w w?wcom

    一旦他们显示不出价值,那么他们的生活也就只能用悲惨来形容了,***贵族被饿死在异国他乡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和当初***大隋的启民可汗比起来,处罗可汗的族人只能用悲催来形容了。

    他们赶上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时机,当隋地大乱,那么又有谁还能记得起西突厥的***贵族们呢?

    处罗可汗老老实实的呆在了东都,差不多已经忘记了还有一些族人在楼烦等着他的好消息呢。

    而处罗可汗几乎带走了这支***队伍中所有的壮年战士,剩下的不是孩子就是老人,还有一群女人。

    这都是他的亲族,嗯,随时随地都能舍弃的亲族。

    阿史那荣真,他的儿女当中最为特殊的那一个,西突厥唯一一位女性始波罗,在她十五岁那年,于部落盟会上连败各部勇士,并在随后的比武当中,一刀斩下了处罗可汗最为勇猛的儿子,也就是她的哥哥的头颅。

    从那以后,再没有人怀疑阿史那荣真的勇武,也再没人敢于在她面窍下。带给他们的除了伤痛之外,好像没有别的效果。

    但族人们还是将希望寄托于强大的远亲身上,而非是对他们漠不关心的处罗可汗,甚或是渐渐仇视于他们的隋人身上。

    这无疑是一种充满了无奈的挣扎,他们在突厥南下的时候,失去了羊群。没有了生存根本的他们,也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让女人们护送着他们最后的一点财物,来云中草原找一条生路。

    充满了未知的旅程,一直在折磨着这支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除了阿史那荣真。

    她所有的斗志,好像都宣泄在了六年前那场盟会上。

    她让所有参会之人,都记住了阿史那荣真这个名字,但也顺便让自己忘记了许多的东西。

    她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了。

    如今,困苦的生活并不能给她带来什么不快,因为很长一段时间,她活的比这还要艰苦的多。

    但她总能看到,一个满脸大胡子,一身沧桑,却又骄傲无比的高大身影,站在她的面前,一字一顿的告诉年幼的她,荣耀胜于一切。

    那是她的老师,一个隋人,一个无比强大而又骄傲的隋人。

    同样,也是个失去了荣耀的人。

    ***之人,没有荣耀可言。

    …………

    带着一些困倦,和纷繁的回忆,阿史那荣真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阿史那荣真嚼着干硬的肉干,眼睛望着空旷的草原,她已经能闻到危险的味道了。

    她没有李春那样敏锐的直觉,但她还带着眼睛呢,不光是她,队伍里的每个人都能看到,有人影在远方出现,并像秃鹫一样,在她们周围逡巡不去。

    “云真,带两个人去问问,他们要干什么?”

    阿史那荣真低垂下目光,随口吩咐着,好像在说一件小事。

    阿史那云真应了一声,唤了两个人一起,纵马向远方的人影迎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到阿史那荣真的身边站住,“你怎么不去,为什么让云真过去,你知不知道,我们到了大利城……”

    这是个四十多岁的突厥贵族,和大多数的突厥贵族没什么不一样,暴躁而又贪婪。

    他是处罗可汗的弟弟,一个以前总想把侄女儿变成妻子的家伙,现在嘛,他却想把侄女儿送给大利城中的突厥王庭贵族,来换得自己的生存。

    阿史那荣真像赶苍蝇一样摆了摆手,让他滚蛋。

    也许是阿史那荣真太久没有表现她的疯狂了,也许是到了云中草原,太多的未知危险让这个家伙有点狂乱,忘记了阿史那荣真是怎样的可怕。

    他又上前了一步,咬牙切齿的道:“你应该自己前去杀死那些鬣狗,而不是让云真去冒险,他有着天神赐福的容貌和一双能看透黑夜的眼睛……”

    阿史那荣真猛然抬起头,那红棕色的瞳孔,反射出诡异的光芒。

    她闪电般的伸出手,和她身量很相配,她有着一支很长的胳膊,一把便抓住了对方的脚腕子,在对方的惊呼声中,顺手将人拖倒在地。

    接下来的场面就变得血腥而又惊悚了。

    她站起来,准确的一脚踩在对方另外一支脚腕上,骨折的声音和惨叫声同时响起。

    但接着便戛然而止了,她狠狠用力,骨骼肌肉撕裂的声音中,鲜血和内脏同时扬了起来,顷刻间,她便将一个大活人撕成了两半儿。

    淡漠的扔下半片尸体,抬头扫视一圈,“所有人,都上马,准备战斗,让我们用敌人或者自己的鲜血,来保留最后一点尊严和荣耀吧。”

    人们敬畏的看着她,惊呼和慌乱都消失了,她们捶打着着胸膛,纷纷翻身上马。

    她们都知道,战斗即将来临。

    追踪他们而来的,很可能是些马匪。

    草原上最危险也最卑鄙的敌人,一群流着口水的鬣狗。

    阿史那云真回来了,她只是朝着姐姐微微摇了摇头,代表着她们的运气确实糟糕透顶。

    阿史那云真看到了一地的狼藉,惊了惊,但随即就道:“看来阿姐是在隋人的地方呆久了,隋人打仗之前,都要杀人祭旗,阿姐这是也学了学吗?”

    流浪中的突厥贵族,对突事件的承受能力,明显提高的不是一点半点。

    队伍并没有冲上去,跟那些鬣狗纠缠,他们早晚会成群的出现,他们在逃亡的路上,已经遇到太多次了。

    她们也没想着逃走,她们要用生命来保护她们最后的财产,怯懦的人已近死了一个,这竟然让她们很安心。

    女人们骑在马上开始细心的整理弓箭,几个男孩儿都被赶到马车附近,虽然他们努力***着,但还是被女人们围了起来。

    几个年老的男人和女人,处在最外围,这俨然就是个比较原始的生态圈。

    在太阳渐渐升上高空的时候,她们终于等来了敌人。

    马蹄声隐隐响起,一群群的黑影呼啸着纵马而来。

    人不多,也绝对不少,五六十骑围住他们的队伍,不停的绕着圈子。

    马匪,差不多都是一个德行。

    邋遢的穿着,肮脏的脸庞,贪婪而狂暴的叫骂和呼喊,马背上也永远都驮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草原上终于恢复了平静,鬣狗们围住了他们的猎物,正准备慢慢进食。

    一个大汉策马而出,抬头厌恶的看了一眼正在天空飞舞的金狼旗,大声用突厥语吼着,“带着金狼旗行走的人,你们从哪里来?你们的男人呢?他们怎么忍心让你们独自赶路?”

    鬣狗们轰然大笑,他们贪婪而又****的视线,在女人们身上扫过,在他们看来,那些货物再有价值,也不会过这一群的女人。

    这真是上天赐给他们的礼物,今年的收获就在这趟了。

    他们面对的是一群沉默的人,没有人来回答他们的问题,和马匪交谈再多,也不会让他们退去。

    大汉撇了撇嘴巴,吐了口浓痰在地上,大声道着,“兄弟们,轻着点,别弄死太多啊,这可都是宝贝……自己睡舒服,卖到西边去,也是个好价钱……”(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