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221章朋友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1-08 20:4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月票月票)

    “李二胆子虽小,但怕的东西却不多,最怕的其实还是这世道人心,如今天下纷乱,晋地也不安宁,北有突厥虎视眈眈,南有乱匪蚁聚,屡剿不平……看来李兄到是豁达,没什么担忧的地方呢。  w?w?w??c?o?m?”

    这样的攻击力,李破表示毫无压力。

    “担忧也没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事情,云内的人还都能吃饱肚子,也就没什么乱匪……啊,说到这里,我到想问问二郎,唐公已到晋阳多时,可定下了保境安民之策?马邑这一地军民可都翘以盼呢。”

    李世民摇头一笑,“家父上任不久,如今也是忧心忡忡,不然的话,也不会派我来云内,若能诸人同心,外却强敌,内安黎庶,也不过等闲事尔,李兄说是不是?”

    呀,什么话还都难不住你。

    不过诸人同心啊,嘿嘿,你们这样的人还能懂什么同心协力?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担心,唐公和南边儿那些人一样,来了北地,除了耀武扬威之外,丁点用处也无……那会儿都被围在雁门,弄的一地狼藉,过后呢,也没问问这北地军民被***糟蹋成什么样子了,就都跑了个干净,看来是被吓的不轻……”

    “还是二郎说的对,这世道啊,除了自己之外,又能信得过谁呢?”

    李世民皱了皱眉头,这是军阀的狡辩,他自然听不入耳,但也觉着越来越难以应付了。

    朝廷威严扫地,众人离心是必然的结果。

    而且,如今已经到了三月间,晋阳还毫无动静,既无粮草,也无封赏,从这人嘴里就能听的出来,恒安镇上下等的已经颇为不耐。

    要真是全靠人家自己了。他这一趟其实也就白来了。

    他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但他现在却很想将恒安镇军收于麾下。

    以这些时日的所见所闻来看,恒安镇军之精锐,已经是冠绝晋地无疑。

    他这些日子一直做着这样的努力。但现在的他,还太过年轻,无法适当的表现出他的人格魅力,更无法妥善的运用家世带来的好处。

    无疑,他会在隋末的战争中迅成熟起来。但现在还不成,加之面对的还是李破这样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他的努力可谓是收效甚微。

    而且,这人从初时的恭敬有加,到了现在,已经算得上是言谈无忌了。

    这本来是个好现象,说明关系近了才会如此,但现在的李世民,却总无法将这个当做什么好事,他只感觉此人有点得寸进尺。

    就像现在。也不等他再说什么,这位探头就对着自家妹子咧嘴笑开了。

    “三娘,咱们比比谁的马快吧,看见那个树林没有,谁先到树林边儿上,谁就算是赢了,赢的人要请输的人喝酒,怎么样?”

    李秀宁开始的时候还在撇嘴,谁愿意跟你比这个了?但喝酒两个字入耳,顿时将摇头变成了点头。关西女子的飒爽劲儿就上来了,“好,这可是你说的。”

    说着话一提马缰,已经催动了战马。

    就知道……这小娘子最喜欢喝酒了。是个小酒鬼来的。

    李破哈哈一笑,“二郎,你家学渊博,可要让着咱点啊。”

    李世民无奈的一笑,就知道……最后肯定是这个样子……带着三妹出来,还真是累赘。眼瞅着被人抓住尾巴了,还把***伸了过去,白在府中养了这么多年,怎么看都傻乎乎的。

    那两位都已经撒欢般的跑了,李世民示意侍卫们跟上,自己则百无聊赖的放开马缰,慢跑着跟在了后面。

    思绪也在漫天飞舞,品尝着遭遇挫折的滋味儿。

    那边战马飞驰,没用多大功夫,李秀宁就率先到了树林边上。

    一勒马缰,颇为漂亮的让战马原地半立而起,顺势调转了马头,显示出了娴熟的马上功夫。

    李破慢了一些,也没太多,停下来夸人,“三娘巾帼不让须眉,果然了得。”

    少女才不稀罕这虚头巴脑的话呢,只是瞪着眼睛道:“既然赢了,你可要请我喝酒,不醉无归。”

    李破贼贼的笑,“三娘,莫要耍赖,我刚才说的是赢的人请输的人喝酒,大家可都听清了的。”

    李秀宁自然大恼,不过歪头想想,好像这厮是这么说的来着,完了,又中计了,这厮如此狡诈,怎么就老是能忘了提防呢。

    不过所谓习惯了就好,现在李秀宁已经能颇为心平气和的接受这种笑闹式的耍弄了。

    说起来,李家的兄妹两个,虽然难免带着些门阀特有的那种居高临下,却又颇为矜持的傲慢,但总的来说,心胸都还不错。

    到了现在,也没失了大族体统,来个破口大骂什么的,不像李碧,恼了就动手,过后找起小账来,也不比李破差多少。

    “不就是请酒吗?恁的小气……方才二哥说的也没错,一人计短两人智长,恒安镇孤悬在外,若再自外于人,非是良策吧?”

    李破心说,你们兄妹两个配合的可是越来越好了,可见我这块磨刀石也不错。

    跟李秀宁说话,他又是另外一番口气,“这事吧,你们做不了主,我也做不了主,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其实事情很简单,只要能让云内的人吃饱肚子,那就是云内军民的恩人了,恩人有事相召,咱们都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只要传个信过来,即便是千山万水,咱们也能赶过去相助。”

    “你二哥说的话谁不明白?但他变不出粮草来,说了也是白说。”

    “你二哥不在,我也跟你句实话吧,晋阳那边咱们还真没太指望,唐公有唐公的难处,雁门那边才是晋阳的亲生儿子,咱们就是小娘养的,紧着谁来那根本不用想。”

    “咱们云内这十多万人,山高皇帝远的,谁又在乎呢,所以,最可靠的还是咱们自己,这里没有乱匪,有也早被咱们剿光了,咱们这只有隋人,北边也只有***了。”

    “晋阳不给粮草,马邑存粮估计也不多了,咱们只能去抢。”

    “你们要能在这里呆到夏末,就能知道咱们是怎么个抢法,别说那么多的大道理,那不好用,吃饱肚子要紧,惹恼了***,大兵一来,只要别怪咱们擅起战端,咱们也就感恩戴德了。”

    李秀宁颇为惊讶的看了一眼李破,他这随口一句,竟然得到了二哥多少日子不曾得到的答复。

    这……这也太古怪了,她那小心肝是扑通扑通的跳啊。

    小眼神儿开始乱飘,“你……你跟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李破就笑,“跟谁说不一样……你二哥啊,口气太大,我怕他把恒安镇吃下去,却又嚼不烂,弄成糊糊就不好了,都是姓李的,我看三娘就比较细致……”

    “哈哈,如今这天下的英雄豪杰太多了些,却都不是能顾及别人死活的人,一直听三娘说话都较为恳切,这才多说两句,你也别太多心。”

    他这哪里是多说两句,他这里简直就是打着明晃晃的牌子在喊,你二哥不行,你父亲也不靠谱,我就看你这人不错,所以实话都跟你说了,你看着办吧啊。

    天生好像就埋藏在少女血液中的一些因子终于渐渐沸腾了起来,她得到过很多人的赞誉,自小上门求亲的就络绎不绝。

    但从来没有过如今这样的体会,有人看重的不是她的家世,她的美貌以及传闻中的聪慧,而是她自己也没察觉到的优点,并跟她郑重其事的谈论一些大事。

    说实话,这个人并不太得她喜欢,但此时的感觉太好,看着李破也就顺眼了许多。

    不过她还是按捺住心中的激越,摇头道:“大郎若是有求于我,那可是求错人了,我可做不了什么。”

    还挺不好糊弄,李破心里撇了撇嘴,但嘴上说的可是大气,“这年头,谁都有有求于人的时候,咱们相处日短,但我却将三娘当做是可交的朋友,他日三娘若有用得到李某的地方,只要片纸相邀,即便李某自己脱身不得,也定派了得力之人前去相助。”

    “就是不知道,三娘肯不肯折节下交了。”

    一句话,又正正戳在人家小姑娘的软肋上,这样的故事,对个小娘子来说,简直就像是童话故事里面的东西真正出现在了眼前一样,充满了令人无法抗拒的***力。

    李秀宁眼睛闪烁着亮亮的光芒,几乎瞬间就将这厮讨人厌的那些地方都抛到了脑后,一头扎进了套子里。

    只见她扬起小脑袋,尖尖的笑了两声,“能有大郎这样的友人,幸何如之?”

    一边说着,一边举起***嫩的小巴掌,这显然是她从书本里得来的,击掌为誓。

    弄的还挺郑重,谁让朋友两个字这么难得呢。

    也不是朋友难得,李家的女儿从来不缺友人,但眼前这位,就比较特殊了,朋友两个字从他嘴里冒出来,就好像金子般着光,让人忍不住去触碰一下。

    这就是语言的艺术了,当然,这也不排除,头一次有人这么光明正大的想要交她这么个朋友的原因在里面。

    李破顺手一巴掌拍过去,脸上心里都笑的欢,成了,这算是勉强在李家的大船上先弄了块地方,离着那父子兄弟还挺远,多好的事情。(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