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57章 大家一起乐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1-08 20:2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高方平离开了朝会,赵佶也提前跑了,皇家联赛因为战争而延期,现在等着开赛呢。

    在赵佶心里联赛多重要啊,甚至都成为了大宋汴京的一向产业了。创始人就是赵佶和高俅。

    这些年的发展,联赛规模实实在在上了一个台阶,是皇家最喜欢的运动,于是现在的汴京不可避免的要娱乐多样化,然后高方平给高俅建议,高俅又去建议皇帝:开放对外的观赛权,***门票给那些权贵和巨商。

    听说有钱赚,赵佶当然无比认同了。

    于是,现在就真的变为了一项汴京的流行赛事。鉴于进皇城观看皇家赛事也是一种荣耀和噱头,所以就算花费大价钱,也有不少的权贵巨商愿意去购买入场券。

    那么他们就中了高方平的大奸计。

    原因是高方平怂恿张商英,把匠作监生产的一些新奢侈品的广告、在球场边上进行***的投放,可以清晰的让那群看比赛的权贵看到,甚至参赛球员的身上都有广告。其后导致了匠作监生产的奢侈品销量大增,把富人们蒙的前赴后继人傻钱多的样子。

    既然有效益后,早前高俅老儿又依照高方平的建议,怂恿皇帝卖广告位,赵佶又欣然同意了。于是就开始左手捣右手的赚钱了。

    这些项目目下能给赵佶赚非常多的钱。有钱就想花,于是赵佶又仍性了,冒着得罪皇后的风险,下令恢复后宫用度,不在缩减。

    所以原本就酷爱踢球的赵佶,现在特别看重皇家联赛,他觉得这算是他治国有方的一大政绩。

    皇帝要这样认为其实也没毛病,这是皆大欢喜的事。蔡京需要皇帝不专权。至于张叔夜、皇帝专不专权都可以,但老张不想增加***对皇家的拨款,这下好,皇帝有大钱赚的现在,已经有两年不对户部提出增加拨款要求了。

    于是老张始终在装傻充楞,维持以前给皇家的用度,两年的时间一文钱都没有增加,却也没人来责问。

    理论上说老张违宪了。人家户部对皇家内库的拨款,是根据财政收入按照比例划拨的。然而现在财政直线增加,拨款却一动不动。可惜大宋除了赵佶之外,并没有可以审判老张的***。既然赵佶想不起这事,老张要装傻,于是都拉扯者过了。

    高俅也春风得意的模样,因为他作为一个太尉虽然不会打仗,但也算是立下了大功,依靠踢球给皇帝挣了大钱,所以赵佶越发宠爱老高了,在以前老高和梁师成、童贯,其实是旗鼓相当的,但现在第一宠臣是老高,老梁和老童贯的时代不说过去,却退居二线宠臣了。

    论奸商,张商英只服小高。

    张商英当然知道高俅何德何能有这能耐把蛋糕做大,这肯定是小高的计谋,只是那小子现在***避嫌,再低调,于是通过别人的手去周旋罢了。

    到底是谁的功劳张商英不关心,匠作监现在赚了越来越多的钱在手里,手握无数皇家资产,于是张商英现在也***了。都可以算个小户部了。

    这个一晃眼,匠作监已经是个巨无霸。当初听了高方平的怂恿,张商英冒死去把皇帝的钱忽悠了来,投资组建了汴京造船厂,后面皇帝更被忽悠了掏钱买下江南造船厂的全部股权。

    当初张商英那是如履薄冰啊,他这个判匠作监事要真把皇帝的这些钱给亏,那就问题老大了,被贬官是小事,却是会遗臭万年的。虽然高方平也有“判匠作监事”衔,并且他小子才是总策划人,然而毕竟是张商英主持工作啊。

    所以在当时,老张算是彻底被***肉平绑架。

    现在一晃眼就厉害了,匠作监作为汴京造船厂和江南造船厂的实际控股人,这些时候卖船所获得的利润,丧心病狂到老张都有些不敢汇报皇帝。

    朝廷以及民间的订单那都不说了。仅仅高方平、西门庆、关七几个巨商,就对两个造船厂下了总价值一千五百万贯的订单,就算汴京船厂的管理不如江南船厂,却是经营下来纯利润也能轻松突破一层。

    所以对于匠作监,仅仅从高方平关七西门庆三大奸商的身上,就赚了近两百万贯的利润。

    对这三个奸商没办法,在采购上是要给他们一些优惠的。至于对民间的***订单,对朝廷的订单,那就公事公办,所以利润还要再高一些。

    于是现在张商英对未来的展望是:把现有订单生产完毕的话,能赚到近一千五万贯的总利润!

    这什么概念呢,户部对皇城每年的拨款也就是七百多万贯。这还是在蔡京的放纵下才有这么多的。但高方平弄出来的皇家央企,竟然能提供比户部更多的钱。这就是赵佶觉得张叔夜弱爆了的原因,都懒得去追问他要那点零钱了。

    这些钱,还仅仅是重工业提供给皇家的。若要把***计算上,诸如设计售卖奢侈品坑害权贵,或者是投资钱庄股票、投资一些商业性土地获得的增值等等都计算上的话,张商英自己都被吓到了,他不敢对人说匠作监有多少钱,把这列为了皇家最高机密,除了两个判匠作监事,内府总管梁师成、显恭皇后、***菁太后几人外,谁都无权知道。

    因为一但说出来张叔夜铁定炸锅,如果他约了张克公等人去***的话,恐怕就要反过来,皇家内库开始对户部拨款了。真发生了那事的话,以赵佶的尿性他不会收拾张叔夜,却会把办砸了的张商英整的怀疑人生。

    所以啊,张商英现在痛并快乐着。在匠作监已实际成为皇家资产管理人的现在,张商英如履薄冰,他没能力管控好这么庞大的资产。

    好在名噪一时的***肉平回京了,关于对皇家资产的部署和运作,真得***肉平来拉仇恨了,张商英承认自己真的没有能力。

    所有的问题都是钱的问题,现在爱***肉平的人越来越多了。

    刘太后也爱死***肉平了,皇宫用度回复后,现在皇家用钱宽松了许多,还可以对皇家的教育事业增加一定拨款。

    其实对那些过气的妃子太妃无所谓,皇宫用度增加后,最受益的肯定是几个掌权的风云人物。赵佶自是不用说。

    其次是皇宫最大的采购买办总管梁师成的油水大了,然后***菁虽然不参与***采购,但她作为后宫第三强势的贵人,她现在能享受到的资源,比以前提升了一个量级。

    现实决定了永远是那极少数的几人,享受最多的资源。一千年后也这么一回事。

    所以其实以前***菁和皇后娘的最大冲突,就因皇后缩减了一层用度。那对底层人士其实几乎没影响,该吃吃该睡睡,总不至于在皇城还吃不饱。但是对刘太后这类人的生活品质,对陈淼、梁师成这类总管太监能***的额度,那就影响太大了。

    所以刘太后,以及大奸贼老梁,对高方平的敬佩也犹如滔滔江水,不论那小子有多狠,他事实上盘活了整个大宋……

    皇帝和高方平都消失了,但他们也不消停。在以老蔡为宰相的主持下,朝议仍旧进行中。

    国战期间乃是蔡京张叔夜陶节夫三人团说话,现在少了陶节夫,乃是老蔡老张说了算。

    “大家说说看,都畅所欲言,如今高方平回朝,他带中书侍郎、北京留守头衔,应该怎么安置他?”蔡京念着胡须道。

    其余人面面相视的寻思,老狐狸你当老子们是瓜呢,最怕他的是你,最不想留他在京的是你,你却让老子们先出来拉仇恨?

    呼噜呼噜——

    于是包括他儿子蔡倏在内,一起摇头道:“此乃国朝重大问题,我等自是围绕在以您为宰相的朝廷周围、配合工作,该怎么做,还得蔡太师拿主意。”

    蔡京险些被这些没骨气的棒槌气死,难怪老夫斗不过***肉平呢,他麾下是一群斗士,而老子的麾下是一种奸佞孬种,见好处就上、见难处就缩的那种货色。

    另外老蔡也对《汴京时报》非常非常的不满。国战之前,他们对外宣传的口径还是“以蔡京为核心的朝廷”,国战开启之后都不知道谁出的馊主意,宣传口径变为“以蔡京为宰相的朝廷”,这看起来没什么毛病,但蔡京隐隐约约觉得被人阴了,妈的现在朝廷内部都跟着这么说了。

    张叔夜坐在相位之上,捻着胡须冷眼旁观着这些人折腾。老张不及时说话,是因为老张心里也没拿定注意。要说现在把那小子留在京城也是可以的,大名府有裴炎成依照高方平的路线主持,形势喜人,有他没他高方平都无所谓了。

    然而张叔夜担心的在于,那头小鲨鱼仍旧太年轻,不太定性,若现在就让他在朝廷行走,难保他那脑子有坑的风格又闯些大祸出来,那在***上就太多人哭瞎了。在天子脚下闯祸,那真和他在江州大名府把天捅个洞不同。若江州和大名府那样的事发生在京城,是绝对要有人完蛋的,不是说几个相爷出来和稀泥的。

    两难!

    这是张叔夜的认识。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派他出京,哪里需要去哪里,再在地方熬一个任期,等根基更足、声望更大,更定性的时候回来,那就皆大欢喜。

    但是又担心他小高急于掌权而闹情绪,这种状态下把他一个赢得国战的有功之人又赶去穷山恶水,***上那真有可能出幺蛾子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