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第六十七章 情话    文 / 多彩南瓜 更新时间: 2017-11-03 14:0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一行人来道太白居,小二出来迎接,一看是上次来过的几位大爷,原来是军队里的长官,马上作揖道:“请上二楼雅间,请~请~”

    这次安排的是最好的雅间,陈飞进入一看,真是不错,精美的地毯,各种红木家具,连桌上的茶杯都都那么素雅。? ? 。

    “丁三,我跟你们旅长好好喝一杯,你带我四个护卫道旁边好好招待他们。”何文娟道。

    丁三看了看陈飞,陈飞摸了摸鼻子道:“去吧,好好招待。”

    “是!”丁三转身就出了雅间。

    “坐吧,何上校,想吃点什么?”陈飞道。

    【甑馈br />
    “还要喝酒?吃点菜算了,我不大会喝酒呀。”陈飞道。

    “废话,不大会喝,就是会喝喽,矫情什么?”何文娟道。

    这时小二和掌柜进来,掌柜道:“欢迎长官光临让酒楼蓬荜生辉,长官要吃点什么,喝点什么?”

    “把你们最好的菜端上来,酒要稻什么~”陈飞看着何文娟道。

    “稻花香。”何文娟道。

    “哦,对,稻花香,最好的稻花香,明白吗?”陈飞大声道。

    “明白,明白,马上来,马上来。”掌柜不住低头道,马上和小二一起出去了。

    “你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将军,倒像纨绔子弟。”何文娟道。

    “我这将军本来就是捡的,哈~哈~”陈飞道。

    何文娟看着陈飞道:“桃花村战斗我很担心你。”

    陈飞不敢看何文娟,提起小二刚拿进来的茶壶给何文娟和自己倒上道:“谢谢~有朋友为你担心也是一件乐事。”

    “你有没有想过换岗位,或者出国考察?”何文娟道。

    “怎么?怕我在战场上出事吗?”陈飞道。

    “是的,非常害怕,委员长侍从室,副主任怎么样?升官快,还可得到委员长的照顾。”何文娟道。

    “谢谢,还是算了,不喜欢坐办公室,我怕我会每天打瞌睡。”陈飞道。

    “那去美国考察吧,委员长需要你这样的人去美国,学习美国人的观念,思想和科技,懂吗?”何文娟道。

    陈飞喝了一口茶抬起头看着何文娟道:“我不是一个有远大理想的人,我喜欢现在这样和兄弟们在一起的氛围,喜欢老婆儿子热炕头的热闹生活,喜欢现在的中国人文风俗,你想改变我什么?”

    何文娟一愣,心想,陈飞还是不会为任何人改变自己生活方式的,许是自己太偏激,这样会引起他的反感。

    二人一下子沉默起来。

    这时小二进来开始上菜,各种冷热菜肴满满摆了一桌。掌柜进来拿出二壶酒道:“二位长官,本店珍藏二十年的稻花香,请二位长官品尝。”说完和小二一起走了,轻轻地带上门。

    陈飞和何文娟相互一看,都微微一笑,陈飞道:“来吧,稻花香。”说完给何文娟倒了一杯,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来吧,我敬你。”陈飞端起酒杯道。

    何文娟白了陈飞一眼也拿起酒杯和陈飞碰了一下,陈飞喝了一口道:“这酒真不错,醇香,甘爽,绵甜。”

    何文娟喝了一口,看了看酒道:“色清如水晶,香纯如幽兰,入口甘美醇和,回味经久不息。”

    “有学问,何上校,对酒很有研究嘛!”陈飞道。

    何文娟又白了陈飞一眼道:“你就不能叫我名字吗?”

    “行,何文娟啊,你这酒介绍的不错,来,再碰一下。”陈飞笑眯眯道。

    何文娟拿起酒杯道:“油腔滑调~”

    二人边吃边聊,一会儿聊军队,一会儿聊美食,一会儿聊生活,一下子把两人又拉近了不少。

    陈飞也就二两酒的酒量,一会儿功夫,喝得满脸通红,连脖子也红了起来,陈飞想趁现在还清醒就不喝了,对何文娟道:“今天就到这里了吧,你看我都喝多了。”

    何文娟看着满脸通红的陈飞道:“不行,我难得这么高兴,你就不能再陪陪我?”

    “大小姐,我酒量真不行,再喝我就倒了。”陈飞道。

    “倒了再说,你一个大将军,还不如我这小女子?”何文娟白了陈飞一眼道。

    “行,行,来~那多吃点菜,竟喝酒了,这神仙鸡不错,吃菜,吃菜~”陈飞边道边给何文娟夹菜。

    二人一直吃到天黑,陈飞迷迷糊糊的对何文娟道:“何文娟,那个~那个~差不多了吧~”

    这时何文娟也喝得酒上头了,口齿不清道:“还早呢,还早,来,再来一杯,再来一杯。”

    陈飞一手搭在何文娟肩膀上道:“大~大~大小姐还来喝~喝~”边说边端起酒杯和何文娟一碰就干了。

    何文娟拿起酒杯道:“好样的,好样的,这才是将军,喝~”一抬头也干了一杯。

    瞬间,何文娟也满脸通红,这时的何文娟真是霞飞双颊添媚意,杯映娥眉似吴钩。

    陈飞抬头看着何文娟,如迷如醉,竟一口亲了下去。

    何文娟虽喝多了但没有醉,被陈飞一吻,人一下子软了下来倒在陈飞怀里。

    陈飞倒是醉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抱住何文娟狂吻,微冷的舌滑入她口中,贪婪地攫取属于她的气息。

    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地让何文娟措手不及,香津浓滑的双舌缠绕在舌间摩挲,她脑中一片空白,仿佛一切理所当然,水到渠成。

    何文娟抱住陈飞,她只能把陈飞抱得更紧。

    陈飞感到了何文娟激情拥抱,猛地向何文娟压了过去,二人双双倒在地毯上,何文娟突然感到陈飞的双手在她的身体上抚摸,她抱着陈飞的头在陈飞耳边轻声急道:“陈飞不要,不要,快起来,起来~”

    陈飞是欲火焚身了,何文娟在他耳边的声音让他更加激动,双手一下子撩起了何文娟的衣服把手伸进了何文娟的玉体。

    何文娟全身颤抖起来,把陈飞抱得更紧。

    陈飞和何文娟在地毯上滚动着,突然何文娟撞到了茶几,把茶几上的一盆金鱼缸撞了下来,砸在陈飞背上,金鱼缸马上碎了,一大盆水把陈飞的浴火顿时浇灭了。

    陈飞一惊,甩甩头上的水,看了看身下的何文娟,赶紧把双手从何文娟身上抽了出来。

    “呵呵~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陈飞结巴地道。

    “嘭嘭嘭~”

    “旅长,老馒头来了。”顿时在门外道。

    “等着~”陈飞大喊道。

    门外的丁三和老馒头相互看了一眼,都微微笑了笑。

    陈飞扶起何文娟,何文娟红着脸整理了一下衣服,白了陈飞一眼坐下。陈飞脱下外套,何文娟递过毛巾,陈飞擦了擦脸,坐下掏出烟点上道:“刚才喝多了,喝多了,主要是我有未婚妻。”

    何文娟微微笑笑道:“我知道,你不要有压力。”

    “我想想,我想想~”陈飞又结巴地道。

    陈飞抽了一会儿烟,看着何文娟咬牙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等有机会去netbsp;   “你想说什么?对卢小姐,对我,你对谁更有感情?”何文娟微笑地道。

    “我也不知道,你们二人我都喜欢。”陈飞轻声地道。

    “那你多想想。”何文娟道。

    “知道了。”陈飞看了看何文娟道,陈飞心想,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再说吧,何文娟看着陈飞也不说话只是笑笑。

    陈飞见何文娟不说话就放心了,至少何文娟不会胡搅蛮缠,一时间对何文娟好感大增。

    “进来。”陈飞对门口的丁三道。

    老馒头进入雅间,也不多看低头对陈飞道:“我们跟踪了一个中统行动队的副队长,现东西应该在西北边的三游洞。”

    陈飞抬头看了看老馒头,站起来走了几步,他走到窗户边,看着黑夜中的宜昌城,想了想······

    “如果把他端了并抢出药品要多长时间?”陈飞道。

    老馒头想了想道:“二个半小时吧,如果抢出来放哪里?”

    陈飞看了看何文娟道:“放在何长官的船上。”

    “啊~这倒是好办法。”老馒头真得没想到陈飞会想到何长官的船,那可是军用高巡逻艇。

    “那我去准备了。”老馒头道。

    “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明白吗?”陈飞道。

    “是~”老馒头转身就走了。

    陈飞掏出烟点上想了想,转身道:“有一批货,你帮我带去重庆。”

    “好的。”何文娟想了想道:“能不能告诉我这么回事?”

    陈飞坐下把事情跟何文娟详细说了一遍。何文娟笑道:“你叫我去帮你未来老丈人啊,你就这么自信我一定会帮你?”

    陈飞一愣,心想,你人都是我的,还在乎这点事?除非你不爱我,但陈飞没说,只是笑笑。

    何文娟何等聪明怎会不知陈飞的想法,只是白了他一眼。

    “丁三,进来!”陈飞对门口道。

    丁三进来,陈飞对何文娟道:“你什么时候出?四个护卫可靠吗?”

    “三点出,预防鬼子飞机轰炸,如果你要晚点,早点都行,四个护卫很可靠,他们是我们何家的私人护卫。”何文娟道。

    “嗯,重庆有隐蔽的码头吗?安全可靠的。”陈飞道。

    何文娟想了想道:“石头湾吧,那里的守卫是我表哥,绝对安全。”

    陈飞对丁三道:“你马上回去告诉方营长,说马上跟重庆卢老板联系,要他明天天亮在石头湾接货,要保密。”

    “是!”丁三回道,马上出门去西山工事了。

    “我去安排一下。”何文娟边说边走出了雅间。

    陈飞端起茶杯,喝了起来,虽然人还是晕乎乎的,但思维还是很敏捷,心想,中统我让你空欢喜一场。

    这时何文娟进来看了看陈飞道:“别担心,我都安排好了,放心吧!”

    “嗯,我不担心,我是想中统胆子怎么这么大,连杜先生的货都敢劫?这还是间谍组织吗?这不是土匪组织嘛!”陈飞道。

    “你啊,还真是太天真,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比这个更厉害的事我都见过。”何文娟道。

    “嗯,我应该知道这个社会虽然都在全民抗战,但很多官老爷也在大国难财,享受这个乱世。”陈飞道。

    “陈飞,知道吗?我不希望你大富大贵,加官进爵,我只希望你平安。”何文娟深情地看着陈飞。

    陈飞拉过何文娟的手也深情地看着她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但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希望你明白。”

    何文娟点点头。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