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35章 新的论持久战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1-03 13:4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从午后到临近旁晚十分,草原之上近九万以上的骑兵,在延绵几里的战区里,就那么的跑来跑去,大多时候不是在战,而是拉练外加破口大骂。

    是的来来去去的样子,高方平和萧合达双方,把第一次的场面,复制张贴了五次,最终一个人没死,浪费了许多的力气。

    鉴于西夏人更加奔放冲动一些,他们喜欢破口大骂。其实骂人也是要消耗力气的,而力气最终当然需要粮食去转化。

    从理论数据上,后勤粮草相对缺乏的西夏人,正被高方平以极其猥琐的方式、拖入了另类的交换比当中:能量的交换。

    是的打仗也是能量的交换,只是表现形式会有很多种。而计算能量的消耗和转换,那还真高方平的专业。高方平的***鸡鸭包括马和人,都是这么养出来的。就是一个核心:能量转换。

    目下是初期还看不出来,但迂回消耗到一定的时候,阀值打破后,天平的倾斜速度就会非常之快。

    这是高方平另类的论持久战。

    目下是两股精锐相遇的初期,两边都是疲兵,两边都对对方有所怀疑,都处于试探。这就是高方平敢在保持一定安全距离的时候,临时变阵逃命的缘故。其实虽然每次启动之前都保持了近乎一里的安全距离,但若是萧合达铁了心要追击突击,宋军军阵也是面临很大风险的。

    可惜的在于萧合达也有保留,也在试探,高方平吃准了他一开始只敢试探心态。这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就像诸葛亮的空城战术,只会对名将司马懿奇效,要是换张飞的话,他才管你有没有诈,有没有伏兵,一股脑冲进去就把诸葛捉去砍了。

    现在第一天这样的复制粘贴,明显西夏人的消耗大于高方平部的消耗。他们除了会骂人,会狂笑之外,他们整个部队也明显要比高方平的臃肿一些,机动上要略困难一些。

    因为他们的车比高方平的落后,车的运转也要消耗马力,而马力仍旧要粮食能量去转换。

    与此同时他们的普通粮草体积大,而高方平的是压缩军粮,所需动用的机动车队更少些。

    再有一点,高方平方面的军粮直接就可以吃,而他们西夏人的需要升火加工,虽然不加工也可以直接塞嘴巴里吃下去,不会死人,但那就代表增加肠胃负担,进一步降***量吸收率。

    最致命的一点在于,高方平部的军粮是全营养素,喂马后,因营养带来的活力加成,基本能抵消于直线拉锯上、宋军骑手对西夏骑手的功底差距。

    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要始终掌握住“进食便捷性和高营养优势”,那么高方平就有时间,不停的掌握节奏、利用萧合达的谨慎和无知心态、始终复制粘贴第一次的战术,那会一直把西夏军维持在疲兵状态下,持续恶化,但随着时间推移,高方平部的状态会慢慢恢复到“养精蓄锐”状态。

    那时就是决战!

    这就是高氏兵法中新的“论持久战”。

    这一切没经过验证,但依照后世的科学计算是真实存在的。只要维持住这个节奏,天平迟早会倾斜。

    论及真正的战阵经验,骑兵作战的功底方面,高方平会萧合达差很多。但高方平的优点在于猥琐,只要本着谨慎不犯大错,利用住形势,然后依托装备和军粮的能量优势,就可以如同在西平府拖死西夏朝廷一样的,从技术层面上,最终拖死这只西夏的最后王牌骑兵。

    落后一定挨打。落后也可以表现在许多方面,后勤技术、装备技术当然也算其中之二……

    眼看就要黄昏。

    经过五次复制粘贴后,西夏人恨死宋人了,口干舌燥的样子,真的骂不动了。

    这次双方默契之下,尽管仍旧相互咬住了,但也保持住了两里左右的安全距离。

    于是作为一种战争潜规则,大家暂时消停了,毕竟不论宋军还是西夏军都是人,都要吃饭休息。

    于是萧合达认为结束了第一天的试探和拉锯,可以根据潜规则消停、升火造饭了。

    远远看去,高方平的营地的确升起了处处炊烟,萧合达如何敢落后,下令喝道,“快,造饭,面对高方平什么都要快,看似是咱们在追着他,实际却似乎被他赶着走。要是他先吃好,老子们就别想安生吃饭了。”

    于是稀里哗啦的开始了吃饭大计……

    高方平升火只是做做样子、弄点开水饮用外加泡脚,又不是真的做饭。

    实际上是吃压缩干粮,直接依照定额吃下去了,吃了个六层饱,这是行军规矩。

    于是高方平部吃了微修养少顷,现在的西夏人只是刚刚开始吃而已。

    然后高方平剔着牙又上马了,一挥手道:“开过去吓唬他们!”

    冲啊——

    一伙吃完饭的流氓就提刀,又开始粘贴复制一早的战术、开着过去了。

    看宋军又推进了一里,维持相对安全的距离捣乱了,西夏军真是觉得日了狗了,无奈下稀里哗啦的来不及整顿,纷纷提刀上马,抓紧时间整理出开始那种形态来,和宋军开始对持。

    一边对持,他们又开始破口大骂。

    高方平命两个汉子抬着长长的大喇叭扩音器,大声道:“骂什么骂,我不过是觉得这边的水草相对肥美,想和你们换一下阵地而已,这只是一个请求又不是命令,若不同意你们好好的说就可以了,骂来骂去的有意思吗?”

    西夏人险些被这个***给气死。

    萧合达苦笑道:“大家省点力气好了。本帅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竟是自己不吃饭也不让人安生。但我相信这个阴险奸诈的小人,他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不动气,自己小心谨慎就行。他们是宋人,远来我西夏水土不服,要耗,咱们就可以奉陪到底。”

    于是西夏的军阵略微的消停了些,但也仅仅是“略微”,他们真的很气愤,从来没听说过战场上换阵地这么诡异的要求。毕竟他们只是小时候过家家会这么干,成年后就没这么做过了。

    然而无奈的在于,只要高方平们不吃饭的站在一里外候着,西夏人就得陪太子读书,不能大意,无法下马吃饭。

    因为当时察哥进兵河中府,就是被高方平这头小魔王的“狼来了战术”击败的,狼来了听太多后没人信了,于是高方平这头野狼就真的出城了,猝不及防下就引发了河中府会战。

    作为一个西夏圣斗士,萧合达不断的警告自己,不能再犯察哥用血买来的教训,然而真不知道要陪着这个疯子耗到什么时候?

    最无奈的在于,在这样的大草原无人区地带,双方都是骑兵,在有足够纵深、保持安全距离的情况下,一切的阳谋阴谋伏击包围什么的都是笑话,没可能做到,想做到那得有至少一个月的时间提前布置战场,否则就只有无尽的迂回拉锯,比拼各方面的骑兵技术。

    高方平方面的技术并不成熟,但也有优点,那么一但被他咬死了粘住,在他高方平不犯明显大错的时候,萧合达的任何功底都发挥不出来,走不掉,也赶不走他们。

    就只能被牵制在这个地方,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萧合达不可能也不敢撤回西平府方向,因为老萧的目的是救夏州。而回西平府进行“梭哈”的话,高方平又不是傻子,高方平得跟牌才行。

    萧合达也不敢往夏州方向强势推进,因为那也会被高方平咬住,一但去到夏州,就面临各种内外反包围反交织,在刘延庆部的配合下,白马军司对宋军的优势兵力就不存在了。而且面对高方平这种算死草,萧合达真的不敢把战术往复杂化方面发展,越复杂,就越是高方平的强项。

    察哥已经警告过了,尽量避免和高方平方面陷入复杂化的战场,没人算得过他的。简单粗暴快捷的冲击,才是破高方平的关键。

    YY完毕,怀着满腔怒火,萧合达指着宋军阵地喝道:“他要就给他,复制本帅开除的战术,两翼包抄,冷锻甲骑兵中部突击。注意这仍旧不是真正决战,还是试探。高方平的神臂弩不够纯正,对我冷锻甲骑兵的破甲距离最多百步左右。那么这次若是永乐军重骑出击,就硬拼他们,若不出击,就依托***原骑兵技术功底,于百步边缘迂回踩线,看他是否真被引发神臂弓,再调整战术配合我大军作战!”

    “明白!”全体西夏将军领命之后开始出击。

    大面积分散,两翼包抄,中部冷锻甲骑兵,开始形成强势插入形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