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

第323章:公子,本王赶着去边关(15)    文 / 旺财是只喵 更新时间: 2017-11-03 13:3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下雪了……

    钱浅坐在城墙之上,看着纷纷飘扬的雪花,这是她在秦城的第二个冬天了。将近两年的边塞生活,钱浅踏着成堆的尸骨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战将。

    当年初到秦城,秦城的守将靳海樱看不起钱浅这个京城来的皇女,却又不敢得罪她,于是给了她一个名义上的参将职衔,实际上,她手下并无兵权。

    凌晨卿和夏月染的情况也并没有比钱浅好到哪去。凌家虽是军将世家,然而凌家常年驻守的关隘并不是秦城,而是秦城几百里之外的谷关。

    凌家人不去谷关反倒跑来秦城,这事儿本身就容易使人生疑。秦城的守将是本地人士,难免会怀疑京城凌家这时候派人过来,是否有意将手伸到她的地盘上来,因此凌晨卿到秦城之后,受到的排挤比钱浅甚至更加严重。

    而夏月染,秦城人都认为,她只是钱浅的护卫和随从。

    因此刚到秦城的前几个月,钱浅手中的人马,还是她带来的那些侍卫和凌家亲卫。不过虽然赋闲,钱浅和凌晨卿、夏月染她们依旧没有放松自己。钱浅带着她自己的亲卫队,每天一大早准时到达校场,跟普通士兵一起参加训练。

    边关苦寒,八月末就开始结霜,当年的冬天又来得特别早,当军营的所有人都等着看京城皇女叫苦不迭的表演时,钱浅依旧每日清晨出现在校场中央。

    “我说过了,”钱浅闲着没事跟7788聊天时,略有得意的强调:“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忍!”

    对于训练的坚持,让钱浅她们收获了第一批当地的朋友,其中就有靳将军十分欣赏的偏将苏葵。

    苏葵是个优秀的将领,她在作战指挥方面非常有天赋,自己的身手也不错。也大约是因为她是个技术型人才,她对于一切新鲜的战术和技术都很感兴趣。

    自从钱浅每日来校场训练,苏葵都饶有兴致的看着这群从京城来的糖人兵如何在校场上胡折腾。

    是的!钱浅她们被边将们称为糖人兵,一舔就化,一摔就碎。

    “糖人兵”人数不多,但是没有一日放松的训练,钱浅经常把她们分成两组,她和夏月染、凌晨卿分开带队,做对抗练习。而苏葵,隔三差五当个乐子前来观看,直到有一天,她突然看出了门道。

    “匈奴骑兵多为方阵,你为何不摆锥形阵或是鱼贯阵。”苏葵直接找到了钱浅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匈奴骑兵速度非常快!”钱浅对着自己的两组“糖人兵”比比划划:“我观察过两次匈奴进攻。我们用锥形阵冲破她们的方阵,她们一般不恋战,反身就跑。匈奴骑射的确比我们有优势,可以一边跑一边回身用弓箭攻击,若是我们追击至攻击范围内,损失会非常大。匈奴这个战法是非常典型的风筝战术。”

    “风筝战术?”苏葵嘴里反复咀嚼着这个新鲜的名词,片刻之后,她兴奋地一把扯住钱浅:“那你具体说说,你这个犄角是怎么回事……”

    就这样,苏葵成为了钱浅她们在秦城的第一位朋友。靳海樱本来并不愿意苏葵与钱浅她们太过接近,可是苏葵告诉这位一板一眼的将军大人:“不管京城人是什么目的,匈奴总是要抗击的,很明显,五皇女带来的不是糖人兵,能用就用!”

    “可是刀剑无眼,五皇女要是有什么损伤,我们恐怕要受牵连的!”靳海樱还是有些犹豫。

    “她本来就是来战场历练,”苏葵非常耿直:“对于我们边关来说,有什么比抗击匈奴更加重要?五皇女本事若是足够,自然能自保安全。现在看来,她并非草包,历练一下也许是个好战将,大不了头几场战斗,我近身保护观察就是,女皇派她来就是守边的,让她上战场有什么不对!”

    是没什么不对!靳海樱从善如流。就这样,钱浅她们终于得到了战场历练的机会。

    战争,跟杀人又不一样。在秦城,钱浅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残酷。她参与的头一场战斗结束,钱浅对着堆成山的,已经分不清是自己人还是敌人的尸体残骸,哭得不能自已。

    同袍情谊大概是最容易发展的情谊之一吧!当钱浅带着她的糖人兵,和本地士兵混在一起,并肩战斗时;当她们裹紧披风,坐在微小的火堆前与本地士兵一同背靠着背取暖时;当她们骑着马抗击着迎头而来的风雪,与本地士兵相互扶持着艰难行军时,一种只属于战友之间的微妙感情就这样在京城糖人和秦城守军之间缓缓滋生起来。

    就这样一点一点的磨练,钱浅、凌晨卿、夏月染,成为了秦城人承认的战士。但是真正确立钱浅将领地位的,还是在去年冬天的围城之战。

    那是钱浅到秦城的第一个冬天,果然如凌贵君所料,兵部发往秦城的粮饷出了问题,迟迟不到。

    幸好钱浅她们早就料到了这个问题,往秦城一路,钱浅就自掏腰包收集了许多价格低廉的粗布和旧棉絮,一路上一边走一边买,积攒了差不多有几十车。因为是特别不值钱的破玩意儿,因此钱浅只留了几个侍卫,加上临时***的民妇,一路慢腾腾又非常安全的就将这些粗布棉絮拉到了秦城。

    钱浅则亲自押送了路上采买的近两百车未去壳的廉价粗粮,一起运到秦城。刚到秦城时,因为这些破玩意,秦城守将背地里没少嘲笑钱浅。但是京城来的人都毫不在意,凌晨卿厚着脸皮找靳将军要了一块地方存放这些不值钱的东西,这些东西就这样大大咧咧的摆在那里,像是完全无用的样子,直至凛冬来临。

    那一年的寒冬来的特别早,兵部的冬饷又迟迟不到,靳将军急的几乎上墙。这时候,苏葵来找她了:“将军可还记得凌副将曾经找您讨过一片地建了仓库?”

    “对啊!”靳海樱双手一拍:“五皇女的那些破烂儿!”

    苏葵笑了:“将军怎能不知,那些破烂东西,现在可是宝贝呢!我听说五皇女正在征召士兵家属做针线活,许多兵士的夫郎都去她哪里领了粗布和旧棉絮做披风,一件夹棉披风一晚上就可以做起来,五皇女给三个铜钱做工钱,钱虽不多,但容易赚,大家都欢天喜地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