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183章回归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1-03 13:3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大业九年六月,夏末。??  w、wwcom是看张须陀不顺眼,反正吧,忠臣良将,在一朝之末。大多悲剧收场,也不多个张须陀。

    山东早已赤地千里,义军们总是败而复聚,永无休止,而且像九头蛇一样。一砍下一个脑袋,就能再冒出一个来。

    所以说,这种只剿不抚的模式,除了铸就了张须陀善战之名外,***都没卵用。

    匪患是越剿越多,最后,连一些山东大族都已经纷纷起事,一些山东大姓在乱军中就此开始频繁出现。

    河南的瓦岗军,渐渐壮大,阻断运河的作用越来越明显。成为河南乱军翘楚也是指日可待。

    反而是西北声势正盛的白瑜娑叛军,在大业十年夏天里,收敛了狂暴的面容,变得安静了下来。

    这不是叛军有多良善,而是诸多原因造成的结果。

    第一个,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关西军事集团不是吹出来的,人才辈出,矫矫者众,叛军再想向关西腹地蔓延。根本不可能。

    可惜的是,这会儿大隋国库被杨广已经挥霍的没了几粒粮食,想要进剿叛军,也就变得不太可能了。

    而且。关西门阀子弟,也很久没看到皇帝的影子了,各种各样的念头也就纷纷都冒了出来,这也牵扯了他们太多的精力,眼瞅着西北叛军做大,却也无能为力。

    第二个呢。西北诸族混杂,叛军一起,很快便挤压起了***部族的生存空间。

    吐谷浑,羌人诸部,甚至是一些匈奴人,鲜卑人,乃至于西域和大隋的商人们,都在满怀仇恨的盯着这支叛军。

    第三个,叛军的领白瑜娑出身太低了,隋人呼其奴贼,西北各个部族,都叫他白奴儿,牧奴的出身,无疑拖累了他继续扩张的脚步。

    因为和许多起义差不多,开始的时候,大家尚能同心协力,但人越聚越多,人心也就不齐整了。  芪谌酥坎蝗绨忱醋歉鑫恢茫鲜室恍┌桑br />
    所以说,这支叛军其实不用剿除,早晚要闹上一番内讧,***开来。

    于是,这支人数众多的叛军,在猖獗一时之后,突然间便变得后继乏力了起来。

    总的来说,大业十年夏天,天下更乱了几分。

    用一句正规的话来说,就是反***政的农民起义如火如荼,严重动摇了隋朝的统治根基,巴拉巴拉。

    实际上,这个时候,天下战乱,已经由开始时的单纯的农民起义,逐渐向逐鹿中原的群雄争霸局面转变了。

    义军领们,也开始不太满足于吃饱饭,穿好衣的现状,他们想要得到更多,于是,他们开始强拉丁壮,扩充军队,占据地盘,猛烈的进攻那些大隋的粮草重地,往诸侯,或者说是军阀的道路上狂奔而去。

    当然,这也没什么好说的,读过史的人都知道,这是战乱时节不可避免的一个过程。

    不用给予他们太多的褒贬,尤其是在如此纷乱的战乱时节。

    作为最底层的百姓,这无疑就是地狱,流离失所,命如鸡犬,而对于那些“胸怀大志”的人来说,这却是最好的年头,机遇数不胜数。

    李破不是个胸怀大志的人,所以,这个夏天,他没有想着富贵荣华,也没想着王侯霸业,他只是带着一百多人,狼狈的逃回了马邑。

    云内这一段长城的守军,早就被恒安镇收编了。

    这些苦哈哈,不比当初云中草原上那些军寨里的守军活的更好,过着和贫苦百姓人家一样艰苦的日子。

    他们不是义士,是北地大隋军兵中,处于最底层的那一部分人。

    连来往的商旅,都不愿意搭理他们,可见他们的地位之低下,而他们的作用,也就不用多说了,他们无法保卫长城,更非大隋疆土的第一道防线,只是起到个点燃烽火,向别人示警的作用。

    所以,恒安镇只是给他们送了点粮食,再加上衣物等等,几百长城守军,便义无反顾的投入到了恒安镇军的怀抱。

    代州总管府?还是让他见鬼去吧……

    而这也是恒安镇军能够出塞的先决条件之一。

    当这些苦哈哈看到一队已经看不出多少本来颜色的家伙,骑着战马疾驰而来的时候,如果不是这队人太少了点,他们一定会点燃烽火,然后……便立马利落的逃去恒安镇。

    准确的说,跟随李破回到恒安镇的隋军士卒,只有一百二十四人。

    途中6续因伤重而死的人,每天都有,就算回到了恒安镇,6续病倒了一多半儿,最终又有十几个人不治而亡。

    这年头,人命就是这么不值钱。

    出去五百,回来一百出头儿,伤亡之惨重,可想而知。

    他们回来的不算晚,已经有一队人顺利归来,和他们相比伤亡微乎其微。

    但这不是什么数字游戏,回到恒安镇,李破只是跟急急赶来的李碧说了一句,我们碰上***了,然后便一头栽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李春就不用说了,吓的魂儿都快飞了,守在李破身边就再没动过地方。

    李碧好一点,但也被唬的不轻,在辽东他们走了差不多半年,行程几千里,可也没见李破这么狼狈过。

    心中大悔之余,也有些埋怨自己的父亲,明知道***南下了,还要派恒安镇的人去冒险,这要是人没了,她该怎么办?

    后怕之下,连带人继续出塞的计划,都耽搁了下来。

    尤其可恶的是,回来的人和李破都差不多,睡的都和死***相仿,有的人更是直接起了高烧,因为他们身上的伤口,已经化脓了。

    于是,恒安镇和云内城的大夫们,又都有的忙了。

    恒安镇的李参军又躺倒在了床上,太不让人省心了,不过,又和上次差不多,这位身上的伤口少之又少,就是身体有些亏损,补上一阵儿,就能活蹦乱跳起来。

    李破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睡的那叫个荡气回肠,除了呼吸还在,就和死人差不多,就算又被人扒了个精光,他也没醒过来。

    太累了,一路上根本不敢停留,战马都跑死了几十匹,人累的差不多都精神恍惚了,才回到了恒安镇。

    到了自家地界,精神一放松,疲劳便如同潮水般淹没了人们的神智。

    等李破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肚子也产生了强烈的***,强度上不比反隋的农民起义差。

    于是,他很嫌弃的一把推开扑到他身上,就开始掉金豆子,还有点语无伦次的李春,顺手给了她脑袋一巴掌。

    “饿了,赶紧弄点吃的来,就知道哭,等把我饿死了,你就该笑了是吧?”

    早已熟悉了李破情绪不好,喜欢迁怒于人的德性的李春,破涕为笑,嗖的一下就没影了。

    李破还在嘟囔,这熊孩子,光长个子不长心眼,就不知道先拿件衣服过来?

    接着,这厮捂着咕噜噜直叫唤的肚子,一头栽回床上,惬意的长长叹息了一声,心里想着,这是九死一生啊,不错,咱运气还在,肯定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然后他就想起了他那个便宜老师,心中暗骂,那老小子太不是东西,一直跟着他,光不定能沾上多少,这危险性却实在是不小。

    过后得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尽量离他远点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