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169章刀客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1-03 13: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六月间,河南突然间便乱成了一锅粥。  w、w`w、com

    这个时候,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河南,有无数双的耳朵在倾听着动静,他们也都纷纷感觉到了,天下乱象已成,中原又要进入几人称雄,几分称霸的时代了。

    不过,北地这个夏天,还算是安静的,不论是晋阳,还是楼烦,雁门,马邑的人们,都接到了杨玄感的募兵文函,但谁也没动。

    这些地方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突厥,只要文书上没有皇帝印玺盖的戳子,谁的文函也没用。

    不过马邑郡丞李靖开始有点担心了,因为他的表兄,也就是他舅父韩擒虎的儿子,不听他的劝告,带兵去了黎阳。

    舅父的一世英名,很可能就此毁于一旦。

    不过他也没闲着,借流民作乱,突厥屡有异动为名,募府兵一千五百人,送往恒安镇归李碧节制。

    这个时候,恒安镇军已经达到了近六千人的规模,悄然间,便成为了北地一支成规模的大军了。

    马邑粮仓中的粮草军械,也流水般进入了恒安镇的库房。

    当然,此时,天下间很多人都在积攒着力量,等待着时机的到来,等不及的,都跑去了河南,不过还有很多人,在耐心的窥伺着,小心的***着力量。

    而最好的名义,已经摆在了大家的面前,那就是纷纷起事的各处义军。

    最为可怕的是,大隋的大仓制度和府兵制度,让这些人可以毫不费力的聚敛兵卒,实际上,这才是隋末烽火烧的那么旺盛的根本原因所在。

    只要占住了大仓,天下尽多府兵人家,聚众起事便如反掌之易。

    六月,李破终于能爬起来走两步了。

    不过,和那些野心勃勃的人们不一样,他不务正业的干起了断案的行当。  ?  w-w`w、com

    王庆被提溜了过来。李破仔细的询问了前前后后,遭了不少罪的王庆,差点没把自家婆娘内里穿的什么都告诉了这厮。

    于是,李破终于断定。那个什么王廖有嫁祸栽赃,夺人家产的嫌疑,晋阳王氏族内的糟烂事,让他平白挨了一刀。

    八面楼两位店主,终于沉冤得雪。继续做起了自己的买卖,王庆呢,不管是心灰意懒,还是怕了恒安镇的李参军,过后不久,便派人回去接了妻儿来云内。

    和家里彻底的断绝了联系,算是自立门户了,后来鼎鼎大名的云内王氏也就此而生。

    等王庆把妻儿接过来,李破也觉得看人看的差不多了,于是给自己算是找了个账房先生。恒安镇军的收支往来,就都渐渐交到了王庆手里。

    不过投名状还是需要的,这厮逼着王庆写了一封书信,信里怒斥族中之种种,表明和晋阳主支的决裂之意,写好了,李破派人送去了晋阳,此事这才作罢。

    这位刚一得了信任,便被李破支使着,去继续修葺云内城了。

    接下来。便轮到云内县的两位主官了。

    这到不算费事,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用李破的原话就是,官帽呢。我先给你们留着,你们在县城里待的也很久了,我不信你们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这个先给你们记上,以后再犯,人头也就落地了,要慎重啊。脑袋掉了,可就再也长不出来新的了。

    现在我要你们做一件事,将功赎罪。

    城里还有不少城狐社鼠,都给我找出来,一些人家豢养那么多的奴仆干什么?都让他们遣散。

    还有,北边来的人城里肯定有,都寻出来交给恒安镇。

    城中人家,谁要再敢与北边来往,就告诉我,只要证据确凿,抄家灭门谁不会啊?

    这两位诺诺而去,私下里商量了一番,只能无奈的接受了现实,于是乎,整个六月间,云内城中,又开始了新一波的清洗。八?一?小w-w、w`com

    这次有地头蛇相助,就比较彻底了。

    成群的北地汉子,被从城里各处揪了出来,都被迅解往恒安镇。

    有案子在身的,那就不用说了,两个选择,人头落地,或者充为苦役,没那功夫细审,落到军人手里,只有杀和不杀的区别。

    这里肯定有冤枉的,但没人去管这个,乱世迹象在恒安镇和云内城这里,已经得到了非常彻底的体现。

    军人主持地方,本就是乱世的标志之一。

    可以预见的,此次清洗过后,云内城会非常的安定,也让云内城少了很多的精彩。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敢在街上大摇大摆带刀行走的,只剩下了恒安镇官兵,城中的府兵人家,都把刀子藏起来了。

    有恒安镇那群人在,带刀上街,真是太危险了,北地彪悍的民风,在这个时候,被军人们完全压制了下去,连城外的牧民们进城的时候,都要将怀里切肉的匕,先扔在城外,过后出来再捡起来了。

    和上次不同,城里的大户人家,都默默接受了下来,大多遣散了护卫奴仆家丁,开始细细的琢磨起和恒安镇的相处之道了。

    实际上,静下来想想就能明白,军人驻扎之处,根本少不了利益,军人也是人嘛。

    云内城中焕然一新,当李破很有主人翁意识的想着将云内城的街坊规划一下,别弄的这么乱,一如当年在流民营地中一般的时候,他又见到了几位比较奇特的家伙。

    没办法,云内城已经不太适合英雄豪杰们久住了,严打太厉害,藏不住只能纷纷现身,求个平安。

    这一天,李破见到了袁牧野,一个身为府兵,却总将要斩王侯于刀下挂在口边儿的狂妄家伙。

    这人是鼻青脸肿的被押到李破面前的,显然之前没少挨了拳脚。

    能见到李破,是因为这家伙说有要事告知李参军,城里北边来人,搜出了十多个,也不是什么探子,都是突厥贵戚派来此处,准备买些中原***回去的家伙。

    这样的人就不用回去了,仔细审过之后,都被恒安镇的李参军砍了脑袋。

    像袁牧野这样的人,本来有府兵的军籍护身,不过是因为他带人去北边行走过,被拿下问上一问,多数要充入到大军当中,其实没什么事儿。

    但这人反抗的比较激烈,被人狠狠楱了一顿。

    用袁牧野后来的话说,那是因为他的婆娘孩儿都在城中,不敢轻易出刀伤人,不然的话,他一个人就能闯出云内城去,何至于被***脚相加?他可是袁牧野,要斩王侯于刀下的人呢。

    不过这会儿吧,你却倒霉的说什么有要事告知李参军,那么,事情就大了,因为北边来的那些家伙,很有些人都是这么说的。

    于是,袁牧野被带到了李破面前,还懵然不知,见了这个活阎王,相当于一脚已经踩进了鬼门关。

    后来有人问他,以你的本事为何不求见李将军,要知道,那会恒安镇军可是李将军在做主呢。

    这位满不在乎的回答,切,一个女人而已,俺可是要斩王侯于刀下的人呢。

    嗯,这位有点缺心眼,但缺心眼的人,往往都有着过人之处。

    “俺叫袁牧野,见过李参军。”这位捶了捶胸膛,不高不矮,很粗糙的一个北地汉子,看不出长的什么模样,因为被打的有点凄惨。

    李破也没在意,这些天他又见了不少的人,手上又沾染了不少的血,他的杀气,已经被彻底激了出来,看着谁,都在琢磨,这人该不该死。

    当然,这也不排除,背上的伤口正在收口,很是麻痒,却又不能去挠一挠所带来的烦躁情绪所致。

    “听说你有事跟我说,现在那就说吧,想要什么,都可以提一提。”完全的套路模式,显示他的耐心已经变得很差了。

    袁牧野的回答有点出乎李破的意料之外,“俺用的一手好刀,本来俺是要斩王侯于刀下的,俺师傅说,这得跟对了主人才行,但今天被您捉住了,俺就跟着您了。”

    李破一听就觉着特奇怪,这人说话颠三倒四,但他还是听明白了,人家说了,本来是想跟个大人物的,没想到竟然栽在了你的手里,那好吧,我以后就跟着你混了。

    一个混人?李破瞅瞅黄友,心说,这样的家伙你也能带过来,你得多缺心眼啊?

    也许是感觉到了生死攸关,袁牧野终于灵机一动。

    “您要不信俺有本事,您让人把俺那把刀给俺拿回来,让俺给您耍耍就知道了。”

    认真和执着的人通常都能得到李破比较宽容的对待,当然,闲着也是闲着。

    “把刀给他,严三郎。”

    不过想要糊弄他的人,都需要付出代价,而且,他现在心情很不好。

    严闾人不情不愿的站了出来,他觉得跟个要斩王侯于刀下的家伙对阵,有**份。

    袁牧野的刀,不长不短,作为府兵他很不合格,竟然把环刀给改短了。

    但这绝对不是北地刀客的刀。

    当拿上自己的刀,袁牧野痴迷的摸了摸刀鞘,才离开他身边一会儿,就让他感觉隔了三秋似的。

    (章节之后求月票,看来大家也是疲了,不过阿草还是要执着的问一句,还有月票吗?)(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