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165章夜晚(求月票)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1-03 12:3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月票月票)

    大业九年五月,云内县城彻底冷清了下来。 ??  w-w`w`、c-om应该还能撑几年。

    只要不乱,就有规矩在,像李碧现在就是规矩的维护者,带坏她看样子还得一段时间呢。

    那也别闲下来。李破准备回马场,把妹子接过来了,估计那丫头已经快急疯了。

    之前吧,李破觉着恒安镇就是个大兵营,戾气太足。李春还小呢,在这里呆久了,没准就长成李碧那样了。

    整日里给男人动手动脚的,多让人操心,他这个哥哥还想多活两年呢。

    不过,后来想想,还是之前的想法好些,天下这么乱,一个照顾不到,人可能就没了。还是不能照普通人家的女儿养。

    不过李碧估计是怕他再胡思乱想,马上给他派了个任务过来,让他带人修葺云内县城。

    云内县城里的商***多数都跑了,毕竟出塞的路不只一条,何必在这里跟些不讲理的纠缠。

    镖师和刀客也差不多没了踪影,而夏天里,北边的商队还不会南下,他们一般都是秋天过来,嗯,估计也不会过来了。傻子才会过来伸着脖子给你宰呢。

    身有军务,李破离不开,就让严闾人回马场,把他徒弟接过来。严闾人一听,兴冲冲的就跑了。

    现在李春在他眼里可是宝贝,一个多月不见了,着实是挂念的不成。

    其实没过几天,李破就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为此他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不过他不是先知。带着人围着县城转了几圈,心里差不多也就有数了,毕竟辽东的四方城就是在他面前筑起来的。

    论起修筑城池来,比什么修建屋宅啊之类的还要熟悉几分。

    工匠,人力都是现成的,工匠没处跑,他不像商人,县城的工匠都有数呢,你跑了,县衙都没法交代。

    至于人力,城里那么多的人,都闲着干嘛,召集起来修建家园了,咱们也不是皇帝,往死了用你,一天两顿饭,管饱。  w-w、w、com

    伤了亡了的,不管是你自己不小心,还是咱们的责任,都会给家里抚恤,比后来的一些工程的待遇还要好一些。

    南城有点矮,加高,北城被风吹的有点酥了,加厚。

    那些宫室有点碍事,拆一部分下来,看看砖石瓦块的还能不能用?

    于是乎,五月间的云内县城又热闹了起来,虽说没了行商,但也没那么冷清了。

    半个月下来,县衙里的官吏就都让李破撵的鸡飞狗跳,再不复往日任事不管,只等别人孝敬的懒散模样了。

    县令和县尉也不再胡思乱想了,对他们来说,在这边塞之地为官,真是大不易啊,谁好像都能压他们一头,丝毫没有作为一县之长的***。

    等到将人都动员起来,李破便进驻了八面楼。

    这回不同了,店家再不敢往外赶人,招待的那个热情。

    等到熟人迎出来,李破一看,得,王氏子弟这脑袋还真不是一般的尖锐,一问之下,才知道,八面楼的店主由一位变成了两位。

    王庆在八面楼持了股份,八面楼也就由之前的一人持股,变成合资经营了。

    “你这是不走了?”

    “不走了,参军莫要笑我,在下只是觉得别人都走了,这里也便成了大有可为之处。”

    “你到是想得开,什么可为不可为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留在这的人,都要有些胆量,只是不知道你这胆子从哪儿来的。”

    “参军又来说笑,您看,您今天就进了八面楼,只能说这里还有可取之处,您说是吧?”

    “八面来风的地方,自然有点特别,好了,饿了,赶紧上菜。”

    “参军要不要酒,我从晋阳带过来几坛……”

    “还有事做,不能饮酒,这样,你给我收拾几个房间出来,我就住你这里了,不会嫌弃咱们煞气大,冲了你的生意吧?”

    “参军这样的贵人,我们请还请不来呢,您稍等,菜马上就来,房间也多,一定也是清净去处。”

    李破感觉很满意,都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话说的是一点都没错,从流民那会儿,再到辽东,吃的苦那叫个狠啊,你看这是一年一个台阶,现在也能被人敬着了。

    这人到也有趣,只是留在云内城啊,也不知存的什么心思?

    从这一天开始,李破就算住在了这里,一直会等到城墙那里完工,估摸着,那会也应该是夏末了。

    今年马邑还算安静,不过等到皇帝又打了败仗回来,恐怕就又热闹了。

    ………………………………

    这一天傍晚,李破又像往常一样,回到八面楼,要了几个菜开吃,不时有人进来禀报事情,都被他三言两语打走了。

    八面楼里的客人渐渐还是多了起来,今晚来的客人,都要来李破这里报个道,说上几句。

    这些人就都是云内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他们来八面楼不是吃东西的,更不是来看歌舞的,而是每天来这里坐坐,跟李参军套个近乎。

    这些***部分都是家有产业的人家,这些门户搁在晋地大城晋阳,也就是太原,都不算什么,但在云内县城,就活的有模有样了。

    他们的产业很杂,脱不开商贾之事,但在云内县境内,有的有着牧场,有的有着田产,有的人家,也可以说是官宦之家呢。

    恒安镇的人一阵折腾,这些人必定都会受到波及。

    不过呢,话又说回来了,荣大郎那样的家伙纷纷在云内县城站稳脚跟之后,他们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黑***这东西,和军人一样不讲理,这些人一旦消失在云内县城,坐商,也可以说是坐贾们反而能喘口气出来。

    军人毕竟是军人,大多数时候,军人的存在都不是以欺压百姓为目的的,军人是秩序的维护者,而非破坏者。

    和黑***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当然了,这年头也不好说,军人和黑***之间的转换,是非常的快,乱世嘛,就是这个模样了。

    这会儿,李破也就变得和颜悦色了起来,这可都是良善之家,咱不能再欺负人了。

    他到还是老样子,很愿意跟凶恶的家伙使劲碰一碰,一碰之下,大多数都是你死我亡,而细胳膊细腿的人,他就觉着欺负起来没多大的意思了。

    其实到了这一年的秋后,云内县会惊喜的现,粮产牧畜都有所增长,靠着恒安镇军,城里的产业,也没吃太大的亏。

    军兵们入城逍遥,并不比那些杂七杂八的汉子手脚小了。

    晚上,李破吃过了晚饭,便去了楼后的一间院子,院子颇为清幽,暂时作为李破的住处,等闲没人过来打扰。

    让黄友,陈三两个自去安歇,李破进了屋子,摘下腰刀,往桌子上一扔,一天的疲惫终于涌了上来。

    修葺城池,不是那么简单的活计,前前后后的事情都要过问,虽说很长知识,以后见了城池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但真叫个累。

    心灵和**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他觉得现在看城墙就有点晕。

    脱了外袍爬***,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深夜了,黑洞洞的屋子里,月光顺着窗棂照进来,屋外的树枝,在晚风中出哗啦啦的响动,在月光之下,映在窗棂上的影子好像鬼怪一样张牙舞爪。

    李破猛的睁开双眼,随之好像幽灵般从床上缓缓坐了起来。(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