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164章商人(求月票)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1-03 12:3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月票,月票)

    王庆确实有点害怕,未知总是令人恐惧的,但却不怎么担心,因为再怎么说,他也是王氏子弟,在晋地,不管有着怎样大的胆子,听到王氏这两个字之后,都要三思而行。??? ◎№ ?  w`w-w`com

    因为王氏可不光有垂垂老矣,顽固守旧的家老,也不只有着纷繁复杂的内斗,王氏还有遍布晋地的门生故吏。

    可以说,有才能的王氏子弟,与主支都不会太亲近,甚至有的人已经自立门户,不与晋阳王氏往来,但主支一旦有事,却一定能得到他们的全力相助。

    像他这样的旁支子弟,虽然无足轻重,但也正是他们这些无足轻重的旁支血脉,成为了王氏的根系。

    所以,他王庆出事,就是王氏商队出事,意义差不多,都会引起王氏的瞩目。

    进了恒安镇,***人和货物,都被带走了,只有他,被领着来到一间屋子的外进。

    王庆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感觉,这些家伙对太原王氏没有多少敬畏之心。

    这里很安静,来往的人不多。

    四周打量一下,也看不出什么,很普通的屋子,既没有什么书香气,也没展露出多少武将的威风。

    好像晋阳王氏的门房,王庆又冒出个颇为古怪的念头。

    往里面通禀的人很快就出来了,向王庆点头示意,道:“参军叫你进去。”

    架子到是不小,这个参军也不知是怎样一个职位,竟然能和主将分庭抗礼。

    王庆站起来,整了整衣装,心里也在念叨着,希望这位李参军是个聪明人,要是个分不清轻重的家伙,那就有点糟了。

    不过,还没等他往里走,外面急匆匆进来一人。瞅了这里的人一眼,眼神直勾勾的很让人的慌。

    不过这人对他们未作理会,直接进了里面。    w-w、w、com

    桌案后面坐着一个人,没有摆弄别的东西,让人等待,显示自己的深沉和傲慢。

    桌后的人自他进来,就静静的瞧着王庆。

    王庆只瞄了一眼,心里就吃了一惊,这***还是个半大娃子嘛,这就是李参军?咱家小子再长几年,也快赶上他了吧?

    之前在心里描绘的形象,一下就完全崩塌了下来。

    不过,吃惊归吃惊,他可不会怠慢,关西口音很纯正啊,看那坐姿也很有气势嘛,更何况,还具备杀人如屠狗的心肠。

    王庆立即弯腰躬身,手臂伸长,手与顶齐,“王庆见过李参军。”

    前面传来一声轻笑,“不必多礼,坐下说话吧。”

    王庆心头一松,好兆头啊,让坐下说话呢,不过等他谢了一声,直起身子来,微微扭头四下瞅瞅,椅子呢?

    此时,李破拍了拍额头,笑道:“啊,刚刚搬入此处,连个椅子都没有,要不,你受累站着说话可成?不然的话,只能坐我这张椅子了啊。”

    王庆听了是一脑袋的黑线,这种故意耍弄人的家伙,他成年之后却是第一次见到,不过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王庆挤出尴尬的笑容,负手而立,“参军说笑了。”

    李破笑着摇了摇头,“我可没说笑的意思,你们晋阳王氏的人,是有资格做这把椅子的。”

    王庆顿时感觉到了浓浓的恶意扑面而来,心惊之余,也有点狐疑,晋阳王氏跟这人有仇?

    “既然你不敢坐,那就只能站着说话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王庆是个聪明人,立即就明白了过来,这下马威吃的,真是不冤,人家是在告诉你,别说什么晋阳王氏还是太原王氏的,在这里,你只有站着说话的份儿。

    这不是对晋阳王氏不敬,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但却也是对晋阳王氏最大的一种不敬。

    换个主支族人过来,一定要争一争,因为这事关王氏家声,但王庆不会,他这人,可没什么给主支抛头颅洒热血的念头。

    所以他立即点头道:“在下明白。”

    “嗯,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劲儿。”

    李破向后仰了仰身子,这几天见的商人之多,都快让他吐了,巧言令色的有,据理力争的也有,颇具反抗精神,最终肝脑涂地的也有。

    所以,云内城在这个春末夏初的时节,迅萧条了下来,军人在搞破坏上面,有着自己独有的优势。

    不过晋阳王氏的人,李破到是头一次见到。

    王氏藏的比较深,专找些代理人出头露面,这晋阳大阀,果真有些章法呢。

    如今到底还是碰上了一个……

    珍稀动物,得好好瞧瞧。

    可惜的是,这人一瞅就知道,不是王氏嫡系,他本来想见到的是个满嘴之乎者也,义正词严的书生呢,没想到还是个商人。

    李破迅失去了兴趣,“听着,第一,辽东用兵甚急,为补军需短缺,今天所有过往商旅,皆要缴纳足额商税,才得同行云内。”

    “第二,出塞商队回转,也须缴纳税赋,这么一来,今年做买卖好像就不太合适了,有些人呢,还要出塞,也不知去做什么?”

    “不过呢,只要交了税钱,咱们恒安镇也不管你那么多。”

    “第三呢,也是看在你也算是名门望族之后,就跟你多说一句,我劝你最好在云内城老实的呆着,或者呢,掉头回去,等明年再来。”

    “今年天下很乱,河北和山东来了不少商队,都想从这里出塞,捉住一问,都是官府捉拿的贼人,你们就不要往里面掺和了吧?”

    ***的都是废话,只有最后几句,才让王庆有了恍然大悟的感觉。

    就说嘛,恒安镇的人再大胆,也不该明目张胆截断商路才对,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于是,王庆再次躬身抱拳,“多谢参军提点,过后王庆必有重谢。”

    李破笑了笑,商人就这点不好,感谢人的法子有很多,他们只会拿钱来收买你,现在钱有什么用?能买来粮食还是能买来军械?

    晋阳王氏,太让人失望了。

    懒懒的摆了摆手,“谢就不用了,货物留下一半儿,去云内城吧,那里可也不是什么善地,望你好自为之。”

    王庆出了屋子,回头瞧瞧,这位李参军还真是名不虚传……

    再去见见那位恒安镇将?省省吧,恒安镇这里颇为诡异,还是尽早离开为好,至于父亲的托付,那是根本没影的事儿,和关西世阀联姻,轮不到他们这一支。

    何况还是续弦,让他也只能苦笑以对了,他真想带兄长到了这里来瞅瞅,能管着这些骄兵悍将的女子,那是你能惦记的吗?

    恒安镇的办事效率很高,王庆被礼送出恒安镇的时候,商队已经等在了外面。

    王大这回也老实了,大军营地一入,没经过战阵洗礼的草莽龙蛇,都得瘫了。

    货物整整没了一半儿,让王庆颇为心疼,要知道,这可不是晋阳王氏的东西,这都是他们家的家财,只这一次,就可谓是损失惨重。

    也不坐马车了,王庆牵过一匹马,飞身上马,“走吧,去县城。”

    到县城的路上,王庆就一直在想,该怎么把损失补回来。

    快入城时,有人过来问,“东主,咱们住哪家客栈?荣大郎……”

    王庆刚要说话,又转着眼珠想了想,却是道:“先去八面楼看看再说。”

    有时候,商人胆子确实不算大,但有的时候,却大的让人吃惊,现在,王庆就已经存了破釜沉舟之心,准备在云内城落脚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