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第三十六章 码头    文 / 多彩南瓜 更新时间: 2017-11-03 12:2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1927年1月1日,国民政府将武昌,汉口,汉阳三镇合为京兆区,定名为“武汉”是当时的临时都,长江及其最大支流汉水横贯市境中央。? ? 

    现在的武汉作为中原中心城市,相当繁荣,是仅次于上海的大城市。

    独立团经过三天的行军进入武汉,通讯连接到指令,独立团进入市区天一码头驻防。

    刚进入市区,只见城市两旁都是武汉市民,拿着青天白日期,拉着横幅,庆祝**固镇大捷。

    一时间把陈飞搞得不知所措,这时来迎接独立团的武汉守戍司令部人员来了,只见一位少校见到陈飞马上敬礼道:“陈长官,欢迎!一路辛苦了!我来带独立团进入天一码头驻地!”

    “这是怎么回事?这也太热闹了!”陈飞道。

    “陈长官,您还不知道,你们团在固镇浴血奋战的事,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这几天全国的报纸都在报道你们的事。”少校道。

    “哦,原来是那些记者。”陈飞道,“耗子,告诉各营长不要交头接耳,不要受市民影响,正常行军。”

    到天一码头有一段路程,一路上市民越来越多,都是来看热闹的,或是庆祝的,但是看到一队队杀气腾腾刚从战场上下来充满硝烟的老兵,都开始默默地行注目礼。

    武汉街头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听到整齐的脚步声。

    这才是经过战场的铁血军队,不是欢乐取闹政府安排的游行队伍。

    在队伍最后的是被抬着的一百多人的重伤人员,这不是军阀混战的队伍,而是抗击侵略者,保卫国家的队伍,怎能不让人动容,不让人为之感动,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这种场景,国人被这种情景感染了,不用报纸宣传,不用大人物演讲,这是最好的方法告诉民众,告诉民众我们在抵抗,我们虽然付出了很大的伤亡,但不会放弃!有千千万万像独立团一样的战士存在,中华民族就不会亡!

    独立团在少校的安排下,驻进天一码头两旁的仓库,里面有整齐的木床,干净的被褥,足够三千人使用。

    “陈长官,先安顿一下,明天我再来。”少校道。

    “好的,谢谢!”陈飞道。

    见少校离开,陈飞把何文兵,唐兵叫来道:“何参谋长把部队驻地用沙袋围起来,安排哨位,任何人没有了、命令不能进入和离开驻地,唐兵去安排各营连营地,还有把这个码头也控制起来,军委会既然叫我们驻进来,肯定也是这个意思,不过现在没有命令,只派兵驻守,维持秩序,等具体命令,去安排吧。”

    “是!”“是!”

    陈飞看着长江,思绪万千,这半年的战事让陈飞失去了很多,也得到了许多。记忆的碎片不时浮现在眼前,想到自己的官位是兄弟们用命拼来的,想到牺牲的兄弟,想到卢小姐,何文娟······脑子乱得像一团乱麻似的。

    “团座!你的房间安排好了!”耗子进来道。

    “哦,好的,走!”陈飞跟着耗子去团部。

    一间很不错的木房,推开窗户能看见长江一望无垠的江水,位置很理想。陈飞刚进一会儿,耗子机灵地抬着一个大木桶进来道:“团长,洗个澡吧,老张头烧的热水。”

    “娘的,这副官干的真心不错。”陈飞高兴地道。

    “嘿~嘿~”耗子笑笑道。

    下午丁三进来道:“团长,外面有很多人都想见见你,这是他们的名片,你看看。”

    “哦,放着吧!不要放任何人进来。”陈飞对丁三道。

    “是!”丁三回道转身就走了。

    陈飞看了看一堆名片,都是各路神仙,有商人,有军人,政府官员,有记者,这时他看到一张“上海宁波商会”的名片,心里想:这应该是卢老爷的人吧,过会见见。

    这时丁三又跑了进来道:“团长,有二位说是你姐姐,姐夫的人在外面。”

    “啊~姐来了,快快!让他们进来。”陈飞忙起来道。

    丁三马上去迎接,陈飞也跟了出去。

    不一会丁三带着一女三男过来,陈飞一看是二姐,心里很高兴,大喊“二姐,这里,二姐!

    “小弟~小弟~”二姐陈慧也激动得大喊道。

    “二姐怎么到武汉来了?”陈飞看着二姐道。

    “我是去cd的,父亲母亲和大姐都已经去了,我和你姐夫要把一些设备押送到cd去。”二姐道。

    “哦,那什么时候走?”陈飞道。

    “走?怎么走?都没有船,现在都在抢运各种机器设备到大后方,像我们这种小工厂,只能等,我和你姐夫想去找找卢伯在武汉办事处帮帮忙,看到报纸上说你带队伍来武汉,我们就来找你了。”

    “哦,二姐来坐,姐夫快~快~坐~坐,耗子,泡茶,好茶,快!快!”陈飞激动地道。

    “小弟,你瘦了黑了。”二姐含泪道。

    “二姐,看你说的,男人瘦点,黑点健康,哈~哈~哈!”陈飞笑道。

    “小弟,现在是**团长了,厉害了,我早就说过,小弟一定有出息。”二姐夫康炳仁笑道。

    “谢谢姐夫夸奖,晚上咱们一定要喝个痛快。”陈飞很兴奋。

    “这二位是~~~?”陈飞看着另两位道。

    “哦,这两位是我们家掌柜和经理,你没见过,这二年亲自招的,来见过大少爷。”二姐夫道。

    “大少爷,大少爷~”二位道。

    “哦,对了,姐夫,我在南京咱家店里拿了钱。”陈飞难为情地道。

    “知道了,南京掌柜跟我讲过了,没事,要多少,给多少,还不是你姐当家,哈~哈~哈~”二姐夫笑道。

    “谢谢姐夫!”陈飞道。

    “小弟,你现在守着天一码头,这自己家的货要尽快安排运走。”二姐道。

    “啊~我上哪里找船去,我又不认识船长。”陈飞道。

    “反正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二姐道。

    “哦,知道了,你先住着,我打听打听,对了你住哪里?我好去找你。”陈飞道。

    “武汉大酒店,5o2,5o3,5o4这三间,我们这几天都在,好了,现在你来,我可放心了。”二姐高兴道。

    “你这个团管多少人?好像是大官吧!”

    “笨蛋,团长管二三千人,小弟是中央军都是精锐部队,你懂什么!”二姐夫嘲笑道。

    这时耗子进来道:“团长,外面来了很多慰问团,拉来了很多吃的,你看。”

    “叫何参谋长,老馒头接待一下就行了,我就不出面了。”陈飞道。

    “是!”耗子转身就走了。

    “报告!”唐兵道。

    “哦,有事?”陈飞道。

    “团长,部队都安顿好了,刚才卫戍司令部来电,给我团的兵员装备马上就到,你看。”唐兵道。

    “哦,你安排一下,都补充道各连营吧,完了,告诉我一下。”陈飞道。

    “是!”唐兵转身就走了。

    “小弟,真的长大了!”二姐看着陈飞道。

    “丁三,丁三,告诉老张头,晚上多做点好吃的,我姐来了,你去街上看看买些当地特色菜来。”陈飞对丁三道。

    “是!”丁三回道转身就走了。

    “二姐,父母,大姐,大姐夫都好吧?”陈飞看着二姐道。

    “好!好!家里的事你就不要担心了,有我和大姐在,你和卢小姐后来见过吗?”二姐问道。

    “又见过一次,她来军营看过我,现在应该也去cd了。”陈飞道。

    “这该死的鬼子,要不现在你已经快结婚了。”二姐咬牙道。

    “现在兵荒马乱的,不知道时候才能成家?”二姐又道。

    陈飞掏出烟递给二姐夫和二位掌柜道:“姐,你就别担心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哈~哈~哈~”

    “臭小弟~~~”二姐笑骂道。

    “哒!哒!哒!”一连串的冲锋枪的枪声突然响起。

    陈飞一愣,心道:大概在维持秩序,不知道生什么事了。

    “小弟怎么回事?”二姐夫等人大惊道。

    “不知道啊,没事。”陈飞平静地道。

    “喝茶,姐夫,军队在维持码头秩序,没事的,在我这里放心好了。”陈飞笑道。

    这时赵六跑了进来大喊道:“报告!”

    “讲!”陈飞道。

    “码头秩序乱,一连长朝天开枪威胁一下,你有客人在啊?”赵六道。

    “没事,我姐,姐夫,不要伤人,去吧。”陈飞道。

    “是!”赵六回道,他怕被陈飞骂乱开枪赶紧过来先汇报,见陈飞心情不错,也就放心了不少。

    晚上老张头摆上了十多个菜,陈飞在团部宴请二姐,姐夫等人。

    陈飞做梦也没想到在武汉还能遇见自己的亲人,很是高兴,这几天的惨痛心情一下子冲淡了许多。

    陈飞很想把他们安排在团里一起住几天,但这毕竟是在军营,又是战时,只能送姐去酒店。但还是让丁三派了三个机灵点的战士暗中保护。

    第二天一早,陈飞马上见了卢伯的人,原来是宁波商会在武汉办事处经理,希望陈飞能帮忙让卢伯的货物先通过,陈飞马上就答应了。并提了自己需要卢伯帮忙的事,希望得到他的帮助,那个经理想都不想马上答应并说自己会去联系二姐他们,陈飞叫来赵六,让他们相互认识一下,让他有事直接找赵六。

    这时何文兵进来道:“团座,人员准备已经到了,你去看一下。”

    “不用了,都分配到各营,具体数字过会儿报上来就行。”陈飞道。

    “何参谋长,人员到了,那我得快回去,不然老兵都没了。”赵六起身向陈飞敬礼后马上走了。

    卢伯的那位经理见陈飞比较忙也就回去了,陈飞送出团部道:“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自己人不要客气。”

    那位经理回道:“好的,姑爷!”就高兴地走了。

    何文兵走过来奇怪地道:“姑爷?你结婚了?”

    “没有啊!这是父母订的一门亲事。”陈飞笑笑道。

    “哦,父母之命······”何文兵喃喃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陈飞瞟了他一眼,转身回团部去了。

    “报告!”方敏进来。

    “进来,有事?方连长!”陈飞看着方敏道。

    “军委会和88师同时来命令,近期要我们驻守天一码头,维持码头秩序,防止鬼子破坏,加快码头运输。”方敏道。

    “行,知道了。”陈飞道。

    这时唐兵进来,见陈飞在,就道:“来了18oo名战士都补充到各营连了,老兵比较多,新兵6oo人但都培训过还行,老兵都是淞沪会战受伤时打散的,各个部队都有,军委会对我们算不错了,装备有中正步枪人手一支,子弹每人三十,别的没有了。”

    “子弹这么少,轻重机枪也没有,娘的,这也太少了!”陈飞道。

    “算好了,团长我们是中央军,委员长想着我们,别的部队连枪都不齐。”唐兵道。

    “也是,那这样,你跟老馒头说,把我们的战利品换子弹,轻机枪,冲锋枪,还有药品,偷偷地进行。”陈飞道。

    “行,我知道了,这事也只能老馒头能做,听说上头还给我们了5ooo大洋是吧?”唐兵道。

    “是啊!你要钱啊,自己找老馒头去好了。”陈飞道。

    “不是,想给死去的兄弟们多寄点钱,还有受重伤要退伍的。”唐兵道。

    “还是你想的周到,你看着办好了。”陈飞道。

    二人好像想到了什么,都默默地抽起了烟。

    胜利的喜悦属于很多人,属于那些在后方工作的人,那些肩上有星星的人,但永远不属于老兵,他们只会在一连几天里恍恍惚惚看见那些在战斗中失去的兄弟们······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