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156章年关(大力求月票)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1-03 00:0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四更,求月票。  w-w、w`com)

    从云内城中出来,两人脸上都红扑扑的,满嘴喷吐着酒气,十几个随扈军兵,也是东倒西歪。

    北地豪杰,喝起酒来,不论文武,那都是不要命的。

    李碧和李破还算好的,只是和县令县尉多喝了几杯。

    也没人敢强灌他们的酒。

    不过说起来,酒宴上的菜肴,到是很合李破的胃口,他这人嘴刁,能让他感觉合胃口,那就说明做的菜很是不错了。

    “嗯,也不知是哪家厨子做的东西,很不错啊,改天问一下,要到咱们恒安镇,那就好了。”

    “就知道吃,那县令和县尉长了满身的心眼,以后你可得多提防些。”

    “瞧你说的,不就是个厨子吗,用不着这样吧?”

    见李碧开始咬牙切齿,李破嘿嘿一笑,顺手解下披风,给李碧披上,后面传来一阵吭吭哧哧的窃笑声。

    李破回身怒瞪,后面顿时鸦雀无声。

    李参军的***,那在军中已经是有了名的,经过这些日子,两人行迹也渐渐落在旁人眼里了,又传郡丞收了李参军为***。

    于是乎,李破的名声更著,众军颇觉,能将李将军这样的女人降服并娶回家,李参军的本事着实不小。

    只是不知道,等李将军进了门,是东风压倒西风呢,还是多出一位有惧内之癖的李参军出来。

    不过想想,应该还是以后者居多,毕竟李参军虽是比较凶猛,但他只有当郡丞的丈人,却没有当郡丞的爹啊。

    这些狗屁倒槽的闲言碎语,有着流传渐广的趋势。

    但李破不以为然,他认为,这都是嫉妒,他李破也不是吃素长大的,还能一辈子被李靖压在下面?会吗?

    而且。??  ?  w、w-w、-c-o-m-”

    事实证明,她的挣扎现在已经是越来越微弱了。

    直接就挨了李破一棒子,“云内这地方,太近边塞,韩景父子在此经营多年,定留了不少亲信下来,咱们若是按部就班,不定就让人觉着咱们可欺,那样一来,怕是麻烦接连不断,反而不如趁现在还算安静,快刀斩乱麻,大力整饬上一番来的省事一些。”

    李碧不说话了,当她认为这人说正经事的时候,往往人家在开玩笑,当她以为这人在说笑的时候,人家却在说正事呢。

    这是李破对抗强权最直接的表现,果然弄的李碧很是晕乎。

    几乎是稀里糊涂的,就将进驻恒安镇第一个要做的大事给定下来了。

    …………………………

    大业八年年关,马邑郡的云内马场很是热闹,一下多了两三千人出来,想不热闹也不成。

    不过再是热闹,也不过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然后醉醺醺的军汉们凑在一处,你摔我个跟头,我揍你一拳罢了。

    李碧将这支新自成军的隋军军官都召集到了一处,款待了一番。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能被李靖派来接管恒安镇的隋军,都已被他掌控多年,杂七杂八的人几乎一个都没有,比从辽东带回来的一千人马,要单纯的多的多。

    李碧之后要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在这支隋军上面,刻下自己的烙印。

    李破没管那么多,人多了,自然权力也就大了,是好事儿,也没必要想那么多,军人的事情,需要军人的手段来解决。

    更何况,他手中还有一千从辽东带回来的人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明白他的分量,不需要用过多的言语来表述自己的与众不同。

    就像当初随军去河北,到头来,几个不听话的旅帅,都被他治的服服帖帖,而在恒安镇,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这些隋军军官,都是些粗人,当然了,李破也细不到哪儿去。

    凑到一处,军官们往往要多敬李破几杯,镇军参军这个职位吧,有点虚,想要有所作为,还要看跟镇将的关系如何。

    关系不好,那就是靠边站的命,实权呢,或归镇将,或归手下将领,不一而足。

    但关系好的话,就大有不同了,会直接变成军中的第二号人物,位于诸将之上。

    显然,李破的情况就属于后者,不同的是,他跟镇将的关系太好了,都快好到一家里去了。

    第一次跟众人正式相见,大家伙的心思差不多,除了要给李参军留个深刻的印象之外,那就是多喝两杯增加感情了。

    李破酒量还算不错,但架不住人多啊。

    这个说,参军啊,咱们在辽东跟您走了一路,您看,这得多喝点吧?

    另一个直接就说,您看俺这么大岁数了,还在您收下领兵,这碗您得干了,不然俺这心里不好受啊。

    得,都是在军中厮混久了的人物,那理由找的都花样翻新了,算是让李破长了一回见识,人还没认全呢,李破就喝的舌头都大了。

    不过,心思还算清明,谁是点到为止,谁有意灌他,他是记得清清楚楚,这账过后有点算呢。

    不然的话,都当他这个参军年纪小,好欺负是吧?你看咱从辽东带回来的,多老实,就是***老实的有点过头,不知道过来帮着挡一挡,不是想看老子笑话吧?

    酒醉心明,这些新来的只是听了些李参军的传闻,明显不晓得李参军的诸般手段,以及那你让我一时不痛快,我就让你一年半载不舒服的心肠。

    李破这边喝的是颠三倒四,却不知道自家妹子这个年过的有点悲剧。

    李春是跟严闾人几个人一起吃的年夜饭。

    这会儿,严闾人就是众人的领了,不是因为这人多有领袖气质,人格魅力什么的也无从谈起,只因为这厮杀的人最多,***几人都心存畏惧的关系。

    别看严闾人唠叨,但人家那也是分人的。

    黄友和陈三闷头喝酒,时不时交谈两句,从不去主动招惹严三郎。

    只元朗不停的跟严闾人碰杯,严闾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抿一口,唠叨的话全冲着李春去了。

    “你呀,别老是想着大哥怎么怎么,专心练剑,过不了几年,你就能站在你大哥身边,***人……加一块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他这也算是因材施教,看出李春着紧这个哥哥,总是拿这话来激励于人。

    不过这话李春已经听的腻了,哼哼了两声,只是一心听着前堂的动静,很想到前面去看看,别让大哥喝多了。

    严闾人还在继续,“俺师傅,也就是你师爷,是从南边过来的,刀出北地,剑出江南,那是一点也没差,哪天得了功夫,师傅带你去江南走一遭,见识见识那里用剑的好汉。”

    元朗在旁边就问,“您去过江南?”

    严三郎明显被问的有些尴尬,接着就冷哼了一声,“哼,早晚要去的……”

    于是,一桌人都憋了笑。

    李春也回过神来,笑着就问,“师傅,你用剑就够厉害了,师爷岂非成了神仙?”

    徒弟接话,严三郎“老怀大慰”,“你师爷不如俺厉害。”

    啊?这个回答有点出乎意料。

    严三郎得意非常,抿了口酒道:“你师爷说了,这叫青出于蓝而青于蓝,别灰心,你师爷你教出你师傅这样的***来,你师傅也能把你教出来。”

    “俺跟你大哥回来,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了……”

    “师傅,大哥说了,您是他捡回来的,而且捡的时候,根本没想好有什么用。”

    李春这孩子,彻底被李破给带坏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