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陨神记

第四十九章 最后的疯狂    文 / 半醉游子 更新时间: 2017-11-02 23:5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云鹰狂暴登场方式震撼了每一个人,他这关键时刻冒出来动不要命的一撞,居然一下搞定两个变异人领,这是何等的疯狂和幸运?!

    黑袍怪人动弹不得,整个面罩破损脱落,一张丑陋无比的脸能隐隐约约分辨五官,但下巴和脸颊上生长着数十根细长的触须,不断在挥舞着,宛如有生命般,让人看起来十分怪异。

    云鹰不顾自己伤势,提着钢管就冲上去。

    双翼青年见此尖啸着一剑凌空刺了过来。

    云鹰当然感觉到强烈危机感来临,但是也感觉到对方度有多快,他现在根本无暇理会或抵挡,提起驱魔棍,精神进行激,三棱钢管部分骤然开始旋转起来,短时间就聚集起一股风暴般的力量!

    黑袍怪人、双翼青年,还有血腥女王,全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是猎魔师?!”

    黑袍怪人和双翼青年都露出震惊之色,虽然对方是一个不起眼的少年,但是如果加上驱魔师身份,那么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

    黑旗营地真有其他猎魔师存在?

    双翼青年必杀一剑微滞半空,正在短暂迟疑和停顿中,从旁边废墟里一道敏捷黑影跳出,两把森寒淬毒的手术刀脱手飞出,一柄射向双翼青年的颈部,另外一柄射向双翼青年的胸口。

    是螳螂!

    螳螂总是能把偷袭把时机把握得天衣无缝,双翼青年不得不收回刺向云鹰的剑,改攻为守,挡开飞刀。

    驱魔棍能量凝聚到顶点!

    风暴呼啸着卷起满地灰尘!

    黑袍怪人也露出狰狞之色,左臂一扫而出,骨刃触手刺过来,因为此时此刻状态虚弱,无论是度还是力量都大幅度下降,螳螂又两把飞刀挥射够来,正好钉住两条出手,让云鹰避免要害受到攻击。

    云鹰抡起驱魔棍拼尽全力劈下去。

    黑袍怪人右手一把握住驱魔棍,急旋转的三棱钢管与堪比钢铁的外骨骼激烈摩擦,爆出尖锐刺耳的爆鸣,犹如十几家切割机同时切割钢铁。黑袍怪人右手实在是非常坚硬抵挡住杀伤惊人的驱魔棍,不过却也在在急切割中不断碎裂爆开。

    “愤怒吗?仇恨吗?”黑袍怪人身上伤口正在迅恢复,两条骨刃触手缓缓再次挺起,犹如危险的眼镜蛇狠狠咬下来,“不过你这点力量可杀不了我!去死吧!”

    一道道画面在脑海里出现,

    乌拉领死的满足眼神,库克不甘的愤怒悲嚎,疯狗慨然赴死的背影,狡狐临死时的凝望,这些眼神,这些身影,这些仇恨,点点滴滴,全部汇聚。

    云鹰感觉体内又涌出一股巨大能量。

    驱魔棍的咆哮更大,威力陡然间增强不止,从中骤然爆出来的恐怖撕扯力量,终于把黑袍怪人右臂彻底绞碎。

    “看谁先死!”

    这把驱魔棍化为无坚不摧的宝剑,整个地面被切出一道深痕,黑袍怪人整个脖颈都被绞碎,一颗残破脑袋滚出了老远,浓稠乌黑鲜血喷溅出来,周围被撒的到处都是。

    一股钻心般的剧痛骤然袭来。

    云鹰被两条骨刃触手很狠刺中背部。

    不过骨刃力量已经很小了,云鹰身上斗篷材质特殊,锋利骨刃也没有办法刺穿,虽然造成两道伤口,但是伤得不算太深。

    双翼青年怒目圆睁:“大哥!”

    其他扫荡者露出骇然之色,小子真把最重要的领袖之一给杀死了?

    不过现场受到震撼最深的,反而不是这些扫荡者,而是血腥女王!她感觉自己十几年来建立的观念转瞬间就被完全颠覆,一个荒野里长大的人怎么能把驱魔棍的威力挥到如此地步?

    这一击爆出来的破坏力来看,云鹰不仅仅动驱魔棍的力量,其精神恐怕过见习猎魔师太多,几乎快要接近正是猎魔师的水平。

    神域培养一个正式猎魔师,是需要消耗大量时间精力物力,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够在三两天内成,还拥有这么强的精神和力量,这绝对是匪夷所思的!

    双翼青年吼道:“杀了他们!”

    扫荡者们如梦方醒。

    螳螂冲过来抓起快瘫软云鹰,犹如一道影子般掠过女王几人身边,他连看都不看女王一眼,冷冷淡淡地说:“我知道一条路可以出去,如果不想死就跟上。”

    没有时间呆或惊愕了。

    几个营地战士、血腥女王,重伤的熊,全都跟着螳螂开始突围。

    双翼青年暂时没有心情去追杀,双翼闪动着落在地上,走到黑袍怪人身异处之处,黑袍怪人的脖子和下巴有触须在活动,残躯颈部断口地方同样冒出很多触须。

    松了一口气。

    黑袍怪人的恢复型进化早已达到极致,黑袍怪人自身就是一个特别复杂的变异人,因此就算受到短时间内难以愈合的致命伤害,他身上组织和细胞依然会处于一段时间的活跃状态。

    双翼青年将黑袍怪人脑袋放到脖颈断口出,那些活动的触须好像嗅到食物的虫子,全部互相缠绕起来,肌肉阻止重新修复,血管也一根根重新接起来,整个人正在以肉眼可见度恢复。

    云鹰几乎杀死了他。

    不过也仅仅是几乎。

    牛角大汉推开巨石,也从废墟里走出来,虽然看起来非常狼狈,但是并没有收到太大伤害,一双阴郁目光扫过周围:“人呢?”

    “出了点意外!”双翼青年现在需要给黑袍怪人恢复,他对牛角大汉说:“没跑远,去追!”

    牛角大汉率领三四十个扫荡者就开始追赶。

    黑旗营地彻底完了,从里到外都在厮杀,营地战士对扫荡者数量略占优势,只是整体战斗力实在相差太远了,何况扫荡者空艇装载着一挺重型枪械,这一路不知扫杀多少人,哀嚎遍地,血流成河。

    “营地里里外外都被包围了。”熊老大一脸虚弱地说:“怎么逃出去?”

    螳螂没有听到一样不理不睬,他始终以不缓不慢度奔跑,几人忽然感觉地面沙尘被吹动,一艘巨大荒野空艇缓缓出现在这群人的头顶。

    熊老大脸色骤变:“不好!”

    这艘空艇爆出鞭炮般的声音,周围石块及地面被子弹打得飞溅,几个跑得慢的营地战士,浑身爆开血雾,惨叫着倒在地上。

    荒野空艇显然锁定这几个人!

    现在云鹰基本没有行动能力,血腥女王和熊老大都重伤,因此整体行动度并不快,几十米高度进行扫射,根本没有逃生的可能。

    螳螂奔跑过程猛地折改方向,他朝一口废弃的挖掘井而去。

    挖掘井是营地挖掘者挖掘地下废墟而建立的,黑旗营地不管是车子、武器、还是工具,百分之**十都来自挖掘,因此黑旗营地里面类似的挖掘井有很多。这一座挖掘井因为挖不出有价值东西,好几年前就应该荒废了。

    螳螂几人冲进挖掘井。

    这个挖掘井的里面有一条很深很长的秘密通道,从通道情况来看,显然是通往外界,熊老大率领精英团管理黑旗营地这么长时间,他竟然对这条通道毫无所知。

    几个人刚进通道,

    一大群扫荡者就跟着追进来,牛角大汉在废墟里撕一块锈蚀的铁片,犹如投掷飞盘般向通道里的几个人一抛。

    “啊!”

    大铁片直接插在营地战士腰上,大半个腰都被切开来了。

    “不好!有追兵!”

    众人脸色大变,真没有想到,这些家伙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扫荡者枪械弓弩一齐射,又好几个人倒了下去,螳螂和女王连忙找掩护躲避。

    熊老大躲闪不及,脚踝被射中一枪,魁梧身体顿时重重倒下下去。

    云鹰惊叫道:“熊!”

    血腥女王伸手一把将熊拖过来。

    熊满头大汗的脸,微微呆滞,难以置信,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女王,这一年来就没有与她这么靠近过。

    扫荡者追上来了。

    “我可以自己走!”云鹰自觉恢复对螳螂说道:“你快帮帮熊!”

    “不用,没有这个必要了。”熊深深地看一眼云鹰,目光十分的复杂:“我可以拦住他们,你们保护女王,快点走。”

    熊右臂已经废了,现在脚踝又中枪,这家伙就算救出去也是一个拖后腿的。

    螳螂半秒迟疑都没有。

    他扛起云鹰就开始跑。

    血腥女王也不是一个不是大局的人,不过心里好像有些堵,有一种沉甸甸的的感觉。

    血腥女王没有觉察熊的特殊情感。

    熊一年来对血腥女王,绝对是忠心耿耿毫无二心,现在却要为他们逃走,以生命去阻拦扫荡者,为了换取短暂的生机。

    这份是一份无比厚重的恩情。

    血腥女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竟对荒野人产生一丝同情和认同,她从小在神域里长大,被灌输大量荒野是罪恶的思想,神教导子民与荒野划分界限,永远不能对荒野的无信仰者有一丝怜悯或同情。

    可是,这段时间荒野历练之下,血腥女王渐渐得现,荒野人跟神域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同样有血有肉。

    同样有爱有恨。

    血腥女王想到这里又泛起一阵惶恐:难道我在质疑伟大的神么,不,不,神是不会错的,神的旨意高于一切!

    她回头看一眼。

    熊半靠在地上看着她,当女王目光照过来一刹,熊感觉沐浴在圣光中,整个灵魂仿佛沸腾了。

    这一眼就够了!

    所有一切都值得了!

    他这样卑微低贱的人,能够为守护心中信仰而死,几个荒野人有这样的幸运和殊荣?

    啪!

    熊刚刚将一支染血烟卷点燃,一个高大黑影笼罩了过来,他体型魁梧,遍体漆黑泛着金属光泽,头上有两根狰狞的牛角。

    熊深深地吸上一口,目光坦然,无所畏惧,犹如守夜人等待着黎明,“我不会让你们过去的!”

    牛角大汉拳头握紧,手臂骨骼咔咔作响,阴郁目光带着嘲讽:“凭你?”

    “对!凭我!”熊将抽到一半的烟抛开,当他将身上衣服拉开时,只见胸腹只见捆着一大卷自制炸药,引线跳着火花就快烧到尽头,这是熊一张刚毅而又粗狂的脸上显露出胜利的表情:“一起死吧!”

    牛角大汉瞳孔骤然收缩并凄厉呼喊。

    “撤!”

    扫荡者吓得扭头就想跑,熊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张狂,笑得得意,笑得癫狂,笑得辛酸,从眼角渗出一丝泪水。熊总是将自己情感团团包围起来,从来不敢奢望,从来不敢幻想,他不敢让女王有丝毫的觉察,生怕自己的脏脏低贱会玷污高贵美丽的女王。

    多么想一直在你的左右听从调遣。

    多么想一直在你的身边去守护你。

    多么想一直在你的前后就算是仆从。

    多么想再看一眼那世间无双的美丽。

    不过一个卑贱的荒野人能找到自己信仰,一个男人能为信仰而死,为守护自己最想守护的东西而死,这一辈子还有什么遗憾?谢谢让我遇到你,女王!

    “狼老二,我下来陪你了!”

    这个荒野男人出一生中最后的咆哮,火光气浪瞬间充斥整个通道,立刻破坏支撑而大面积倒塌,扫荡者来不及逃走而纷纷被压在下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