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第三十章 任务    文 / 多彩南瓜 更新时间: 2017-11-02 23:5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国民政府办公楼位于总统府北端,是一座现代建筑,在南京的长江路上。  跟陈飞所处的汉西门不远,到中山东路斜窜过去就是长江路,所以陈飞才会带小部队过去,那怕被日军堵上,人少也便于逃跑。

    去的时候很顺利,就在12点不到到达长江路总统府,但是这里是日军炮火重点攻击地方,日夜对这一地方进行炮击。

    “丁三!快!政府办公楼!”陈飞道。

    丁三快向那里跑去,陈飞等随后跟上。

    办公楼还是很坚固的,遭到炮击没有什么损坏,但门口一片废墟,马路炸得坑坑洼洼,办公楼门口的几颗大树也正在不停燃烧。

    “牛天!快喊何文娟,快~~~”陈飞对牛天道。

    一时间警卫排几个战士扯着嗓子大喊。

    这时对面办公楼打出了一束手电光。

    “丁三,快看那里!”陈飞一指。

    “营长!看见了,我去看看!”丁三道,转身马上向光源处跑去。

    一会儿功夫丁三跑来道:“营长,应该是她,四个护卫,女的,在办公室。”

    陈飞一挥手,战士门跟陈飞向办公楼跑去。

    到了办公楼,进入大厅,陈飞道:“警戒!丁三警戒!”

    一个手持花机关的护卫过来向陈飞敬礼道:“长官,这边请!”

    “好!快点带我去见何文娟。”陈飞急道。

    进入一间办公室,看见一名三十岁左右女子,站在窗户边,见陈飞进来,微微向陈飞点点头。

    陈飞一愣道:“你是何文娟?”

    “是的,陈营长,谢谢你来救我!”何文娟道。

    陈飞看了看她,一个自信的女人,她晶亮的眸子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自然的微笑里饱含着对自我的欣赏,娇艳俏丽的容貌,妩媚得体的举止,优雅大方的谈吐,一身黑色大衣更加显出端庄大方。

    陈飞一呆,不知怎么回答。

    “陈营长,我们什么时候出?”何文娟轻声道。

    “哦!哦!现在就走,丁三出!”陈飞尴尬地道。

    陈飞转身就出了,到了门口道:“丁三,前面开路,你们四个护住何长官,你拿着箱子,何长官不要提了,跑不快!“陈飞看见何文娟提着一个皮制行李箱。

    “不行,这个必须我自己提。”何文娟道。

    “牛天,我们走!”陈飞看了看何文娟道。

    刚出大楼,就看见丁三在前面和人交火了。

    “哒!哒!哒!”丁三的冲锋枪连续不断地射击,打完一个弹匣转身趴进一个炮坑。

    “牛天,过去看看!”陈飞一招手,2名警卫跟牛天冲了出去。陈飞把手一压,丁三排里的兄弟以陈飞为中心四下都散开蹲下。

    “砰勾!”“哒!哒!哒!”

    一名警卫跑了过来对陈飞道:“日军小股渗透敌队,大约二十几人。”

    “干掉他!”陈飞道。

    “是”警卫又跑了回去

    “撤,回大楼。”陈飞道。

    丁三叫来一个班长道:“我边打边撤,叫他们设埋伏。”

    陈飞带着何文娟等人撤回大楼,对身边战士道:“丁三,引日军过来后在门口把他们都干掉,去布置吧!”

    陈飞带何文娟进入办公室,掏出烟,点上火抽了起来。

    何文娟看着陈飞笑笑道:“中校,能不能尊重我一下。”

    陈飞回头看了看何文娟,也不搭话,自顾自的抽着,突然办公大楼门口枪声大作,几分钟功夫,丁三进来道:“营长都干掉了。”

    “走!”陈飞看了何文娟一眼道。

    陈飞出了大门马上进入长江路,穿过居民区向中山路前进。

    这是一大片居民区,小巷从横交错,如果是外人进入肯定会迷路。

    丁三早就在前段时间把这里摸透,左拐右闯地快前进,而何文娟是个女的,又提着个大箱子,跑起来气喘嘘嘘。

    “快!快!快跟上!”陈飞道。

    “能不能停一下,何长官跑不动了!”一名护卫道。

    “扯蛋!快!快!”陈飞一个劲地催促道。

    “砰!”何文娟摔了个狗趴

    “妈的!麻烦!”陈飞暗道。

    “牛天,提着箱子!”自己拉起何文娟背上就跑。

    何文娟先是一惊,从来没想到陈飞会背起她,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这么近的接触她。

    “保护好箱子,这比我的命还重要。”何文娟在陈飞耳边道。

    “知道了!”陈飞道。

    “砰勾!”“砰勾!”“轰!轰!轰!”前方枪声炮声不断。

    丁三跑回来道:“前面是日军和74军一部在交火,怎么办?”

    陈飞想了想道:“等一下,看情况,十分钟后还在交火,那从左边教堂冲过去。”

    “是!”丁三转身去前面了。

    “放下我,陈营长!”何文娟红着脸道。

    陈飞放下何文娟,后面牛天递上水壶道:“营长,喝点水吧!”

    陈飞把水壶递给何文娟道:“喝点吧!”

    “不用了,谢谢!”何文娟矜持地道。

    陈飞收回水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你还会走吗?”陈飞道。

    何文娟踩了踩脚,皱着眉头道:“很痛!”

    陈飞蹲下身子拉过何文娟的脚,帮她脱下皮鞋和袜子一看。暗想,完了,这脚肿的......女人真是麻烦......

    “你的脚不能动了,过会叫牛天背你。“陈飞道。

    何文娟红着脸轻轻道:“还是你背我吧!”

    陈飞一愣,轻轻摇了摇头很无奈的样子。

    十分钟后,丁三跑来道:“还是过不去,那去教堂那边吧!”

    “行,动作快!”陈飞道。

    陈飞背起何文娟跟了上去。

    丁三刚到教堂边上准备过中山东路,没想到一股溃兵也向教堂跑来,后面还跟着日军同时追杀过来。

    就在马路边上,溃兵和日军激战起来。

    陈飞过来一看:“糟了,这面肯定过不去了,也不知道是多少日军,这天也快亮了,城外的日军进攻会更加猛烈。”

    陈飞想了想还是决定冲出去。回头对何文娟道:“趴紧了,不要怕!”

    何文娟点点头。

    “哒!哒!哒!”四五支冲锋枪突然出现,打得日军晕头转向,不知道什么情况,还以为中了埋伏。

    日军掩护小组向陈飞他们扔了几颗手雷,就开枪掩护日军撤退。

    何文娟趴在陈飞背上,爆炸声,尖锐的枪声,纷纷在耳边响起,她没有害怕,趴在陈飞背上感觉很踏实。

    牛天挡在陈飞边上,随着陈飞脚步边打边撤,顺利过了中山东路。

    中山东路是一片树林和草地,还有一座道观,过了这片地方就到了汉西门。

    “快!快!”陈飞道。

    “砰勾!”跑在最前面的丁三排战士被打倒了。

    “隐蔽!隐蔽!日军神枪手!”丁三大喊道。

    “砰勾!”又是一声,又一名战士倒下了。

    后面跑上来的陈飞马上躲在一颗大树后面,放下何文娟。

    “丁三,怎么回事?”陈飞道。

    “有神枪手,不知道几个人,怎么办?”丁三道。

    “妈的,天都快亮了,牛天拼了,你去吸引日军,丁三做好准备!”陈飞道。

    牛天飞快跑了出去,不断转化跑步路线。

    “砰勾!”

    “正前方,树丫上,有枪火。”一个战士道。

    “哒!哒!哒!”“轰!轰!轰!”轻机枪猛烈地向树丫射击,丁三向前方树丫不断扔手榴弹。

    “砰勾!”又一名战士倒下了。

    “还有日军!”丁三大喊道。

    一名战士爬到刚倒下战士旁边道:“从太阳穴打进的在左边。”

    又一挺机枪朝左边高射,突然一个人窜了出来,陈飞见到持起冲锋枪就打了一个弹匣。

    “看看还没有日军,快!”陈飞一边摸弹匣边道。

    突然右边不远草地上爬起一个人朝陈飞扔了一颗手雷。

    陈飞斜眼看到手雷过来,他可以避开,但何文娟肯定完了,陈飞猛地扑向何文娟,抱着她的头

    把他压在身下。

    “轰!”手雷爆炸。

    “哒!哒!哒!”草地上爬起的那个人被丁三打倒。

    “营长!营长!”丁三急忙大喊道。

    陈飞背上被拉开一个口子,痛得说不出话,鲜血染透了军服。

    陈飞刚翻过身又被丁三压住:“营长,咬咬牙,我把弹片拔出来。”

    “啊~~~”陈飞痛得大叫。

    牛天吓得赶紧过来拆开云南白药倒在陈飞背上,帮陈飞绑好纱布。

    天亮了,枪声更加密集,炮声又惊天动地起来。

    “在前面树林隐蔽起来,现在过不去,日军大概已经进城,我们出去可能会碰到大批日军。”陈飞道。

    “是!”丁三回道。马上向前侦察去了。

    “我扶你。“何文娟看着陈飞道。

    “不用,你的脚也不好走,我没事,快走!”陈飞回道。

    “刘小梅,快扶何长官。”陈飞对刘小梅道。

    来到树林中丁三找了个弹坑让陈飞休息。

    “注意警戒,挖坑隐蔽,一定要挺过白天,天黑再去汉西门。”陈飞道。

    “是!”丁三马上派人警戒,牛天和战士们开始挖起了坑道。

    陈飞和何文娟坐在一起,掏出烟抽了起来。

    “你很勇敢。”何文娟对陈飞道。

    陈飞笑了笑没有回答。

    “你的铁血英雄营只剩下这些人了吗?”何文娟又道。

    陈飞回道:“部队就在前面汉西门一家大烟馆里,到了那里就安全了。”

    “不是去下关吗?”何文娟奇怪地道。

    “你放心,肯定送你出南京,我有办法。”陈飞道。

    何文娟微微笑了笑:“我不是不放心,只是奇怪,你就这么放心你的部队?”

    “都是生死战场上下来的兄弟,有什么不放心的。”陈飞认真地道。

    这时何文娟肚子咕噜噜地直叫,大概是饿了。

    陈飞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罐牛肉罐头,递上去道:“饿了吧,给你吃!”

    “牛肉罐头,好东西,谢谢!”何文娟道。

    何文娟拉开罐头盖子,看了看暗道:“怎么吃啊?用手吗?”

    陈飞像变戏法一样又掏出一个银制小调羹,“给······”

    何文娟看了看陈飞道:“陈营长,很有腔调嘛,还有调羹,哪个小姑娘送的?”

    “不是小姑娘送的,是姐姐送的,吃吧!”陈飞道。

    何文娟从来没有这么饿过,狼吞虎咽地吃着,看的陈飞直咽口水。心里想,怎么不多带几罐。

    “小梅,保护好何长官,我上前面看看。”陈飞道。

    “是!”小梅回道。

    陈飞和丁三两人摸出树林边缘,外面是中山北路,过了北路到大烟馆十多分钟路程。

    但是北路上满是日军步兵在快行军,还有一辆接一辆的坦克,日军已经进城了。

    “妈的,要是天不亮能到大烟馆就好了,现在早在地道中了。”陈飞暗道。

    “丁三,不管什么情况都不能让日军现,不然这几十人就交代在这里了。”陈飞道。

    “是!营长,在这里藏一天应该没问题,日军正在向下关进攻。”丁三道。

    快到中午时,牛天爬过来道:“营长,隐蔽坑挖好了。”

    “丁三,你注意警戒,别的士兵都进坑道。”陈飞道。

    整整一天,枪声,炮声,哭声,厮杀声,回荡在南京上空,抵抗在每条小巷中都在上演,三个一组,五人一队,和日军在城中巷战。

    日军杀红了眼,不管看到的是士兵还是老百姓一律击杀。

    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从这一天起成了人间地狱。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