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地二十五章 相博    文 / 多彩南瓜 更新时间: 2017-11-02 23:5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方排长向司令部罗长官报告,谢家桥告急,日军一个旅团向我进攻,情况危急,请求增援。 ”陈飞在二连打电话给方敏。

    “是!营长!”方敏道。

    十分钟后司令部回电。方敏打电话过来道:“营长!司令部来电,部队必须坚守到明天清晨,39军正星夜赶来增援。”

    “知道了!”陈飞道。

    “王连长,在碉堡前挖战壕,那里将是独立营最后防线。”陈飞接通四连道。

    “是!”王大山接到命令马上开始行动了。

    下午1时65联队和1o4联队开始向谢家桥南岸进攻。

    赵六在日军过桥时炸毁了石桥,日军步兵渗水过河,遭到一三连的狙击。

    日军炮火压着二个连队,陈飞大喊:“顶住,不要退!”如果让日军过河那肯定坚持不到明天清晨。

    “老枪把所有炮弹都打出去。”陈飞大喊道。

    老枪的七门迫击炮连续不断地射而掷弹筒组分到一三连支援去了。

    由于日军的炮火猛烈,老枪只能打三,转移阵地,只有经常不断转移才能保住迫击炮,不然早被日军炮火摧毁了。

    日军一刻不停地进攻,企图一举攻占南岸,一三连冒着巨大伤亡寸步不让。

    “赵六,唐兵拼光了也要坚守到天黑。”陈飞道。

    “是!”“是!”两个转身就去指挥各自连队了。

    陈飞跑到四连对王大山道:“你要快,战壕要深,纵横交错,和碉堡连在一起,如果夜里日军再不断进攻。只能靠这条战壕了。”

    “是!营长!”王大山道。

    “耗子,除了一二三连,炮排,其他人都帮忙挖,快去通知。”陈飞道。

    河两边的战斗已经白热化。

    丁三的神枪手们分散在不同的地方,专门阻杀掷弹筒手,重机枪手和指挥官,对阻击敌人起了很大的作用。

    各连的机枪增加了不少,对进攻的日军造成了很大的伤亡,这时日军的坦克出现在北岸,四辆坦克就停在岸边不前进给步兵作火力支援。

    陈飞一看心里一紧暗道要坏了,坦克的炮火支援打击远远大于迫击炮,掷弹筒。

    陈飞拿起电话对方敏道:“方排长,向司令部要37战防炮,坦克上来了,快!”同时又命令二连也上去支援。

    独立营打得很艰难,不时有战士被日军坦克炸得血肉横飞。

    88师独立营也打出了血性,硬是寸步不退,顶着炮火向日军涉河步兵开火,扔手榴弹。

    二连的防线几次差点被日军突破,都被陈飞带领的警卫排打了回去。

    陈飞带着警卫排不停地支援各个危急的阵地。

    由于日军坦克的炮火攻击,让独立营伤亡迅上升。

    “战防炮上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

    陈飞回头一看,四个战士推着一门37战防炮二个战士扛着二箱弹药正往前沿阵地来。

    “耗子,叫老枪配合战防炮打坦克。”陈飞大喊道。

    经过2分钟准备,37战防炮开火了“轰!”炮弹拖着白烟击中其中一辆坦克。

    “轰!轰!轰!”老枪的迫击炮也开始向坦克炮击。

    “轰!”这时一枚迫击炮弹击中坦克。

    剩余二辆开始后撤,迫击炮造成的尘雾令坦克视野不清。

    “轰!”一枚炮弹又直接命中坦克。

    “转移,快转移!”陈飞对战防炮士兵大喊道。

    37战防炮小组听到陈飞的喊声连忙开始转移阵地。

    老枪也命令迫击炮转移。

    日军瞬间损失了三辆坦克,最后一辆看见有战防炮的攻击,也只能撤退。

    虽然坦克撤退但日军步兵的攻势更加猛烈,成对的步兵在各自军官的带领下拼命冲锋。

    独立营的战士拼命地扔手榴弹,轻重机枪也不接地射击。

    日军的配合也上来了,掷弹筒手盯着重机枪开火,“轰!”重机枪阵地被三掷弹筒炸毁。

    一些轻机枪也被掷弹筒光顾,伤亡惨重,独立营只能靠手榴弹抵抗。

    陈飞看到这情况把老枪叫来道:“炮火掩护靠你了,你的炮火不能断。”

    老枪坚定地点了点头。

    老枪的迫击炮时而分散,时而聚集,很好地掩护和支援独立营前沿阵地。

    前沿阵地遭到了重炮的攻击。日军竟然不顾误伤自己人的伤亡在狭小地带用重炮。

    遭到重炮的独立营一下出现阵地空缺,一重炮就能打倒阵地上的一片战士。

    日军趁着重炮攻击想一举攻下南岸,大批的步军脱了军装光着身子冲锋。

    “耗子,叫四连增援!”陈飞冷静地道。

    “是!”耗子马上打电话去了。

    前沿阵地三个连加起来不到二百人,陈飞大喊道:“活着都拿起枪战斗!”

    日军的步兵冲锋已经过了河,许多伤员抱着炸药包或手榴弹滚出阵地,纷纷和敌人同归于尽,一时间杀声震天。

    陈飞的冲锋枪一直没停过,打得枪筒直冒烟。

    由于独立营三个连坚决抵抗,等来了四连的增援。四连一到,手榴弹轻机枪也跟了上来,把想冲上岸的日军打得血流成河。

    日军一退又形成了隔河对射。

    “王连长,战壕挖得怎么样了?”陈飞道。

    “根本来不及,时间不够。”王连长道。

    “现在没办法了,只能守住前沿等天黑。”陈飞道。

    “行!我知道拼死不退!”王连长道。

    刚停了二十分钟的炮击又来了,但这次炮击在阵地上爆炸只是打出了一朵朵黄色的烟雾。

    陈飞一看先是一惊,然后拼命喊道:“毒气弹,毒气弹,用湿毛巾捂住嘴巴,快!用湿毛巾捂住嘴巴!”

    原88师的战士都知道毒气弹,老兵还有防毒面具,但新加入的战士不懂,有四五个战士马上被毒气熏到,不停地剧烈咳嗽。

    这时日军的步军戴着防毒面具又开始进攻了。

    有几个新战士没有被枪炮吓倒,反而被毒气吓到了,心里有动摇,脸上露出了恐惧。

    陈飞心想,坏了!马上冲到阵地后方举起枪向天空打了一窜道:“我站的地方,谁越过谁就得死,跟鬼子拼了!”

    “跟鬼子拼了!”赵六跟着大喊道。

    “反正都是死,带几个垫背的!”唐兵大笑道。

    二个连长很快稳定了军心。

    当日军涉河时又遭到了大批手榴弹攻击。

    老枪的炮排被刚才重炮炸毁了三门,四门追击炮毫无保留地打完最后一轮弹药。

    日军的攻击又一次被阻挡在南岸。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日军的进攻也停止了。

    陈飞来到了碉堡前的战壕,只有重机枪排,炊事排和通讯排还在继续挖战壕。

    陈飞坐在碉堡边上掏出一根烟一边吸烟一边想接下来的战事。

    “耗子,命令一二三连退下来布防这里,同时加快战壕工事。”陈飞道。

    天一黑,退到最后防线的一二三连只剩下158人。

    “老张头去弄点吃的!”陈飞看见老张头道。

    “好的,营长!”老张头放下手中的活去准备吃的。

    到了晚上九点半,战壕工事基本完成,能防中型炮。

    一二三连也进入战壕休整,四连和丁三排一直坚守的南岸河边阵地不时和日军进行对射。

    丁三趁着黑夜在前沿河边埋了许多危雷。

    12点整日军的各种炮火又开始向南岸炮击。

    如果没有上过战场被这惊天动地的炮声都吓到了,而独立营战士都已经习以为常,抽烟的抽烟,聊天的聊天,碉堡里的野牛还把这猛烈的炮火当作一道道烟花欣赏。

    3o分钟炮击一停,1o4联队和65联队已桥为中心分左右向四连前沿冲锋,当日军开始涉河,瞬间枪声大作,由于日军正在河中视线和行动都受到很大的限制,而队形又拥挤,被四连打得魂飞魄散。日军纪律森严,没有指挥员命令,是不会撤退的。

    从后面冲上来的军队被前面的伤员和尸体阻挡了,进攻队形一下缓慢下来。

    四连抓住战机拼命地向河中扔手榴弹。

    陈飞和警卫排也加入了战斗,谢家桥下这条小河变成了1o3旅长的恶梦,小河成了真正的血河。

    这时日军的迫击炮和坦克都上来支援如冲锋。由于炮排没有了炮弹,不能对如造成更大的伤亡,日军在迫击炮,坦克支援下,二连出现不少伤亡,现在形成了以命拼命地局面。

    陈飞看到这样的情况果断下令全体撤退。

    “丁三断后,撤退,往战壕撤退!”冲锋大喊道。

    四连开始撤退,丁三也边打边撤。

    日军见**火力减弱,猛向前沿冲击,当冲到前沿触动了丁三埋的危雷时大批手榴弹炸药开始接连爆炸,成功地阻挡了日军进攻的步伐。

    丁三又在撤退时在预先挖的小孔上中埋上了最后一批地雷。

    日军冲上阵地紧跟撤退部队追击,没想到还有地雷等着他们,不断有地雷被踩响。

    接连不断的地雷爆炸让日军士气大伤,阻击部队出现在山坡前,野牛的重机枪居高临下地开始射击。

    日军没想到在这里还有这么强大的阻击力量,冲在前面的日军纷纷中弹倒地。

    日军指挥官不清楚前面情况加上黑夜,只能放弃进攻,进而占领大多的谢家桥镇。

    但要真正占领在前面的整个常熟,还是要通过前面的阵地,而这里是吴福线的终点,山坡的碉堡是永备工事,德国人设计,坚固牢靠,角度合理日军想要短时间通过,压力也是很大的。

    日军旅团长田梅二也弄不清前面情况,只能叫各种炮火打击,待到天亮后观察前面阵地情况再做攻击。陈飞就是要在岸边坚持到天黑等日军来这里决战,为援军到来争取更多的时间。

    独立营经过这一天的战斗损失巨大,四个连加起来还剩324人,而一天前四个连有近1ooo人。

    陈飞很想大伙都能活下来,但这是没有办法,陈飞越想越郁闷。

    四个连全部分散在各条战壕里,老馒头和老张头冒着炮火把所有库存的弹药分飞战士们。

    战士们躲在防炮洞里,聊天,休息。

    日军也在整顿部队,稍作休息。

    双方都将在明天天亮做最后一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