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陨神记

第三十三章 疗伤    文 / 半醉游子 更新时间: 2017-10-30 23:4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云鹰为什么敢做这种事情?

    纯粹是正所谓无知者无畏!

    云鹰见女王中毒数日不死,这毒料想能强烈到哪去?难道凭恢复型进化者体质,还会比不上一个女流之辈吗?

    但云鹰现自己错了。

    大错特错!

    当被毒镖划伤不到五分钟,他现整条胳膊都没感觉了,大块大块的青黑浮现出来,这把云鹰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几乎连滚带爬跑到螳螂的工作室求救!

    螳螂检查一遍,推推闪着寒光的镜片:“是双头蛇的毒,你是怎么弄的?”

    云鹰装傻充愣使劲摇摇头:“我想一定是战斗中被某个扫荡者暗算打伤的,当时没有什么感觉也就没注意,没曾想胳膊就变成这样了?!”

    螳螂深邃黑眸凝视过来:“是吗?”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云鹰被看得心里毛,“我还有救吗?!”

    螳螂一言不忙碌起来,几种奇怪药水经过互相调配,调制出两小罐药水丢给他:“一瓶涂伤口防溃烂,一瓶内服清除毒素,一天内恢复。”

    女王脸色苍白蜷缩着身子在床上,乌黑丝被汗水凝在脸颊上,黛眉微蹙着痛楚,这位能把三米多高的食人魔一巴掌拍死的凶悍女人,现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甚至看起来有些楚楚可怜。

    云鹰推门进来都没反应。

    又晕过去了吗?

    总之情况很糟糕!

    你不能死啊,即使死也不能现在死,我想知道东西都还没问呢!

    云鹰笨手笨脚就要脱掉女王的外衣,谁知道手就要捧到女王身体时,女王长长睫毛抖动一下,寒月般冰冷明亮的眸子,正用警告的目光看着他。

    云鹰与血腥女王目光对视的时候,忍不住心头微微一震。

    虽然已经非常虚弱,但是依然有种震撼人心的魅力。

    一个柔弱绝色完美的少女,一个钢铁般坚强的战士,两个看起来完全矛盾,却又毫无违和的糅合在一起。

    究竟是什么信仰能把一个人变成这样。

    “我还以为你昏过去了。”云鹰尴尬搓搓手,晃晃手里药瓶,“解毒的药,既然没有昏迷,那自己处伤口吧。”

    这女人太强而且脾气不好,云鹰生怕对方会跳起来一巴掌把自己拍成肉酱,所以不敢冒犯,老老实实递过去。

    女王身体麻木又虚弱,已经没有力气动弹,她尝试几下现连翻身都难以做到了,所以只好无奈的放弃挣扎。

    云鹰很纳闷:“你怎么了?”

    女王仔细打量云鹰一眼,虽说是低贱的荒野人,但是长得还算清秀,目光里也没有什么杂念:“还是你来吧。”

    或许是出生高贵,或许是猎魔师骄傲,又或许是对荒野天生的优越感,总之她的口气很不客气,犹如是在吩咐仆人做事一样。

    无所谓。

    云鹰不介意这个。

    他眨眨眼睛嘀咕几句:“我帮你可以,只是万一看了不该看碰了不该碰的,你又要挖我眼睛剁我的手,那我可承受不起。”

    这种担心不是没理由的,女王的性格和为人完全做得出来。

    女王恶狠狠瞪他一眼,若眼神能杀人,云鹰已死一百次,“哼,我没有这么迂腐,只要管好手眼,不会对你怎么样。”

    “那好吧!”

    云鹰有些不情愿慢吞吞走过来,先把女王外套脱掉,她穿在里面是一件紧身的黑衣,某种非常坚韧的皮料制成内甲,工艺精细,手艺精湛,绝不像是荒野的东西。

    “这件也要脱掉。”

    “啰嗦,脱吧!”

    女王虚弱口吻似乎满不在意,她脸颊却已经微微有点泛红,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她这么洒脱反而使云鹰有些不自在,她不会事后杀人灭口吧?不过事到如今又能怎么办?

    云鹰小心翼翼解开内甲,这过程中不可避免有些接触,云鹰有控制型方面进化,所以对细微变化感触非常清晰,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凡是触碰到地方,女王身体就不自觉紧绷起来,这说明男女接触这方面,她并不像嘴巴上那么洒脱随意。

    当内甲卸去之后。

    女王只剩一件黑色的抹胸,其余部位毫无保留呈现眼前,云鹰从来没有接触过女人,更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酮体,每寸肌肤都像凝脂结成一样,黑色抹胸绷得很紧,却依然难以压制身体丰满。

    “管好你的眼睛!”

    这时闭着眼睛的女王出一句警告,云鹰这才晃过神来,他连忙开始上药,女王伤比想象中严重,侧腹大块都变成青黑色显得很突兀,云鹰不知道她用什么办法,只把伤势控制在局部而没有扩散。

    云鹰跟螳螂学过一些技术,因此动作非常的麻利,先用小刀剔掉溃烂的肉,让其中淤血都流出来,接着就倒上药水,大概药水刺痛关系,女王黛眉紧皱出轻轻的**却没有其他反应。

    真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啊。

    云鹰为自己上药时痛得差点跳起来。

    “你这伤不是一天两天能恢复的。”云鹰用布棉把伤口包好,又把剩下药放在旁边,“幸亏我是恢复类型进化者,自愈能力很高,所以用不着太多,这些药水都可以给你用。”

    血腥女王受到莫大侮辱。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干脆握紧拳头,幸亏这小子倒也老师,没有趁机占什么便宜,否则非得把他大卸的喝一小口,这些鼠肉干和硬面包混着热水流进腹部,对她来说味道实在不怎么样,不过却感觉精神一振。

    云鹰自顾自转过身。

    这时背后传来一个细不可闻的声音:“谢谢……”

    云鹰一愣,立刻故作耳聋:“说什么?我没听到!”

    “聋了吗?滚!”

    血腥女王倒竖的柳眉好像两把要把他劈成三段的刀。

    “别生气,别生气,我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凶巴巴女人也会道谢,不过我对你真的没有恶意的!”云鹰忍不住笑两声,他确定女王完全放下戒心,“血腥女王是荒野上的绰号,你应该有自己的名字吧?能告诉我吗?”

    女王一口把汤喝光:“我累了。”

    “哦,我也累了,只有一张床,我们挤挤一起睡吧。”云鹰嘴贱一句,结果可想而知,女王杀人眼神下,只好讪讪改口说:“太挤太挤,我睡地上。”

    这还差不多!

    女王不客气在床上躺下了。

    竟然什么都没来得及问,算了,倒也不急一时。

    云鹰吹灭油灯,垫起层干草,盖着狡狐送来的狼皮躺好。

    “我叫云鹰。”

    女王依然没有说话,她实在很不友善,始终对荒野人有强烈戒心。

    云鹰没有追问到底,这些对他来说并不重要。这张狼皮有浓浓腥臭味道,但是还是非常暖和的,两天两夜没有休息,他很快就意识朦胧起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