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抗战年代

第十二章 家人    文 / 多彩南瓜 更新时间: 2017-10-30 23: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下午,陈飞正在打瞌睡。 

    “报告,师部来人了”耗子道。

    “哦,请进!“陈飞道。

    “报告陈营长,奉师座令,请您去法租界的乔司咖啡店,有要人等你”通讯员。

    “知道了”陈飞道。

    陈飞想,这个时候不知道谁要见我。在sh朋友是有,但不可能通过师部传达,想来想去,还是理不出个头绪,算了,见了不就知道了。

    “叫唐兵来”陈飞对耗子道。

    “唐兵和老狗,跟我去趟法租界,去换套便衣,带短枪”陈飞道。

    “是,是”二个人回道后去准备了。

    “营长带我也一起去吧,我还没见过真正的大sh呢。”耗子笑呵呵地道。

    “好,去准备吧,有便服吗?”陈飞道。

    “我去想办法”耗子转身就借衣服去了。

    陈飞自己倒有一套西服,在炊事班老张头那里,一直是老张头保管陈飞一些物件。

    陈飞穿上老张头拿来的西服,照了照镜子,感觉真不错。

    唐兵他们三人也进来了,只见他们都穿得很整齐,很小开似的。这大概是全营能拿得出手的衣服了,只是老狗任凭穿什么都显得凶神恶煞似的,一看就像个打手。

    陈飞四人一行来到了外白渡桥,过了桥就是法租界了,耗子东看看西摸摸很是好奇,这么大的铁桥不是sh人倒是很难见到。

    陈飞带着三人来到了法租界,电车,大楼,穿旗袍的女人,看得唐兵三人一愣一愣的。

    陈飞经常到sh来,到这里很快融入了法租界富人的生活状态,如果不看陈飞锐利的眼神,完全似一个富家公子,带着三个家仆在逛街。

    无以计数的建筑在租界中纷纷耸立,会和洋行,国际饭店,中国银行,南京大戏院,看得唐兵三人目不暇接,都暗道sh真是个好地方。

    陈飞看着sh的街道,虽然常来,但每次来都有不同的感受。街边林立的广告牌,各式各样的中西方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别致的小轿车和郊区硝烟弥漫的战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想到这些陈飞心里很是难受,暗道“中国一定要强大!”

    陈飞是爱国的,看不得祖国山河破碎,受尽外族欺凌,只能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

    “朱葆三路”这是法租界的一条小路,里面有酒吧,咖啡店,15家之多,干净的马路,漂亮的门店装饰,sh滩有钱人谈生意聊天都会来这里。

    陈飞带三人来到最大的乔司咖啡店,门童拉开门请四人进入。

    “先生,请!”门童轻轻说。

    “有人已经来了我去找找”陈飞道。

    “好的,先生!”门童一招手请陈飞进去,陈飞给了门童一法币小费,刚进门就听到“少爷,你可来了,可来了”陈飞家的管家郭伯看到陈飞道。

    “郭伯,原来是你啊,我还在想谁要见我?”陈飞高兴道。

    “少爷,快,快,老爷和大小姐也来了,在一号包厢等你”郭伯道。

    “啊,爹也来了,大姐也来了”陈飞有点不相信道。

    “来了,来了,快来”郭伯道。

    陈飞跟着郭伯忙去了一号包厢。

    郭伯打开一号包厢的门,陈飞就看见了爹,一个严谨的老头,四方脸,满头白,还是令陈飞那么敬畏。

    “爹,您来了!”陈飞道。

    “小弟!”陈飞的大姐陈燕道。

    “大姐,你也来了,娘好吗?”陈飞道。

    “好,好,就是很想你。”陈燕哽咽道。

    “少爷,坐!坐下说!”郭伯道。

    后边的耗子精灵地帮陈飞拉开椅子,老狗站在门口,唐兵站在进门的窗户边上,耗子站在陈飞的身后,三个呈品字形站立,能攻能守,一看就知道,这三个是久经沙场的老兵。

    陈飞坐下才看清还有二个人,一个坐在爹旁边,和爹年纪差不多,圆脸,光头,一脸和善。还有一个女人,坐在大姐旁,低着头,没看清模样。

    “飞儿,这是你卢大伯,是你爹的至交,也是宁波商会的会长”陈进科道,又指大姐边上的女人道“这是卢小姐,是卢大伯的千金。”

    “哦,爹,战争时期这sh很不安全,你怎么来了?”陈飞道。

    “哪里都不安全,这趟来sh见见卢大伯和一些老朋友,顺便给你介绍卢小姐认识一下,你也老大不小了!”陈飞老爹开门见山地道。

    “啊~~~”陈飞的脸马上红了起来。

    “小弟,还不来见一下卢小姐”大姐也呵呵地道。

    陈飞算是明白了,原来是来相亲的。

    卢南飞抬起头轻轻道“陈飞,你好”

    “哈哈哈”卢会长大笑道“大侄子,好久不见了”

    “您好,您好!”陈飞连忙道。

    “小飞,叫你的手下吃点东西”陈老爹道。

    “哦,好,好,唐兵你们三人去外面吃点东西,郭伯你去帮他们点些东西吃”陈飞扭头对唐兵和郭伯道。

    “是!”唐兵回道。“好,好!”郭伯也回道后就去点餐了。

    “大侄子,听说前面打得很艰难啊!”卢会长道。

    “是,是很艰难,牺牲很大,但毕竟在打,只要坚持就能胜利,只是时间问题”陈飞道。

    说到战争,陈飞的双眼尖锐起来,让在坐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丝敬意。

    陈老爹看着儿子,就知道儿子长大了,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像一个真正的男人,很是欣慰。

    卢会长一看,暗道:陈兄养了一个好儿子,这眼神,没经历过战场的人,哪来这么大的气场,再看手下的士兵一个个凶悍勇猛,今后这小子前途不可限量。从面相上看,又是个长命的人,这个女婿算是认定了。

    “爹,卢大伯,我们去外面吃点吧,让小弟和南飞二人接触一下”大姐道。

    “好!好!”卢会长起身和陈老爹一起走出了包厢。

    大姐对陈飞眨了眨眼睛也走出了包厢。

    “嘘~~~”陈飞叹了一口长长的气。“卢小姐,来,我们一起吃点”陈飞道。

    “好!”卢南飞轻声道。

    这时陈飞看了看卢南飞,好标致的小脸蛋,大大的眼睛,好像会说话,身材苗条,颇有“清水出芙蓉”之感。

    卢南飞也看了看陈飞,眼前这个男人让她小鹿乱撞。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经过战争的洗礼更加成熟有味。

    “卢小姐,我是军人,那天战死沙场都不知道,你可想清楚了”陈飞道。

    “叫我南飞吧!”卢南飞害羞地讲道,满脸绯红。

    陈飞是个聪明人,一看就知道卢南飞对自己有意思。

    “南飞,我们吃点东西吧”陈飞道。

    “战场上很危险,你要小心点”卢南飞轻轻道。

    “哦,知道了!”陈飞开心地道,有人关心的感觉真不错。

    卢南飞是sh女子大学的高材生,陈飞的文化水平也不低,而且二人相互有好感,聊起来很是愉快。从sh的建设到今时今地的sh二人很有共同话题,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

    “二位聊得怎么样?”大姐敲门进来。

    “好,很好”陈飞有点尴尬地道。

    “大姐家里怎么样了?”陈飞转移话题道。

    “家里都很好,只是娘很牵挂你”大姐道。

    “晚上你睡国际饭店,卢伯都安排好了,你三个手下也安排好了,放心,你和南飞多聊聊”大姐道。

    “好的,我知道了”陈飞道。

    “那行,我先回宁波了”大姐道。

    “啊,你这是来告别的吗?”陈飞不舍道。

    “我在宁波还有事,这次是特意来看你,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娘在家里还等着我告诉她这里的情况呢”大姐道。

    “那爹呢?”陈飞道。

    “也一起走了“大姐道。

    “这样,大姐你把爹叫来,我和你们讲几句话”陈飞道。

    “好”大姐道。

    “陈飞,那我在外面等你!”卢南飞道。

    “好,我跟他们告个别”陈飞道。

    卢南飞刚出去,陈老爹他们就进来了。

    “爹,这RB人不好打,sh迟早要被占领,宁波更不用说,您趁现在还在鏖战赶紧把家里的产业往ZQ或成都转移”陈飞道。

    陈老爹听着儿子的话想了想道“不是都往武汉转吗?“

    “武汉不行,还是往sc那边转移,那里会是最后的防线”陈飞道。

    “行,听你的,我和你大姐回去马上办,你对卢小姐感觉怎么样?”陈老爹道。

    “爹,行是行,不过我这每天征战沙场的,能和人家小姑娘走在一起?”陈飞犹豫道。

    “你感觉行就好,卢大伯家这么好一个闺女,他会看上你,说明他对你有一定了解,你放心”陈飞老爹道。

    “行,那我知道了,爹,你也要保重身体”陈飞道。

    “照顾好自己”陈老爹看了看儿子道。

    “大姐,代我问娘好”陈飞道。

    “小弟,上战场小心点”大姐哽咽道。

    “放心,姐”陈飞笑呵呵道。

    陈飞不想说那些悲壮的话,自古忠孝不能二全。但大姐能从小弟的眼神中读懂这一切。

    陈飞抱住大姐,在大姐耳边道“照顾好自己!”千言万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了,好了,小飞啊,你自己也要小心”陈老爹边哽咽着道,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才见到又要分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

    “知道了,爹,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陈飞道。

    “行,那我们走了,有事可以和您卢伯商量”陈老爹道,转身就走。

    “小弟,万事小心”大姐依依不舍地也走了。

    陈飞把他俩送出门。

    “少爷,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保重身体”郭伯道。

    “放心,郭伯,照顾好爹娘,拜托郭伯了”陈飞道。

    “唉”郭伯转身跟上陈老爹和大小姐,上了卢会长准备得小轿车。

    陈飞转身又进了包厢,看见卢会长和卢南飞坐在餐桌边上。

    “陈飞啊,我跟你们孙将军打过招呼了,你可以在外面住一夜”卢会长看着陈飞道。

    “唐兵”陈飞喊道。

    “长官!”唐兵道。

    “你带着耗子回军营吧,老狗留下就可以了”陈飞道。

    “是!”唐兵转身带着耗子离开了。

    站在门口的老狗马上走了过来站在陈飞身后。

    “谢谢卢伯”陈飞对卢会长道。

    “哈哈哈,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别客气”卢会长道。卢会长看着陈飞越看越喜欢,道“晚上你住国际饭店怎么样?”

    “爹,让陈飞住我们家吧”卢南飞道。

    “啊,哈哈哈,好,好”卢会长大笑道。

    陈飞一听满脸通红。

    “卢伯,您是宁波商会会长,我想跟你买些东西”陈飞道。

    “什么东西,你要,我给你就是,还买什么”卢会长大声地道。

    “冲锋枪,炸药,还有药品”陈飞道。

    卢会长想了想道“要多少?”

    “我只有十根大黄鱼,能买多少是多少”陈飞道。

    卢会长笑了笑道“陈飞啊,枪和炸药我可以想办法,这药品我也有点,但不多,我都给你,这钱就算了,也算我为抗日出一份力”陈飞一听马上向卢会长敬了一个军礼。

    “谢谢”陈飞严肃地道。

    “哈,哈,回家”卢会长大手一挥道。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