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91章 不砍你一刀念头不通达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30 22: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然而……以前的大宋还真是这样的绝世***,虽然能扛住西夏这个强1奸1犯,却始终被他们这样来来去去的摩擦。真正有过一段相对平稳的时期,那是因为西夏内部的外戚集团在乱权。以太后为首的集团把持国政,但是这个态势,随着雄才大略的李乾顺和察哥掌权开始,已经成为过去。

    而当时陶节夫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蔡京帮助西夏加速完成了皇权稳固。

    当时高方平做出“留点粮食给察哥”这个战略部署的时候,天晓得这么做是对是错,没谁是神可以全知全能。

    而现在看来高方平成功了,真正利用各种形势,把察哥主力拖在了河中府。为刘延庆他们创造了最佳的战略***时机。

    鉴于河中府已经被围死了,高方平甚至不知道外部的形势。所有只能祈祷了。

    河中府地区的粮食,那原本是用于养五十多万人一年的,所以也可以支撑察哥部很长时间。当然了,他们有大量战马需要喂养,那和饭桶几乎没有区别,然后打仗的军士和平民的耗费也不同。所以高方平猜测,目下察哥手里的粮食,够他维持到明年开春。

    高方平部的也粮食差不多,经过细致的测算,维持到明年三月妥妥的。哪怕现在河中府城池内集中了几十万军民,也无粮食压力。

    为什么有这么多粮食?因为高方平是北方都转运使。

    还在大名府未出兵之际,高方平已在心中有了大概的战略构想,于是北方转运司早有文书到达西北前线:所有官府的府库、战略储备,全部调往河中府,准备生产***饲料作为军粮使用。

    那些父母官有管民利和司法权。但是钱粮调集权真在高方平的手里。

    所以在一开始已经认为长城守不住、西北***地区会沦陷的高方平,一早做好了要放弃***土地计划,那当然要抽空所有战略储备集中在河中府,妈的总不能城池给西夏,连粮食储备也给西夏吧?

    在当时,北方都转运使的征收储备命令到达西北后,包括大户人家的粮食库房也在征缴范围内,不是说真的没收,而是用有北方转运司背书的“白条”,以全国的平均粮价记账,拿走了多少,等战争过后由朝廷在三年之内对他们结算。

    但限于以往大户们被误导、认为高方平太坏,这是抢夺,所以许多人拒绝“卖粮”。他们以为这次宋夏之战仍旧是过家家,会如同以往一样把***顶在国门外,然后他们有机会大发战争财,把粮食以丧心病狂的虚高价格,供应给种师道和刘延庆的军需处。

    然而这次他们错了,当时对抗高方平拒绝卖粮的人,现在一大群哭瞎。

    随着***土地沦陷,他们的粮库和财富当然变成了西夏人的。交给高方平,至少还有张北方转运司的白条。至于现在……高方平觉得,察哥应该不会给他们开支票。

    所以现在这群哭瞎的奸商也躲在河中府城内,并且在大肆带节奏,辱骂高方平“丧权辱国”,说高方平持有精锐却迟迟不投入战场,仍由敌军长驱直入云云!

    他们的心情可以理解,因为高方平的“不抵抗”政策,他们失去了很多家产,当然会恼火的。

    现在河中府最大的问题是,有一群秀才被这些奸商带了节奏后,也在跟着诋毁高方平。加之被围困两月之久而没有重大战果,于是河中府城内开始人心惶惶……

    “形势有些不妙,必须快刀斩乱麻了。”韩世忠进入大堂抱拳道,“皆因以往您得罪读书人太过头,那些草包秀才什么也不懂,中了那些奸商计谋,现在跟着瞎起哄。不能任由这样的情绪扩张下去,否则河中府要乱。”

    说着,韩世忠把近两天收集到了各种消息,放在了高方平的桌子上。

    高方平拿起来大略看了一下,然后全部仍在了垃圾桶里,喃喃道:“国难当头,还真有不怕死的人啊!”

    紧跟着起身,在菊京、梁红英,以及虎头卫的跟随下,来势汹汹的进入内堂,这里是知府张威意的治所。

    这老小子看起来配合,但实际上,从始至终他都和高方平不对付。

    “下官参见留守相公。”张威意捻着胡须,看着周围的人又道:“相公带如此多的人来我这里,是何缘故?”

    高方平上前两步揪着他的衣领道:“狗1日的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张威意道:“明府何出此言……”

    “少扯犊子。”高方平冷冷道:“战时体制下,二十七万敌军围困我西北后勤重镇河中府的现在,你是真不知道厉害吗?目下各种不利言论四起你竟然视而不见,放任自流?当真以为老子不会杀人?”

    张威意低头做惶恐状的道:“请明府息怒,下官认为他们的言论虽不合时宜,却不是空穴来风,说的都有道理也是事实。皆因您往前的一些部署存在不妥,的确影响到了很多人利益。目下敌军围困,河中府成为孤城,却迟迟没有友军救援。这亦是明府您刚愎自用的后果。您于之前既判断了察哥部主力会围困河中府,何故还放任刘延庆和种师道部北上作战、而不是南下救援?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明府啊,至此内忧外患之际,百姓们因您的不恰当部署对您有了质疑,这是很正常的。您不要试图‘防人之口’啊。”

    “正常个屁!”高方平指着他的鼻子道:“老小子我警告你,不要以为你故意放纵***、来个什么得民心者得天下之说辞,就能贬低我高方平威望,以便你正式接手河中府防务,将来你才是西北战场第一功臣是吧?”

    张威意老脸一红,被说中心事还是很尴尬的。

    流言的确不是弄的,但是既然有了这个苗头,他也暗恨高方平的许多危险动作。于是,便真有些想利用现在的“***”,想接管河中府指挥权的用意。

    高方平冷笑道:“张威意啊,你是一头***。为什么这么说呢?你以为河中府真能守住对吧?你以为本府在石龙关大捷后,本府的部队就是不可战胜的,只要能短期守住河中府,刘延庆部和种师道部解放北方后便会很快南下,可以很快击败察哥是吧?那个时候你轻松容易就成为西北战场的第一功臣是吧?”

    顿了顿,高方平道:“其实你想错了,想听真话的话本府明确的说,我只是不想给你们压力而已,河中府危在旦夕,一但气势上压不住察哥,他真正展开饱和攻击,河中府沦陷只不用一周时间!”

    “啊!”

    这下张威意还真吓到了,将信将疑的看着高方平,分析高方平是不是为了保住权利而虚张声势?

    高方平道:“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没虚张声势。你张威意以为今时今日的我高方平的权利和威望,是区区几个闹腾笔杆子能解除的?还***,放着他们闹天也塌不下来,我根本无需用虚张声势来保住权利。你出去问问永乐军是怎么组建的,驻泊司又是怎么从新兵蛋子,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是谁带领他们打响我大宋绝地反击第一战的。”

    张威意尴尬的低着头道:“既如此,明府范不着来和下官浪费时间。”

    我@#¥

    高方平真的想把他给和谐了,可惜不能。就算是现在,河中府的治权还是他的,是的至少管民和司法权在他的手上。譬如要把那些个奸商和秀才抓起来吊路灯,不能随便派军队去,最好要张威意下令用差人去抓。

    思考了一下,高方平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和谐了?”

    张威意低声软对抗道:“下官还……真不信。在这里您没有***基础。西北是在您的命令下沦陷的,那些撤离下来的几十个父母官对您怨念很深,撤离下来妇女孩子有很大的群体认为,他们的爹爹爷爷陷落在敌占区是您的错误。传统的奸商秀才,早在不见面的时候就很不看好您了。所以下官素知您的猥琐,但是在这里,想用全民战争把下官和谐了您还真的做不到,除非您派军队把我张威意谋杀,把百多个朝廷文官谋杀,把所有敢说话的秀才谋杀。不过……您不会这么奔放的对吧?”

    高方平还真是想把他砍死在这里呢。

    理不足的情况下高方平就喜欢动粗,于是蹭的一下把菊京的刀抽了出来,拿在手里,一步一步的逼近张威意。

    因为不能用天子剑这么干,所以只有用菊京的流氓刀才适合。

    “你你……你想干什么,不要乱来。若我在这里被您害死,河中府真要大乱,那些战地撤下来的父母官、不会再忍受您了。”张威意颤抖着声音,***至墙角了。

    “你狗1日说的对,然而不砍你一刀、我念头不通达。”

    说完噗嗤一下,在他***上砍了一刀。但因高方平手力不大,用刀技巧也不对,这也不是什么吹毛断发的倚天剑,所以只是把老张砍的飙血,算是皮外伤。

    因为见血了,张威意真被吓到了,吓得杀***似的大喊起来:“杀人了!奸臣谋杀朝廷命官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