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陨神记

第十一章 陪练    文 / 半醉游子 更新时间: 2017-10-30 22: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天亮了。

    终于把姗姗来迟的雇佣兵盼来了。

    “妈的,怎么是这家伙?他叫扒皮,上个礼拜老子还跟他一起喝酒呢!扒皮是一个肉铺老板,大概是铺子里食材又不够了,夜里出来找几头肉猪补充补充。”疯狗扫一眼尸体,虽然是老相识,但是毫无怜悯,像是看着一只闯进家里的死老鼠:“你小子第一晚就遇到这种事也是够倒霉,要知道死在扒皮手里的小肉猪,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肉铺老板?

    原来是可恶的人肉贩子!

    这种家伙不禁荒野还是营地都有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家伙虽然是个废物,但也没废到这种地步吧!”疯狗用一种莫名其妙目光看着云鹰:“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这他妈是什么话?

    好像死的应该是我一样!

    云鹰虽然很气愤但是身上生的事情,他却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所以就含含糊糊的掩饰过去了。

    “装睡偷袭一击毙命?”疯狗仔细想想觉得也是合理,大概是地上这个废物太轻敌了吧,“下次挂个铃铛在门上,或做一个简单的陷阱,这种事情在黑旗营地每天都在生,这次运气好,难保下次也运气好。”

    他说完就要走。

    “等等!”云鹰搞不明白为什么要杀他,“这尸体怎么办?”

    “你的战利品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卖到黑市去或留着自己,我建议头挂在门外,扒皮的脑袋应该还是有点威慑力,这样以后夜里睡觉就能清净些了,至于其他部分……你懂得,这家伙一辈子在扒别人皮吃别人肉,现在也该尝尝被扒和被吃的滋味了。”

    这个又丑又黑的混蛋说的倒是轻松。

    云鹰已经露出了恶心的表情。

    “真是个菜鸟!”疯狗不屑呸一声:“瞧你这怂样,料想也没胆子吃人肉,送去螳螂或送给乌拉,他们都会喜欢这个礼物的。好了,下次遇到这种小事自己处理,不要再来烦我了,妈的,浪费时间!”

    疯狗骂骂咧咧走到门口时候,突然回过头来说:“中午到训练场来,有活干!”

    云鹰心里将这条该死疯狗骂了十遍!

    不过该处理的还是要处理的,云鹰想到乌拉盯着他流口水的神态就觉得心里毛,既然如此还是送到螳螂那里去好了,三个雇佣兵队长里好像也就螳螂看起来比较正常点。

    先把衣裤刀留下,未来或许还用得上。

    云鹰拖着尸体离开住处,这一路上的人半点反应都没有,甚至没多看一眼,如此极度的冷漠,反而使云鹰轻松了些。

    螳螂有一套独居的大房子。

    几乎是整个雇佣兵团里最大的。

    云鹰心里不由得有些好奇,螳螂好像是不出任务的,为什么在雇佣兵团队里的地位这么高呢?当抱着疑惑走进螳螂时,云鹰两个眼睛顿时一瞪,因为眼前见到的景象,让他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

    哪里是人住的地方?

    简直是一个屠宰场!

    五六具尸体被摆在里面,有些被锯掉手,有些被锯掉脚,有些被打开头盖骨。而螳螂戴则着一双手套,正在一具开膛破肚的尸体前,以两把锋利的手术刀捣鼓着什么,不消片刻功夫,一个血淋淋脏器就被取出来了。

    云鹰看得心里毛,难怪这家伙叫螳螂。

    他硬着头皮叫一句:“队……队长!”

    没理他。

    螳螂仔细观察着手里脏器,找出上面奇特的变异组织,用刀一点点把变异组织割下来,装进一个小玻璃罐里面。

    四周木架摆着一个个大罐子,其中浸泡大量人体器官,有些则浸泡着奇怪的植物根茎,其中甚至有一颗奇怪的眼珠,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怎么办?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云鹰实在不喜欢在这种地方多呆半秒。

    “新鲜的?”螳螂把变异组织处理完毕后,冰冷目光看了尸体一眼,却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云鹰:“放上来。”

    他清出一个平台。

    云鹰急忙把尸体抬起来放上去:“我可以走了么?”

    螳螂又没理会他,稍微检查一番身体,丰富人体解剖经验就告诉他,这显然是一个敏捷型进化者。何为敏捷型进化?那是指运动神经、反射神经、全都变得高度敏锐,且伴随一定程度**强化。

    这类人反应力、爆力、度都很强。

    螳螂本身就是一个相当高阶的敏捷进化者。

    这个人进化程度不高,却不是普通人能对付的。

    螳螂抬起头看着伫在旁边像木头一样的云鹰,冷冰冰地问一句,“你杀的?”

    “呃,对,是我杀的……”云鹰被螳螂目光看的心里毛,他急忙把跟疯狗说过的话,又简单重复说给螳螂一遍:“因为运气好捡回一条命。”

    “是么?”

    螳螂冷静眼神犹如能洞悉一切,黄泉雇佣兵三个队长里面,这个螳螂给云鹰感觉尤其高深莫测。

    云鹰咽咽口水:“那个……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留下。”螳螂言简意赅,不愿意多说一个字,他把一把手术刀丢给云鹰,“解剖他。”

    云鹰怀疑自己听错了。

    一个荒野里长大的人,倒不会能惧怕死尸,只是亲手去解剖还是难以接受,他不知道螳螂是什么毛病,把这些尸体剖开到底有什么意义?

    螳螂冰冷冷杀气弥漫开来。

    云鹰感觉到强烈危机感,这种危机感简直让人窒息,跟夜里对付眼前这个猎人不同,螳螂给他带来的感觉,是那种无法战胜的。

    云鹰甚至怀疑一旦拒绝这个要求,话都还没能说出口,螳螂手里手术刀,就能瞬间划破他的喉咙。

    “好!”

    云鹰硬着头皮拿起刀,还有镊子之类的工具,按螳螂指示尸体肚皮划了下去。螳螂就像一块冰雕般站在旁边,用简短而又平淡声音来指示,让云鹰顺便认识一遍人体结构,大概是方便以后使唤吧。

    几个小时后。

    云鹰逃命般冲出螳螂的工作室。

    这一个上午对他来说简直是煎熬!

    妈的,疯子,变态,披着人皮的恶魔,呕……

    云鹰强烈的反胃,用几分钟才缓过来,终于明白一件事情,这三大队长没有一个是正常人。

    不好,差点忘记了,疯狗还有任务。

    疯狗的脾气非常暴虐,让他感觉不爽的,分分钟被打断腿,云鹰不敢怠慢,立刻跑到训练场地。这是雇佣兵们平时练习的场所,云鹰刚走进来就听见乌拉的狂吠。

    这个畜生就被拴在大门,丑陋又泛着凶光的眼睛瞪着少年,它的血盆大口周围都是血淋淋的痕迹,好像刚刚进食没有多久。

    “你怎么才来?”疯狗眼神非常不爽,随后就对操场练习器械的几个雇佣兵喊话:“好,过来,都过来,你们的陪练来了!”

    陪练!

    什么意思?

    “你们听着,这小子是恢复类型进化,不过火候还不高,下手要注意点,打死打残可就不好了。”疯狗完全没有向云鹰解释的打算,直接指出一个雇佣兵,“库克,你先来!”

    这叫库克的雇佣兵是一个长得狗熊样的粗壮大汉,立刻满脸兴奋的走出来,上下打量云鹰一眼:“老大,你们真是太有才了,知道我们打沙包很无聊,找来这么一个人肉沙包,会动会叫活人打起来才过瘾嘛!”

    云鹰已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了。

    疯狗不耐烦说:“少他妈废话,开始了!”

    云鹰连忙开口:“等……”

    库克猛冲一个肘击,云鹰就被撞在地上,立刻觉得头昏眼花,犹如被撞散架的瓷瓶。

    “我操!”疯狗破口大骂,满脸疤痕扭曲到一起,唾沫横飞的吼道:“你他妈的有没有这么废啊?站起来!”

    “站起来,站起来!”

    其他雇佣兵也大喊!

    云鹰总算理解人肉沙包是什么意思,他也总算明白狡狐把他带回来真正目的了,又被这个阴险该死的胖子骗了!!

    库克一个飞踹踢过来。

    云鹰猛地侧身闪开。

    疯狗目光微微一凝,咦,怪了,这小子反应怎么这么快?

    疯狗疑惑目光投来,云鹰也现有昨晚经历,他的反应力和力气好像都有所增长,这可能是石头带来改变,现在还不能被这些人知道。当库克接下来一个膝撞过来时候,云鹰没有躲开,只是用手挡一下。

    砰!

    他就像一个沙包般被顶飞出去。

    疯狗往地上吐一口浓痰,非常不屑的摇摇头。

    库克连续揍十几分钟,云鹰没有反击一下,用手挡住要害,雇佣兵们都很惊讶,这小子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没有想到身体这么结实,无论怎么打都能爬起来。

    “库克,你的动作太慢,力也很不规范,一个力量型进化者,却打的像个娘们!真他妈是个废物!”疯狗不客气骂几句,“滚蛋,下一个!”

    库克嘟囔几句,他虽然没有疯狗这么变态,不过一拳下去断几根骨头,还是轻轻松松能做到的,没用全力还不是怕把新菜鸟打坏?

    云鹰被狠狠蹂躏大半个下午。

    终于雇佣兵练习结束了。

    云鹰领到了今天的面包,当狡狐看着鼻青脸肿云鹰,笑哈哈的上来拍拍他的肩膀:“不错,你果然没让我失望,这身体够结实,多给你半块面包,明天继续再接再厉。对了,晚上教你修车、组装、保养武器,喂养乌拉工作也是你的,今后这些都是你的任务。”

    云鹰现在非常后悔了。

    这死胖狡狐的绰号真不是白叫的,坑起人来连眼睛都不眨,先把云鹰当肉鸡,现在又把他当人肉沙包,这混蛋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如果早知道来营地是这样的结果,云鹰宁可到荒野上去流浪。

    “你的眼神里似乎很是不满。”狡狐叼着一根烟,语重心长的对他说:“年轻人,挨打也是一种锻炼,任何进化者都会不断进化,力量型进化者多练力量,敏捷型进化者多练敏捷,控制型进化者多练操纵,你恢复型的不就只能练恢复了么?让你挨打是看重你,让你受苦是磨练你,好好的珍惜机会,有机会就带你出任务,一言为定!”

    还指望我信你?

    你他妈怎么不去死!

    云鹰恨不得在那张胖脸上打一拳。

    出任务?出个屁!上次还把我害得不够惨么,即使真带着出任务,多半也是不安好心的!

    云鹰一把夺过面包,扭头一声不吭走了。

    狡狐笑眯眯看着他走远,从嘴里吐出一个烟圈:“小家伙有点血性嘛,哈哈哈!”

    当夜幕降临时候,云鹰浑身沾满机油,背上有乌拉留下一条抓痕,终于回到了自己住处。他才现满屋血迹都没清洗,现在已经凝固在地上了,空气依然散这刺鼻气味。

    云鹰又累又饿,也无暇打理,倒在床上,蒙头就睡。

    (各位书友端午节快乐!本书读者交流群:125666571  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