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穿越之挽天倾

第一百章--威胁    文 / 书荒自己码 更新时间: 2017-10-30 20:5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当然,崇祯的这些心理活动,张云是心知肚明,因此,心中很是不以为然的张云,干脆就没有上去帮他磨墨,就让他这个皇帝自己玩自己的……

    没一会儿,崇祯就写好了,让阎应元出兵协助张云,前去捉拿和东林党有关系的那些人,并且顺便抄了他们家族的圣旨。

    墨迹还没干,崇祯就冲着张云气冲冲的道:“拿去吧!”

    结果,张云却动也未动,反而开口,“那个史可法……”

    张云故意说话留一半,崇祯听到史可法的名字,正想给他说两句好话时,抬头却看到张云似笑非笑的表情。

    顿时就有些气闷道:“道长什么时候想要对付谁,又什么时候问过朕的意见?难道道长还需要朕,特别给你一道圣旨,前去处置史可法吗?朕丢不起这个人!”

    张云笑了笑,也没接崇祯这话头,而是径直走上前去,拿起墨迹未干的圣旨,仔细一瞧,张云却有些恼怒了!

    “陛下,你倒是打的好算盘,反正抄家得来的财宝,贫道又用不上,全部都归了国库,而这个锅嘛,就由贫道一个人来背了,哼哼!果然是好算盘啊!”

    崇祯脸色一红,旋即又解释道:“还请道长莫怪,朕身为人间帝王,有的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不可能去把天下所有的地主全部都得罪了吧?”

    张云心中冷笑不己,也没有抬头去看崇祯的脸,而是静静的站在桌旁,就这么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圣旨,也不说话。

    崇祯左劝右劝,见张云始终油盐不进,心中也来了火气,当下就将已经写好了的圣旨揉成一团,愤然扔在地上……

    看到崇祯转身离去的背影,张云也是恼怒万分,果然,这个天下间,不管什么年代,好人都是做不得的。

    明明是一片好心帮他打天下,结果,崇祯这小子却是有眼无珠!

    本想转身离去,管他崇祯怎么去死?

    但随后又想到系统下的任务,事关自己的小命!

    “哎!”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张云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拿起桌上的笔墨纸砚……

    御花园中,崇祯看着追上来的张云,心中不由得意万分,任你神通再大,还不是要服我人间帝王管么!

    只是张云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崇祯的好心情顿时抛到了九霄云外。

    “陛下,这份圣旨你到底写不写?如果你不写,贫道为了保住汉家衣冠,接下来会去做什么?那可就很难说啦!”

    张云话音刚落还没等崇祯有啥反应,陪在崇祯身边的几个太监,除了早就知道内情的王承恩之外,顿时就勃然变色。

    “怎么你这个妖道,这是想要威胁万岁爷吗?侍卫何在……”韩赞周当即就上窜下跳,要不是知道张云身手了得,恐怕他都有直接扑上来的***了!

    其它身份地位没到司礼监秉笔太监这一级的宦官们,虽然没有开口,却也是纷纷动了起来,将崇祯拉到了他们的身后,同时几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张云……

    等跟在后面的侍卫们听到了韩赞周的大呼小叫围了上来之后,崇祯却突然大喝一声,“住手。”

    全是满脸铁青的拨开了挡在他面前的几个太监,和站在旁边一直都没有什么动作的王承恩对视了一眼后,才道:“道长有什么要求,咱们可以好好的说嘛!又何必口出恶言?”

    张云嗤笑一声,扬了扬手中的笔墨纸砚,谁知道这个动作又引得侍卫们一阵***,眉头一皱,张云嫌他们麻烦碍事。

    手中拿着笔墨纸砚没动,双脚却以肉眼难辩的速度,迅速让他们倒在地上……

    崇祯顿时目光一凝,张云的身手自己并不是第一次见,只是这一次他竟然在自己面前动手?这个信号,让崇祯有些惊疑不定!

    动完了手,张云见崇祯有些迟疑,不由暗笑,***就是要打,才知道害怕!

    不过当下并不是跟崇祯置气的好时机,更何况被这些侍卫们的惨叫声所吸引来的更多待卫,眼看正在往这里扑来,张云就更加不乐意去打这种无意义的架了,因此连忙大声咳嗽不止。

    “咳咳……”

    这声音终于惊醒了崇祯,张云的身手崇祯也是心知肚明,为防止事态扩大下去,到最后丢个大脸,崇祯不得不违心的大声呵斥,把正在赶过来的侍卫全部赶走。

    ……

    十几分钟后,张云摇晃着手上的圣旨出了午门。

    回想起刚才在宫中的遭遇,不由摇了摇头,太祖他老人家早就告诉了自己,权力来自于***杆子。

    而自己竟然想要靠嘴皮子去说服别人?真是***!

    果不其然,到了最后,当自己亮出了瓜牙,并且贴在崇祯耳边,来了那么一句,全国的朱姓可不要太多,尤其是两三岁的娃娃王爷,貌似也有,就算没有,去制造一个也没多难时,崇祯的脸色彻底的沉了下去,到了后来,果然老老实实的按照自己的要求,写好了手上这份圣旨。

    只是从今以后,这皇宫可是要少来为妙了!

    崇祯又不是个傻鸟,相反,他还是很精明的一个人,自己都已经开始威胁他的性命了,他以后会做出什么事?张云用脚趾头想,也是一清二楚!

    不过转念一想,张云又释然了,反正在大明朝廷里的布置已经差不多了,多尔衮恐怕已经陷入了内乱,以后能不能再南侵,都是一个未知数。

    因此,接下来天下的走势,在没有自己的强力干涉下,凭李自成这个***丝,恐怕是翻不了天滴!

    系统给自己的任务,保卫汉家衣冠~看样子是完成的差不多了。

    至于李定国这个有勇有谋,又深得部下爱戴的人,看上去应该可以做一个好皇帝的他,原本应该是崇祯的劲敌,只是可惜,他的命运却不属于他自己……

    不仅仅是这座皇宫,张云不想再来,就连这座南京城,张云也是不想久呆了。

    因此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张云当即就上马走人,近两百公里的路程,在张云昼夜兼程赶路的情况下,第三天天亮时分就回到了扬州府。

    再次见到阎应元时,其应该还没有收到皇宫中的变故,因此,尽管心中不爽,却也是笑脸相迎。

    只是张云却没有心情再跟他磨叽,直接从怀中掏出了圣旨……

    阎应元看完之后,一脸震撼的看着张云,心潮起伏不定!

    想不到眼前这位张道长,竟然真的要来了这样的一份圣旨,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

    圣旨并不长,只有那么寥寥几句话,只是这几句话,却把这几十家大地主,彻底打入了深渊,当然还包括现在还高高在上的史可法,也要立马回家种田去了!

    阎应元心里很清楚,崇祯虽然只是说,让这三十几家大地主配合张云调查,东林党中的某些人勾结反贼一案,并没有一口咬定这三十几家大地主就是反贼。

    只是阎应元看着一脸肃然的张云,心中却替这即将倒霉的三十几家大地主惋惜不已!

    眼前的这位张道长可不是什么好鸟,有了这一么根鸡毛在手,阎应元有理由相信,张云要是不把事给做绝了,那他就不叫张云。

    想想开国初期的锦衣卫,没有一点证据就敢抄人家、灭人族……

    “哎!”

    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后,阎应元当即摆出了下属的姿态,老老实实的向张云请示接下来的行动……

    见阎应元果然识趣,张云挤出了一丝笑容,问道:“我们的建极殿大学士史阁老,何在?”

    阎应元心神领会,当即就头前领路径直朝史可法府邸走去,反正这圣旨上也只是把史可法贬为庶民,阎应元也没什么好愧疚的,身为东林党的重要人物,史可法能够落得这么一个善终,从此就逃出了张云的魔瓜,阎应元已经替他很高兴了……

    “什么?你这妖道,一定又是在假传圣旨,本官决定上奏,一定要参你这妖道一本。”史可法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圣旨道。

    张云一把夺过他手上的圣旨,一脸的不屑,“不好意思,前史大学士,现在你老人家已经是庶民了,而且是朝廷永不录用的那一种,因此你根本就没有上奏折的权利,想要参贫道,下辈子吧!”

    史可法气的直颤抖,一时半会竟说不出话来,其身后的亲信,甚至想要拔刀上前……

    因为心有愧疚,一直站在后面的阎应元见此,不由吓了一大跳,张云那是什么人?又怎么可能会容忍有人在他面前炸刺!

    为防止张云有理由发作他们,阎应元连忙跳上前道:“史大人,这圣旨是真的,您要是有什么疑问,就不妨到南京去找皇帝陛下,亲自了解了解……”

    史可法挥手拦停了身后激动不已的亲信,看着眼前出身不高,但却战功彪炳,自己也十分欣赏的阎应元久久无语,似乎是在考虑,究竟要说点啥?

    只是他的这种表现,却让张云十分不耐烦,“我说前史大学士,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这个面子贫道可是给你留了,难道你还要贫道亲自动手赶你走?那场面恐怕就不好看了呀!”

    史可法这个时候倒又恢复了冷静,根本就不搭理张云,只是他身后的那些亲信,却是再也忍不住了,齐齐跳了出来,个个舞刀弄棒地,恐吓着张云……

    阎应元一直站在旁边注意着张云的表情,见张云的眉头直跳,眼看就快要动手了,因此连忙跳出去伸出双手站到中间,暂时隔开了双方。

    又回头对张云道:“道长不必如此,既然圣旨已经下来了,那么史大人,就已经不再是朝廷的官员了,往后又威胁不到道长你,道长又何必赶尽杀绝?要知道人言可畏啊!”

    阎应元见张云不置可否,但是脸色却稍微缓和了一点后,又转过身对史可法的几位亲信道:“张道长的能耐,想必你们也都听说过,别的不说,就是前阵子,上万把弓箭封锁下,张道长照样可以来去自如,你们又何必自取其辱?”

    没等他们反驳之声出口,知道他们十分爱戴史可法。

    因此阎应元又道:“就算你们不惜一死,但是你们动过手之后,张道长就有足够的理由,把你们的这种行为说成是袭击钦差,到时候史大人恐怕……”

    阎应元故意没说完,留给了他们几个足够的想象空间,果然,虽然他们几个依然叫嚣的厉害,甚至已经开始谩骂起自己……但是害怕牵连到史可法的他们,却是再也没有抽刀上前的动作了!

    阎应元见此,明白不可能马上让他们住嘴,又怕张云恼羞成怒之下,对自己十分敬佩的史阁老,暗地里做出什么事来。

    所以在稍稍叮嘱了史可法几句后,就过来亲自牵着张云的马匹……

    等拐过了街角,张云笑着道:“好人难做吧?”

    阎应元回想起刚才,在史可法的府邸里,自己所遭遇的谩骂,明明是一片好心,结果却……

    当然不管心中怎么想?此刻却不能在张云面前示弱!

    因此阎应元看着一脸似笑非笑的张云直着脖子道:“冲着史大人的人品,阎某也要给他一个面子,当然阎某也看出来了,张道长恐怕也不是铁了心,一定要收拾他吧?不然的话就凭阎某的面子,想来张道长不会这么容易就收手……”

    对于阎应元的试探,张云嗤笑一声,不置可否!

    思绪早就已经飘到了天外,此刻张云所想的是,怎样去搞那三十几家大地主……

    史可法这个过去式的人物,早已经不能让张云动怒了,刚才亦只不过是出于某种莫名的心情,才去做的一件下作事而已。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