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穿越之挽天倾

第九十七章--扬州知府任民育    文 / 书荒自己码 更新时间: 2017-10-30 20:5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气不过的张云用脚踢了踢两人的尸首,刘喜回光返照似的突然睁眼。

    “马了个巴子……”

    吓了一跳的张云暗骂一句,还以为自己的技艺退步了呢!

    结果却发现,这小子不过是回光返照!

    不再搭理地上的两个死人,反正凭他们的身份也不可能带有打开这间银库的钥匙,所以张云索性抽出随身长刀,对着库房上的大铜锁用力挥下。

    “咔!”

    一声轻响,张云小心翼翼地接住要往地上掉的大铜锁,并掏出身上随身携带的菜油,一点一点的往门栓处倾倒……

    回头看了看四周,心里琢磨着动作可是要快一点,不能让巡夜的护院,发现此处的异常!

    一进银库,张云顿时眉开眼笑,自言自语道,“果然自己的目标不可能选错。”

    由于此次的行动目标不过是白银,如果真的给阎应元一大堆金银珠宝,估计他也得傻眼。所以张云一开始就不打算去找刘府的宝库,而是费尽心机来找这普通的银库。

    五十两一锭的大银锭,竟然如此之多……

    “嘿嘿!”

    溅笑两声,张云就老实不客气起来,将这多达十几万的银两一扫而空。

    自从昨天张云走后,阎应元就一直心神不定,害怕张云真的在扬州城内作案,到时候自己究竟该怎么办?

    再加上今晚不知道为何?竟然一直都睡不着,就连新纳的小妾柳如是哪里,都没有心情去了!

    “哎!”

    叹了口气的阎应元,又举着筷子伸往桌上的碗碟,举筷入口,旋即又露出了笑容,新纳的这个小妾柳如是,果然是个善解人意的妙人儿。

    先前自己只不过是稍微流露了一点,比较好吃***皮,自哪以后,每晚处理完军务,在小餐桌上总是会有一碟***皮。

    也不知道这张道长,最近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竟然要把如此妙人儿,送到自己身边来!

    “阎将军自酌自饮,实在是不讲义气啊,贫道为了你的事东奔西跑,结果到了吃饭时却不叫上贫道一起……”

    “叮!”

    张云突然以肉眼不可辨别的速度出现在桌上,阎应元的酒杯都掉到地上,同时沧浪一声抽出摆在桌上的战刀,结果定睛一看,却发现竟然是张云!

    不由苦笑道:“道长能不能每次出现不要这么神出鬼没,好不好?吓坏了阎某不要紧,可如今阎某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说完,阎应元又站起身,驱赶闻听到酒杯坠地的异常声音,从而匆匆冲了进来的护卫们。

    张云笑了笑,没接话。直到整个大厅又恢复了平静,才道:“贫道今夜连续奔波了几百里,到别的城池给你搞回来十几万两银子,想来足够让你去收买那些汉奸。”

    阎应元瞪圆了眼睛,喘着粗气道:“阎某就知道是如此……”

    偌大的阎府自然有许多空房,当张云带着阎应元,来到其中某一间前时,阎应元半信半疑地推开了房门。

    “啊!”

    早已经处惊不乱的阎应元,却被突然出现在自家房子里面的一大堆银子给惊到了!

    回过头看着云淡风轻的张云,阎应元苦笑道:“道长果然神通惊人,只是以后这种事情还是要少做一点比较好。”

    “相信以张道长的博学,也应该听说过沈万三的故事,哪怕你再有钱,拿钱过来资助军饷,都不是什么好事的。”

    张云嗤笑一声,“老子的长刀不止一次架到过崇祯的脖子上,也没见崇祯能把老子怎么样?”当然这些伤人脸面的话,张云就不会对阎应元说了。

    因此接下来张云只是一个劲的崔阎应元,赶快拿钱去办事,尽最快的速度,把孔有德这个老汉奸的意图摸清楚。

    阎应元也没再推脱,古人云:‘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是人!

    阎应元有足够的信心,在撒下去大把银子之后,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当晚张云就在睡在阎府,第二天天刚亮,扬州知府任民育就迫不及待的找了上来,只可惜放心不下的阎应元早就在昨晚,拿着大笔的银子悄然出城而去。

    张云隐在假山后,听着阎应元的心腹,接待着扬州知府……

    结果没一会儿张云就轻笑一声,转身离去,原本还怕这扬州知府任民育能够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结果却是上门来求救的。不仅如此,还一点点线索都没有。

    这样自己又怕得了什么?

    衙门里面那些对受害人使用的见不得人的手段,借这扬州知府几个胆子也不敢用在自己的头上!

    一盏茶喝完,任民育失望离去,阎应元手握兵权,在这个年代里,那可不是文官能够压制的,对此,他亦是深知肚明,因为现在早就已经不是太平盛世……

    只是出了阎府,有些不甘心的扬州知府任民育,却又有些犹豫,这个时候是否要前往史可法那里一趟?

    自从张云将南京城内的东林党***全部干掉了之后,史可法这个内阁成员,身份就有些尴尬了!

    最明显的事情就是,原本还听他之命的许多据守在扬州城的阎部军官,早就已经对他不理不睬,因为人都是跟红顶白的……

    好在阎应元的为人确实不错,所以史可法才可以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只是现在自己要是跑去见他,阎应元尽管为人不错,可是回来之后要是得到什么消息,自己岂不是尴尬了?

    长街上任民育犹豫不前,思前想后,想起十几万两之多的银子,不翼而飞之后,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这种手段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现在看来原本在南京城里肆虐了几次的飞天大盗,看架势已经到了自己的治下,仅靠自己手下的那些衙役,看样子是不可能派的上什么用场了!

    念头转到这里,任民育再不迟疑,连忙吩咐下人,抬着自己直奔史府而去……

    任民育又不知道的是,很快他的行踪就已经被人递到了阎府上,林渠身为阎应元的亲信,自然是知道张云的身份,也在战场上亲眼见过张云的能耐。

    再加上昨晚阎应元离去之前曾经有过的交代,所以一接到扬州知府有异动的信息,立刻就毫不停留地来见张云。

    “咳咳……”

    张云正在悠闲的喝着茶,等着阎应元的回报,结果林渠却突然递过来一张纸,一看之下,张云差点被茶水呛到,一口茶水也径直喷到了林渠的身上。

    看着一脸幽怨的林渠,张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辛苦林将军了,只是这东西,你拿过来给贫道干什么?”

    林渠把阎应元临走之前,交代下来的事情讲了一遍之后,索性也坐了下来,将张云身前的茶壶拿了过去,悠哉悠哉的喝起了茶。

    对于他的这种表现,张云却一摸脑袋有些头疼起来,怪只怪这个时代的人见识不够广博,有些弯在他们的脑海中根本就转不过来……

    阎应元也不想想,以自己的能耐,史可法不来找自己的麻烦,自己还要去把他赶下台……对上他,何怕之有?

    当然这也是阎应元的一片好心,对于他的这种心细如发,张云还是十分欣赏的,临去办事之前竟然还能想到帮自己着想……

    因此琢磨了一下,张云道:“林将军,你不必担心一贫道,不管他史可法有什么招?贫道都一个人接下来,绝不会牵连到你和阎将军的身上去,贫道的人品,林将军你大可以放心……”

    张云说了一大通,却发现坐在对面的林渠无动于衷,稍微琢磨了一下,张云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当下又表示,自己现在就出发离开扬州城。

    直到这时林渠才站起来道:“让道长你为难了,只是林某也没有办法,道长高来高去,自然是可以轻帝王、傲王侯,可是我家大哥,却没有道长的哪种本事,因此,虽然我家大哥一再交代,要林某好好保护道长,只是……”

    张云挥手打断了林渠的话,纵身一跃就上了房顶,转眼间就不见了身影!

    看着张云离去的方向,林渠默默地说了声,“道长不要怪我,为了阎大哥的前程,林某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背上不该有的污点,为此,哪怕被阎大哥呵斥也在所不惜!”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