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北雄

第74章死斗    文 / 河边草 更新时间: 2017-10-29 19:5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这些家伙,谈不上训练有素,但绝对可以用亡命之徒来形容。  w、w`w`com

    一旦受袭,先做的不是躲避,而是几乎同时把刀抽了出来。

    本能的反应不太一样,两个在营地中搜寻的汉子,只一逡巡,就往河岸边冲了过来。

    两个骑马的,一个翻身便下了马,显然是不想骑在马上当靶子。

    但他是第二个死的,一只脚刚离开马蹬,一支疾射而至的利箭,瞬间穿透了他的脖子,他挥舞了下手臂,栽了下马。

    陈二慢了一步,但箭术明显比李破要精准一些。

    另外一个骑士却是在第一时间伏低了身子,爬在马背上,急促的踹击了一下马腹,战马嘶鸣,朝李破的方向,急冲了过来。

    李破并不慌张,快的搭上箭矢,一箭射出,这一次取马不取人,一箭钉在马脖子上,鲜血飞溅中,深没而入。

    战马狂嘶,突如其来的伤痛,让它想要做出本能的反应。

    但骑士明显骑术娴熟,硬生生控制住了它。

    还是那句话,离的太近了,接着战马方才的度,根本不容李破再第三箭。

    这个时候,值得凭借的不是旁的什么,而是冷静,慌乱的人,只会死在这里。?◎?§   w`w-w`com

    李破毫不犹豫的弃弓,抽刀。

    马在斜坡顶端,有个明显的停滞,却被那骑士一夹马腹,受伤的战马一下便跃了起来。

    这一下,李破敢保证,落地的时候,马的两支前腿是别想保住了。

    这是个值得称赞的对手,无论反应,还是心肠,若没有在生死中打过几个滚,是不可能拥有的。

    当然,在这种生死一瞬的交锋中,李破不会有任何的杂念。

    他在斜坡上,颇为笨拙的闪了两步,刚好让开战马的冲击。

    而一柄长刀,迎头斩了下来。

    李破瞳孔收缩,想都没想,立即顺势倒地,与此同时,手中长刀往上撩了过去。

    刀光一闪间,李破的肩头痛了痛,还伴随着温热的液体洒下。

    那不是他的血,只一瞬间的交错,李破肩头挨了一刀,而敌手嘛,鲜血如喷泉般从他肩膀上喷洒出来,一条胳膊飞在半空。

    人的惨叫声和战马的哀鸣声几乎同时响起,一人一马纠缠着,翻滚着,直接栽进了苍水河。八一小w-w-w`、c-o`m、

    在地上打了个滚,李破一跃而起,仿佛根本不曾察觉,肩头上正往外渗着鲜血,急急往陈二那边冲了过去。

    陈二这边的情形一点也不乐观。

    一个汉子已经被斩翻在地上,他的肩头插着一根箭矢,脖子却已经耷拉在一边,脖子上的伤口,像嘴巴一样张开着,暗红色的鲜血不断涌出,将草地染红了一***。

    陈二也不好过,胸前一道老长的裂口,正在往外流着血,却还在和另外一***呼酣斗,长刀碰击,金铁交鸣声中,陈二腰间又多了一道伤口。

    他疯狂的嘶吼着,殷红的眼睛中全都是***,一个好的武士,在这个时候,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了,伤痛越多,他们越是疯狂。

    再这么下去,最好的结果,其实就是同归于尽。

    和他对决的人,明显不是军中之士,他的刀很短,李破见过这样的刀,这是马邑刀客最常使用的一种武器。

    而这个粗壮汉子,明显就是晋地最为独特的本地产物,关东刀客。

    此时,陈二嘶哑的怒吼了一声,举刀当头劈下,他的对手却往前迈了一步,横刀就抹向他的脖子。

    军中之人和刀客的区别在这个时候便显露了出来。

    陈二闪也不闪,长刀用力下斩,全是与敌偕亡的决绝。

    而他的对手,瞬间有了一丝的慌乱,本应该先一步抹上陈二脖子的刀,竟然迟缓了那么一刹那。

    生死立判,结局就是两败俱伤,陈二死,对方重伤。

    就在这样千钧一之际,猛冲过来的李破,一脚踹在陈二腰间,将陈二踢飞出去,脖子上多了条刀痕,却避免了脖颈被斩断的下场。

    踢飞陈二的同时,李破已是竖起刀子,一刀捅入那人腰肋之间。

    那人惨叫一声,还待挣扎。

    李破的双手已经离开了刀柄,抓住了他握刀的手,一弯腰,将他抡在半空,生生拍在地上。

    噗通一声大响,紧接着就是骨骼折断的清脆响动,李破顺手已经折断了他的胳膊。

    然后抬脚便踩住了对方的脖子,咔嚓一声,踩断了他的脖子。

    李破这才直起身子,喘了几口粗气,再瞅了瞅四周,上去将陈二扶起来,查看了下伤口。

    还好,就腰间这一刀砍的有点深,但扒开看看,都是肥膘,没伤到内脏。

    拍了拍被他粗暴的动作弄的已经满头冷汗,眼神恍惚,却咬紧牙关,怎么也不愿叫出来的陈二,李破乐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过两天就又是一条活蹦乱跳的汉子。”

    丑汉哆嗦着嘴角,满脸的苍白,但还是呲开了大白牙,乐了,“***刀客,险些没要了俺的性命。”

    李破撇了撇嘴,心说,就你这样的,老天爷给你几条命,都不够你糟蹋的。

    直到这个时候,另外两个才骑着马急急赶了回来。

    没容他们嘘寒问暖,或者大惊小怪什么的,立即指挥着他们收拢战马,然后自己到河边,将一个断了胳膊的家伙从河边拖回来。

    这人已经死透了,失血过多就不说了,以那样的度,和战马翻滚在一起,能留口气下来,都是老天爷给面子,现在死了才是最正常不过。

    陈二凑过来一瞧,啊了一声,“史二郎。”

    史千年的二儿子,三十多了,据说很有些勇名,如今却是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之后的事情简单,在小丘那边,挖坑埋人,死了的那匹战马,直接也用马拖到这边埋了。

    累的李破是满头大汗,这毁尸灭迹的家伙什,也太糙了。。。。。。。

    (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这算不算一个小**呢,阿草现在也弄不太明白了,有些书友喜欢看平淡一点的种田章节,有些书友喜欢热血搏杀,有些则喜欢权谋算计,众口难调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