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

第229章:世子爷,请别打扰我养伤(47)    文 / 旺财是只喵 更新时间: 2017-10-29 18:3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他当然期待!!韩穆清盯着马车窗棂的双眸泛出冷光。那可是他完全按照许灵瑶的喜好,精心为她订制的“礼物”!!就盼着她能日日戴在身上!

    “哥哥!”见韩穆清没说话,韩穆更加生气,她一把抓起马车小几上摆着的茶杯,嗖一声砸向韩穆清。

    韩穆清回过身来手脚利落地接住茶杯,他看着妹妹黑沉的脸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解释什么,只是拜托道:“穆,你能不能帮我跟明秀说一声……最近……可能流言比较多,让她别信。”

    韩穆一愣,转眼更是怒气勃发。她也顾不得矜持规矩了,涨红着脸冲着韩穆清大声嚷道:“你跟那个阳郡主都当众定情了,难不成还想惦记秀儿?!”

    “小声些!”韩穆清听见韩穆嗓门,立刻警觉地透过马车小窗向外张望。韩穆见他这副谨慎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奇怪,也有些紧张,立刻听话地收了声。

    “哥哥你怎么了?”韩穆上下打量韩穆清,压低声音问道:“你怕人听到什么?你跟阳郡主的事是瞒不住的!你让秀儿别信什么?都是事实你还想瞒她不成?你若真喜欢阳郡主,我不说什么,你爱娶她便娶,但是你既做了选择,就莫再招惹秀儿!”

    “什么叫都是事实?”听见韩穆这样说,韩穆清立刻沉下脸:“我与阳郡主能有什么事?!我送了她一副缠臂金,没错!但缠臂金又不是发簪,送就送了,有什么了不起。我的发簪,只能插在明秀头上!这一点不论到何时都不会变!”

    “哥哥!”韩穆气死了:“你出去问问,谁不知缠臂金是定情的意思‘何以致拳拳?绾臂双金环’,我知道!秀儿知道!阳郡主也知道!你送了郡主缠臂金,还要她日日戴着,你觉得你能不娶她吗?阳郡主可不是什么小门小户的女儿家,让你随意蒙骗的!”

    “蒙骗?我何时蒙骗她了?”韩穆清嘴角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残酷:“你只需记得,许灵瑶那女人,不可能嫁进我韩家!”

    “为什么?哥哥怎能肯定?”韩穆被韩穆清脸上阴戾的神情吓了一跳,她有些犹豫,但还是继续追问下去。

    韩穆清没回答,只是扭头透过马车的车窗,远远望着已经逐渐堙没在雾气中的安平王府。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许灵瑶那女人活不到嫁给他的那一天!!只要……她好好地戴着那副缠臂金!!那副他特意为她精心打造的缠臂金,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这个毒妇送上黄泉路!

    韩穆清的眼睛微微眯起。许灵瑶……好歹也算是做过他韩穆清名义上的妻子不是吗?就算是名义上的,他也得看在这个虚名的份儿上给她一份优待不是吗?让整个安平王府为她陪葬,多好的优待啊!!

    而且,很公平不是吗?安平王为了一己之私,害得他们定远公府覆灭,父亲含恨而亡,弟妹为了保住一条命,***远走他乡,今生他要整个安平王府来陪葬,有什么不对吗?

    这一次,他要先下手为强,绝不给许灵瑶那个毒妇下手的机会!

    韩穆看着韩穆清沉默地望着窗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阴戾扭曲,她不禁有些害怕。

    “哥哥……”韩穆伸出手轻轻扯了扯韩穆清的衣袖:“你怎么了?”

    “没什么!”韩穆清回过神,看到自己妹妹脸上小心翼翼的表情,不禁露出一抹安抚地微笑:“没事!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有哥哥和爹爹在,不会有人伤害你。”

    “嗯!”韩穆轻轻点头,兄妹两人又重新陷入沉默。

    不久之后,定远公府的马车停到了长平巷兵部尚书府门前。临下车前,韩穆清一把扯住了韩穆,眼中带着几分祈求地看着自家妹妹:“穆,我不方便去后宅看明秀,你……你帮我看看她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些,好生吃饭没有……”

    韩穆看着这样的韩穆清,最终没能忍心说出拒绝的话来,她微微点头转身想下车。

    “穆!”韩穆清再一次喊住她:“我对明秀的心思,莫对旁人提起。许灵瑶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别给明秀找麻烦。”

    韩穆回头呆呆地看着韩穆清,片刻之后才涩然答道:“哥哥,你这是何苦……”

    韩穆清没有回答,挥手让韩穆下了车,自己一个人在车里呆呆坐了许久。直到元宝第三遍来叫他,他才慢慢地爬下车,去找王明玉了。

    韩穆进门的时候,钱浅正靠在迎枕上,手里捏着一个快做好的荷包,一边听小雀说话一边缝荷包打发时间。

    古代贵女的养病生活真是超无聊的!没有电影、没有手机,想看书倒是可以,不过小说话本就别想了,那东西教养好的闺中女儿都不许看,看个四书五经神马的倒是没人管。

    长日无事,都没什么娱乐可以打发无聊时光,钱浅觉得养病还不如起床上学呢!虽然练字、读书、学规矩比较辛苦,但是总比无所事事地躺着强。所以她让小雀给她拿了针线簸箩来,捡了个之前快做好的荷包慢慢缝着打发时间。

    韩穆一进来就看见钱浅正靠在床上低着头缝荷包。她紧走几步一把抢过钱浅手里的荷包,板着脸数落道:“你怎么回事!病还没好就开始做针线,也不怕伤神!”

    “正是呢!”小雀在一旁鸡啄米一般点头:“小姐快说说我家小姐,热度还没完全退下去就想要起来,怎么说都不听。”

    “你也太不省心!”韩穆坐在钱浅床沿上,伸出手来摸了摸钱浅的手和脸颊:“还有些发热呢!怎不好好歇着。”

    “我不是无聊嘛!”钱浅笑嘻嘻:“正巧你来了,可以跟我说话。”钱浅一面说一面打量韩穆。

    韩穆今天打扮得很整齐,雪狐风毛的披风已经脱下来了,露出桃红色夹棉宫装,宫装的领口和袖口都滚着雪白的貂毛装饰,配着洒金绣的棉裙显得十分华丽。韩穆耳坠、手镯一样不少,胸前垂着日日戴着的牡丹璎珞,头上梳着飞仙髻,发上插的正是王明玉的白玉芙蓉簪。钱浅一看就知道,这簪子一定已经用她想出来的借口过了明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