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11章 臣等必鞠躬尽瘁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29 16: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关于在广西该干什么,高方平早在一月多前就有书信给宗泽,而且此番调任广西,蔡京肯定也有私下吩咐。 所以,宗泽会非常明白进广西之后该怎么做。

    这就是宗泽这类人的用处。谁都知道他是个会骂皇帝会骂宰相的刺头,却偏偏不会被一撸到底,因为不论谁做宰相都明白,这类刺头在一些特殊事件里非他们莫属,只有他们能办成一些事。

    宗泽当然不会喜欢老蔡,不过他不会随便用个人情绪凌驾于国朝利益上。这就是宗泽存在的唯一理由。

    赵佶非常不喜欢老宗,因为当朝之内他是唯一会骂赵佶的人。就算张克公那个老棒槌,也没有明目张胆的骂不是,但是宗泽会。

    基于此,老蔡当时一提让宗泽去广西,赵佶便拍手叫好的答应了。没办法,在赵佶的概念里,弄去广西和土族喝酒基本等于做野人,算是被贬斥。赵佶于心理暗自窃喜:朕老早想收拾那个老家伙了,可惜你们这些人都在反对朕。

    此外,那个目下被***在江州受苦受难的童贯、此番也在出手谋划。

    今次童贯抓住机会,私自上书赵佶说想回西北去。理由正是宗泽离开西北后,于宋夏形势紧张的现在,不能没有重臣坐镇。

    但是赵佶和蔡京张叔夜们沟通之后,加之高方平的怂恿下、老蔡和老张一致的反对,对皇帝言及:目下西北仍有周旋余地,不宜过多部署。介于童贯历来便是重用于对吐蕃和西夏用兵的重将,若于这个尚未开战的敏感时刻启用童贯前往西北,无疑是对西夏在***上的挑衅和宣战。

    妈的这是高方平的解读,然而他们信了。

    一想都有道理啊,虽然局势紧张,但是尚未正式开战之际,就把曾经主持对西夏和吐蕃用兵的“名将童贯”部署在西北,这无疑是半宣战行为。真的不利于形势转圜。所以不喜欢兵事的赵佶,就被蔡京、张叔夜、高方平三大奸臣给忽悠缺了,忍痛无视了宠臣童贯的自荐。

    真的忍痛啊,在赵佶的概念中,只有童贯是能带集团军国战的人,***并不是。

    于是朝议的时候,赵佶便好奇的问了:“众卿以为,那便如何处理现今的西北事务为好呢?”

    张叔夜出列言及:“以不变应万变,做出故意放松态势。把撤离西北第一重臣宗泽事件,作为对西夏示好的意思解读,且后续不做部署。又密令秦凤路经略使种师道,以及永兴军路经略使刘延庆低调备战,就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赵佶对此情况一般喜欢对着另外的重臣问句“果真如此吗”。那么在以往,这人当然就是太师蔡京。

    但这次皇帝想问的时候却现无人可问,小高不在朝上,至于蔡京,赵佶已经不想问他了。郁闷下,赵佶只得看向存在感相对低半个档次的陶节夫道:“陶卿乃是枢密使,代朕执行军略,你可认同张卿之言?”

    陶节夫想了想,出列道:“臣认可蔡相公及张叔夜之部分说辞。目下这局面,的确不宜提前部署重帅于西北拉西夏人仇恨。我大宋,分别在秦凤路和永兴军路设有帅司衙门,依照朝廷固有之体制,已能于常态下作出正常应对,能人去多了,相反容易坏事、容易造成瞎指挥。”

    赵佶并不蠢,一阵郁闷。知道老陶的意思是直指童贯是个会瞎指挥的棒槌。

    没办法,曾经兵压河洛卓喃军司、打下银州的陶节夫,当时已经受够了蔡京和童贯那两瞎指挥的***。无奈当时童贯出任西北置制使,对西夏用兵事务上乃陶节夫上司。要不是当时蔡京在京成遥控,童贯也在瞎指挥,兴许陶节夫和种师道两个军路,已经联手把西平府都给打烂,还容得西夏喘息过来开始跳?

    “敌在前三排啊。”陶节夫是这么认为的。

    陶节夫的说辞只是对蔡京和张叔夜的部分认同,他再爆猛料道:“但臣坚持认为,种师道那个不安分家伙,亦是西北一大不稳定因素。他相当拉西夏人仇恨,当年做钉子户率先开战,***、抢劫西夏境内就是他干的好事,此种流氓血统乃是他种家家传。此番边境紧张局势,西夏人的理由之一就是种师道对西夏的***、要求进一步赔偿为由头。臣以为,立即从秦凤路任上撤回种师道,启用刘仲武将军前往西北,乃正确之举。”

    步帅刘仲武想死的心都有了,想把老陶相爷拖去活埋了。可惜他就算是赵佶的近臣也不敢说话。而且总体上,他和高俅不同,他不是个不害怕打战的人,只是因为年纪的问题,不想轻易的离开京城了。

    赵佶便看向高俅道:“高卿,你是朕的第一武臣,你可有对当前的判断?”

    高俅有些愕然的半张着嘴巴。

    满朝文武看的脸色绿,都想把这个老棒槌赶出朝堂去。

    刘仲武凑近高俅低声道:“反对下官去西北,然后突出‘种家军’三字。”

    于是高俅便一副“战略家”的样子,出列道:“国难当前,老臣恨不能亲上前线,镇住一切牛鬼蛇神,叫他们不敢来犯我大宋山河。只是说……内部之安全形势也不容忽略,老臣真不放心离开陛下。刘仲武将军亦是不宜离开京城。于是,臣建议采纳蔡相公和叔夜相公之提议,维持现有部署。理由是:种家三代经略西北,于西北之战事,不宜绕开种师道,否则会坏了西北风水,至少失去‘人和’。”

    赵佶是很信高俅老儿这说辞的,念着短胡须频频点头。

    蔡京算是服了高俅了,这家伙他就是瞎掰也能扯个不错的理由出来,甚至兵事的核心问题也真被高俅说中了。

    一场战争中,人和因素至关重要,不是说他种师道真有多能打,其实换童贯和刘仲武去也不是说不能打。但种家三代经略西北,不论军中还是民间都有足够威望,没有种师道这个西军灵魂人物在,虽然仍旧在大宋军制之下运转,但是士气、军令畅通等方面,真会打不少折扣。这是事实上存在的。

    至少这个时期,刘延庆仍旧不是西军的领袖,就连老种的弟弟种师中也不是。

    “恩,那便依照太师之建议部署吧,众位需齐心协力,守护我大宋国门,保天下百姓之安生。”赵佶道。

    “臣等必鞠躬尽瘁。”纷纷鞠躬道。

    于是赵佶跑不见了,短时期之内,因宗泽离任而带来的西北之战略部署变动,就此定下基调。

    朝议这才一结束,高俅刘仲武等一群***哪管他西北洪水滔天,今个老曹侯爷有事来不了,于是把他家小曹捉来。大宋名将曹忠到场后,三缺一就成为过去了,高府又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麻雀战。

    老高和老刘险些***都输了,在麻雀战方面,曹忠真是名将啊……

    进入十一月下旬,随着殿试***的临近。东京城气氛随之一变,街上除了开封府差人外,比平时多了无数的禁军参与维稳。

    这种维稳不是“捂盖子”,而是保护次序和学子安全。大宋殿试***前夕,比后世的高考气氛***的多,近乎全国的精英和人才目下都集中在汴京,于是这个时期,绝不能出任何的乱子。

    曾经的时期,开封府的风气也并不好,生过不少初来乍到的学子、稀里糊涂被黑店做***肉包子的案子。别说学子了,历史上有过外地官员带着护卫***,只是没穿官服,也有过在东京被黑店药翻,险些制作成为人肉包子的案例。

    在那之前,大宋很流行黑店和人肉包子的,人们消失了就消失了,也没谁去认真对待。终于有天,这样的事落在官老爷头上,阿弥陀佛,于是对此的严打就正式开始,吃瓜老百姓也会勉强跟着一起受益,黑店就慢慢的少多了。

    偶尔有个孙二娘,也被杀伐果断的小高给杀光烧光抢光了。其实说起来,高方平孟州杀人放火事件,以及在各处严厉打击地痞和丐帮,是的的确确让没有防护力的弱者受益了的。

    这个期间,汴京一切***爆满,姑娘们接客接到麻木,喝酒喝到呕吐。就因为***文化就是这群精英学子在捧场。

    济州时文彬来信了,委任高方平为“代家长”,严厉监督时静杰刻苦复习,老时说了,不听话的话,允许高方平动用家法把他狗腿打断。

    其实他家小衙内的官路,已经被高方平动用大奸臣术给基本内定了,那是想落榜都难的。

    在时静杰和李纲的问题上,当朝两位宰相和几大主考,基本都和高方平取得了默契,那么只要他们有点真才实学,试卷有亮点,头甲及第是肯定的。

    时静杰头甲就行,至于李纲必须状元或榜眼及第,才可能通判江州。

    所以高方平对目下已经***的李纲要求很高,小李纲大智若愚,也非常刻苦。并且他对高方平直言,打算在论策的一环剑走偏锋,引用些高方平那离经叛道的东西。

    对此高方平也说不好,这样走风险很大,但的确是一种战术。

    鉴于高方平的执政方略和一些思想,是颠覆固有东西,让大家都害怕的。所以论策时候这样做存在两种可能:一是真的以出格新奇的论调领袖群英,那就真正的状元及第了。第二种可能是:直接落榜。

    是的天下事就有这么***,这是天才和疯子一线之差的释义。有些太过前卫太过激进的东西,要不就是第一,要不就是最差的。没有折中选项。

    李纲用传统方式自己考的话,考起没问题。但要状元及第真的太难。但如果引用一些高方平的核心进行论策,绝对能让他显得与众不同,但风险就是可能在表述不当的时候、直接吓坏所有主考官,来个落榜滚蛋。

    此点高方平也帮不了他,得依靠他李纲的思维和知识结构,看他怎么不动声色的、把高方平的一些东西糅合进入他的体系中去,糅合的好,用有别于***人的新奇思路,又不大幅颠覆现有规矩进行指点江山,那么在蔡京张叔夜等人放水的前提下,他基本就状元及第了。

    如果状元,那么他往后就会很顺利。大宋对待读书人是很厚道的,特别状元及第的人必须进入皇帝视线,再懒的那个皇帝也躲不过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