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

第197章:世子爷,请别打扰我养伤(15)(加更)    文 / 旺财是只喵 更新时间: 2017-10-29 15:5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第二天,钱浅站在赞者的位置上看着眼前盛装的韩穆。她穿着及笄礼繁复华丽的礼服,嘴角带着甜美的微笑,胸前戴的正是王明玉送的那副美不胜收的赤金璎珞圈。

    这幅来历不明的璎珞圈果然引起了国公夫人的注意,她在典礼开始前就悄悄将韩穆拉到一边低声询问。

    “是秀妹妹送的呢!”韩穆瞥了一眼附近站着的钱浅,脸上的笑容甜美而天真:“为了我的笄礼,秀妹妹特地去翻了她娘亲的嫁妆,特意寻出这幅璎珞来给我当贺礼。娘亲说说,秀妹妹如此上心,这份人情我可不是欠大了!”

    听了韩穆的回答,国公夫人果然非常欢喜,她还特意将钱浅叫过来道谢,又极力称赞那副璎珞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钱浅笑着同国公夫人客气了几句,心里却在担忧面前看起来似乎情绪很不错的韩穆。

    昨夜,她哭了很久,丫鬟都被遣走了,是钱浅亲自去打了凉水,用布巾给她敷眼睛敷到半夜才消肿。今天早上,钱浅赶到正堂,看到了已经穿戴整齐,正笑得一派娴雅接待来宾的韩穆,如若不是她胸前的璎珞圈,钱浅真要以为,她昨夜的泪水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这样也好!早早放下免得痛苦。及笄礼过后,大概定远公夫妻就要给韩穆议亲了,若是心里有他人,韩穆不会幸福的。她是个好姑娘,钱浅希望她能一辈子安心幸福地生活。

    韩穆的及笄礼十分隆重,三加之后,钱浅协助她换上了隆重的深衣礼服,胸前的璎珞圈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礼成之后,国公夫人先引着宣仪长公主被一群夫人簇拥着去坐席了。钱浅和韩穆跟一群姑娘小姐跟在后面,这里面大多是跟韩穆交好的世家小姐,其中一大部分钱浅也认识,不认识的那寥寥几人,韩穆也给她介绍了。钱浅注意到,其中并没有女主阳郡主许灵瑶。看来这个时候,许灵瑶和韩家真没什么交集。

    请的客人多,主人家自然就忙乱些,韩穆只是负责招待未出阁的小姐们,也是忙得脚不沾地,她一把抓住跟着她的钱浅,交给她一张单子,交代道:“秀儿,你也算半个主人家了,李小姐往下的席位你帮忙接待,席次这里都写好了,你带着雀儿看着安排吧。”

    钱浅注意到,从昨夜开始,韩穆对她的称呼变了。以前她总是叫她“秀妹妹”,因为韩穆清不肯称钱浅为妹妹,总是直呼其名,韩穆还数落过自家哥哥失礼,时间久了韩穆清不肯改,她才渐渐不唠叨了。而现如今,韩穆嘴里的称呼也变了。钱浅偷眼瞄了瞄韩穆胸前的璎珞,悄悄叹口气,乖乖捏着座次单去招待客人了。

    及笄礼过后,定远公府又忙乱的收拾了几天,过了两三日才彻底清净下来。钱浅照例被韩穆留下来小住。这几日,韩穆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钱浅想大概跟王明玉有关。她也不敢提那天的事,只是变着方法逗韩穆高兴,连韩穆清借机捉弄她都不在乎了!

    “唉!终于快做好了!烦死我了!”钱浅和韩穆坐在公府花园明媚的阳光下,钱浅大声叹息着将一个绣花扇套丢进面前的针线簸箩里。

    “哪个要你输!”韩穆笑起来,一把抓出扇套又丢进钱浅怀里:“快接着做,我哥哥说了,要你这几日就做好,你若是懒,有本事打赌赢他一次!”

    “明明就是他作弊!”钱浅没形象地趴在石桌上大声哀叹:“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姐姐你说说,你的个性这么好,穆鸿也是个好孩子,怎么偏你哥哥的性子这么可恶!”

    “闭嘴吧!”韩穆一戳钱浅的额头:“回头被我哥听见了,又要没完没了了!”

    …………

    韩穆清睁开眼,偏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自己的书房?他略微撑起自己的身子,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是他的书房!可是,看起来似乎有哪里不一样。而且……他不是死了吗?

    窗外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射进来,屋里一片暖洋洋,韩穆清从榻上坐起来,心里有几分恍惚。难道他没死?又被救过来了?

    他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惊奇的发现这双手并不像记忆中那样枯瘦而青筋虬结。这是一双健康的手,指尖的笔茧和虎口的剑茧十分明显。

    剑茧?韩穆清十分意外。他已经有些年没有练剑了,自从身体坏了,他就没摸过剑。

    韩穆清蹭一下从榻上站起来,伸出一只手在自己的肋骨处摸索,手指触及到的并不是嶙峋枯骨,而是有弹性蕴含着劲力的肌肉。这是怎么回事!!他几乎已经熬到了油尽灯枯,怎会如此……

    此时窗外传来轻语:“小少爷,大少爷午睡还未起呢,你不如去花园逛逛吧?我半个时辰前看到大小姐和明秀小姐往花园去了,许是还在园子里呢!”

    穆鸿?他不是去边关了吗?!还是他亲自送走的啊!还有穆,不是远嫁了吗?!是父亲临终前匆匆给她挑下的夫婿,赶着嫁出去的……怎么……还在??

    还有,明秀小姐又是谁?!他知道的叫明秀的就只有那一人而已!可是那人……那人……

    韩穆清有些慌张,这是怎么回事?!他难道是在做梦?!!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身体的疼痛让他有些清醒。不是梦吗?那这是怎么回事?!

    书房的书桌一角,摆着邸报,韩穆清跌跌撞撞地冲过去,一把抓起了邸报,延和十五年?!!怎么会是延和十五年?!他十八岁的那一年?!!

    怎么会!!!他明明已经死在永初元年!!死时油尽灯枯,无限凄凉……可是现在……他居然又重回延和十五年!!

    韩穆清抓着那份邸报又哭又笑,难道是老天垂怜,知道他遗憾太多,特意给他有重新来过的机会?!延和十五年!!一切都还来得及!!来得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