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85章 我会把闹腾的那货带走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29 14:4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但是北方一向民风彪悍,特别水泊那个地方易守难攻,目下***近一万五千众,几乎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狠人在带领。?  如果西夏人真的介入,以某些利益忽悠他们开始狂化,而那些北方官僚又不作为,甚至是官僚收了西夏人贿赂瞎作为的话,那就真的要出乱子。

    所以理论上,目下不仅仅是永乐军扩军的问题了。如果是高方平用兵,北方应立即进入战争状态,北1京留守司必须作为,派徐宁所部禁军至少两个军编制,调至水泊参与维稳,一是吓住水泊贼寇进行威慑,二是严加排查、抓捕一切可疑西夏人。

    可惜的就在于老梁已经离任,北1京留守司目下无人执掌。

    在高方平往前诸多出格行为,裴炎成也跟着乱来、强势抄了卢俊义和不少辽商的家的现在,这些显得非常敏感。所以现在也根本无人敢批准高方平对北1京的这些建议。

    广1西高方平是去不了的。但它就算没有北方重要,也需要有能人进驻处理问题。想来想去,能去广西擦***的人非宗泽莫属了。

    但是这个当口挪动老宗,没有蔡京的同意和帮助,那是不可能的。

    “老蔡啊老蔡,兴许你命不该绝。一切的事其实都是你搞出来的,但是现在,有比整倒你更重要的事。你真得感谢我高方平是个大局为重的人。我愿意在这事上帮你一下。”

    考虑到此的时候,高方平道:“菊京。”

    “嗨。”她半跪在地上。

    “传令虎头营立即准备,差不多要***一趟。”高方平道。

    菊京道:“但请相公吩咐,菊京马上带虎头营前往。”

    “不,此番我亲自***,进行一些***协商。大宋的***格局要有大变化。”高方平叹息一声道,“兴许……我也要离任江州了。”

    菊京愕然道:“江州目下百万人指望着相公呢,他们可都咋办?”

    高方平想了想温声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答应过要给他们一个未来,尽管我可能会走。但是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会尽全力周璇,留一个能继续我政策的父母官在江州,代替我、把我没走完的路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他们会是时静杰和李纲。如果此番他们考不起坏我大事,我饶不了那两小子。同时我走,也会把闹腾的人一并带走。我此番***会尽我所能的把老常从江州任上整走,还有那个胡市,我走之后,李纲他们没有我的刚毅,是斗不过这些人的,他胡先生若不知好歹,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我唯一不怕背负的就是酷吏名头,我想在离任前……处理掉这些毒瘤,给将来的时静杰和李纲留下一个单纯干净的江州!”

    说最后这句的时候,高方平戾气深重的样子。

    蔡卞这些人在闹腾都不会死,但国朝内忧外患之际、祸不单行,总要有些人祭旗的,希望胡市们不要在做出头鸟了,他们作死到现在都没有死,那显得高方平不够猥琐呢……

    目下是九月中旬,江州明显要安静些。

    皆因为江州本地的***已经结束了,主考官高方平没有为难胡市的学生,统统把他们通过,给予了牌票。于是那群读书人,统一都携带着高方平放的准考证***,参加礼部省试去了。

    鉴于这个时代的交通问题,路途上的安全问题,所以那些学生在京城通过了深秋的省试后也不会回乡,会继续留在京中,等候年末的殿试。

    是的此番就是***之年。殿试结束后,就会进行各种统筹安排,批卷,选拔,然后在明年开春前放榜,那就是大宋最为隆重的礼节:东华门唱名。

    那个时候有人欢喜有人哭。

    然后也会出现大宋奇观榜下捉女婿,但凡被念名字的,甭管他是不是长的周正,就有一群媒婆去逮过来说“小伙子骨骼惊奇我有一门亲事介绍”。

    这就是所谓的大宋的官本位制度。考起就有官,有官,就有一切。

    当然这些制度在北宋早期最单纯,那真是一种荣耀,大家会一起维护这种荣耀。

    不过越靠近南宋,这些事上的铜臭就越严重。为什么呢,因为越靠近南宋,士大夫的规矩就越被践踏,士大夫的界限也越模糊。皆因财政全面枯竭,从皇帝到朝廷,都有谈价格卖官的习惯。

    所以到达北宋末期时候,“进士”血统论在慢慢的减弱,加上外部局势紧张,许多的武臣,太监,也可以登入庙堂。这里指的庙堂是“体制”。

    于是老赵定下的文臣将兵的策略开始被颠覆,不但采用了武臣做主,将领出生的人知州甚至知府的例子也比比皆是。那个时就是官本位的极致,一切都是可以卖的。官位,甚至出家人的度牒,也都几乎形成了“期货市场”,开始卖指标。

    这是*****、缺钱的最直观体现。总之没有钱的时候,什么幺蛾子都会出现。

    时静杰还没有***,他是太学生,已经参加过礼部的省试,只要等着殿试就行。目下在北1京的李纲也如出一辙……

    既然决定了要走,高方平专门请了胡市来喝茶。进行着离开江州前的最后交代。

    “小高相公,老朽犯了什么罪,何况抓我来喝茶!”胡市被虎头卫带进来的时候大声道。

    兴许是虎头卫在“请”他的过程过于粗暴了些,以至于有了这样的误会。但是看到他胡先生的态度后,高方平连解释也都懒得了,只是抬起茶碗喝了一口,在心里思考着开场白。

    胡市再次大声道:“老朽问你话,欲加之罪,你总得有个由头。没听到老朽的提问吗?”

    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道:“听到了,你声音够大的,我听到了。”

    胡市道:“那就给我个理由,何故抓我?”

    高方平就恼火了,拍桌子道:“理由老子不正在想吗,你吵什么吵。”

    我a#¥

    胡市眼冒金星,胡子都气得翘了起来,怒斥道:“好啊你还真打算抓捕,想***老朽,想封住我说话的口子!”

    高方平注视他少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和你开玩笑的。其实此番叫你来不是抓捕,我打算和你谈谈,和解一下咱们之间的误会。”

    “没什么好谈的,也别想封住老朽的嘴巴,道不同不相与谋。”胡市摇头道。

    “这么说来,你和蔡卞朱‘道相同,与之为谋’?”高方平眉毛一扬。

    胡市老头一惊,却只是一瞬间,随即又冷笑道:“果真是官字两张口,你爱怎么说就说吧,你最好有凭据!”

    高方平就乐呵了:“胡先生,我又没说蔡卞朱不好,他们是朝廷官员,有他们的路子和理念,读书人和他们为谋不是很正常吗,你干嘛会觉得和他们为谋事坏事,而急着撇清要证据呢?”

    “我……”胡市就此打住,来了个不说话。

    高方平冷冷道:“除非你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一些不好行为,那当然下意识的就想撇清了?是这样吗?”

    “明府你最好说话要有凭据。”胡市一甩手袖道,“老朽不是要撇清,只是……你习惯于用各种理由整人,老朽担心被你整了。”

    高方平考虑了少顷之后道:“我没凭据,今天在这里也不是真的要问谁的罪。我这人喜欢直接些,那便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要什么条件才安分?才肯和我和解。对你我只有一个要求是,写文章说话前,衡量一下,弄清楚有什么负面后果。我觉得这不难,你认为呢?”

    “老朽不苟同,我认为这很难。为人者,心正最重要,学问学问,学了就要问。看到江州的不合理,看到江州的黑暗面,我身为读书人,就一定要代替百姓们问一问。这有什么不对?防人之口的道理难道高大人不懂?”胡市道。

    高方平敲着桌子道:“错误和缺点,谁都有。这个世界没谁是完美的,也没有地方是没毛病的。江州当然有问题,这我比谁都清楚。但我一直在尽力平衡,在尽力修正,你为什么看不见?我没说你不能写文章,但目下我江州百废待兴,士气不能丢,建设的基调不能变。身为大宋文人,你享受着大宋朝廷的优待和恩典,值此国家内忧外患之际,我要求你多写点积极、进取的东西,不要影响我指挥民众,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胡市决然摇头道:“仍旧不能苟同,存在问题就可以说。国家内忧外患喝指挥不好民众,那你是高方平的责任,那是你的工作没做好。老朽一介白身,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只是在大宋律规则之下,把我看到的问题揭露了出来。反问明府,这又有什么问题?”

    高方平道:“问题大了去。本质在于江州是不是在变好?民众是不是变的更安全?物资和钱财是不是变得更多?国朝的底气是不是正在扭转?好吧姑且算是你有文人风骨,你说的一些问题虽有断章取义嫌疑,但的确不全是胡编乱造。但若依照你所想的那样,把一切停下来,本质问题就在于江州会变得更差,还是更好?”

    “更差或者更好,这不关老朽的事。那是你高主政的事。”胡市冷冷道,“我唯一能肯定的在于,你身为官员知法犯法,违反了太多大宋律,颠覆太多伦理。这样的金钱,这样的成功,我不需要,民众不需要!咱们要的是:公正和法制!”

    高方平眯起眼睛道:“这么着急就开始代表民众了?从此点来说,你和我***肉平又有什么不同,你为啥会觉得是你代表了民众利益,而不是我高方平代表他们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