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83章 羁縻政策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29 14:4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时迁道:“另外,那个专门和您作对的胡市,从蔡卞他们的谈话来分析,果真是蔡卞的门生。??? ? 但却没谈及过事成后许给胡市什么利益。”

    这是也高方平早就怀疑的,还真是如此呢。

    实在是胡市的一切显得有些不科学,骂高方平的读书人不是没有,相反还很多,只是那些人有个特点是骂高方平的同时也不会挺蔡倏。但胡市挺了,那时候起高方平就觉得有猫腻。因为蔡倏恰好和他二叔蔡卞关系很好。

    想了想高方平道:“蔡卞他们,未必会许给胡市什么利益。我早说了,有一种人他没目的,他也不怕死。他只是固执,需要名声和威望。胡市应该就是这样的人,他不求财,只想用我刷声望,以全了他的清名。蔡卞只是利用了这点。这也是胡市最难对付的地方。”

    时迁道:“看起来胡市的事相公也在掌握之中,哎,时迁没用啊。“

    高方平笑道:“不,你有用的,至少我信任你,通过你的汇报,证实了我之前的许多推断,所以你这些消息是宝贵的。”

    “谢相公的信任。”时迁抱拳道。

    高方平忽然问:“蔡卞他们提及了吗,他们整老蔡的筹码是什么?他们整刘正夫我知道肯定和银矿有关,但也未必能整死老刘,人家老刘也是皇亲国戚,当今刘太后的堂兄。就算蔡卞他们通过嫁接关系,千方百计把私开银矿的事和老蔡挂钩,却也未必整得翻老蔡,必须还依靠***的筹码才行。”

    时迁挠头想了想道:“这些卑职就不懂了。他们也是密谈,无法刺探到。不过我听他们提及了两个关键词,‘西夏人’,‘广西’。”

    西夏人……广西……

    高方平紧缩着眉头开始度步。

    “相公,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内幕呢?”时迁和菊京好奇的同声问道。

    高方平摇头道:“我不是神,我咋知道。”

    打了小偷同学下去休息后,高方平四处翻箱倒柜,在找东西。

    “相公找什么,让我来帮忙。”菊京道。

    高方平挠头道:“前阵子,我那没过门的老婆梁希玟写给我的信,不知道收哪去了。”

    菊京笑道:“这方面梁姐最仔细,您的私人物品都是他收藏归类的,菊京去把她叫来。”

    少顷梁姐来了,从一个盒子里,把高方平要的信找了出来。

    这封信是最早时期,高方平出阵天子庙口、弄得满朝风雨之后,梁希玟写给高方平的情书。表达了她对小高的思念,与此同时梁希玟的德行是胳膊往外,会在信中提及一些她老爹对时局的评语,对各种人的评语什么的。

    刚刚时迁汇报了后,高方平才想起来,那个时候梁希玟的来信中,似乎说过,老梁那个老狐狸当时提及过高方平将来可能的归属地,就说了两个地方,成都府和广西。说是这些地方都有蔡京执政下的猫腻在其中。

    事后高方平给忘记了,现在因为时迁也提及了广西,高方平便开始仔细阅读信,寻找其中的一些消息。

    “羁縻政策!”

    高方平从梁希玟的信中找到了这个曾经忽悠了的字眼时,皱起了眉头。

    所谓的羁縻政策,是大宋朝廷对西南、广西等少民地区的一些态度。这是从大宋开国,太祖皇帝老赵时候起就定下的一些宽容政策,给予土族优待、自治,以做到安抚边疆安抚人心。

    老赵的政策到底好还是不好,这是个鸡和蛋的问题,且不去说。

    限于那个时期,老赵得国的途径非常不正义,手下又是军阀似的破烂军队,所以老赵对任何事情都戾气不重,都需要商量着来。这基本就是大宋***基调的由来,也是定为***、写为祖训的东西。亦是大宋对一切事都不喜欢用兵的根由所在。

    但是高方平虽然是穿业者,却不是历史专业,对这些政策也仅仅是听闻过,不了解内幕,记不太清楚了。

    “拿我的帖子请范子夷来。”高方平对梁红英道。

    梁红英担心的道:“这么夜了,范老他身体不好……”

    “去吧,你背把他背来。不是说我懒惰,是朝廷有体制。我要见他得召见,不是上门求见。”高方平道。

    梁姐也不懂,不过听说是体制只得去了。

    度很快,梁红英是真的听了高方平的话,把老范给背着来的。

    都来到转运司内堂了,老范仍旧在骂骂咧咧,一会说梁红英跑的太快把他的老骨头颠散了,一会儿说男女授受不亲梁红英没有教养,揩老人的油什么的。

    这老头就这德行,不对他的规矩,他就会如同复读机一样叽叽歪歪的。

    “小高相公,这么晚了有何事请教老夫。我总在说,你虽然聪明,是个骨骼惊奇的人才,但是你玩性大,读书太少。有问题不要怕没面子,不要怕麻烦,尽管来问老夫,我老了,做事也做不动了,却还有一肚子学问,只要你愿意学,老朽都会倾囊相授。”范子夷倚老卖老的模样道。

    高方平头疼的道:“行行,您就不要没完没了的了,我就是忽然想到个事,懒得查询档案典籍,找您来问问,又不是说我要找你拜师,你优越感别那么爆棚行不。”

    范子夷正色道:“学问之道,必须要能为之吃苦,这是苦海行舟,不能说是害怕辛苦,害怕麻烦,便马虎了事……”巴拉巴拉的又要开始了。

    高方平拍桌子道:“你到底有完没完!能听我把话说完不,你老是叽叽歪歪没完没了的,真个把我们全部人吓跑,留你一个人在江州,你对几十万人去交代啊?”

    “好吧,小高相公说吧。”老范老脸微红的样子。

    高方平开门见山的道:“我想听近几年,我朝的羁縻政策有什么变化,广西地区的。”

    范子夷老学究似的念着胡须想了想,侃侃而谈:“崇宁年蔡京握政,桂州知州王祖道便是蔡京于西南边抬举的左膀右臂。时值蔡京掌政不久,根基不足,所以蔡京当然急于有所作为,以便取得官家之信任。这便是蔡京的嫡系王祖道崛起的开端。”

    “王祖蓝……额不是,这个王祖道他具体干了什么?”高方平对于口误十分尴尬。

    妈的王祖道现在是当朝刑部尚书,高方平的大对头之一。当初邓洵武被张怀素案影响,进而被蔡京一脚踢飞贬出京去。现在看来,是王祖道帮了蔡京的忙,他们之间有猫腻,蔡京急于兑现让王祖道升迁。一是安抚王祖道,一是把嫡系弄来执掌刑部,帮助蔡京进一步的控制朝堂。这才是邓洵武被踢飞的本质原因。

    妈的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当时的高方平太年轻,甚至就是一个孩子,只是固执的想办了张怀素这个妖道,却是被利用为了***问题,得罪了第一批重量级敌人。这是蔡京的猫腻。

    范子夷接着道:“王祖道乃是个能人,桂州治下有方,导致了从江、三江一代的少民自治县的土族领们,纷纷的称道他,土族领们还主动向朝廷纳土,归顺我大宋,于是得地一千五百里还有多,如此一来王祖道大功。蔡京任用贤能也获得了官家的进一步赞赏。”

    “遭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高方平终于色变了。

    “这是好事啊,明府何故要说遭了?”范子夷不禁楞了。

    “额,你个老糊涂蛋,你又不是穿越者,空有学问的你最多算一台电脑,你懂什么。”高方平道。

    范子夷傻眼,完全不知这个不良少年在说什么。

    不过老范也知道,这代表今夜的谈话就到这里了,于是他有些伤感的道:“老朽人老了,脑子也不灵光了,反应还迟钝。有时候难免嗦了些,相公嫌弃老朽也是正常的,行,你好好的考虑,好好把握,有问题在来问,不要怕打扰老朽。”

    听他这么说,高方平又有些尴尬的道:“皆因最近事多,小侄这心理有些乱。语气过重请范老原谅则个,我这人脾气急躁嘴巴臭,但绝无嫌弃范老的心思,就以你们范家对国朝的贡献而言,***人没资格,但您还真有资格来烦我的。你来烦我,我不高兴,但我会尽量的接受。”

    老范念着胡须频频点头,对这不良少年的态度很是喜欢,觉得他们真的把他妖魔化过度了,于是说道:“明府忙,老朽这便告辞了。”

    “我送您回去。”梁红英自告奋勇。

    结果躲在门外偷听的李清照跑了进来,尴尬的道:“不牢红英老师了,清照带范老回去。”

    李清照还有些脸红的偷偷看了一眼高方平。她素知高方平最烦范老,但刚刚能在紧急的当口对老范好言好语,尤其让李清照对他感觉好。

    高方平扫描了一下许多日子不见的李清照,现她的脸颊看着清瘦了些,更清丽了,然而身上却是丰腴了少许,也不知道是不是代表熟透了的表现。

    也不知道李清照是不是和赵明诚闹别扭决裂了,她堂而皇之的一直留在江州照顾范子夷,不回去“服她的妻子役”,同时她虽然在江州,却不知道为什么始终躲着,不来见高方平,高方平难得有空的时候去找她,也都说她不在。其实她当然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