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望族风流

第454章 公说公有理    文 / 梦回故都 更新时间: 2017-10-29 13: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许礼承打量着纪宁,神色中带着怪异,他又看了旁边的书吏一眼,好似在说,你没跟他说明白?

    那书吏也是费解,既然都跟纪宁说了,纪宁应该是识相,不出来惹是生非才是,毕竟一个解元充其量也只是个举人,哪有什么资格去跟进士叫板?

    “哦,终于有人出来为小尼姑说话了,那两个小尼姑长的那么漂亮,就不信没人为她们撑腰做主!”

    人群又开始兴奋起来,看热闹的总希望热闹越大越好。  

    纪宁走到正堂前,许礼承道:“来者何人,报上姓名!”

    纪宁拱手行礼道:“在下金陵,纪宁。”

    “纪宁?哪个纪宁?本官可从未听闻过!”许礼承的态度很不好,也是因为纪宁坏了他的事,他本以为把刘府那边找了进士来撑腰的事情说出来,这小小的民事案就解决了,谁知道眼前这小小的举人还这么不识相,敢出来跟他和进士叫板。

    许礼承自己是进士,张瑜联也是进士,二人还是同年同甲,只是他许礼承有门路,最后放了个知县,而张瑜联则连知县还都没捞着。

    纪宁道:“在下乃是金陵城小小一名学子,因喜欢帮人讨回公道,所以今日特地来为几位小师傅申冤!”

    “申冤?什么冤?根本是你没事找事,你不知道这只是个民事纠纷吗?又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案子。就说这舒安堂,原本就是刘员外家的产业,自始至终,舒安堂都还挂在刘府的名下,再怎么说,那也不是这几个尼姑的,最多算是刘员外暂借给这些尼姑作为栖身之所的,纪宁,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许礼承说话时,也不会单纯以权压人,因为他也知道纪宁这个解元不好惹。

    有了举人文名,就跟那些普通人有所不同,做事必须要避忌一些,尤其还是纪宁这样背景雄厚的。

    纪宁本身不可怕,纪宁身后的称号大学士沈康才可怕,许礼承知道自己没机会跟沈康这样的大人物攀上关系,而纪宁虽然不是沈康的弟子,却也是沈康的徒孙,这层关系就很亲,只要纪宁能中进士,沈康在文庙帮纪宁说一句话,纪宁可能就会进入到文庙,将来前途光明。

    纪宁道:“在下不知道这庙宇的归属权是谁的,但却知道,刘员外当初将庙宇和田宅,都以馈赠的方式,交给了舒安堂的主人,也就是慧晏师傅所有,这里有当日的赠与文书为证!”

    “啊?”许礼承听到这话,也是惊讶了一下,因为他之前压根就没听说过有这么件事。他侧目看着书吏,道,“可有此事?”

    书吏也慌了手脚,赶紧责问刘启,道:“刘府的人,你们可是知道刘员外曾将田宅赠与慧晏?”

    刘启道:“子虚乌有的事情,绝对没有!”

    纪宁笑道:“那还是用实际证据说话吧!”

    纪宁一摆手,意思是让静萱把证据拿出来,静萱还怔怔不知所谓,半晌后她才反应过来,紧忙将衣服里的契约都拿出来,交到纪宁手上,纪宁这才将他手上的证据呈递与众人看:“这就是当年刘员外所写的契约!”

    “哇?”围观的人群出一声惊呼,他们虽然不太懂什么是契约,也看不清甚至是不认识上面的文字,但他们很相信纪宁这样一个举人说的话,在他们看来,既然纪宁说有,那就一定不会有错,如此他们回去就有更多的话题可以跟街里街坊聊。

    “纪永宁,你在说什么?有证据还不赶紧拿给知县看?怎么能先给百姓看?”书吏一看急了,他也意识到,纪宁这是要先在百姓中建立一个定调,是为了让在场百姓的舆论站在纪宁这一边,如此一来纪宁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许礼承也有些怒火中烧,但他还没法对纪宁脾气,刘府那边的人差点就要过来抢夺那两份凭约。

    最后,纪宁才将契约交给书吏,让他拿给许礼承看。

    许礼承看到上面的文字,脸色登时很难看,上面的确有刘员外的亲笔签名,还有详细的内容,说明了舒安堂的土地和庙宇,都是刘员外为了感谢慧晏挽救儿子的性命,自愿送给慧晏的,如此一来,纪宁所上诉的事情就有了根据,许礼承虽然可以不承认契约上所写的内容,但除非是将这契约给毁去,否则从法理上来说,纪宁是占优的。

    “刘启,你怎么说?”许礼承将契约往前一丢,扔在地上,好似要把契约丢给刘府的人对峙。

    但在纪宁看来,怎么都像是许礼承故意把契约丢到公堂上,让人来毁灭证据。

    之前一直在旁边的张瑜联捡起地上的契约,只是略微扫了一眼,便厉声道:“这分明是假造的文书,不值一提,刘员外可从来没写过这种东西。刘启,是吧?”

    刘启看到张瑜联的脸色,便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一个箭步上前,直接夺下张瑜联手中的契约,二话不说直接往嘴里塞,张瑜联喝道:“你作何?”

    刘启也不理会,却是将契约三下五除二咽下去,然后看着在场之人,那神色好似在说:“证据已经被我吃了,你们舒安堂的人能把我怎么着?”

    “大胆刘启,你是在作何?公堂之上岂容你放肆?”许礼承看似生气喝一句,但其实根本是在隔靴搔痒,说话没什么力度,因为从开始就是他授意刘启和张瑜联这么做的。

    旁边的衙差看起来也很凶,直接开始喝道:“威武……”

    书吏道:“大胆刁民,敢目无法纪扰乱公堂,来人,拖下去打二十板子!”

    “且慢!”进士张瑜联抬手道,“普通百姓,见到有人假造文书,一时义愤便将那伪造的文书毁去,何罪之有?应该判罪的,是那些假造文书之人才是!”

    如此一来,所有人的目光对着纪宁,好似是纪宁做了罪恶之事一样。

    纪宁是举人,开始奠定了基调说是有契约为证,舒安堂是刘员外送给慧晏的。

    现在是一个进士张瑜联,说契约是假冒的,现在还被人给吃了,等于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公堂上仍旧相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